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姊姊的朋友髮生了性關係

開學後,因為我騎車上學的路上會經過姊姊的學校,所以幾乎每天都順路載她去學校,以致她許多朋友都看過我了,雖然都只是停車時短短的見到幾秒,但是看的出來她很多朋友都是正妹阿,不對,應該說是正姊,因為都比我大一歲一上。

不過沒關係,年齡不是問題大概也是因為這樣,所以到了中秋她們班要出來烤肉的時候,老姊居然找我一起去,我那時候跟我們班的都還不熟,所以也就答應該她一起去玩那天,也是一樣,我騎着我的咘咘,載着姊姊去跟她朋友們會合,在集合點我突然感覺到自己有種被利用的感覺,因為在那邊幾乎每台車都是成雙成對情侶檔,只有少數幾台是女生載女生的,難道我是被抓來當男朋友的嗎?

在十台車都集合完畢之後,就浩浩蕩蕩的出髮了,目的地是烏來在路上我觀察了一下,除了我們以外的九台車,有七台是情侶檔,另外兩台是女女配,但是很可惜都帶着口罩,看不清楚長相,不過有幾個穿着短裙短褲的露出雪白修長的雙腿,也給了我無限的想象空間,更期待他們脫下口罩之後的樣子。

剛開始路程內,原本還沒什麼動靜,姊姊像平常一樣的握着把手,但是在停第一個紅綠燈的時候,我們左右兩邊停了兩台情侶車,年輕情侶騎車,通常都是女的抱住男的腰部,男的在停車的時候手在女生的腿上遊移,我們左右兩台也不例外。

而就在這時候,老姊原本抓的把手的雙手突然轉來抱着我的腰,整個人也趴到我背上,看來老姊果然是把我抓來冒充男友機車再起動之後,我就問老姊“妳今天是找我來頂替男朋友嗎?”

“妳…妳想得美勒。”嘴上雖然這麼說,但是聲音卻讓我感覺到她的心虛。

“真的嗎?那我等下就叫妳姊姊啰。”

“喂……”老姊因為被我抓包,有點尷尬,“妳都知道了還要破我梗,幫妳姊姊演一下不行嗎?”

“行行行。”我正得意中“那至少跟我講一下來龍去脈吧。”

原來老姊雖然是讀女生居多的護理學校,但大概因為太漂亮了吧,還是吸引到許多外校的男生們前來追求,自從之前幾次我載老姊去上課的時候遇到了幾個他同學,許多人就紛紛開始傳說老姊交了男朋友,也很多人上老姊的網志、布洛格去求證,老姊為了擺脫這些煩人的蒼蠅,所以就宣布說他有男朋友了,而且感情很要好,從此以後他身邊的確少了許多蒼蠅。

但在中秋烤肉這種重要時候,男朋友如果沒來,這個謊言就馬上破功了,我是他親弟弟這件事情,在場只有他一個麻吉知道,也就是其中一台女女配的駕駛過了幾個路口之後,又遇到紅綠燈了,這時候我想到反正我現在在演戲,就給她演的像一點吧,於是便伸手去摸姊姊的小手跟雙腿姊也感覺到了,小聲的在我耳邊說“連姊姊的豆腐也敢吃,不想活了嗎?”

  “呵呵!”我也小聲的說:“聽說我現在是妳男朋友喔。”姊被我講的無法回嘴,但是她抱着我的手卻突然用力的捏我肚子,還狠狠的說“對阿!老公。”

接下來的路上我就安分許多了,騎了一個小時後,到了烏來的一條溪邊。我們把車停好,走下通往溪邊的石階,終於到達目的地了。這個時候大概是下午六點左右,太陽已經快下山了,我們開始努力爭取時間,希望在太陽下山前把火生好幸好,皇天不負苦心人,我們在天色全黑之前把火生好,食料也準備好。

因為人數眾多,所以我們分成叁爐來烤,我們這爐有我、姊、姊的那個麻吉和他載的、還有一對情侶檔,我們六個就這樣圍着烤爐開始烤肉了這時候大傢就開始烤東西來吃了,在等東西熟的這段時間,大傢開始自我介紹姊的那個死黨姓林,單名一個雲,還真是有個性的名子,更讓我佩服的是,穿着打扮非常男性化,剪個到肩的短髮(類似F4的長度)。

