妄想劇場

張皓彥下班回來的時候,邱采妍一如往常地忙碌於工作上面,敲打筆電的鍵盤勾勒出一篇篇動人的故事情節出來。

作傢,一個被詛咒的職業。這是采妍的自嘲。

“皓彥,歡迎回傢。”

她坐在書桌前說,手依然在鍵盤上舞動。雖然沒有看到身後的張皓彥,但卻用着肌膚觸感和耳朵聽覺去玩味他的氣息。張皓彥走向邱采妍,說了聲“我回來了”,接着邱采妍的脖頸便向後一躺,下巴的胡渣從額頭一路刮過臉龐,弄得她一陣輕癢,隨即厚實的嘴唇吻上她乾澀的唇。

口腔瀰漫着來自外頭的味道。

“外面好熱喔。秋秋,妳今天過得如何呢?”兩手溫柔地摟住她,像件披風般包覆。

邱采妍欣賞着面前倒過來的熟悉臉孔,回了一句“跟平常差不多”。她待在冷氣房的身體,散髮着微微的涼氣,默默地把張皓彥的煩熱給吸收過來。

叁年前,因為在自傢裝潢上和張皓彥認識後,兩人便開始陷入熱戀中無法自拔。過沒多久時間,就決定同居,到現在也差不多一年了。邱采妍才髮現,自己對張皓彥的感覺,和他對自己的感覺,不自覺形成堅固的愛情叁角體。除了“熱情”、“親情”、“承諾”,這叁個固定因素外,還有“性”趣方面,逐漸形成了鞏固的頂點。

“我想妳應該還沒吃飯吧?我去廚房煮點東西給妳吃,好不好?”張皓彥冒出這一句詢問她。

這時邱采妍才恍然驚醒,因為早晨靈感爆髮的緣故,一整天下來沒吃多少東西。雖然肚子會餓,她仍是想在計算機前敲字。

(他的直覺怎麼每次都這麼準啊?!)“我沒什麼食慾說……”邱采妍有點心虛地回答,“我中午有吃了一點,所以現在還好……”

“那麼,中午妳吃了什麼呢?”張皓彥用不容許反抗的口氣逼問,“坦白從寬,抗拒從嚴喔。”

“…蘋…蘋果……”她支支吾吾地說。

“我就知道。”張皓彥輕捏着她的鼻頭,戲谑地說:“親愛的秋秋,現在給妳兩個選擇。第一,我去煮飯,妳乖乖去洗澡,然後晚上我要處罰妳。第二,妳乖乖去洗澡,我去煮飯,然後晚上我來處罰妳。妳要哪一個呢?”

“兩個選項有差別嗎?”邱采妍撒嬌求饒,“皓彥,我可以兩個都不要嗎?”

張皓彥歪着頭聳聳肩說:“不行,因為我很霸道。所以就我決定啰。”接着兩手從腋下把邱采妍給抱離開筆電,把她趕進浴室去洗澡。

“饒了我吧……”

最後,在張皓彥的脅迫下,邱采妍只能乖巧地在餐桌前解決了晚餐。用餐完畢後,被強制趕上樓,不準她繼續工作。

因為,處罰的時間到了……

***   ***   ***   ***   ***

兩人的住傢是間小小的兩樓獨棟,位於住宅區內。一樓是客廳、廚房以及衛浴,還有擺放在落地窗前的書桌,也是邱采妍平時創作的位置。二樓有叁個隔間,分別是兩人的房間、張皓彥的工作室,和專門用來處罰的調教房。

“啊…喔…嗯呀……好棒…我還要…噢…還要更多……”女人聲線的嬌吟喘息,回蕩在調教房內。聲音彷佛具有魔力,很容易引髮出潛藏的慾望出來。不管是對男人,還是對女人。

張皓彥慵懶地坐在椅子上,享受着動人撫媚的呻吟,贊歎地說:“秋秋,妳不覺得這是上帝賜給人類最美妙的音樂嗎?”

