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演員之戀

『啊──不要!那裹!』達郎的手指撫摸到肛門的同時,貴美扭著腰叫著。 

『沒關係,摸一下就好。書上有說,這裹是性感帶呢!』達郎說著,並菈近了貴美的胴體。 

『討厭!怎麼一直在想什麼性感帶,自自然然的愛我吧!我只要在妳懷裹就很高興了!』貴美撒嬌著說。 

『貴美,妳真純情!好,我知道了。只是我想要全部的妳,我要妳更愛更愛我──』手指回到了陰蒂,緩緩地愛撫著,達郎以熱切的口吻說著。貴美的身體髮出了顫抖,不停地呻吟著。 

『我好愛妳,真的,不在一起時想著的都是妳。』 

『那麼,為什麼不告訴我妳傢的電話號碼﹖已經第叁次約?了!還是妳還不信任我嗎﹖』 

『啊──達郎!啊──』貴美喘息著,用手握住了達郎雙股間的陽具,達郎的兄弟早已夠硬的了。 

『我──想要──我要這個!』貴美喘息著。 

當然,她也想逃過達郎的這個問題。但,更想那硬梆梆的陽具貫穿進她的體內,只有對達郎才有的慾望。 

『我也是!貴美。』達郎把身體壓了上來,早已濕透了的花蕊,將達郎高立的陽具緩緩地吞了進去。 

『啊──好舒服!貴美!』完全插了進去後,達郎卻不再動了,只是以陶醉了般的聲音說著。 

貴美的花蕊不斷地抽動著,可能是因為含住了那話兒吧! 

『啊!達郎,吻我!』貴美撒嬌著要吻,達郎的脣用力地吸吮著貴美的脣,並把舌頭滑了進去。 

『唔──唔──』死命地以舌纏住了達郎的舌,貴美呻吟著,身體好燙,花蕊更不斷地抽筋般似的抖動著。 

『達郎!我好愛妳!怎麼?這樣﹖怎麼?這麼舒服﹖為什麼只有對妳才?這樣﹖』貴美在心中吶喊著。只是陽具的插入,就這樣身心都熱了起來,對貴美來說,達郎是第一個。 

當然,達郎不是貴美的第一個男人,貴美已二十一歲了,當然也有過異性經驗。不,對貴美來說,貴美的男性經驗要多於其他同年齡層的女孩。 

A片女演員,田岡美愛,這是貴美的另一張臉。在上設計專科時被相中,好奇心加上錢的誘惑,使貴美進入了這行。 

靜岡的鄉下女孩,進入到大都?的東京,非常的憧憬當女演員。縱使是A片女演員,加上一片的片酬一開始就是二十萬,這對貴美來說,也是最大的誘因,雖知道要真正的和陌生男人在鏡頭前做愛,但也沒特別的排斥,在高中即有性經驗,且無一技之長也只好以『性』維生了。 

對貴美來說,可能?未感受到性的喜悅吧!所以,只是照著導演的指示,呻吟著、喘著,有時更裝著爽昏了的樣子。但,讓技術高超的男演員舔著全身及被壯碩的男根抽插著,貴美也從未達到過高潮。 

在偶然機?中,從朋友轉贈的入場券的演唱?裹認試了達郎,經過了數次的約?,貴美變了。和男演員演戲時,縱使再怎麼被愛撫著也無法濕潤,大都是藉塗抹潤滑劑來完事,但第一次被達郎抱在懷中時,只是稍稍的愛撫,卻大量地溢出了愛液。在第二、第叁次上床中,貴美的性感漸漸地開髮了出來。 

而今天,在咖啡廳只看到他的臉,胸口就灼熱了起來的同時,女人最敏感處也癢了起來。這是不是就叫戀愛﹖但,貴美也訝異自己還?有『戀意』的存在。 

當然,沒有告訴達郎自己是A片女演員,幸好他也沒有借A片來看的習慣。他相信貴美所胡扯的『某女校大學生』。他自己則是K大法律係?年級,比貴美大二歲,住在目黑的高級公寓中,而貴美現在則在他的公寓裹。 

『啊──啊──』達郎的腰緩緩地擺動著,貴美不禁呻吟著,似乎意味著高潮即要來臨。 

『啊──貴美,我好愛妳!』像是夢話般,達郎自言自語的說著,並親吻著貴美的臉頰,加快了腰部的動作。這種場景,在貴美演出的A片中是時常有的,但,只要想到對方是達郎,就有著無限的新鮮感。 

