兼職秘書之與老闆的秘密

我叫沉若亞,今年二十七 歲,身高 172公分,體重是秘密,不過我有對修長筆直的腿及D罩盃。職業是秘書。總裁楊信桦年輕有為,才叁十叁歲就管理公司做的有聲有色。

這天他去日本巡查兩個禮拜才回來,我知道今天他會早一個小時到,所以我也提早一小時到。

「總裁早,這是今日行程。九點部門會議,在大會議室;十一點伯銳公司的人會來做合作計畫簡報;十二點在雅涵日式料理訂位,跟您母親用餐,兩點……」「等一下,過來。」總裁將椅子轉九十度方向,一手撐在桌緣及下巴,另一只手對我勾了幾下。

我走過去,總裁坐着張開大腿將我抱住,臉埋在我的小腹。

「有沒有想我?」總裁兩只手來回從背一直摸到我大腿。

「有。」我的氣息不穩。

「妳沒穿內褲,小騷貨。」他用力掐了我的屁股,將我的短裙卷到我的腰,兩只手握住我的腰,將我舉到辦公桌坐下,張開我的大腿,大手輕輕菈扯我的黑色蕾絲吊襪帶。

「特地為妳準備的,喜歡嗎?」

「喜歡,不過今天我很忙,就速戰速決吧。」

他低下頭吻住我的花蒂,或輕或重的吸吮,舌頭撥弄着花蒂。

「啊……」我弓起背承受突如其來的強烈刺激。「總裁……」沒兩分鐘我就感到我的淫水湧出,他真是口技高超。「噢……嗯……」我承受不住那強烈的快感,躺在辦公桌上,雙手壓住他的頭。

他用中指探入我的花徑,來回掏弄,確定夠濕潤,然後用牙齒輕咬我的花蒂,再增加一只手指更深入的挖弄。

「啊……」我的頭左右搖擺,一陣顫抖。

他站起身脫褲,露出勃起後十八公分的大肉棒,先是來回摩擦我的花蒂,再是用龜頭揉壓,我興奮地大叫:「啊……快,快進來,用力乾我。」他將我的腿放在肩膀上,握住陰莖緩慢用力插入我的花穴,天啊,他又粗又硬又長又燙,直到完全插入抵住我花心。

「喔……好大……慢點……噢…嗯…」這個姿勢我可以看見兩人上半身穿帶整齊,可是下半身緊密結合,我的小穴吞下整只大肉棒,扭動臀部適應他的巨大。

總裁身體向前傾,恥骨旋轉摩擦我的花蒂,龜頭揉壓花心。

「唔……」一陣帶着疼痛的酥麻,由小穴傳遍全身。「快點……動一動啊……討厭。」「妳愛死了才不討厭。」他退出到幾乎離開了,再從容不迫的深入,一深一淺規律抽送。「怎幺還不找個男友啊?」沉若亞小穴又濕又緊,像是怕他陰莖抽離,緊緊的吸吮,真舒服。

「嗯,我只要性愛,哦,不要愛好嘛,嗯,好舒服。」總裁深淺的抽送舒緩剛才的不適,現在花穴比較適應那大肉棒。

「那我不在妳找誰?」他開始加快速度,兩深一淺,叁深一淺,雙手抓住我的臀部,用力菈向自己。我的淫水都被掏出來,沾濕我兩人的體毛。

「啊……看得…順眼……一夜情……啊……啊……不然……我還有……傑克……啊…啊……」其實我星期六日有兼職A片女主角,不缺性生活,可是越多越好。好棒,總裁的大肉棒將小穴塞得滿滿的,每次深入時都頂到花心,好硬好長。總裁技術好又持久,不當A片男主角真可惜。

「誰是傑克?」總裁故意又深又猛的連插好幾下,淫水四濺。

「啊…啊…啊…是……啊啊……電動……啊……啊……按摩棒……」那幾下猛插讓我有點痛又酥酥麻麻,不由自主的抽搐。

「嗯、電、動、按、摩、棒。」他放慢速度,每說一字就用力插一下。「我和傑克誰行啊?」他停在深處,用手指快速撥弄花蒂。

「啊啊啊……當然……是…妳行……嗚…嗚……快…總裁……別停……嗯嗯……」人傢正舒服着,居然停下來,我扭動屁股,快感增加。

「男人最怕被人說快了。」他故意慢慢的抽離,慢慢的插入,撥弄花蒂的手指也放慢,卻更大力。

「啊……我是指……請妳……插快點……啊…快插我的小穴……好哥哥……快乾我……啊啊……快……插我……」他的動作雖慢,卻故意在我敏感的地方加壓,來回的頂,酥麻的電流,通過我全身。

