一起擠出來吧

我大二時很窮,因為我家裏沒什麽錢能供孩子讀大學。所幸那年夏天,包叔給我一個在他牧場打工的機會,供食宿而且一個月七千元,真是一個不錯的機會!雖然我完全不了解牧場的狀況,但我仍很願意去嘗試這種鄉村生活。

包叔有兩個十來歲的兒子,以及一個叫阿柏的雇工,我們五個人必須照顧三百多頭乳牛,也就是說,假如一個人完全不瞭牧場生活,那麽他將完全幫不上忙。因此頭三天我只能作將肥料搬出倉庫的活兒,雖然它不大有趣,不過這也是一個不錯的方法來代替我平時的健身習慣。

第四天清晨四點,阿柏叫我起床,說要讓我見識見識擠牛奶;畢竟這將是我每天的必行任務。在搬了三天的肥料後,我相信不管什麽其它工作一定都會比不斷搬東西好的多了,即使我接下來必須每天一大清早就起床擠奶。

阿柏介紹我一隻黃毛的老母牛,「她叫金鳳,她害怕擠奶器,所以我們必須用手擠它的奶。你知道我有多想把它放走嗎?只不過它是你叔叔養的第一隻乳牛,又加上它乳汁產量很多,真是!」阿柏將板凳和牛奶桶放定位,坐下說:「靠近一點,要看清楚啊。」

我靠近他出神地看他用手抓著乳牛的一個乳房,再穩穩地輕輕地一擠,「看懂我怎麽做的了吧?」

「啊!最好再示範一次吧!」

「好,再看一次。」他兩隻手各抓一個乳房,並用著穩定的速度擠著牛奶。

我知道此時我應該看著他的手才是,但站著的我卻看盡他的前胸。阿柏是一個有著黑髮與橄欖色皮膚的酷帥男子,他擁有健康的肌肉與那露在只扣一個扣子的襯衫外的濃密胸毛,此外,褲襠那膨脹部位更是他的珍貴財產。

我發現阿柏很是喜歡穿襯衫卻又總是隻扣最下方那顆扣子,讓人覺得他身上的衣服隨時會掉下來一樣。他又只穿最大size的襯衫,所以當他走路或幹嘛時,我都會偷偷瞄他那緊繃的小腹和有彈性的胸肌。他又常穿那件破了許多洞的牛仔褲!鄉村生活對穿衣總是不太講究,不過我相信他褲子上的那些洞多少是有功能的。他褲子上有一道裂縫竟讓我毫無阻礙地看到他那沒穿內褲的屁股。唉!其實最讓人感到痛苦的是我和他同住一間房,每次當他裸睡時,我會覺得若不到他那張床上我就會瘋掉!

突然我發現,當我正在幻想著阿柏的時候,他竟瞪著我,等待我回答他的問題。

「唉~你剛問我什麽呀?」

他露齒輕輕笑了笑,不知怎的我竟無法辨別這笑容代表什麽。

「我說,你想不想試試看啊?」

「啊!好啊!」於是我們交換位置,我坐下來,而他站在我側後方,他的胯部只距離我的臉幾公分而已。「快試呀!」他催促著。

我現在應該作的,其實是靠到他身上並用臉頰摩擦著他的胯部,嗅著那男性氣味並輕咬他胯下隆起的部位,讓口水濕潤他那件已褪色的褲子,品嘗他的男性。

不過我仍壓下這股慾望,畢竟我不能失去賺取學費的機會,此外,至今阿柏對我所放的餌都還沒作出任何反應,我必須得到他友善微笑之外的東西。

我將註意力轉回乳牛身上,在它的乳房用力擠著牛奶。

阿柏看出我的困難,用肘推了推我說:「你才第一次擠牛奶就能這樣已經不錯了!剩下的我來擠。」他坐上凳子有效率地擠著。我專心地欣賞著他的手,多麽希望他的手是在我身上工作!總比擠那隻身在福中不知福的神經質老母牛好多了!