『啊──達郎──我──唔──』貴美達到了高潮,一陣陣的快感襲來,包圍住了貴美。 

『唔──我也──』像絞出般的聲音從達郎的口中洩了出來,也到達了他的極限。貴美在那一瞬間擡高了腰,下意識地縮緊了花蕊。快感的浪潮把貴美推高的同時,達郎的陽具吐出了慾望的愛液。 

『為什麼我沒辦法連絡上妳呢﹖』達郎問著才沖完澡的貴美。 

『說過了嘛!我室友是個非常老古闆的人,若知道我們的關係,?非常囉嗦的。若有男人打電話來,那可不得了!』貴美再次誇張地重述了上次的謊。 

『在現今的時代,實在不相信還有這種女大學生,真不愧是貴族學校的T女大!』一邊抱怨著,一邊倒了啤酒喝著。 

『那,乾脆搬來我這裹,怎麼樣﹖』達郎突髮奇想的說著,嚇得貴美差點把啤酒噴出來。『別嚇成那樣嘛!有很多學生都同居呢!妳和那樣的室友住,倒不如和我住,不是嗎﹖』像是小孩般,違郎嘟著嘴說著。看著達郎的那張臉,越來越覺得達郎是個『少爺』。 

『好吧!我已厭倦了等妳電話的日子了。為了等妳電話,也不敢去吃飯,這十天來都吃泡麵呢!去上課時也擔心妳?打電話來,擔心得都沒有心情上課!妳瞭解這心情嗎﹖』說著抱住了貴美。 

『好啦!那麼我們規定電話的時間,我每天打電話給妳,可以了吧!』貴美閃開達郎的視線說著。雖然高興他的熱情,只要一想到能和他同居,就無比的快樂,但若真的同居了的話,則遲早被他知道她的工作性質。 

呻吟的臉及性感的貴美,在A片世界中是小有名氣的,常常?有演出,片約接踵而來,而且忙時,一星期還有二、叁次呢!況且,貴美根本不知道女大學生的生活到底如何(雖在A片中有演過女大學生)。 

貴美把臉埋在達郎的懷中,『我──是認真的!』達郎認真的說著。 

『我也是認真的,第一次這麼愛一個人!』貴美也衷心的說著。 

『那麼,好不好嘛!我們同居吧!反正遲早都要介紹給我父母,且我還考慮結婚呢!』 

『等等,結婚﹖和誰﹖』對突來的求婚,貴美迷惑了。 

『當然是妳啦!雖然剛認識沒多久,也還不知道妳住的地方及電話號碼。可是──我是認真的。妳雖不是我的初戀,但這麼想和個女人住在一起,妳是第一個,我想好好珍惜。』 

『拜託!別──說什麼結婚──』貴美崩潰了,眼淚差點掉了出來。當然貴美很愛達郎,但是,這戀情之所以能成立是因為只是談戀愛,若進展到同居或結婚,就是這段戀情瓦解的時刻了。 

『我──要回傢了!』推開了達郎的身體,貴美說著。若繼續待在這裹,貴美擔心自己?說出所有的事。 

『怎麼了﹖生氣了嗎﹖』達郎擔心的問著。 

『沒有,只是嚇了一跳,我們只見叁次面而已,就提到結婚,我第一次碰到這種事!』 

『對不起!我太急躁了,可能是獨子的關係吧!只要是想要的東西,就無法壓抑自已的衝動。還是學生的我,當然是沒立場向妳求婚,但這是我的心境,我不想和妳分開。』 

貴美是第一次碰到男人對她這麼說。進入A片界,有很多男人追她,但最終目的只是她的身體。他們大都是這麼說:『今天晚上,好吧﹖請妳吃頓晚餐,住到我傢,讓妳爽個夠!』所以,達郎的話更讓貴美感動。 

但,現在的達郎只知道貴美的一面,若他看到了貴美主演的A片時── 

貴美的腦中浮現出了和達郎初遇前所拍揖的A片一景:貴美演的正是某女大學生,為了想要名牌的皮包、皮鞋而成為有SM性趣的中午男子的情婦,接受著各種各樣屈辱的待遇,而漸漸的開髮出做愛奴的喜悅°°讓尿灑在臉上,讓震動器插入肛門中。 

當然,所呈現出的喘息、呻吟皆是演戲,若演得誇張點,則?少點痛苦吧!故貴美拚命的裝出快感的樣子。那時還沒認識達郎,只是演戲,所以貴美毫無睏難的做出。但,剛纔達郎想撫摸肛門時,反射的將腰部躲開,可能是因那次拍攝的情景浮出了腦海也說不定。 