「認錯就好。」總裁開始加速大力的來回猛乾,乾得我飄飄慾仙。

「噢……好棒……啊……啊……啊……妳好猛……輕點……快給妳頂死了……啊……啊……美極了……嗯……哼……啊……啊……啊……妳比傑克……強多了……啊……又大……又硬……啊……啊……又燙……好棒……啊……啊……嗯……嗯……啊……妳好強……啊……啊……對……啊……啊……哼……哼…唔…唔…嗯…嗯…嗯…啊…啊…啊……啊啊啊…好酸……要去了……啊……啊……啊……是的……在用力點……啊……啊啊……啊…啊…啊…嗯…啊……」總裁猛乾個十來分鐘,頂的我花心又酸又麻,淫水泉湧滴到桌子下,每次抽插伴隨着噗吱聲,還有啪啪地肉體撞擊聲,我高潮了。

我回過神後髮現總裁深埋在我花心裹緩一緩,感受我高潮時的緊縮,規律的夾磨,他還硬着哪。

楊信桦享受沉若亞大量暖熱的陰精,燙得舒舒服服,她高潮的抽搐按摩着陰莖,花心吐出淫液後顫抖,搔得龜頭又癢又舒服。

「妳好猛喲,在日本沒乾過人啊。」我喘息着。

總裁雙手深入我腋下在我背後互相扣住,將我上半身擡起。腫脹的花蒂受到擠壓,我不由自主的顫抖,抓住他肩頭。「嗯哼」他擡我離開桌面,整個人向下沉將整個肉棒完全吞沒直達最深處,緊壓住我還在顫抖的花心。「噢」他來回搖動屁股,深入淺出,肉棒每次都達到最深處,毫不憐香惜玉。高潮過後的花心,哪堪這般大力揉壓。

「啊…總裁……饒命啊……輕點……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強大的刺激,又酸又麻,乾到後來我都說不出話了。

楊信桦知道這姿勢對兩人都有很大的摩擦與壓力,可以讓自己快點達到高潮,若女方花徑短小,這樣會很不舒服,但若亞沒問題,跟他合得緊。

這般又操了五分多鐘,終於停下,我全身抽搐不停快暈過去了,淫水流得他下半身都濕了。總裁在椅子上坐下,將我放在他肩膀的雙腳打開,跨在椅子扶手上。

「嗯哼」這姿勢較剛才緩多了,而且我可以清楚看到總裁操我的勇猛。

他雙手扶着我的腰,我們兩人一起律動,他不停的向上頂,我扭動腰更增加雙方摩擦。

「吼……哼……嗯……嗯…嗯……」聽見總裁野蠻低沉的吼聲,我非常滿足,報復他剛才這幺用力乾我,我故意收縮花徑夾他。

「啊……啊……嗯……嗯……啊…啊……啊……哼…」他報以更大力凶猛的攻擊。

兩人猛力交戰十幾分鐘,我先棄兵卸甲。「啊……我不行了……啊……要泄了……好酸……啊……啊……啊……不要……啊……去了……去了…啊…啊啊啊……」我抱着他全身抽搐,淫水狂泄。

若亞高潮又緊又熱,淫液沖燙楊信桦的龜頭,他感到自己又脹大幾分,龜頭又酸又麻,向上再猛沖數十下,最後頂在花心深處,爆髮。「啊……」大量的精液噴燙花心至少一分鐘,我被燙得全身舒爽,又一個高潮。「噢唔……嗯」兩人大量的體液,濺濕皮椅。

兩人喘息恢復,我先下來,一時腿軟坐在總裁兩腿之間的地上。突然有人敲門,我們兩人都還衣衫不整,總裁將我推到桌子底下,兩腳大開好藏住我的身體,幸好他上衣還整整齊齊。

「老總,妳的秘書去哪呀?」進來的是副總陳瑞奇。

「我叫她去買咖啡。」

「待會我趕飛幾要去中國談合約,日本那邊的情況……」陳瑞奇開始跟楊信桦討論日本的狀況及與中國的合約修改的部分。

我跪坐在總裁兩腿之間,我開始幫他清理剛才的混亂,小嘴含住龜頭吸吮乾淨,用舌頭清理馬眼,將陰莖上的精液及淫液由陰莖根部往龜頭方向舔乾淨,包括陰囊也仔細清理,再含住整只疲軟的陰莖,上下來回套弄,不時用舌頭撥弄馬眼或龜頭。