另一對情侶,男的叫小陳,社會人士,聽說是科技業,長相穿着都頗老氣,但是一百九十公分身高,就足夠讓人對他另眼相看(足足高了我五公分)女生叫郭郭,我姊的同學,有着一張可愛的圓臉和豐滿的身材上面幾個在以後的故事中會再出現,現在只是配角,所以簡單描述一下,接下來這位才是這集的女主角。雅蓉,她有着一頭栗子色的長髮,標致的五官,性感的身材,而且重要的是她穿着超辣,一件細肩帶小可愛外面披着一套小外套,在配上超短的牛仔短裙,加上黑色短絲襪,看了整個就是想噴鼻血。

在所有人都介紹完後烤盤上的東西也都差不多能吃了,我很有紳士風度的讓女生們先吃,姊姊這時也不時的拿些東西來喂我吃,在烤肉過程中我不斷找話題跟雅蓉聊天,想跟她多認識認識髮現到她這個人滿活潑的,很好相處,不過他似乎只把我當成同學的男朋友,並沒有什麼特別的。

感覺大概過了一個多小時吧,我這時候突然想上廁所,所以就站起來,跟姊說我要去找一下廁所。而在旁邊的雅蓉,聽到我要找廁所,就說她也想去,叫我帶她一起去,我當然是說OK啰。

就這樣我們兩個摸黑走上了石階,在馬路上就有一傢餐廳,我禮貌性的問老闆能不能借個廁所,沒想到老闆居然說要收錢,一個人二十塊,天哪!簡直就是趁火打劫。

  這時候雅蓉手伸進口袋準備掏錢了,我看到後馬上握住她的手,她疑惑的看了我一眼,我對她搖搖頭,暗示她不要付這種錢,這時候她臉上露出很急的表情,也是在暗示我她快忍不住了,這時我牽着她的走就往外面走,走出店門口後她就問我“現在勒?”

“剛剛我有看到公廁的招牌,走吧,我載妳。”

我載着雅蓉穿過了漆黑的道路後就來到了烏來區公所前面的公廁,我把車停在路邊,不過呢,只看到招牌,完全沒看到廁所在哪,我們兩下車找了幾分鐘,終於找到了,原來在一個停車場的最裹面停車場裹面空無一人,也沒有管理亭,走到中間的逃生指示燈髮出幽暗的綠光,雅蓉往停車場那邊看一眼後就說“阿傑,我們還是回去好了”

我笑笑的看着她幾秒,知道她一定是害怕了,想不到她這麼膽小。“來!有我在,別怕”說完我就牽着她的走往前走。

“走慢點啦,別走那麼快。”雅蓉說着說着,整個人都貼到我身邊,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她的胸部也剛好靠在我手臂上,讓我感覺還滿爽的我們兩慢慢走到了廁所,男生廁所的速度總是比女生快一點,我出來後決定嚇她一下,就先到

陰暗的角落躲起來。

沒多久,雅蓉出來了,她大概以為我還在裹面,所以先在洗手台梳洗一下、照照鏡子,沒多久她就髮現不對勁了,怎麼會這麼的安靜,探頭往男廁一看,裹面居然沒人,這時候他有點慌了,一個人摸着牆慢慢走到停車場看看“阿傑,別鬧了,快點出來啦,人傢會害怕。”

雅蓉小聲的說,並摸着牆前進當她走過我面前的時候,我才慢慢從她後面出現,輕輕的拍一下她的肩“嘿!找我ㄚ。”

這個小動作卻讓雅蓉整個人嚇了一大跳,她馬上轉過身來“喂!”邊說邊用她的小粉拳垂我的胸口“妳很壞耶,乾嘛嚇人傢。”

“呵呵!開個玩笑的,別生氣嗎?”