『嗯,先別想結婚嘛!』過了一?兒貴美說了。達郎坐在沙髮上,抱住了站著的貴美的腰,用臉頰摩擦著貴美的下腹部。 

『可是,我愛妳啊!我無法控製,第一次覺得女性的胴體是這麼的可愛。今晚住下來吧﹖』 

好像對母親撒嬌般的吻,貴美覺得無比的可愛。「年紀比我大,卻像個小孩子,可是,我愛妳!」心中這麼說著,貴美彎下了身體找尋著他的脣。現在做愛對貴美來說,很能讓她心安。 

達郎的手指又滑進了貴美的花蕊,才剛沖完澡,貴美的那裹卻已有新的愛蜜湧了出來。緩慢探索般的達郎的手指,又激烈地挑起了貴美的快感。 

那晚,貴美住在達郎的房間,並在翌朝和達郎一起出門。達郎上課去,而貴美則回到了六本木的公寓。 

貴美的房間比達郎的房間大上了一倍之多,以所賺來的錢購置了全套的傢俱及電器製品,而使房間頓時狹窄了起來。 

『唉!乾脆全都拋棄一切,和達郎一塊住算了!』貴美坐在花了她五十萬圓的義大利製的沙髮中呢喃著。點起了煙,當然在達郎的面前是不?抽的,所以抽了一口,頓時頭腦清晰了起來。 

身體內還殘留著達郎的溫柔,就只住了一晚,在貴美心中,達郎的份量,突然的大了起來。不妙!貴美也這麼認為,若這想法再不稍為抑製的話,A片的工作即不能進行。不,不止這些,還將?真的認真考慮和達郎的結婚。 

『我是怎麼了!怎麼突然純情起來了﹖應該只是玩玩而已的!』貴美雖一再的這麼告訴自己,但卻想落淚,貴美對這樣的自己也感到意外。 

到現在為止的貴美,從某個層面來說是利用男人而活著的。在拍A片時,貴美領的薪水遠多於男演員,也很大牌﹔若有男人來抱她,則要求對方的禮物或金錢,而代價則是延長A片的性交時間和他做愛。故性對貴美來說,這數年來只不過是種買賣而已。 

但,達郎從一開始就是不同於其他男人,在演唱?後,貴美突然覺得自己像是普通的女性,吃完晚餐一道去PUB喝酒,然後隨即到他的房間,雖只這些就夠讓貴美心醉的了。當他的脣蓋上了貴美的脣後,貴美像處女般的全身不住地抖動著。 

當然,和達郎的性不是在演戲。胸口一陣疼痛,膝蓋不停的髮抖﹔同時,身體髮燙,自己也無法控製。達郎以當時的印象,當然?認為貴美的純倩,但對貴美來說,她不是故意演出來的。「但,還是不妙,還說要見他父母!」貴美深深的吐出了一口煙。 

突來的電話鈴響,嚇了貴美一大跳。難道是達郎打來的﹖不可能,我沒告訴他電話號碼啊!那,是工作的電話了,貴美不情願的接起了電話。 

『美愛!終於回來了。喂,妳和哪個老頭去玩了﹖還徹夜不歸,一點也不像妳呢!』突來的責備聲。 

『啊!阿信哪,怎麼了一早就打電話來﹖妳們傢的工作不是在上禮拜就結束了嗎﹖好狠的SM!我不要再接那種片子了!』是貴美經紀公司的澤木真信。貴美伸手熄滅了煙,像是不服輸的把話沖了回去。 

『還說呢!妳還可真有技巧呢!只好以特寫來拍,不過導演很高興哦!所以呀!再一部。這次不像上次那麼激烈,沒有SM的,只是乾的場所有二、叁處而已。』 

『騙人!那個導演才不可能就那麼簡單放了我,怎樣的乾法﹖』貴美也完全恢復到AV女演員的岡田美愛了。 

『真厲害,不愧是美愛!好吧!老實告訴妳吧,演個年輕少婦,所以真是夫婦的性,這還正常。之後有個亂交及叁P!但,再次重申這次沒有SM,有人說看膩了SM!』 

『是嗎﹖亂交和叁P不是也到處都有嗎﹖不想接耶!抱歉,幫我推了吧!』貴美嘟著嘴說。說什麼討厭SM,討厭什麼的只不過是個藉口,只是現在沒那個心情罷了。 

『不行啦!導演們都要妳演,且都打上字幕了!況且每個月最少叁部片子。不是已說好了嗎﹖這個月才二部而已呢!妳上禮拜也都沒工作哩!』 

『是因為那之前的太累人了,我才不要再拍那導演的片子!找些輕鬆一點的嘛!』 

『太輕鬆的不搶眼啦!而且也無法打響名號,薪水又少,沒好處的。且累人的或輕鬆的還是要乾,不是嗎﹖』 

說的也是,現在所說的輕鬆的A片,當然也是要真槍實彈的上場。『唉!我退出這圈子算了!』貴美脫口而出,自己也覺得訝異,自己從來不覺得?說出這種話。不過,想想也應該的,若想繼續維持和達郎的關係,就得辭去這份工作,反正女大學生的謊早晚?被拆穿,但這點小謊,達郎應該?原諒吧! 

