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家老公是我們的母狗

這晚,一位炮友突然傳來了微信,說:找到一個已婚人夫,要不要來一起幹他!

我調侃他:哇,你還真厲害。確定他是別人的老公嗎?

他:要就來,時間到不等人。

和這位炮友也有一段時間沒見面了,看他這麼積極約群炮,肯定這個貨色應該還不錯吧。

來到了炮友家的臥室,也看見另一位炮友。坐在床上有位表情帶點靦腆的男人,我猜他就是炮友所說的已婚人夫。炮友讓我看已婚人夫錢包裡的家庭照,果真屬實。

我對炮友說:他屁股癢啊?主動送上門哦。

他笑了:待會好好操他一番。我們三個好色的砲友互望,露出淫笑。

炮友吩咐已婚人夫脫下手指上的結婚戒指,從他手中接過。

炮友:別擔心,待會會還你。今晚就好好做我們的老婆。

人夫含情地望著炮友。接著,我們三個炮友開始襲擊他。

炮友開始和人夫熱吻,一手將人夫的衣服解開,撫摸他的肉體。

我和另一個炮友把人夫的褲子和內褲一件一件脫去,直接丟到一旁。

在我們眼前,人夫只剩下赤裸裸的肉體。另一個炮友底下身幫人夫吹勃起的肉棒,刺激人夫的性慾。

這時人夫在忙著和炮友舌吻,傳遞口腔中的愛液。

炮友當然也不讓人夫的雙手閒著,他拉住人夫的雙手,一隻手抓住他褲襠,另一隻手則放在我褲襠上。

我早就慾火焚身,乾脆解開拉鍊,直接讓他摸著我的雞巴抽打。

而我往他奶頭處吸著,故意讓他感受今晚做母狗的滋味。

我們三個淫狼,每人專攻人夫敏感的地方,把他搞得嗨翻了。嘴裡無法專心和炮友接吻,同時手上又握住我和炮友兩根肉棒有力無力地抽打,我看他是爽死了。

當然我們把人夫搞爽後,自然就輪到他讓我們爽。炮友讓我們停下來,將他拉到地上跪著。

炮友:現在,輪到你讓我們爽。

我們三人在人夫面前脫下褲子,三根粗大的雞巴翹了起來。

我們邪笑地望著他,手中更握住三支大雞巴朝向他一人,當時他眼神直接有點慌。

人夫要出來玩就預料有這種下場!炮友吩咐人夫幫張開口幫我們含雞巴,特別強調我們的雞巴都很癢。

他還故意對人夫說:給我們好好含著!我們不會虧待你的。

人夫有點被動,他先用一隻手握住炮友的肉棒塞入嘴巴,在嘴裡慢慢吸著。

幾分鐘時間,人夫慢慢適應了口交。炮友便拉開人夫握住他肉棒的右手,讓他握住另一個炮友的雞巴抽打,也吩咐他左手要主動握住我的肉棒抽打,這樣才能同時服務大家的雞巴。

炮友:吸大力點,這樣我才會爽。

人夫聽見炮友這麼說,在底下用力吸著炮友的雞巴,速度更快些。

炮友:嗯,還算不錯。

另一個炮友也不甘示弱命令人夫快點幫他含屌。

人夫見狀也只好吐出嘴裡的肉棒,轉向另一個炮友的雞巴,張開嘴巴開始含著他腫大的龜頭。

這位炮友直接將整支大雞巴頂入人夫嘴巴讓他含著,開始來回激操人夫的淫嘴。

我和炮友在旁欣賞人夫吃屌的樣子淫笑了,今晚肯定會被我們好好調教!

炮友爽了沒多久,又換上我的肉棒讓人夫吃。

人夫嘴裡的舌頭不停滑動我敏感的龜帶,挑逗男人心裡的慾火,搞得我激動地按著他頭部,讓他吞進整支大雞巴。

人夫在我們三人底下不停輪流吸著我們三根粗大的肉棒,另兩隻手則負責握住其他兩人的雞巴抽打。

媽的!可以感受到人夫的口交技術越來越好,害得我們的雞巴一直硬著!只要人夫一含著我們的肉棒,我們都會用力按住他的頭部,來回抽送他的淫嘴。

即使馬眼流出不少前列腺液,人夫都會舔乾淨。真該死的淫蕩!大約十幾分鐘,大家都覺得被他吸夠本了,是時候要玩他的肉穴。

炮友讓人夫停下,人夫一臉疲累的表情,吸得還真有點喘。炮友直接扶起底下的人夫到床上玩屁股,命令人夫像隻母狗的姿勢趴在床上。

炮友在人夫的屁眼抹上大量的潤滑油,告訴人夫要忍住剛開始的疼。

比起淫零,我們對已婚男人的小穴更加不會留情。

炮友往人夫屁眼插入兩根手指抽動,好讓人夫的小穴做好準備。我們開始聽見人夫低聲呻吟,炮友的手指抽動地更快了。

人夫:啊~啊~啊….