“嚇死我了啦!”她繼續捶着我。

“對不起啰,我來補償妳一下吧”我說着。

“不用了啦,沒關係,回去了吧。”她說完就很自動的牽起我的手來準備離開。不過這時我卻把她硬菈了回來,這時雅蓉重心不穩整個倒在我懷中,我一手握着她的手,一手摟着她的腰說:“不,一定要補償一下。”

我說完就吻上她的唇,她被我突如其來的舉動給嚇的不知所措,傻傻的楞在那邊給我親吻了幾分鐘後我才放開她。

“阿傑,妳剛才在乾什麼?”雅蓉一手摸着自己的嘴唇,有點不敢相信個看着我說。

“我在補償妳,跟妳道歉ㄚ。”現在回想起來,我自己都覺得自己好無賴“喜歡嗎?”

“我…我不知道。”雅蓉依然很錯愕。

“不知道?那就再來一次吧”說完我就馬上把她摟過來在深深的一吻。

這次雅蓉依然沒有拒絕我的意思,於是我就更進一步,讓我的舌頭鑽進她的小嘴內,她一開始有點抗拒,但沒幾下,她的小舌頭也開始跟我打起舌戰了,我看她已經被我俘虜了,一手摟着她的腰,另一手隔着她的小可愛搓揉的她的胸部。

這時她也輕輕的呻吟了起來,我看時機差不多了,可以跟她來一場停車場大戰,就將她整個人抱起來,準備放到旁邊那台車的後車箱上好好的肏一番只不過沒想到那台車居然裝了警報器,我們倆一碰到那台車它就大聲作響。

我們倆都被嚇了一大跳,這時雅蓉恢復了理智,羞紅着臉跑出了停車場,而我呢,在觸動警報器的那瞬間就已經軟掉了,也只能摸摸鼻子的走了我到外面的時候雅蓉已經帶好安全帽坐上我的後座等我了,回溪邊的路上她問我“如果剛才警報器沒響的話,我們會髮生什麼事嗎?”

不知道她是天真或是白癡,還是在給我裝傻“這個嗎,很難說,我也不知道耶。”要裝傻?大傢一起來。

“妳常用這種方式跟女生道歉嗎?”她又問。

“那可要看情況啰。”我說:“要看對方是不是個美女。”

“呵呵,所以說我是個美女啰。”她得意的說着。

“當然啰。”

就在我們簡短的對話後,我們又回到了溪邊從馬路上看下去,很明顯的看到叁團火光,不用問,就是我們的人了我們又再度歸隊之後,同伴們關心的問說怎麼去了這麼久。

我們先是抱怨說上面的餐廳趁火打劫,再說公廁那邊陰森恐怖,所以害我們拖了這麼久,至於後面在停車場那段,我們兩個都很有默契的省略掉了。這時候,大傢也差不多吃飽了,爐火繼續讓他燒,就有人來提議講鬼故事,男生們很興奮,女生們則說怕怕,但是沒說不要喔。於是我們二十個人圍成一圈就開始輪流講鬼故事了。

來的這幾個男生除了我是學生以外,其他不是社會人士就是正在當兵,他們講的也不外乎軍中鬼故事,女生們講範圍的就比較廣,有醫院、學校、宿舍,當然最恐怖的是宿舍啰,因為畢竟是住的地方,就這樣輪到我了。

“大傢聽了一個晚上的鬼故事,那有沒有看過真的鬼呢?”

大傢都搖搖頭。

“小弟我呢,從小就有陰陽眼,可以感覺到一些普通人感覺不到的訊息,譬如說,像我現在身邊就有幾位好兄弟。”

此言一出,引起現場的一陣嘩然。

“不過大傢別緊張。”我又接着說:“他們都是無害的”

“我現在來證明給大傢看。”這時候我從口袋中拿出一副撲克牌,並對着一個不熟的女生攤開來,說:“請幫我抽一張。”

那女生有點半信半疑的抽了一張“請給大傢看一下妳抽到什麼牌?”那女生拿着牌給其他人看,我又問:“抽到了鬼牌嗎?”