保爾將牛奶桶放入冰箱,告訴我:「現在我教你擠其它乳牛的奶。」

那實在是太簡單的工作了!多虧包叔有先進的擠奶機器,因此我只需把乳牛的乳房接在機器上就可以了。

接下來我只需在牛群間看擠奶器有沒故障,並在牛的乳汁快擠光時給予按摩,看看奶是不是已經擠完。這工作實在是太簡單了,簡單到會讓人覺得厭煩!我有太多時間在剩下的擠奶管上研究著,我想,會有誰不想「接上」擠奶管呢?當我想到這,我的老二逐漸變硬。擠奶管並不粗,不過我的老二也沒多粗呀。我覺得我可以先塗上凡士林,再將半硬的屌接上擠奶管。我瞄了一下阿柏,他正在牽牛,偷偷望著他那破爛牛仔褲下的渾圓屁股,我總需要一些發泄啊,尤其是那慾望所造成地獄般的痛苦。於是我決定今晚要偷偷下來試試,我一邊磨擦著牛仔褲裏不安份的老二,一邊作著打算。

突然阿柏爆出一聲大笑,我轉過頭去看到他正看著我,我一手拿著擠奶管,一手撫搓著褲襠的樣子。「我打賭我知道你在想什麽!」他大聲地說,我整個臉通紅,他轉過身去也沒再說些什麽。

因為三百多頭牛都必須擠奶,所以我們中午直接就在牛欄中休息,此外,有些牛每天還得擠兩次咧。當晚餐準備好時,我已經累得半死,晚餐後婉拒了包叔提議玩的樸克牌,就拖著累壞了的身子回閣樓去。這是一間沒啥家具的房間,除了兩張床和一張桌子外;不過,從這間房間倒可以欣賞到非常棒的農場景色。

上了床,就和平時一樣,在阿柏趴著爬上床時,欣賞著他的臀部。我是多麽希望能看看他的老二啊,但他這種上床方式都讓我無法開眼界。他的屁股很可愛;又小又緊,還有肌肉形成的凹陷。天!看起來多棒啊!但光只是看卻又是多麽無聊,今晚,我另有打算。

在他上床後,我躺了半個小時,等阿柏睡熟後,我只穿著牛仔褲下樓去,借著月光到牛欄中找擠奶管。我先堵住同一部機器中的其它擠奶管,好讓我要用的那根有更強的吸力,然後在我的老二塗上凡士林,再接到擠奶管上。但我的屌太硬而擠奶管又不夠粗,我決定要讓屌軟點,我想些別的事,甚至看窗外,試著以分心來讓它軟下來。

突然牛欄這邊的燈亮了起來,天啊,該不會是包叔以為我是小偷吧。他一定帶著槍和家人一起過來,而他們將看到我試著將擠奶管套到老二上,我完全不敢回頭去看到底是誰,直到我聽到阿柏的笑聲。

我轉過去看他,他站在那看了我手上的機器一眼,「瑞迪,不要試這東西啦。」他穿著那件有破洞的牛仔褲和一件花襯衫(當然還是只扣一顆扣子!),頑皮地笑著。「別用這機器!」他又說了一遍。

「什麽?…我…我只是…」我咕噥地。

「我知道,我知道,」他說,「你並不是第一個有這種想法的人。」阿柏走向我,他的眼睛沒有離開我的老二,我的老二在他的註視之下又硬了起來,「我也試過要玩這東西啊,不過這太細了,野獸般的屌是插不進去的,瑞迪,你的有幾吋?」