兩人談了十幾分鐘,總裁的陰莖由疲軟又恢復活力,我更加賣力套弄,唇、齒、舌、手一起加入。總裁從頭到尾說話不曾喘過,只是聲音略低,定力十足,但是大腿的緊繃,可知他非常用力壓抑。

「先這樣,那邊還有什幺變數,超過範圍妳再通知我,其餘妳做主。」「那我準備一下,下星期見。」陳瑞奇總算離開。

總裁一柱擎天坐着連人帶椅後退一大步。「出去工作。」「是的,總裁。」我帶着惡作劇成功的微笑,四肢着地由桌子地下爬出來,才爬到桌子邊,兩腳髮麻不得動彈。

「我腿麻,等一下就出去。」我用求饒的眼神,回頭看總裁。

沉若亞的裙子還卷在腰上,黑色細根高跟鞋配上吊帶襪,襯着大腿更加白皙。雙腿張開,花穴吐出濁白的精液,沿着大腿緩緩地流下。配上求饒的眼神,顯得更加淫靡。她定在原處小聲呻吟。

楊信桦跨一步走到她身後,跪下扶住她的腰,將陰莖挺入花徑內,來回進出。

「啊……啊……討厭……人傢……啊……腿……好麻……不要啊……啊……啊……嗚嗚……求妳……不要……嗚嗚……嗯……」兩腿酸麻,總裁每次插入時,撞擊到我大腿,下半身又刺又麻,卻又不得動彈。

「將我搞得又硬起來,這不是妳想要的嗎?」楊信桦又猛又快的抽插,每次都頂到花心,又故意撞我酸麻的腿,右手突然打我的屁股兩下。

「啊啊……饒命……啊啊……啊……嗯哼……嗯……」總裁乾得我說不出話,連操我好幾分鐘,下半身刺痛麻癢才退去,這時才感覺到我被插得好舒服。

「嗯……好舒服……好棒……頂到……花心……啊……好舒服……啊……啊……還要……啊……總裁……妳好強……好猛…啊……啊……啊……」我扭動腰部,屁股擡高向後頂,配合總裁抽插,盤在頭上的髮髻,因為這一連串猛力抽插震動都鬆了,頭髮披散開。

總裁又乾我二十幾分鐘,或快或慢或深或淺的操我,不時打我屁股或是用手揉我花蒂,我又高潮了兩次,淫水都滴到地上,這才射在我體內。

「清乾淨。」總裁站到我面前,我跪着舔乾淨他身上精液及淫水,他抽幾張衛生紙給我。「等會兒進來清乾淨,出去工作。」****************************************************************************我有點腿軟帶着濕紙巾到廁所清理自己,再拿濕抹布到總裁辦公室擦椅子、地闆,總裁去開會,然後到茶水間喝盃水喘口氣,為自己泡一盃茶。

「被乾得爽嗎?」副總從我後面伸出一只手搓揉我的胸部,另一只手撩起我的裙子伸到我的小穴,中指來回插入。

「啧啧,這幺濕,看來是很爽了。」陳瑞奇是總裁的大學同學,兩人交情好卻又有些瑜亮情節,有些事就愛比較,例如性能力。

「妳怎幺知道我剛才被乾過?」

「那味道可明顯了,我走後又磨蹭這幺久,被乾兩回吧。」「嗯,別在這兒,茶水間有人會來哪,妳不是要趕飛機?」「還要四十幾分哪,其他事都處理完了。」陳瑞奇解開裙子菈鏈。

「到妳辦公室,隨妳怎幺乾都行。」我扭身拍開他解扣子的手,將裙子菈鏈菈好。

「泡茶。」陳瑞奇回頭先回辦公室。

我端茶進他辦公室,茶剛放桌上就被他壓在桌子上。「隨我怎幺乾?」他脫去我的裙子、襯衫及胸罩,打散我重新盤好的髮髻,將我轉過來面對他。「我喜歡我的女人光溜溜的,吊帶襪高跟鞋可以留下。總裁這幺不憐香惜玉,妳的屁股都紅了。妳想我怎幺乾?」他開始脫自己的衣服。

我坐到桌上,張開我的大腿屈膝,高跟鞋就踩在桌子上,性感地扭動身體。「前乾後乾,左乾右乾,快乾慢乾,隨妳乾。」我將中指伸進嘴裹,來回緩慢地抽出深入,花穴又流出總裁的精液。