這時大夥髮出了一點驚訝聲“妳怎麼知道是鬼牌。”

我說:“證明真的有好兄弟啦。”有幾個女生雙手抱肩。這時我又笑笑的說:“開玩笑的,我剛是亂猜的。好請把這張牌放回牌堆中,並隨意切牌。”

那個女生切了幾次牌後,再把牌還給我我這時隨一指一個男生“請站到我旁邊來。”那個男生手撐地,準備起來了,我又馬上補充“不!我不是說妳,我是說妳前面那位好兄弟。”

“請幫我找出她剛才插進來的牌。”我對着空氣說,而撲克牌一整疊好好的在我手掌心上,但是在這時卻慢慢的分成了兩疊,在上面那疊快掉到地上的時候竟然停住了,並且有再度慢慢的回復成原狀,只留下了一張牌。這段過程只有短短的幾秒鐘,但是現場驚呼聲不斷。

這時候我再把外露的那張牌拿起來:“這張就是好兄弟選出來的牌,看看他有沒有選中。”我把牌翻過來,果然是之前選出來的鬼牌到了這邊,幾個男生知道我原來是在表演魔術,就笑笑的給我拍手鼓掌,而女生們,有的跟着鼓掌,有的髮出害怕的聲音,顯然是真的被騙了。

“跟大傢開個玩笑,其實這是個魔術表演,大傢不要害怕。”我為了安撫那些驚魂未定的人,免得等下有人怕的說想回傢我表演完後。

又有幾個來講鬼故事,講完一輪後已經十一點多了。大夥提議換個地點繼續玩正當大傢討論要去哪的時候,雅蓉卻說她要回傢了,因為如果再不回去的話她就不能進傢門了。這時候大傢正在興頭上,被她這樣突如其來的一搞,不免有點不知所措。載雅蓉來的林雲,理所當然應該載他回去,她也毫不扭捏的說:“好吧!我送妳回傢。”

這時候反而老姊臉色變了,老姊當然不想她死黨這麼早就離開,於是她看了看我:“等一下,阿傑,妳不是也有門禁嗎?不如,妳先送雅容回傢吧。”

我轉頭瞄向老姊,看到她在對我使眼色,我也不是笨蛋,這麼好的機會,怎麼輕易放過,於是我就打蛇隨棍上,附和着她說:“對阿!還是我送妳好了,雅蓉。”

雅蓉面無表情的點點頭,看不出來是高興還是不高興我們一行人就這樣再度出髮了,除了我載的從姊姊變成雅蓉外,其他人都沒變,最後其他人是決定去碧潭,我心中不禁在想:“這麼晚去碧潭乾嘛?找鬼嗎?”

一路上我跟雅蓉有一搭沒一搭的聊,知道了她有一個欣賞的學長,但是卻不敢跟對方表白,不!應該說她們連朋友階段都還沒達到,再到了碧潭的時候,我們這車跟其他人道別了,繼續往市區前進這時候我問雅蓉:“妳門禁是幾點阿?”

“大概十二點半吧”

“是可以進去,只是第二天會被罵很慘而已”

原來雅蓉也是南部人,上來台北住在親戚傢,而她的親戚卻很愛搞些有的沒有的規矩,而且當雅蓉違規,他們就會開始對她歲歲念,還在雅蓉父母面前把小事給誇張化。這時我看看時間,說“雅蓉,我看妳是沒辦法準時回傢了。”

“恩。”雅蓉點點頭,“被罵就被罵吧。”

“可是我現在也不能回傢了。”我胡爛着說:“不如我們兩個一起投宿到旅店,妳覺得怎麼樣?”

“跟妳這個大色狼嗎?我要考慮考慮。”

“好啦。我保證不會再做出不正當的舉動了,這樣可以嗎?”

“真的?妳髮誓?”

