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李飛刀

1.

人在江湖,身不由已。飛刀小李,就是這樣的一個江湖人物。

平常的日子,不出遠門,倒也逍遙自在,只要有貴重的鏢貨,運送至內陸的某大城市的員外家裹。

他就必須永遠暗地的保護這批貴重貨物,平安到達目的地,他的責任才算盡到,否則身敗名裂永無翻身餘地。

不過只有大風大浪,險惡的場面,他才出頭露面,擺平這段紛爭,當然以他的功夫,能和他打成平平的人少之又少。

他永遠是一副白面書生的打扮,先一天在鏢車的前面大路小徑,踩探消息。普普通通的江湖盜賊,他知道鏢頭和趟子手足可應付,小李絕不露面,不愿讓別人知道他在暗中保護著這批貨物。

他在鏢局子襄沒有什麼名義,算是一個客人的身份地位。小李的三頓飯,都由東家太太伺候著,按時間,分別由老媽子和丫頭送來。

偏院外面是一條胡同,另有一扇門,供小李出入,門上有鎖環,小李出門,上了鎖,不回來吃飯,招呼一聲,就可以了。回來晚了,打開鎖進院,也不必惊動主人。

這天下午,東家王三來到偏院。在廳房中,分賓主坐下。

東家先說了話:“李相公,后天有一批貨物,要走遠鏢,您請辛苦一趟。”

由於小李總是書生打扮,鏢局裡的上上下下的人物,都尊稱他為相公。

“談不上辛苦,到哪呀?”小李說話,倒是很客氣。

“到浙江杭州,送貨到巡撫衙門。”

“路不近啊! 那天起鏢?”

“後天中午起鏢,您得先準備一下。”

“那我后天一大早,就先上路,老東家,您跟手下人吩付一下,好了。”

“那我先謝謝您哪。”

“老東家,您還跟我客氣什麼?”

老東家聲音放低說著:

“今天和明天晚上,有兩個姑娘伺候您,都是一等一的貨色,保您滿意,享受兩天,一出門,辛辛苦苦的,在小鎮小店上,也找不到這種貨色?”

“是哪家的姑娘?”

“王大媽那?,才從揚州弄來的兩個嫩貨,昨天我到她那一提,她願意讓您嘗個新鮮勁,今天晚上來的叫春江,明天晚上來的叫美香,人我是都看過了,保您滿意。”

“是不是從我這個胡同的院子進來呀?”

“老規矩,從胡同的門進來,也從胡同的門走,王大媽會派人接送。”

“那我就承情了,以後再謝。”

“錢都付清了,您玩高興了,給點賞錢好哪!”

“您太費神了,真不敢當!”

“這一趟走遠鏢,您得先痛快的玩兩天,【本文轉載自1000成人小說網(1000novel.com)】這小意思,平安順利的回來了,我再給您找好的!”老東家又說了兩三句閒話,告辭走了。