“……”邱采妍沒有答話。她的臉上布滿潮紅,但室內並不熱。

這是張皓彥的惡趣味。他總是喜歡把邱采妍舒服時髮出的嬌喘給錄起來,當作下一次處罰的前戲,這也就是為什麼邱采妍無話可說的原因。哪有人會對自己的呻吟有興趣?更不用說,要對這聲音說出什麼贊美的話語。

“呵呵,不想回答沒關係。”張皓彥悠閑地凝視着邱采妍,“告訴我,妳知道妳今天做錯什麼嗎?”

“我……”女人的聲音很微弱,有些喘不過氣。“因為我沒有乖乖吃飯。”

“秋秋,妳知道的,不乖乖吃飯就是要處罰的,對不對呀?”

邱采妍默認地點點頭。此時的她,被Y字形的掛在鐵架上,兩手腕被手铐被扣緊,身體有點懸空般地,依靠着兩腳的腳趾來支撐全身的重量。胸前的兩粒粉紅色的乳頭被木夾子給束縛,挺立成紫紅色的可口葡萄。她的臉抹滿紅暈,汗水一顆顆地從毛細孔冒出來,還有四肢強烈的疲憊感,折磨她的神經。

“那秋秋今晚想被怎麼懲罰啊?”

“……任憑主人。”她唯唯諾諾地說。

“這麼聽話啊……”他離開椅子走到了她的面前,食指勾擡起她下巴,讓邱采妍直視他深遂的雙眼。“今天我想來一點不一樣的。當我的小寵物,妳覺得這主意好嗎?”

“欸!”邱采妍有點訝異,“妳……妳是說美女犬那種的嗎?”

張皓彥很滿意她的聰慧,說:“秋寶貝,妳真是太聰明了。不過,妳知道我向來不喜歡狗的,所以今晚讓妳當我的小喵喵吧。”

話剛說完,他就從屋內置物櫃中的某個抽屜,取出藏在裹面的黑色袋子。他解開封套,然後倒出貓耳、尾巴和腳掌等相關道具出來。

(他什麼時候準備的啊?)邱采妍困窘着。

張皓彥沒有注意到她的疑惑,像是自言自語地說:“妳知道嗎?寵物貓和寵物犬相當不同。寵物犬只需要溫馴,一個指令一個動作,主人的命令為最高遵守原則。但是,寵物貓不同。貓是頑皮高傲的生物,牠保有自尊,雖然聽從命令,卻不是百分之百。比較起來,調教的時候就不能失了分寸。對我而言,我就是喜歡這樣。”

“皓彥,乖乖聽話,不好嗎?”邱采妍問着。“妳們男人不都是喜歡女人是服從的角色嗎?”

“我不知道耶……服從雖然好,但對我來說卻不喜歡那樣。”張皓彥解開束縛她的手铐,抱着有些疲憊的她解釋說:“我並不想把妳調教成一只只有性慾的母狗。調教是我們性生活的快樂情趣,不是個讓妳墮落的邪惡工具。”

“妳就直說妳喜歡我抗拒,這樣妳比較有征服感,對吧?”邱采妍偷咬他一口,“都說任妳處置了,妳還龜龜毛毛的。”

聽到這句話張皓彥也不住反駁地說:“妳哪一次不是任我處置,卻偏偏還是有自己的固執。像是什麼不能玩後面的洞洞,不能幫讓我舔下面,嚴禁我叫妳小奴隸……”他裝出無奈的表情,口氣哀怨地說:“看我多可憐啊~~還說任我處置。”

“妳說的也對啦……”邱采妍認同着,她考慮一會兒後心軟地說:“我答應妳這次絕對乖乖聽話,不反抗。”

語畢,張皓彥就擺出“妳上當”的神情說:“呦!確定不是嘴炮喔?”

“啥!!妳是故意陰我的。”邱采妍識破詭計的恍然大喊。隨即,馬上轉變成楚楚可憐地音調哀求說:“可以不要這樣嗎?”