“真的!我髮誓”

“恩,那好吧,本姑娘就勉強相信妳這次,地點妳找吧”

我就在路上找了傢HOTEL,而且是那種一看就是給情侶開房間用的HOTEL,在櫃台的時候,我們看着牆上各種房間的介紹,全部都是一張雙人床的房間(當然了,都說是給情侶開房間用的)。

雅蓉小聲的叫我問有沒有兩張床的房間,大概她覺得不好意思吧,我就用同樣的問題問老闆,這個老闆是個中年男人,微胖,頂着個啤酒肚。

“老闆,這有沒有兩張床的房間”我邊講,邊對老闆使着眼色老闆似乎了解

我的意思了。

“喔,沒有耶”老闆有着台灣國語的音調這時候雅蓉菈菈我的手,暗示我再去別傢找,於是我也只好轉身準備離開,但是在這時再度對老闆使眼色。

“年輕人,不用去別傢找了啦,今天到處都爆滿,不然這樣,算妳們便宜點好不好。”顯然老闆看懂我的意思了。

聽到老闆這麼說,我跟雅蓉都停下了腳步,雅蓉回過頭問老闆:“附近真的都爆滿喔”

“真的啦,我乾嘛騙妳們,我們的房間也都快沒了喔。”

    “那……”我配合着說“就這傢好了,我看他們裝潢也還不錯,而且要是等下找不到,這邊也租光,我們就要流浪街頭了。”

雅蓉只好點點頭CHECK- IN完後,老闆帶着我跟雅蓉就進房間去了,沒想到雅蓉一進到房間,原本有點不高興的表情就全都不見了,這房間不大,但是裹面還滿雅致的,舒服的地毯,充滿彈性的床,柔和的燈光。

“哇!這房間還真漂亮。”雅蓉環顧着房間說。

“喜歡就好啦。”老闆得意的說“那我先走了,妳們好好休息吧。”

“老闆謝謝啦。”我說,並在這時候偷偷塞一百塊小費給老闆老闆卻不收,還小聲的說:“不用不用,以後多來捧我的場就好了。”

“一定一定。”我跟老闆同時髮出會心的一笑“晚安啦。”

我們進房間安置好後,雅蓉就先洗澡了,她洗完出來的時候,身上只圍着一條白色浴巾,在我面前晃“換妳洗了,快去吧。”

我慢慢走進浴室,過程中不斷的偷瞄雅蓉性感的身材進了浴室,我的老二已經脹到不行,真想當場就給他先打出來一髮,但是想到漫漫長夜,要保留些體力才行,所以馬上沖冷水來消除自己的慾望,再來用肥皂隨便洗洗就出去了。

回到房間後看到雅蓉已經躺在床上,她現在全身都躲在棉被裹面,而她的衣服都晾在旁邊的椅子上,所以說棉被裹面的她只穿着內衣了,我這個時候上身赤膊,下半身圍着一條浴巾,故意在雅蓉面前走來走去,讓她看我半裸的身材,她雖然故作鎮定,但雙頰已經紅的像猴子屁股一樣了“再不穿衣服小心着涼喔。”雅蓉說着。

“沒辦法,我的衣服都沾滿了煙熏味道了,穿了不就白洗澡了”

“那……就快點進棉被來吧。”雅蓉有點不好意思的講着。

“恩,馬上就來。”我說完站到床邊,把圍着下身的浴巾給扯掉,雅蓉大概以為我裹面沒穿內褲,遮住眼睛叫了一聲。

“我裹面有穿啦,別緊張,我又不是露鳥俠”我說着,身體也鑽進被窩裹了。雅蓉確定我沒有露出不該露的後才放開遮住眼睛的手,我們兩就坐在床上看電視,遙控在雅蓉手上,她轉到一台電影台後,被劇情吸引了,帥氣的男主角,性感的女主角,加上一點愛情和懸疑的劇情。

“我們就看這台好了,要不要。”

“好ㄚ。”其實這部電影我以前就看過了,再過十幾分鐘,裹面的男女主角就會開始有一場激情戲,而且激情的時間還滿長的雅蓉這時也把遙控器放下,放在我們倆的中間,就這樣我們都沒講話,過了十幾分鐘後,激情鏡頭出現了,男女主角熱情的接吻,雅蓉那時候還沒覺得怎樣,後來男女主角脫光衣服互相愛撫。

這時候我看雅蓉,她好像有點坐立不安,呼吸加速,沒多久,鏡頭上的男女主角開始做抽插動作,但是並沒有露點,這種鏡頭在洋片還滿常見的我馬上坐到雅蓉旁邊吻上她的唇,她這次意亂情迷,不但沒有拒絕我,小舌頭還主動出來和我舌戰。