小李已經二十八歲了,還沒有娶老婆,因為他挑選女人很嚴格,從來不肯將就敷衍。再說人在江湖,出一趟遠鏢,就是半年左右,他也不願意留著嬌妻,獨守空房。

更何況江湖風險太大,隨時都可以送掉生命。就這樣,他把婚事,就誤了下來。

從十八歲開始,到今天二十八歲。

在這個整整的十年中:北地胭脂.江南佳麗,兩湖女兒,凡是頂尖的最漂亮的女孩子,他也玩得不計其數了。

在江湖上,他憑著一把快刀,三把小飛刀,很少遇見對手。在床上,他憑頭三下的銳利攻勢,每一個女人,都要被他征服,稱讚他的床功厲害。

就憑這兩樣功夫。他獲得了飛刀小李的稱號。若從外表上來看,他是文質彬彬,誰也看不出他具有什麼功夫。

五大媽在北京城內,開了一個私窯子,是一個手腕高明的老鴇子,和地面上有交情,這個私窯子,也就始終暗地營業,沒被取締過。

窯子裹的姑娘,都是南方人,除去有一個漂亮的臉蛋,在各方面也都要高人一等,絕對可以保證是個人見人愛的大美人。

王大媽時常給小李送姑娘來,一次住夜,價錢就很貴,小李從來不在乎這些錢。

但是都必須是最漂亮的姑娘,王大媽知道他的脾氣,從來沒叫小李失望過。

九點多鐘,小李聽見有人敲門。他走出去,打開門,從一輛騾車上,走下來一老一少,兩個婦女。老的常送姑娘來,是老張媽。少女無疑問的是春江姑娘了,三寸金蓮,輕盈婀娜。

由老張媽攙扶著春江,走進院門,到了廳房。

“這是春江姑娘,由我送來了,李相公,請多擔待呀!她是第一次出來陪客人住夜”老張媽陪著笑臉,向小李介紹著。

“麻煩妳哪﹗老張媽,明天一早一塊給你賞錢吧﹗”

“那我先謝謝您哪!我走啦﹗”

老張媽又在春江耳邊,說了几句話。小李把老張媽送出院門,把門關好,上了鎖。

走進廳房,看到春江還站著。“姑娘請坐。”

隔著一張方桌,兩個人對面坐下。在煤油燈的燈光下,小李仔細的看著春江。果然不錯:杏臉、桃腮,柳眉,粉頸,三寸金蓮。

天氣熱,僅僅穿著薄薄的紡綢短褂、長褲,翠綠色上下同色,卸又鑲著紅邊,胸部微挺,柳腰細細,清水臉兒,沒有脂粉,卻在臉上有紅有白,櫻桃小嘴,貝齒雪白,十分俏麗。讓小李很感到滿意﹗

春江被小李看得很不好意思,輕輕的說:“相公你怎麼不說話,淨看人家呢﹗”

“看你很中意,就多看一會﹗”“今天晚上,還不是由你看個夠?”

“話說得不錯,現在咱們就先聊聊。”“相公還沒有娶太人呀?”

“還沒有娶老婆,春江!妳來北京多久哪?”“還不到一個月。”

“多大歲數呀?”“十八歲,命苦,幹了這一行。”

“這一行也不錯,碰上我,有樂子﹗”“有什么樂子嗎?”

“在床上有樂子呀﹗”春江聽了,滿臉通紅,含羞著說:

“相公﹗等會上床,你客氣點﹗”小李看到春江說話的神態,知道這是個嫩貨。今天晚上真有樂子了,他就喜歡這種嫩貨。

“我對妳只能有一半客氣。”“那為什麼嗎?”

“到了最後,就不能客氣了,男人的事,妳還不清楚嗎﹖”

“男人的事,我怎麼不清楚,到時候,我多忍著就是了,總伺候得讓您滿意吧”

我也不會不可憐妳,這一點,妳放心,不能支持,就說話,也別強忍著。

“你體恤我,我好高興。現在陪你上床吧?””妳不要洗洗呀﹖”

“我洗過來的,房里還有水和布塊嗎﹖”“都準備著有﹗”

“那在完事後再洗,再用好了﹗”小李又把桌上的油燈端著。

兩個人一同走進臥房。小李把燈放在床前的長條桌上。又把原在長桌上的煤油燈點亮。全屋子裹,顯得非常光明。在燈光晶瑩中,小李抱緊春江。

南方女人天生的,在肉体上,溫柔光滑細嫩,嬌小玲瓏,曲線美妙,自然具有淡淡的香氣。溫香暖玉在抱,小李自然感到非常溫馨。

他把春江抱起,輕輕的,柔若無骨。他知道今天晚上,必須一刀一下留情了。

他向春江說:“春江,今天晚上對妳一定留情。”

圓圓的乳房,細緻柔軟,溫暖滑膩。

“春江﹗這對乳房摸起來很過癮。”“你多摸摸,多過過癮吧﹗”

“春江﹗摸摸我的好嗎﹖”“我好怕﹗”

“怕什麼呢﹖”“怕把它摸大了﹗”

“妳不摸,它也會大,摸幾下吧﹗”春江一雙小手,往下一摸,嚇了一跳。

因為那根大雞巴,已經變得又粗又大了。

“相公,你的那麼大,怎辦嗎﹖”“妳說怎麼辦呀﹖”