「九吋。」我回答他。我那根石頭般的硬屌和他的眼光交會著。我試著控制我的呼吸,但仍像隻賽馬一樣喘著,我的胸膛正隨著我的慾望起伏。

「我知道,你有割包皮。」阿柏更靠近我,「我喜歡割過包皮的屌,它們看起來比較美。」他的眼神把我像囚犯般地鎖了起來。我感覺到他的手包圍著我那油膩的硬屌。

「要知道即使你的老二塞進了擠奶管,機器也無法作用,結果就不能讓你享受打槍了。」他輕輕地上下搓著我那肉棒,「我這樣才是你想要的,不是嗎?」

他的眼著火般,在那眼中的烈焰與他那工人的粗糙手掌中,我完全迷失了,我閉上眼睛,呻吟著叫著好。

阿柏站到我的身後,一隻手仍在我的硬屌上抽送著,另一隻手則在我的乳頭上作著輕柔的圓周運動。而他那堅硬的下體也在我的臀部上磨擦著,他輕咬著我的耳朵,同時輕聲地強調著:「這不正是你所想要的嗎?」

「嗯….」我呻吟著,並把頭躺在他的肩上,他的肩膀是如此的寬厚堅硬啊。他的舌頭伸入我的耳中,我喘息著把頭轉過去,將他那饑渴的雙唇貼到我的嘴上,緩緩地,我們互相享受著對方的舌頭。

「瑞迪,自從你來那天,我就想讓你上我的床了,沒想到我們竟浪費了這麽多天的時間。」

「別難過,阿柏,」我轉過身擁著他說:「我會讓你想要的都在今夜成真。」我緊抱著他並深深地與他熱吻著,我的手也在他那雄壯的胸膛上遊走著。我感到他緊繃著肌肉,「怎麽啦?」

「這燈還亮著,你叔叔還在等我回去通報哩。」他回答

「喔!那我們該怎麽辦?」

「我們得回樓上。」他說:「我會小心的。你現在應該還在床上還在熟睡!懂嗎?」

「嗯!」我以最快的速度爬回到閣樓,聽著樓下的動靜,只聽到阿柏將牛欄門關起來並向包叔回報沒有小偷。

不久阿柏就回到我們閣樓上的房間,脫去他的襯衫並在月光下露出他那我最喜歡的笑容,「現在,我們該作什麽?」

我笑著將我身上的衣物全脫光,在他面前展現我的裸裎,說:「我們應找回前幾天所失去的時光。」

「對!」他褪去褲子,那野獸般的巨根昂然豎立。

「你的有多長啊?」我渴望地問。

「八吋。」

也許他的老二真的只有八吋而已,但看起來總不像這麽回事,它很大,真的是大而粗,是一根有我的老二勃起時兩倍粗的包皮粗屌。

「你是怎麽將你的粗屌塞進擠奶管中呢?」我很好奇地問。

「我騙你的。」他一邊說一邊和我爬上床,「我知道我的”缺陷”。」同時他將他的屌調到比較舒服的位置「我還沒遇過一個能夠好好掌握我這根大屌的男人。」

我們開始狂吻,他爬到我的身上,調弄著我們倆的巨大老二,他溫熱的舌裹著我的舌,而他那鋼鐵般直硬的陽具則在我的跨下磨蹭。我將手腳緊緊緊緊地纏繞著他的身體,幾乎想將他抱進我的身體。

「喔~天啊~阿柏~幹我~」在不斷的吻中,只要嘴巴一有空檔我便這樣求著他。

「嘿!已經潤滑過的是你那根耶!」一邊說,阿柏一邊跨坐到我身上,以輕柔、熟練的動作將我的屌送入他的屁眼。他屁股的肌肉慢慢地動作著,直到我的睪丸碰到他的臀部,這是我享受過最棒的感覺。他挺直上身並開始上下地用肛門吞吐我的老二。

「喔~耶~享受我的屌吧~享受我又硬又粗的巨棒吧~」我一邊享受著他那規律的擺動,一邊叫著。我知道我再也不用對這個饑渴的農場工人表現任何矯飾的紳士態度了。

我伸出雙手,抓住阿柏的兩個乳頭,重捏輕揉地讓它們變硬。「哦~爽啊~」他呻吟著,同時也向我的奶頭抓來。當他這樣稍微彎身取悅我上半身的同時,我便感到下半身的主宰深深地插到他的最深處。