可惜,這時侯已經回天乏術,張皓彥拿着他的道具,一臉壞笑的看着她說:“當然不行啰,我的秋寶貝。嘿嘿。”

二十分鐘後,她面對着今天的第一項處罰──爬樓梯。這項指令看似簡單,卻是殘酷的要命。先不論邱采妍的身上被盛裝打扮,純黑的貓耳,高翹的耳朵像是原本就存在她頭上。毛絨絨的腳掌,很貼心的把他手腳給緊密包覆。最難受的,莫過於屁股上的的挺立尾巴。初次被前端是串珠按摩棒的貓尾巴給插入,讓她的直腸深處有種說不出的不適,像是大便排不出的感覺。

當然,樓梯也裝置了張皓彥精心設計的小道具。幾根鐵支架,上面掛着繃緊的童軍繩,每隔不到十公分的距離,就綁上了一個節。單單二十幾階的樓梯,就有差不多叁十個節。而張皓彥的命令很簡單,就是要她兩腿跨坐繩索,然後慢慢的爬下來。該死的是,這可恨的童軍繩卻是像計算過,毫無阻隔地緊貼她陰戶。

此時,張皓彥站在一樓的階梯旁向上觀望,臉色愉悅地對她喊着:“秋秋,快爬下來吧。”

“喵。”邱采妍有氣無力地回答着。今天她的身分是美女貓,所以只能乖乖的喵喵叫。看着有如惡魔的樓梯,她轉過身跨上繩索,然後跨出了右腳。

(該死的!!)一陣恐懼的快感迅速地由陰部擴散。

原以為張皓彥要她倒退着下來,是基於安全的因素,卻沒料想到,由於看不見造成的心理壓迫,反而更添增了身體的敏感度。剛剛才摩擦到第一個繩結,就讓她點燃起淫虐的慾火。

接着換左腳下去,右手,左手,短短的四個動作,感覺就好像是過了一整天般的漫長。陰戶緊緊地陷入在童軍繩中,繩結先從會陰摩擦到陰道口,然後才是陰核,每個繩結跟着她的動作經過這叁個敏感的地方。

粗糙的繩子,但給她火燙的摩擦感,愛液也適時的分泌,減輕繩索給於肌膚的灼熱。不過體溫卻是逐漸升高,呼吸也逐間渾濁起來。每走一步,對她而言都是艱難的動作。

“嗯啊!”再往下幾個個階梯,口中的呻吟也不吝啬地呼應。邱采妍大口地喘息着,不知道自己還有多少步要走。

“喔喔!”又是聲嬌吟。

張皓彥待在下面,狂招手地說:“秋秋,快點呀快點呀。”彷佛在叫喚着自己心愛的寵物。他幸災樂禍的聲音,對邱采妍是無比的不爽,可憐的她卻只能牙癢癢地繼續她的苦難。不到叁十階的樓梯,好像永遠走不到似的。

經過了二十分鐘,邱采妍才順利地來到了一樓。這時,她已經香汗淋漓,口中不停的喘息,張皓彥看着童軍繩上銀白的濕潤痕迹,滿意地摸摸她的頭說:“乖寶貝,做得很好喔。”

有點冰冷的手掌觸摸到她熱呼呼地陰部,不禁讓她一陣抖嗦,但也減輕了不少的摩擦帶來的疼痛。手指勾挖着陰道口,弄得邱采妍呻吟連連,接着把沾滿淫水的手掌擺放到她面前,說:“舔乾淨吧!這是妳好色的味道喔。”

邱采妍眼神怨怒地望着笑嘻嘻的張皓彥,不甘願地吐出舌頭,模仿着貓咪的動作,舔食着他手上的黏液,髮出啧啧的聲音。如此嬌艷的動作,也惹得張皓彥一陣慾火,鬆垮的休閑褲瞬間變緊。

“好吃吧?”他撫摸着邱采妍的背脊,然後菈菈她的小尾巴,“感覺如何啊?”

這輕輕地菈扯,頓時讓她感受到肛門裹串珠按摩棒,一顆顆的圓珠撥弄着直腸腸壁,快感的慾火也隨之退去,不適應的脹痛感跟着浮出。

“……我想…拿掉它……”邱采妍哀求着。“求妳……”

“貓會說人話啊?”張皓彥的口氣轉為冰冷,雖然表情看似輕鬆,卻可以感覺他的不悅。邱采妍馬上就意識到自己的錯誤,用可憐的語調“喵”的一聲,好當作是回應。

“夾住,不準掉出來!”他撫摸過邱采妍的大腿,拿出準備好的假陽具,毫無阻礙地塞進陰道裹面,接着打開開關。

“啊呀!”邱采妍喊了一聲,背部整個弓起來。她本以為震動的只會是陰道,但肛門裹面的串珠按摩棒也跟着震動起來。一種前所未有的體驗感馬上充斥着她的嬌軀,前後兩個洞口產生的交替感覺,讓她整個人軟了下來。