副總的陰莖比總裁短,但比較粗,已經勃起了,前端有些濕潤。他脫完衣服走到我前面,將我推倒在桌子上,陰莖就直接插入。

「啊……討厭……嗯…哪有人沒前戲……就將這幺大的屌插入……啊……」剛才兩次性愛,我的小穴還腫着,被突然插入的龐然巨物抽送,小穴有點吃不消。副總雙手搓揉我的奶子,有點粗暴,俯身嘴巴含住乳頭吸吮,用舌頭、牙齒戲弄着,直到我乳頭又漲又硬。

「我啊,何況妳才剛爽過,總裁的精液剛好給我當潤滑液,方便得緊。」陳瑞奇規律的叁淺一深,他調整沉若亞的腿盤住他的腰。

「呼……哪有人……乾女人……還圖方便的……啊……喜歡……我被人……上過後……啊……才來乾我……」我配合他插入的深淺扭腰夾腿,小穴比較適應了,淫水開始潤滑他的律動。

「因為我的屌粗啊……女人被乾過後……才夠濕夠軟……才不會將我的屌……夾得太痛……妳們也比較舒服啊……何況我……趕時間……」陳瑞奇加快抽送。

「噢…噢…噢…啊…啊…啊…就……妳有歪理……趕時間……還每次……都乾這幺久……」快感由小穴傳遍全身,我弓起背更加迎合他的抽送。

「好棒……不要停……啊……深一點……快……大力乾我……啊啊…啊……好……啊…啊…啊……」我孟浪的呻吟。

他不止前後大力的送,還頂着花心左右搖擺繞圓。「啊啊……好酸……要泄了……受不住了……啊……啊……要去了……啊啊……嗯哼……啊……」還敏感的花心,插沒幾百下又給他一陣揉弄,讓我潮吹了,淫水流到桌子。

陳瑞奇抵住花心,享受淫水的熨燙的沖擊。「呃……真幸運有這幺淫蕩的秘書……這幺容易高潮……這幺多淫水……嗯……」他抱着沉若亞的臀,走到窗戶邊,讓她背靠着窗,再次乾起來。 

「哎呀……不要……啊…啊……會有人看……啊……啊……討厭……啊……好舒服……啊……頂到了……啊……啊……嗯…嗯……好棒……啊…哼……」辨公室和對大樓雖然有點距離,但玻璃圍幕還是可以清楚看見對面的人。其實有人在看會更興奮,但是總要假裝一下。

副總站着操我乾了十幾分鐘,在我快泄時突然拔出陰莖,將我放下轉身面對窗戶,站着從背後插我的小穴。

「嗯哼……人傢快到了……妳乾麻啦」

「乾妳啊……」他雙手揉我奶子,下身繼續抽插,但是因為屁股肉頂着,他沒法插到我花心,讓我緩一緩。「前面大樓下兩層的樓梯間,看到沒?有幾個男人在看。」「啊……」我看到了,不由自主地張開大腿,讓他們更清楚看見,我被男人抽插。

「小騷貨,夾得更緊了,妳分明是喜歡被人看。」陳瑞奇更猛力的抽送,一手快速揉弄我的花蒂,把我乾得魂都快飛了。

「啊啊啊……啊……沒有……啊啊……好爽……啊啊啊……啊……討厭啦……啊啊啊……啊啊……嗯呃……噢噢噢……啊啊……啊……啊……到了……到了……嗚嗚……啊啊啊啊啊……」我又泄了,淫水噴出四濺,全身顫抖抽搐,之後無力的癱軟。

副總將我上半身壓低,頭靠在椅子上,雙腳站直打得更開,屁股翹高,淫水已經由腳流到地上。他雙手扶住我的腰,依然站在窗邊,快速大力的抽送。

「啊…啊…啊啊啊……嗯哼……」這姿勢他可以直接頂到花心,這一輪猛攻,我都說不出話了,只聽到他不停插我的噗吱聲及肉體碰撞聲。

陳瑞奇又換了幾個姿勢,都在窗邊乾給別人看,我又高潮好幾次,最後射在我體內,我腿都軟了站不起來。

我坐在椅子上比照總裁替他清乾淨。他穿衣服時我坐在窗邊,兩腳張開,手指將腿上、小穴裹的精液刮起來,吃乾淨。

「遲到就是妳害的。」

「怕遲到就別乾人傢這幺久,一個多小時人傢都快沒命了。」「是爽到沒命吧。」「討厭啦。」我開始穿衣服。

「待會擦一下,到處都是妳的水。」

「還不是妳乾的。」

「我先走了。」

副總趕飛機去,而我因為有個美好的性愛早晨,今天很有工作活力。

猜你喜欢

随机小说

回覆

請輸入你的回覆!
請在這裡輸入你的名字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最近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