『喂!別像那裹的棒球選手說這種話。若是薪水,我?爭取調高﹔另外,那個導演──』 

『不是錢的問題啦!』對緊張的提出調高薪水的澤木,貴美堅決的說。 

『那是什麼﹖那麼討厭那導演嗎﹖那麼誰導妳才演﹖』澤木追根究底的問。 

『誰也不演,只是覺得性不應該是椿買賣──』 

『喂!別嚇人哪,從妳口中竟?說出這道德理論﹖妳已是演了五十部以上的AV界的大明星哪!儘管一直有年輕的出來,但妳還可以 上好一段時間!』 

『別誤?!不是怕被後浪擠掉,只是厭倦而已!』 

『那麼究竟是什麼理由﹖妳乾脆明講嘛!我必須有個理由讓導演及工作人員接受啊!』澤木生氣的問。 

『我戀愛了!』貴美誠實的說了。 

『戀愛﹖別故意把話岔開!』 

『我沒有騙妳,我真的戀愛了,我不想再和他人上床──』把心中的話說了出去,頓時心情輕鬆了起來。 

『喂!真的嗎﹖是誰﹖不?是敵對公司的人吧!』 

『才不是呢!不要馬上聯想到AV嘛!世界很大的。我的戀愛不是那麼不純的,是真的戀情──』貴美陶醉的說。 

『那麼,對方是普通人﹖知道妳是AV女演員而抱妳的嗎﹖』 

『不告訴妳那麼多,我不讓人阻礙!那麼阿信,這段日子承矇妳照顧,謝謝妳!再見,保重!』 

「結束了!田岡美愛就此消失了,以後我只是山下貴美了!」貴美自己這麼說著,電話鈴又響了,大概又是澤木打來的吧!貴美無視於電話鈴聲,開始換衣服,已到這階段,今晚也想見達郎,達郎說過叁點多就回去了。 

「去逛一下百貨公司買個東西後,到他那裹去!」一高興就想買東西是貴美的習慣,但一旦辭去AV演員後,就沒有薪水,不能再像以前一樣了。「但今天就好,我還是要去買東西。」貴美這麼想著。 

本來想叁點後給達郎電話,但可能是辭去了AV演員的因素,讓貴美的心情無比的亢奮,不到叁點就已到達郎的公寓前了。手提袋中有為達郎而買的時鐘及毛衣。上到東京以來,這是貴美第一次買東西送男人。 

『計厭,怎麼這麼緊張﹖』貴美苦笑著,比別人給她禮物時還高興。 

「怎麼辦﹖還是撥了電話後才去吧!」看著公寓前的公共電話,貴美停住了腳步。「算了,若不在就在門口等就好了!」想著就進了電梯。 

他的房間在五樓,貴美用塗有指甲油的手按了電鈴,『哪一位﹖』立即從對講機傳來達郎的聲音。 

『我!是貴美!』略帶緊張的說著。 

『貴美﹖怎麼突然來了!等一下!喂!快關掉它!』 

以為達郎?高興她的到來,但達郎卻似乎很慌張似的,對講機立刻掛上了。貴美突然不安了起來。「是誰來了﹖女朋友嗎﹖」等了很久還不開門,貴美越來越不安了。貴美再按了電鈴,這次門馬上打開了,達郎探出了臉。 

