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老公有些許歉意

窗外的雨還下個不停,南方的夏天就是這樣,我真是後悔今天的約會,我想起了老公,那個不爭氣的男人,背著我把傢裹的全部積蓄拿去和戰友做地產生意,結果被他的戰友騙光了錢,我一怒之下和老公離了婚。
叁個月了,大嫂把他的弟弟華介紹給我,需說心中還愛著老公,但大嫂的好意我卻不好意思推拒,華是一個非常內向的人,他也是和老婆離婚有半年時間了。
停電了,華的傢是底層,悶熱使我盼著這場大雨快些停下來。
廠車要12點才從住宅區髮車。煩躁不安和潤濕的空氣令我感到越來越熱。
一絲涼風撲面而來,華坐在我身邊,原來是華用紙扇為我送來這絲涼爽,內心不由有些感動,盡管是如此,華對我來說只見過幾次面,還是那麼的陌生。
時間好象凝固了,華輕咳了一聲,身子向我靠了靠,燈光在紙扇的搖動下不停晃動。
華身上的狐臭很強烈,特別是挨我近了更是讓我很難受。
好在我身上的的香水味沖淡了一些。
華用手抓住我的手,我本想甩開,但是停電的黑夜讓我放棄了。
而且我不知逃避還起什麼作用。
華越來越放肆。他已把扇子扔在一旁。
空出的手輕摟住我的腰。
這種環境下,兩個已婚的成年人,不知怎麼我想起那個我又愛又恨的老公。
華放開抓住我的手,在我大腿上拶摸,隔著薄薄的絲補襪向我根部伸去。
不行。我推開華的手。
但只是短暫的,華把我撲倒在床上,我還未作出反應,他氣喘籲籲舔著我的耳根。
雙手一把抓住我的大乳房。
乳房被他捏得生疼。
不要,我用力的反抗,他太心急了,盡管大傢都是已婚的成年人,我也不會和對我來說還陌生的男人髮生關係。
乳罩被華扯開,我開始哭泣,但我總是推不開華壓在住我的身軀。
只有用手狠狠的抓挖華祼露的後背。
華堅韌的親吻著我,緊捏住我奶子的手也鬆開,變得輕輕的,用指尖挑撥我的乳頭。
他想挑起我的慾望。
但他付出不小的代價,華的後背被我抓傷了,我感到驚詫。
空氣中瀰漫著鹽濕的血液味道。
就在些時,房中亮了,電來了。
我驚恐的看見我的雙手沾滿了華的鮮血。
而華好象並不在意,只是色咪咪的對我笑。
伸出舌頭舔我的乳頭。
那一瞬時,我覺得我不能再傷害華。
而只能讓自己讓他侵犯。
但我放棄的那一剎那,乳頭被舔食的快感是那麼強烈。
華故意伸出長長的舌頭,讓我目睹舌尖接觸到乳頭,濕濕的舌尖輕掃著,唾沫潤濕著我的乳暈那一帶。
我實在不願再目視這一切而閉上雙眼。
乳頭的陣陣酥癢讓它變得堅硬。
濕滑的感覺令我下體髮出一陣陣酸麻。
我無賴的長歎一口氣。
雙手擦摸著床單,好似擦去手上的血液,其實是掩飾快感令我手足無措。
這一切沒有逃出華一直注意我臉色的目光,他已清楚乳房的剌激已到了頂峰。
當他立起身子時,我用手背不經意的蓋著臉。
我只是不願意看到他脫下我的內褲。
我沈默的配合著他。一切都是那麼順利。
當下體和空氣接觸時,完美的展示給了他。
那是一種奇怪的感覺。盡管我曾給過五個男人瞧過,但都不象今天這樣內心沒
有愛意和自願。
只是充滿著身體性的本能。華分開我的雙腿。
好象有一分鐘,我以為他也要脫下褲子,好奇心讓我分開指縫,想瞧一瞧華的那個。
卻見華正把頭向我腿間埋去,口交,天,他要為我口交,他那長而靈活帶著熱浪的舌頭一下蓋在我的陰唇上,濕潤的舌尖上下的觸著我兩片大陰唇合閉的縫。
快感讓我想夾緊雙腿。當雙腿夾住華的頭時已不能再合攏。
華加快舔的速度。
癢癢的感受令我夾緊的雙腿反方向的張開,哼,下體更是一種酸楚的快感。
原來在張開雙腿的同時,我的兩片肥厚的大陰唇也被大腿的肌肉扯開,好象開門一樣,裹面的小陰唇也分開露出穴口。
當然小陰唇上的小豆也凸現出來,華在那時用嘴吸住我的小豆,酸癢難受的我扭動腰部,說實話,那種空虛的感覺我並不喜歡。
強烈的性慾使我很想華的肉棍的插入。
可是我無論如何也開不了這個口。
我覺不會懇求這個討厭的男人。
華的舌頭伸入我的小穴。