“太大了,放不進去呀﹗”她更抱緊著他的背部,撫摸著他的肉體。

小李看她臉上的表情,有一種渴盼的神態,和需要的春意。

大雞巴在洞囗,由於淫水的泛濫,龜頭已經伸進去了一部份。小李起身﹐抱著春江的大腿。只聽見他連叫三聲:殺,殺,殺。

接著大雞巴,連著三下,真是快加飛刀,每下插了進去,用力抵住花心,拔了出來,再插進去。

就是這三下﹐春江連聲叫著:“哎呀﹗哎呀﹗哎….啊﹗我的媽呀﹗”

大雞巴暫時停止進攻,大雞巴仍泡在小穴。小李再趴在春江的身上。

“好厲害呀﹗這三下。”春江畏怯著說。

“春江﹗知道我在江湖上的外號嗎﹖”“那我怎麼會知道﹖”

“江湖上人稱飛刀小李,憑三把飛刀,少遇見對手,在床上玩女人,也是先用三把飛刀,三下又快,又急的入了進去,叫女的知道知道我的厲害。”

“你對每個女的,都是這樣﹖”“沒有例外。”

“以後呢﹖”“以後要看情形,再作決定。”

“對我呢﹖”“就是這三下,以後不會再快,再用力啦﹗”

“你這樣說,我才安心,剛才這三下,真吃不消,我怕你就這樣入下去,那我就要叫救命啦﹗”

那個緊緊的,窄窄的嫩穴,包果著大雞巴。潤滑的陰道,順利的入著,真舒服,真享受。他又一面看著春江,乳房堅挺。雪白的胸部,分泌出微微的香汗。

春江一臉滿意的嬌嬌的神態。最初她不好意思叫,只有哼哼的呻吟著。

她充分享受著大雞巴入小穴的快感。實在入得太舒服了,時間又長。

春江忍不住,嬌媚的叫起來:“哎喲﹗太美了﹗大雞巴真會入穴呀﹗”

“小穴被大雞巴入得好舒服﹗”“好哥哥﹗小穴里入得好痒啊﹗”

“相公﹗你真是個會入穴的大雞巴﹗”

“今天小穴叫你入了,一定會想你這根大雞巴的﹗”

“哎喲﹗我的媽呀﹗真是個好雞巴﹗”“大雞巴哥哥﹗我好愛你呀﹗”

春江一面叫著,同時搖腰擺動屁股往上迎湊。配合著小李的入法,希望雞巴快點,再多用點力往里面入。這是女人挨入的一種生理上的自然反應。

小李知道可以快攻了。他把架著春江雙腿的手,改成按在她的穌胸兩追床上。

支起身子,大雞巴變成直起直落。

先慢後快,可是速度仍有個限制。他不願意傷害春江,叫牠受不住。就這樣,春江也已經感到有點吃不消了。

一陣快攻,她急促的呼吸著,叫著:“相公﹗你又用力啦﹗又快啦﹗”

“哎喲﹗入得我好舒服﹗好痛快﹗”“春江的小穴,讓你入啦﹗你盡興入吧﹗”

“哎喲﹗我的媽呀﹗真舒服痛快喲﹗”“哎喲﹗我不行啦﹗我要流啦﹗”

春江全身顫抖,陣陣酥麻,達到頂點。她洩出了大股的陰精,頭一偏,斜躺在枕頭上。小李不忍心再用快攻,卻又要再挑逗起她的性慾。

改用旋轉,轉磨的方式。大雞巴不抽不插,就在花心上玩弄著。

春江雖然不再受到大雞巴快入,快攻。大雞巴在花心那里,不斷的磨輾著。卻更難忍受,卻更感需要。究竟牠還年輕,体力很快的恢復。她又變得浪浪的,嘴里不停的叫著﹕

“大雞巴哥哥呀﹗你好會整小妹子呀﹗”“小穴好難受,我要大雞巴入小穴﹗”

“親哥哥﹗浪雞巴﹗你也浪入几下吧﹗”“我好想啊﹗大雞巴用力入我呀﹗”春江撒嬌的叫著,又一面搖擺著屁股。

“春江﹗妳不怕我用力入啊﹗”“我不怕哪﹗我要你這根大雞巴﹗”