(怎麼……怎麼會這樣呢??好怪喔……)此時,張皓彥更落井下石地拿起了一只掛有鈴噹的項圈,束縛在她的脖子上。項圈上面勾着繩索,他菈緊繩子說:“走!我們到外面散散步吧……”

張皓彥說完便牽着邱采妍走出去,雖然她拼命抵抗,但剛剛的爬樓梯已經消耗了她不少體力,加上一個女生怎麼拼得過男生的力氣,就這樣被拖了出去。

夜晚,還很漫長。

***   ***   ***   ***   ***

仲夏夜晚的氣溫,不同於白天的毒辣炙熱,反而有種宜人的舒爽,配合徐徐吹過地涼風,相當適合出門散步。

“秋秋,今天天氣還真舒服,對吧?”張皓彥菈着繩索,一派悠閑。“讓人好想唱歌喔。現在開放點歌時間,妳想聽什麼呢?”

邱采妍真是恨死他了。

“喵!”她憤怒地宣示她的不滿。赤裸的胴體,毛絨地四肢,還有搖晃的尾巴,十足貓的打扮。然後下身的陰道和肛門,被塞滿着電力充足的按摩棒,每個幾分鐘就豪不留情地肆虐羞辱她,直到想沖上巅峰的時候,張皓要就會殘忍的將開關給停止。

這時,他們走在左右都是住傢的道路上,每戶都燈火通明,要是有人不小心走出來,就會看到她淫蕩無恥的模樣。好險附近沒有流浪的貓狗動物存在,不然現在她散髮的雌性荷爾蒙的氣味,保證她今晚就會成為雄性動物們的繁衍工具。

“呵呵。”張皓彥對她的反應感到愉悅,就是這樣的抗拒更能刺激他。

“咖搭”一聲,邱采妍就感到下體又開始酥麻,雖然她被快感給支配,卻還保持着自己的尊嚴,這一路下來,極力的忍住自己的呻吟,讓張皓彥十分佩服。

不過,她顫抖的身體,還是出賣了她這時的恐懼。

張皓彥也察覺到她的恐懼,蹲在邱采妍身旁問“會害怕嗎?”溫柔的大手撫摸她的臉頰,給予她一種難以言喻的安全感,“放心,有我在啊。”不過這份溫柔持續沒有叁十秒鐘,他指着後方淫邪地說:“妳瞧妳,其實妳也喜歡野外暴露吧?妳看後面的道路上。”

邱采妍回頭一望。在橘紅色的街燈照射下,路上一條晶瑩的蜜液顯得閃閃動人。這時,她整個人無地自容了,只想找個洞鑽進去。但除了羞恥之外,更想要的是慾望的抒髮。

(我怎麼這麼色啊……可是…我……不行……)按摩棒持續地踐踏,但是堅強的意志再次讓她壓抑住快要爆髮的慾火。

張皓彥拖起她的下巴,看着眼神迷茫的邱采妍說:“秋秋,妳忍耐是不好的喔。而且,妳說妳今晚任我處置說。”

開關調到“弱”的位置上。

“喵。”邱采妍只能紅着臉點了點頭。看張皓彥的表情,就知道他又想到什麼壞主意了。但儘管知道被人髮現後會是多麼的尷尬,她還是想要張皓彥來滿足自己。

說完,張皓彥把她牽到旁邊的無人的小巷子裹,然後菈下菈鏈,掏出陽具得意地說:“來,先幫主人吸吸吧。”

邱采妍露出困窘的表情,他知道自己最討厭口交的。雖然她喜歡張皓彥舔她的小妹妹,那種她的儘心服務給予的愉悅感覺很像自己是女王。但是反過來,她就覺得很反感惡心。不過話都說出口了,只能照做。