需說沒那麼空虛,但那小小的舌頭卻沒給我什麼感覺。就象是一個餓了一天的人只吃到一口飯。
最後我用力踢開了他。
曲縮在床上。
華也感到我並不是喜歡,就脫下褲子,強硬的雞巴向上昂揚。
他的沒老公大,但是瞧起來很堅硬。黑黑的肉皮象包著一根鐵棒。
龜頭已是嚴重充血而髮烏。血管象蚯蚓一樣布滿在肉皮上。
或許他也知道我不喜歡口交,他騎在我身上,將他火熱的肉棍放在我的乳溝中,把我的雙乳擠壓著包著他的雞巴。
隨之抽動起來。
龜頭在我乳房中突現突無。
我感到討厭極了。
只到他瞧到我冷淡的表情方才罷手。
乳房已是被他揉搓得紅一團白一團,最煩的是他龜頭滲出的液體象石膏味,讓人很惡心。
不過他把那液體用手指塗抹在我乳頭上,那滑滑而冰冷的感覺使我乳頭再次硬起。
也再次燃起我的慾火。或許我該給他點暗示。
我把身體伸展開,微微的分開雙腿,是男人就明白我現在需要什麼,華也不例外。
當華跪在我雙腿間時,我的臉有些髮燙。
畢竟很陌生。華把用手腕擡著我的兩支小腿,將他的肉棍抵在我的穴口上,我心跳得砰砰直響。
在砰砰的節奏下,華的肉棍一點一點的向我體內伸去,穴內淫水不多,但他輕緩的進入並沒給我不適。
倒象處子時被的初戀情人那樣,感到他下一點一點的佔有我。
是那麼的充實,那麼的無賴。華在肉棍還剩一小載就完全插入進猛的挺身而出。
哦,我髮出一聲驚呼。那一下猛的插入讓我很意外,可是也讓我很舒服。
我的肉壁也的那一剎那大量的分泌淫液。
華緊緊的把龜頭抵在我的子宮內。
他就那麼抵著,讓我感受他肉棒的跳動,我倆緊密的結合在一起,為了感激華的溫柔,我有意識的收縮大腿的肌肉,讓我的肉壁蠕動按摩著華的肉棍。
華露出驚喜的神色,因為這種技巧並不是每個女人都會的,華開始有節奏的抽動,那是我一直都想要的性交,以前我和幾個男人做愛時,他們老是亂了套的一種猛攻,顯得雜亂無章,我喜歡男人有節奏的,那樣我才更好的感受肉棍在我體內運動。
我感到口乾舌燥,華就象是一臺穩定的機器在我體內不停運轉著,床搖晃得很厲害。
華加快了速度,而肉棍在我體內抽擦的弧度也增大,他的龜頭不斷的在我子宮口進出。
子宮在不斷的磨擦和擴張下髮出陣陣電流剌激著我,狹窄的小穴內已容不下多餘的淫水,淫水從交合的縫隙中流出,加上狂熱的磨蹭。
在穴口有空氣的作用下變成乳白色的漿糊狀,緩慢的流到肛門,又被擊打在我肛門處的陰囊帶去,綻飛到我的臀部和床單上,濕漉漉的冰冷冷的令我不斷的挪動身軀。
在華強烈的撞擊下,我的體內萌動了那種難言的急促感,想壓抑住那種感覺,我咬住下唇,已不能控制自己的呼吸,下體內好似有一團火在燃燒並不停擴散。
壓制住,不可高潮。
華已注意到這一切,更是加快強度和插入的深度。
我臉憋得通紅,我已警惕到華也按奈不住的亂了抽動的頻率。
這是男人快射精的前兆,必須在我清醒的狀態下讓他射精,下定決心在華射精那刻就踢開他。
房中響起啪啪的交合聲,華的抽動已開始突快突慢。
此時我下體湧出強大的熱流,是華的陽具強烈抽動帶來的。
高潮在我不知不覺已向我全身襲來,我情不自禁的抱住華,髮出難以壓制的呻吟,我的陰道很強烈的抽搐,全身曖洋洋的,好似被拋入雲端,華髮出一聲悶吼。
重重的跌落在我身上,露出一口白牙滿足的微笑著,他的陰莖成為精液通向我子宮內的傳送帶,一團團火熱的激流從陰莖噴射到我體內。
這時我高潮已過,對他的射精感到惡心。
但已無力拒阻。只得坦然承受。
許久,才從激情中清醒過來。
只是對老公有些許歉意。
人誰沒有出錯的時候,今天我也錯了。

前一篇文章叁嬸的夜吟
下一篇文章少婦白潔番外篇之亂倫

猜你喜欢

随机小说

回覆

請輸入你的回覆!
請在這裡輸入你的名字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最近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