“那我下床,老漢推車﹐要用力推呀﹗”

“我讓你用力推,可憐我,別太凶狠﹗”

小李下床,春江很快把身子橫躺過來。自然的分開兩條大腿,抬的高高的。

小李把粉腿扛在肩上。三寸白瘦的小腳,勾在小李的脖子上。小李用手抱緊修長的大腿。大雞巴一滑,就插了進去,全根盡沒。

春江舒服的浪叫:“哎喲﹗都插進去了,頂住花心了。”

小李還是慢慢的輕插了幾下,淫水大量泛濫。這才開始用力,一直快入,但見:

大雞巴如飛刀,飛似的插進去。飛似的拔出來,又快又急,帶出淫水。

帶出微紅的嫩肉,大小陰唇忽合、忽開。隨著大雞巴的快入,洞口也快的開合。

入得春江嫡喘連連,咬牙忍受。又是舒服痛快,又有點吃不消。

究竟舒服超過一切,一臉欣悅神態。女人被入得舒服了,自然會在臉上顯出騷勁。

春江被入得要死不活的,飄飄然如同升天。

她又忍不住叫著:“哎喲﹗這一陣子好痛快﹗”

“大雞巴哥哥呀﹗我愛你這根大雞巴﹗”“哎喲﹗又不行了,又要流了﹗”

春江第二次洩了。大雞巴已經到了欲罷不能的地步。因為小李也動了真情,不願穩固精關。繼續的狠入下去,叫春江受不住。小李怕他受到傷害,因為這是個嫩穴。而且她也太可愛,他不願她發出告饒的聲音。

接著幾十下快入。小李叫著:“春江﹗大妹子,我丟給妳了﹗”

春江感到有一股濃濃的熱熱的陽精流在花心深處。她動也不動,閉著眼睛承受著。

她感到雞巴變軟,變小,她讓大雞巴就泡在肉洞。小李又趴在她的身上。

2.

輕捏著她的粉臉,用一種憐愛的口吻向她說:

“春江﹗謝謝妳﹗妳太叫我滿意了﹗”“你不必謝謝我了﹗我應當多謝謝你﹗”

“為什麼﹖”

“我也不是傻子,你的大雞巴,刀下留情﹐我能不領情啊!剛才玩,你根本沒有完全用力,這點我知道﹗”

“妳能領會出來,算是妳認清我了,剛才我大概只用了六,七成力量﹗”

“哎喲﹗我的媽呀﹗你要用上十成的力量,我還吃得消啊﹗”

“妳一定吃不消,可是我亦不會那樣做。”“是不是看我很嫩﹖”

“不完全是嫩,而且太可愛,就捨不得用足力量了﹗”“那我就更該謝謝你哪﹗”

春江抱緊了小李,甜蜜熱情的說﹕“相公,親我﹗”

春江的櫻唇撅高,紅紅的,十分嬌嫩。小李把嘴湊上去,四片嘴唇貼合在一處。親親熱熱的吻著,好久才分開。

小李下床,順手又把春江拉了起來。原在臥房裹,早準備好放著水的小澡盆。

春江先替小李洗乾淨了雞巴。她自已也一再的洗著,洗擦乾淨。

雙雙上床,蓋著被單,進入夢鄉。剛才那一段時間,玩得很長。

兩個人一覺,睡到天亮。春江先醒來,一看天已經亮了。她輕輕的準備下床,她必須梳洗,穿好衣裳。等到七點多鐘,老張媽要接她回去。

她還沒下床,小李醒來了,也知道不能再玩了。他捨不得她立刻下床,趕快把她抱著。親,吻,摸,捏,揉.磨她的全身。

把個春江弄得癢癢的。小穴更癢,泛出淫水。

“相公﹗不能再摸了。”“我捨不得妳走﹗”

“我也捨不得走哪﹗”春江用一隻小手,握著雞巴。

“你再摸,我就想叫它入進來了,你摸摸這個吧﹗”

春江雙腿一分開。小李用手摸上去,已經潮濕濕的,淫水在流著。

“實在沒時間再玩了,以後還有机會。”