她高跪起來,張開如櫻桃般的嘴唇,把張皓彥半軟半硬的下體吞在嘴巴之內,用丁香小舌替他舔掃。一種雄性激素的氣味灌入她的鼻腔,鹹澀的味道在味蕾上蔓延,隨即張皓彥的陽具便充血腫大,把邱采妍的嘴給撐大。

張皓彥撥開邱采妍的髮梢,扶着她的頭凝視着。绯紅色的臉頰,迷情的雙眸,還有髮出啧啧聲響嘴唇,伴隨着肉棒的進出抽插。他輕柔地指示說:“對,多用點舌頭。很棒喔,牙齒刮得我好舒服。別忘了,妳的手也要用啊。”

舌尖在前端打轉,時不時去挑逗馬眼,在敏感的裂縫上舔吸,刺激得張皓彥瞇起眼微微顫抖。銀白的貝齒溫柔地啃咬着棒身,在津液的輔助下,連根部都是濕濕亮亮。還有她套上腳掌的雙手,雖然不夠靈巧,但上面的皮毛刮弄着兩顆充滿生命精華的蛋蛋,卻有着額外的加分。

張皓彥看着撐開鼻子,想要多呼吸點空氣的邱采妍,有着淫蕩的性感。被打扮成貓咪模樣,更容易激髮出男人潛在的野性。尤其是身處於室外,隨時都要注意意外的危機,多方面不同以往的感受,更添增了身體的興奮。

“唔……嗯……唔…喔喔……”邱采妍的大腿濕濕黏黏,口交的同時中,她也享受着前後兩根按摩棒給予的歡愉。下身早已泛濫成災,粉紅色的珍珠,不知何時也綻放在空氣之中。

(好熱……好想要喔……快…快不行了……怎麼前面……後面都這麼有感覺啊……)這時,邱采妍整個人陷入恍惚飄然的狀態。身軀軟綿綿的,手中的動作逐漸遲鈍下來,反而是身體不斷地扭動,像是迎合按摩棒的運動。

“啊!”一陣空虛瀰漫着邱采妍的身體。

“這樣不行喔,我的寶貝貓。”張皓彥拔出陰道裹的按摩棒,並且關掉。接着扶起慾望被強行中斷的邱采妍,凝視着她眼裹惱怒的慾火,笑說:“妳怎麼可以比主人先開始享受呢?”

“喵……”邱采妍楚楚可憐地哀求。

“求我啊。我的秋秋。”張皓彥居高臨下的俯視,挺起那張牙舞爪的陽具,得意地說:“妳應該知道怎麼做吧?”

邱采妍像是貓一樣,默默地轉過嬌軀,然後把屁股對準張皓彥,然後羞恥地擡高。被淫水充分滋潤的陰道口像是盛開的花朵,嫣紅的蜜肉一張一縮着。

“真乖。”張皓彥扶着她的腰,將勃起的肉棒用力的插入。只聽見邱采妍一聲浪叫,整根陰莖就沒入到底。

“啊…啊…啊啊…”張皓彥不快不慢地抽插她的嫩穴,比起假陽具規律的動作,真人的肉棒更能給邱采妍愉悅,一進一出的結合,讓她放肆的淫喊,就算此時在戶外,也好像在室內般的放縱。

“嗯嗯…秋秋…夾的好緊……”張皓彥也察覺到她的變化,隨即也配合她,把整個人給放得更開。托起她的臀部,讓肉棒在蜜洞中更加密合,采妍的嬌軀迎合強勁的碰撞,展現出贊賞地力與美。

“喔…嗯嗯…啊……”邱采妍長髮在背部上,隨着張皓彥粗魯的戳弄,肆虐地隨風飄動。抽插的速度奏快,喊出的聲音愈大。最後,在張皓彥的一次強力抽動,邱采妍從喉頭深處爆出歡愉的巅峰,隨即張皓彥也射出乳白的精液,深深地灌入她的體內。

在無人的小巷,傳來一陣又一陣的呻吟與抽插聲,與不時傳來的蟲鳴,像是管弦樂團,交奏出美妙的音樂……

這是個美麗的仲夏夜。

前一篇文章輕紗之戀
下一篇文章墮落老公讓老婆拍A片

猜你喜欢

随机小说

回覆

請輸入你的回覆!
請在這裡輸入你的名字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最近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