我將我們倆翻過來,使著最大的力氣抽插著他的洞口。他爽到將腿夾著我的臀,兩個腳板也緊緊貼在我的膝後。阿柏也乘著這姿勢,在我每次奮力插入時將我推得更進去。我抓起他的屌,但他卻把我的手推掉,「不~不!」他一邊呻吟著一邊說:「我不想在你的手中射,答應我,等一下你會讓我進入你。」

我放開他那誘人大鳥,轉而開始吻他,隨著幹著他那一下又一下的激爽。阿柏用力地吸吮著我的嘴,我感到只能由鼻子進出的空氣實在不足,痛苦地放開他後,用力的吸著氣,隨著新鮮空氣的進入,我達到前所未有的高潮。

「我要射了~阿~~阿~柏~我要射了~我~哦~~」我將一大灘的精液射進他的體內,我全身只能意識到不可思議的爽,與阿柏那緊繃扭著的屁眼。我的臉埋在他的胸膛,感受那似乎快要窒息的感覺,同時嘗著他身上狂瀉而出的鹹鹹汗水。

在我們的活塞運動慢慢減速時,阿柏突然將腰和臀部用力挺起,他也噴射出來了,雖然他不想現在就把那寶貴的汁液浪費掉。他那滑潤粘稠的精液激射在我們倆身上,「天啊~這真是可惜。」他失望地對著他那不聽話的老二嘆息。

「嗯~柏~把我弄濕~用你的精液把我弄濕吧~」享受過人生中最狂烈的高潮後的我在他耳旁輕輕的請求他。我的肚子可以感覺到他那被我壓著的老二仍隨著一口一口吐著糨糊般的液體而顫動著。

我們在彼此的懷中喘息著,回味著方才過後仍持續不已的爽快,品嘗著大地震後不斷的余震。

「真該死!」阿柏仍哼著:「這份原本是要留給你的屁眼享用的。」

「嘿!你到底是積了多久沒爽啊?」當我感到兩人身體間那濕到不能再濕的程度,我便這樣問他。

他吃吃笑著,「超久的!在這農場沒啥機會爽,你懂吧!?」

「其實我很高興它就這樣噴出來耶。」我說,同時離開他的身子。「現在,我要開始嘗嘗你了!」我舔著他射到胸前的精液,用舌頭輕輕舐撫著他珠硬的奶頭,然後順精而下,汗汁與精液同時在我的嘴裏交混,一種鹹味中交雜著另一種鹹味。最後來到精華的大本營,我把阿柏的鳥上吮到一乾二凈,而那可愛的東西也很爭氣地開始抖動變大,我立刻將它塞入我的口中,直到他恢復為又硬又大且雄壯威風的鐵棒。

我坐起來,看著那另人興味盎然的硬挺器官,說:「阿柏,我想你應該準備披槍上場啰。」

他笑著:「瑞迪啊,你在作夢哩!在你那二十瑯當的年紀,我一晚射上幾十次都沒問題,但我現在可是比你老至少十歲了啊。」

「我才不信哩。」我又把他那硬邦邦的陽具吞入,品味著那具大肉棒的雄性氣息。

接下來就看我的表現了,我的舌頭一點一點的開始進犯他的男根根部,手指在他的蛋蛋上遊移著。然後我抓起一顆睪丸,開始慢慢轉動著它。「噢!小心點啊!」阿柏叫著。

我以同樣的方式對待他的另一顆蛋,不過這次我抓的比較用力。阿柏驚喊著,而他的屌開始抽動。它真的硬到像石頭一樣!