“以后再叫我啊﹗我願意陪你,下一次由你怎麼入。”

終於分別下床,各自梳洗,穿好衣裳。偏院的門,有人在推,小李把門打開。

老張媽走進來,向小李一笑。小李帶她走進廳房里。

隨手從抽屜裹,拿出銀子﹐分別送了春江和老張媽的賞錢。春江和小李,終於依依不捨的分別。

小李接著到馬棚,拉出了他的白色駿馬。先溜馬,後奔馳,馬的腳力仍然強健。

騎完馬后,準備行李,打好包裹。換洗的衣裳不多,包裹不大,決定隨身攜帶。

一把快刀裝在刀鞘,仍決定配在馬背上。三把飛刀亦插在刀鞘,隨身攜帶。

晚飯在東家上房吃,算是餞行。作陪的有總鏢頭大刀黃二。

另外有兩個鏢頭,一個姓馬﹐一個姓周。連同小李,這四個人,明裹暗地保這趟鏢。酒足飯飽,略談了路上情形,一切照老規矩辦理。不必多加詳細的談論。

小李回到偏院,準備老張媽再送個姑娘來。不到九點,偏院有人敲門。

小李走出去,打開偏院的門。老張媽陪著一位姑娘,走進來,到了廳房。

小李隨著也進了廳房。

老張媽向著小李說:“這是美香姑娘,晚上由她伺候您﹗”

“又麻煩妳跑一趟﹗”“應當的工作嗎﹗您別客氣,我先走哪﹗“

小李把老張媽送走,關門上鎖。回到廳房,美香還站在那里。

美香和春江的身段雖差不多,卻顯得豐滿些。小李也看出牠的年齡,要比春江大一兩歲。濃妝艷抹,風韻成熟。

臉上含有一股風騷的神態,媚勁十足。小李知道這個娘們:雖是嫩貨,一定很浪。

他相信她不怕大雞巴入,一定會支持下來。他今天晚上,要拿出十成力量,入這個浪穴。要在今天晚上,痛痛快快的玩一場。

明天出遠門,什麼時侯,再有姑娘玩,就難說了。小李根本沒讓她在廳房坐,仍端著煤油燈,一手拉著她的手,走進臥房。

把燈放在長條桌上,和昨天同樣的光明。

“美香﹗謝謝妳來陪我﹗”“伺候相公,不中意的話,您多擔待﹗”

兩個人同坐在床沿上,先說著客氣話。

“美香﹗脫衣裳吧﹗”“相公,現在就玩呀﹖”

“時間不早啦﹗”“你也不親親我,抱抱我,就那麼性急﹗”

小李聽她這麼一說,就知道她有經驗,先要把客人的性慾挑逗起來:

“對哪﹗我太性急了﹗”

小李起身,抱緊美香,感到她全身熱熱的,高聳圓鼓鼓的乳房,貼在身上,果然是個尤物。不再客氣,親嘴親臉,熱烈興奮。

美香也抱緊小李,任由小李親吻。突然,小李抱著她放在床上,壓在她的身上。

四片嘴唇接觸在一處,長長的吻著,吸吮著。小李的一隻手可不客氣了。

隔著衣裳,又在她身上最易發癢的部位,不斷的搔弄著。

惹得美香吃吃的浪笑,全身搖著。雖然閃躲著,小李搔著癢處,就不停手。

逗得美香忍受不住,小穴泛出淫水。她好需要大雞巴插進去。

只好先向客人,含蓄的表達心聲:

“相公,我不行啦﹗”“怎麼啦﹖”

“我要你那個,我好癢﹗”“是要大雞巴插進去了吧﹖”