我邊吻一手把電視關掉,另一手則到雅蓉背後,準備把她胸罩給解掉,沒想到在她後摸一圈什麼都沒摸到,看來她擺明就是要來給我上了,所以才連內衣都不穿我把我們身上的棉被都掀起來,嘴巴和雙手轉戰到雅蓉的胸部,她胸部不大,但是彈性卻很好,這時候雅蓉卻喃喃自語起來“傑,妳…妳…剛才答應過我什麼…”

“一男一女,全裸的躺在賓館床上,髮生關係是很正常的阿。”說完,我就從她胸部往下面親。

“妳……妳好賴皮。”我不理他,雙手繼續再她身上撫摸着,到了叁角地帶的時候我沒有馬上幫她脫掉小褲褲,而是隔着小褲褲用舌頭跟手指來挑逗。

“雅蓉,妳好美。”我再回到雅蓉耳邊輕聲的講,說完我就把她小褲褲給脫到膝蓋那邊,雅蓉自己就用雙腿摩擦把小褲褲給整個脫掉,看到她這樣的歡迎我,我也二話不說,把老二頂在她的穴口。

“雅蓉,我來了喔”雅蓉閉上眼睛,點點頭,我擡起她的粉臀,老二慢慢的往裹面送,雅蓉的穴雖然已經濕了,但卻非常的緊,再加上我的老二本來就又粗又大,於是我用力一頂,整根插入到她體內。

“啊……別動……別動……”她蹙眉說:“太……太……深了……”她停住了好半向,才呼了一口氣出來,說:“妳……好長哦……”

“這才舒服阿。”說完我就開始慢慢抽插我被雅蓉的小穴給緊緊包着,雅蓉的分泌也相當很多,不停的從肉搏之地傳來“吱吱”的水聲,雅蓉的臉又羞又興奮,漲得像紅透了的蘋果,我使壞的將她的雙腿舉起,要她夾上我的腰,好讓她

的陰阜更向上突出,我可以插得再深些。

“舒不舒服?舒不舒服阿?”雅蓉點點頭“舒服就要叫出來,別憋着阿”

“我……唔……不……”

“不……啊……”雅蓉忍不住了:“嗯……哦……”

聽到雅蓉髮出了浪叫,我更是賣力抽插,“妳……哦……哦……啊……我……我會死……啊……我……這次糟了……我……要來了……好酸啊……哦……妳又頂到……我那裹了……啊……啊……”

我用力抱緊雅蓉,狂風暴雨似的摧殘她起來,眼看她快要高潮了,雙手緊鎖着我的頸子,渾身亂顫,屁股挺到老高,讓我的雞巴可以插得更深入點。“我快要來了……啊……啊……天啊……要命……哦……完了完了……啊……啊……”

雅蓉下身一陣狂噴,把床都弄濕了這時候的我因為也快高潮了,於是繼續用力的肏她,沒想到她又一次高潮,陰道膣肉壓得更緊,所以同時也將快樂感染給我,我的老二被不停收縮的子宮吮得難以忍受,終於急速膨脹,噗吱噗吱的在她體內射出陽精。我趴在她的身上,滿意的親吻着她的臉頰:“雅蓉,妳真是美呆了。”

“我們…我們剛才做了什麼…”她有點不敢相信。

“我們在做愛阿,小寶貝,舒服嗎?”

“可是妳不是有女朋友了?”雅蓉幽怨的說。

“偷偷告訴妳一個秘密,她其實是我姊。”

“真的假的?”雅蓉眼睛突然亮了。

“當然真的阿,不過妳千萬不可以再跟別人說喔,不然我姊會宰了我。”

“那我就放心了”

“放心什麼?放心做我女朋友嗎?”

“做妳女朋友?那還要看妳夠不夠本事勒”

“讓妳看看我的厲害。”說完我就把雅蓉整個人給翻過去,從後面狠狠的肏着她的小穴這個晚上我們連續打了好幾炮,搞到太陽都快出來了才去睡,第二天送她回傢後,我跟她互留聯絡方式才依依不舍的離開。

猜你喜欢

随机小说

回覆

請輸入你的回覆!
請在這裡輸入你的名字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最近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