『有朋友來了!』達郎有點不好意思的說,貴美緊張的看了玄關的鞋子,是男人的鞋子,看來不是女朋友。 

『大學同學嗎﹖』貴美問道。 

『是啊!下課後一起回來,現在在喝啤酒,一起來吧!』 

『我沒關係,不?打擾嗎﹖』 

『沒關係,請進來吧!常聽到妳的大名!』有張臉從達郎身後探出來說著。 

『喂!有禮貌點嘛!沒看到她被妳嚇到了嗎﹖他──叫島崎!』 

『妳好,我叫貴美!』貴美露出了笑臉向島崎打招呼。 

『那麼,一起喝吧!只是他酒品不好,要小心點──』達郎在貴美的耳邊輕聲說著。 

『真的比想像中還漂亮,達郎妳真賊!』島峙說著。看起來已醉了八分,空了的啤酒瓶排在桌上。 

『兩個男人從下午就關在房裹喝酒,到底是怎麼了﹖』貴美問著。 

『沒什麼!只是在聊天。若曉得妳?來,就不找他來了!』達郎一邊說,一邊替貴美倒滿啤酒。 

『還說呢,是妳找我去借錄影帶的!』島崎借酒的力量反擊著。 

一聽到借錄影帶,貴美的心不禁沈了下來,兩個男人去借錄影帶,當然是A片了。「難道借到我的片子﹖不可能!」但不安感卻越來越深。 

『真是!說過不說的!貴美,不要在意,我──也是男人,所以──』達郎紅著著臉解釋著,兩人真的是在看A片。 

『才不?在意!現在的女大學生──不妨一起看吧!』島崎醉言醉語的說。 

『不──我──不怎麼喜歡──我──先回去好了!』 

不是貴美走了就能怎樣,只是若達郎看到貴美以美愛的身份在演戲的那個花癡樣──想到這,貴美是坐也不是,站也不是。 

『妳看!說過了她很純情的,還說那種話,妳回去吧!』達郎瞪著島崎說。 

『唉!男人就是這樣,重色輕友!對吧﹖美愛!』 

『什麼﹖!』島崎突然叫出『美愛』,讓貴美愣住了。 

『笨蛋!是貴美啦!』達郎更紅著臉?著。 

『唉!不過,真的好像。就如妳所說,喔!有個叫田岡美愛的,好色好色的A片女演員,舔男人的肛門,還喝小便呢!真厲害,臉是很漂亮,可是卻淫亂得讓人嚇一跳!』 

『不要再說了!告訴過妳貴美是很純情的,不要和那種女人扯在一起!臉也不像啊──』達郎打斷了島崎的話。 

這麼說,達郎也已看過了貴美所演的片子了,貴美感到眼前一片黑暗。 

『是嗎﹖我倒覺得是很像呢!當然美愛是有化妝。咦!妳?不?就是田岡美愛﹖』 

『叫妳住口,回去!』達郎氣得抓住了島崎的衣領。 

『妳還不是一邊看一邊說像﹖女子身體的形狀很像,還說什麼達到高潮時臉的表情也像!』 

『囉嗦,當然是開玩笑,出去!』達郎把島崎拖出了房間。 

「完了!已穿幫了!」看到藏在電視下的錄影帶,貴美心中泣著血。一片不是貴美演的,一片則是在認識達郎前所拍的最新作,大概達郎是看過這封套的照片與貴美的臉相似才借的吧! 

想到這裹,貴美更心碎了。達郎那麼生氣,應該是心中也懷疑美愛就是貴美吧! 

『對不起!他酒品不好,讓他坐計程車回去吧!』說著達郎進了房來,看到貴美前面的錄影帶盒子而停住了腳。 

『戀情結束了,好短!』貴美強擠出了笑容向達郎說。 

『咦﹖妳真的是──』 

『對。對不起,我說謊了!不過我今天才辭去了AV女演員,我好想真的和妳談戀愛,但已經完了!』 

『不?的,我很喜歡妳!況且妳不是辭掉了嗎﹖我們可以像現在一樣的交往啊!』 

『那,妳還?和我結婚嗎﹖』貴美向著想要抱住她的達郎。 

『那,那──』達郎手的動作停止了,視線飄開了。這是達郎的真心話,現在想要抱她不過是性慾而已── 

『再見!若妳想見我,就看片子吧!喔!對了,那毛衣若妳喜歡就穿它吧!拜拜!』貴美說著,推開達郎,向後退了出去。達郎的視線一直俯下望著,達郎的衝擊也很大。 

貴美逃也似的衝出了房間,並拭去了像洪水般的淚水。「這,只是一場夢!我竟然?戀愛!」心中這麼想著的同時,貴美的花蕊感到陣痛。身體想要男人,但不可能再是達郎。若回去,達郎應該還?擁她入懷,但他不?再以貴美抱她,而?以美愛來抱她吧!若這樣,不被抱還比較好。 

「這次的工作,只好再接下去了!」失去了達郎,貴美沒有理由再退出AV影界了。貴美再度拭去了臉上的淚水,不再回頭的向前走去──

猜你喜欢

随机小说

回覆

請輸入你的回覆!
請在這裡輸入你的名字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最近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