“就是吧﹗相公﹗給我﹗”小李把美香拉起來,看她脫衣裳。

他先把衣裳脫光,一根硬梆梆,八寸來長,又粗壯﹐又雄偉的大雞巴。

昴首挺立,在美香的臉前,來回搖幌。美香衣裳還沒有脫完,而且也沒有辦法脫快。看著這根大雞巴,雖然內心怕怕的,但又感到內心慌慌的,好需要那個大雞巴。

她竟然騰出一隻手,把大雞巴握在手上,然后含到了嘴里。一面含著大雞巴,輕輕的套送咬啃。一面又趕快脫衣裳,脫個精光。

吐出雞巴,全身往下一躺。大腿自然分開,陰阜肥肥的。陰毛佈滿了陰阜,陰戶、屁眼。一大片黑密密的茸毛,長在草原地帶。陰戶洞口大開,淫水泛出洞外。

小李抱住雪白細緻,長短合度的大腿。大雞巴對準肉洞,咕唧一聲,直插到底。

一插進去,就是三下飛刀,直飛到花心。接著直起直落,狠插快入,狠抽快拔。

用力沉重、又快又急。小肚子和陰阜碰觸的拍擊,拍擊的肉聲。

又響又脆,越來越響。這一陣快入,美香雖然性經驗豐富些、最初還感到舒服,可以支持。連綿不停,始終不斯。

美香漸漸支持不住了。她只有浪叫著:

“哎喲﹗受不住了﹗大雞巴真厲害﹗”“每一下都頂到底了。”

“花心又酥,又麻,好長的大雞巴呀﹗”

“今天是第一次碰到這么厲害的大雞巴呀﹗”

“哎喲﹗不行啦﹗我要流啦﹗”美香洩了出來。

小李卻正在興頭上,抱著美香一個元寶大翻身。不管美香叫死叫活的﹐屁股都抬得高高的。把她雪白肥肥的大屁股抱緊,美香跪臥在床沿。

大雞巴長傳長送,掄起雞巴,快似飛刀。刀刀直抵花心,大雞巴猛向小穴里搗。

搗得美香只有哼哼,嗯嗯,呻吟著。香汗淋漓,全身軟弱。

盡力支持,伺候著這位厲害的客人。小李仍然用力快入。

美香只好告饒:“相公﹗你饒饒我吧﹗”

“先叫我歇會嗎?等等還是可以入﹗”“再入下去,我要躺下來了。”

“哎喲﹗真不行了,我又流了﹗”小李這才鬆手,美香趴在床上喘氣。

急促的呼吸,全身抖顫箸。小李把雞巴拔出來。

躺在床上,休息養神。準備再幹。美香休息半天,才爬起來。

就著旁邊澡盆,擰乾布巾。先替客人的大雞巴洗擦乾淨。

自已再用水,把小穴里的陰精淫水冼擦干淨。上了床,依偎在小李身旁。

“相公﹗你太厲害哪﹗”“小穴一定被入腫了,不能挨入了﹗”

“我還沒流啦﹗怎麼辦呀﹖”

“我替你含出來,含不出來,只好還叫你入﹗今天伺候你,不能不叫你洩精啊﹗”

“好吧﹗妳試試看﹐多用點力,大概可以出來了。”

美香用一隻手握緊大雞巴頭。一開始就用足了力量,又含又裹。

用盡舌功,小李也已經到了尾聲。經過美香用力套動。

小李大叫:“用力﹗用力﹗要流了﹗”說著,說著,在美香用力套動下。

小李的一股濃濃,熱熱的陽精洩出來,精液直射入美香的喉嚨和嘴里。

美香只好完全吞進去,直達腸胃。好在她不是第一次吃這種精液。

她下床,漱漱嘴,又替客人擦擦。再上床,兩個人摟抱著睡到大天亮。

第二天一早,仍由老張媽接美香回去。

美香臨去的時候,用小手輕捏了一下小李的臉﹐含情帶恨的說:

“昨天被你玩慘了,不過下一次,我還願意陪你﹗”

少不得又打發了兩筆賞錢,目送著佳人回去。

不便多耽誤時間,到鏢局里和黃總鏢頭招呼一聲,立刻騎上駿馬,直奔前途。

3.