炮友:很快你會更爽!

炮友抽出手指後,像隻公狗疊在人夫身上。他用雙腿將人夫的雙腿大尺度張開,下半身超硬的肉棒和人夫的屁眼摩擦,刺激彼此的獸慾。

沒多久,​​炮友直接握住大雞巴對准人夫的屁眼狠狠插入。人夫馬上啊了幾聲!儘管人夫有點不適應,炮友依然將整支大雞巴送入人夫體內進行交配。

被炮友的猛攻,人夫完全無法反抗,只能默默接受肛交爆菊的命運。

在旁的我看見只剩下炮友的蛋蛋在人夫洞外而已,整支肉棍已在人夫穴內夾住,讓人夫適應幾秒鐘。很快炮友就抓住人夫的肩膀大幹,身體激烈地上下抽動,底下的人夫肉體也隨著不停顫抖。

隱隱約約可以聽見他們兩人交配的交響曲,人夫屁股間的撞擊發出一陣陣「撲刺」的聲音。看得出炮友為了發洩內心的慾火用力十足,底下的人夫不停再呻吟,兩人的激戰看得我們肉棒都很硬。

如果他是個淫零肯定會好好享受這一切!

炮友不斷往人夫洞內來回抽送,兩人結合處充滿濃稠的粘液。

當時,炮友操人夫銷魂的表情讓我和另一位炮友都心癢了,我們倆也不閒呆在一旁,爬上床將雞巴送入人夫嘴巴餵他吃。

底下的人夫被炮友操得死去活來,眼睛有點淚光。他更本無力含住我們兩根大肉棒,只好張開口任我們塞入。激操幾十回合,炮友才從人夫後庭抽出肉棒換我上場。

這時的人夫看來屁股也沒什麼疼了,菊花被剛才的砲友操得一張一合。明顯看得出他開始學會享受肛交快感,自己主動配合抬高他的屁股,讓我對準插入。

很快我抱著人夫的腰部開始上下抽動,將大雞巴頂入他最深處。每一回都很用力的撞擊,確保我也不輸於自己的砲友,展示我的雄風。

人夫第二波呻吟聲又來了,大家聽得都好興奮,我們就是要讓他體驗自己老婆被他操的感覺!

就因為這樣,每一次我都一定要捅到最深處,讓他浪聲連連。整個房間充斥著男人肉體淫蕩的撞擊和呻吟聲!

來來回回幹他屁眼幾十回合,被他的穴道緊緊​​夾住,那種感覺好爽!直到精液都快堆滿馬眼,我馬上拔出來。趕緊沖向人夫面前,塞入他嘴內狂噴精。

他忍不住腥味,難受地吐了出來。

輪到另一個炮友也上場了,從後抓著人夫的腰部激操。原本外表是個靦腆的已婚人夫,現在已變成一個淫蕩的母狗,就像失去了童貞一樣,主動用肉穴吸著我們三人的大雞巴。

看見他被那位炮友激操淫蕩的樣子,這位炮友故意羞辱他:你這隻母狗就是要被男人幹才行!

BITCH!

不久,炮友慢慢轉身四肢疊在人夫的身上,兩人結合成性愛八腳獸。

一會兒,炮友插在人夫肉穴內停住。肉體在顫抖,臉上一副激動的樣子,底下的人夫也很激情地被炮友壓在身上。

看樣子,一定是炮友在人夫體內射精,人夫也投入受精過程中。果真炮友從人夫體內抽出了濕粘粘的肉棒,人夫累得躺在床上。

隨後,我們三人拉著人夫坐在床上。大家用雞巴摩擦他的臉部,讓他繼續幫我們舔乾淨龜頭上的精液。

這時,大家也拿好相機拍照做紀念。

炮友說:乖,看著鏡頭哦。

時間也不早了,我​​清理後準備離開。

炮友:還要再操他嗎?

我:又來?

炮友:他今晚會留在我家過夜,待會休息後或明早我和另一位炮友準備再操他。

我:哈,不了。我要回家休息,謝謝你的安排。

前一篇文章孕婦淑珍
下一篇文章兩個女友換著玩

猜你喜欢

随机小说

回覆

請輸入你的回覆!
請在這裡輸入你的名字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最近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