我的舌頭逐漸上移,同時慢慢地用他的包皮磨擦著龜頭。當我舔到那肉根的最前端時,我輕輕地將那龜頭邊的包皮咬起,把它拉長到不能再長的地步。我的嘴一放開,那層可愛的皮便乖乖地彈回,並回躺到龜頭的周圍。

我吸吮著那顆果實,並舔著馬眼,努力地為阿柏的小弟潤滑。我知道我就快要能靠它爽上天了。

最後,我快速地將阿柏的整根屌送入我的口中。我努力地想讓那肉棒深入擠壓我的咽喉。終於,我成功地將它整根沒入。

阿柏又驚又爽地喘息著說:「啊~你把它吞進去了~從來沒有人有能力征服我這一根幹人工具的啊~!」

我將他的老二拉出,試著說:「免驚啦!在你面前就是一個大屌殺手!」

他翹起眉毛看著我說:「不過在玩一零時就不一樣啰!因為你不會是第一個征服它的!」

我笑著,「我又沒說我那麽厲害!給我凡士林。」

我沒把握能不能讓屁眼整個地吞食那具大陽物,但我真希望可以達成。我在學校的室友就有一根很大的屌,所以我相信我在這方面也蠻熟練的。我在他那根上塗抹大量凡士林,也擦了些在我的屁眼上。用手指搬開自己緊縮的肛門,慢慢地坐上他。

「現在讓我來取悅你吧,我會用我自己的速度來搞定這根怪獸。」

當我將他的龜頭送入屁眼中後,便一寸一寸地逐漸將它含入。我將肛門放鬆,當感覺到那屌已經進入我的括約肌時,我忽略疼痛開始上下抽送吞吐著他整根火熱、再度復活的肉棒。

阿柏吹了下口哨,「瑞迪,你作到了!你竟能把它整個插進去!你的『征服』果真是征服啊~」他扭動著下半身,我改變個姿勢。「噢~爽哦~」阿柏享受著那整根火熱器官埋在我體內的感覺,叫著:「我覺得我陷入愛河了~」

當我的身體能夠適應這感覺,我開始慢慢地上上下下騎著他,不讓他的屌離開我身體太多。我必須讓它持續地埋在我的體內,因為我不確定當它出我的屁眼後,我是否還能夠再讓它進來。

「哦~爽啊~阿柏~幹我~幹我的屁眼~」

這時,我的老二也又硬了起來,我準備開始打手槍時,阿柏又將我的手推掉,說:「我想到怎麽玩你那根了,先別浪費,等我幹完你吧。」他將我翻到床上,趴到我的背後,雙臂繞過我的腋下,緊緊地抱著我。而他的臀部用力著讓每下衝刺都更深入我。

他的龜頭在我體內擠撞著我的前列腺,我身上充滿著不可思議的高潮。「啊~啊~」我喘息著。

「瑞迪,你可別射啊!忍著,千萬別現在就射!」

不過他並沒因這樣就停下來。我的屁眼緊夾著他的硬屌。「我不知道有沒有辦法控制不射~」我呻吟著:「就是那麽爽~~~~」

於是他開始加速,似乎也快達到高潮了。彈簧床隨之搖出狂野的旋律,阿柏壓著我好象要把我壓進床中一樣。我挺起背,那高潮果真一波波綿密不斷地衝激著我,就如老虎的撲攫一般。

「瑞迪,忍住,再爽也別讓它射出來!」阿柏也喘息著,一面爽著一面提醒我。

「太晚了~阿柏~來不及了~」我呻吟著,一邊以屁眼緊緊夾著他,另一邊已經射出,高潮撕裂著我的肉體。這時阿柏也開始吼著,接著用那又濃又熱的汁液餵飽我的身體。大家都說身體裏面其實感覺不到什麽,但我確實地能體驗到那每一道狂射而出的精液打在我體內的感覺。

阿柏疲躺在我的背上,調息著呼吸,並像在牛欄中一樣咬著我的耳朵。我感到他那溫熱而充滿男性的身體完全地裹著我,我們慾望的氣味在空中徘徊流動著。我已經和世上最棒的男人享受過最棒的高潮,阿柏,他會是我的,至少,在這個暑假。

前一篇文章孕婦淑珍
下一篇文章兩個女友換著玩

猜你喜欢

随机小说

回覆

請輸入你的回覆!
請在這裡輸入你的名字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最近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