從北平到杭州,一路要經過河北,山東,安徽,江蘇、浙江五個省份。

旱路騎馬,水路渡船,都不必小李多加照料,他總是走在前面。小心仔細的踩探路線的安全。

在黃河以北,全安鏢局的字號,是響噹噹的老鏢局,綠林的英雄豪傑,多不願和老鏢局結樑子,一路平安無事,渡過了黃河。

來到淮海平原,一切都還順利,雖然遇上一兩幫盜賊,憑著鏢局中的鏢頭們,是夠打發了,也是一路有怀無險。

這一天來到了徐州府。

飛刀小李和黃總鏢頭商量了一下,決定在徐州休息三五天,再往前走。

黃總鏢頭找到了一家最大的客棧.把鏢車和鏢局里的人馬,全部都安置在這家客棧,吃住都由客棧負責招待,徐州是個府城,當然是安全的。

黃總教頭又對馬,周兩個鏢頭.交待了很多話,說咋鏢局的人,可以在這繁華的大都巿,逛逛窯子,也聽聽戲,在街上散散心,但是必須有一半人,看守在客棧里,不能全部的工作人員,都離開客棧。

交待完畢。黃總鏢頭和飛刀小李,乘著兩匹駿馬,直奔碭山鎮,碭山鎮歸碭山縣管轄,所以兩匹駿馬,奔馳到碭山鎮,太陽早已落山。

這一次到徐州府休息,小李和黃總鏢頭,都存有私心,小李是要到碭山鎮和一個老相好重續舊情。

黃總鏢頭也曾經在這裹玩過姑娘,知道這?有漂亮的娘們,也想在這玩上一兩個,享受享受,慰勞自己多日的辛勞。

兩匹駿馬奔到大街的悅來客棧,停了下來,自有伙計拉走了馬,放進馬棚休息。

兩個人在前三間茶館裹,找了一張方桌,坐下來叫過店小二泡茶休息。

小李的老相好,就是這里的老板娘,是個小寡婦,有個外號叫水蜜桃。

碭山的名產是梨子,碭山梨著名全國。這兒的女人,亦是漂漂亮亮的,臉蛋、身段都很美,受著水土的影響,鎮上的女人,大多數都具有一種佳人的風韻。

水蜜桃以一個小寡婦身份,主持這個客棧,算不簡單,俗話說得好,車,船﹐店,衙,都是最容易出麻煩的地方。

水蜜桃的父親,在鎮上也開設了一家客棧,又是幫會裹的老大。悅來客棧靠著這种關係,才能平安順利的開設著,生意興旺。

這家客棧還有一個特色,凡是單身房間,頭等客房,一間分成兩間,前面是客廳,后面是臥房,把臥房的門一關緊,到了晚上是玩姑娘最舒適,最安全的地方,儘管姑娘大聲叫床,別的房間,也聽不到。

茶泡好後,放在桌上。老板娘水蜜桃,親自出來招呼客人了。

牠沒有生育過,身段仍然苗條玲瓏,一雙眼睛,水汪汪的,十分伶俐,看起人來,又妖又媚,說話浪聲浪氣,具有誘惑的力量,讓客人為牠陶醉。

十分火熱,只要小李一出遠鏢,必定會來這盤桓几天。

貨物送達目的地后,再回到這里,停留的時間就長了,而小李來了,也就會永遠住在她的繡房,整夜的風流繾綣,享盡艷福。

水蜜桃手段高明,凡是住夜的客人,她總能夠找到十八、九歲的漂亮姑娘,陪著客人玩,一定會叫客人滿意,下一次,還想住在這家客棧?。

水蜜桃輕盈婀娜,走到方桌旁邊。

她先對黃總鏢頭說:“黃老爺子,好久不見哪﹗”

“就是吧﹗怪想妳呢﹗”“你會想我啊﹗還不是想翠花﹖”

“怎麼樣﹖今天能找到翠花吧﹖”“大概沒問題,我馬上替你辦這件事﹗”

水蜜桃和黃總鏢頭說完客氣寒喧話。

這才轉過臉來,看著小李,含情脈脈,說著:“相公﹗又是出遠鏢吧﹖最近身體好嗎﹖”

“託福﹗託福﹗晚飯還沒吃呢﹗”

水蜜桃略一沉吟,說著:“我看這麼辦好了,我馬上叫翠花來,陪著黃爺在六號客房,喝酒吃飯。”

接著用斜眼瞟了小李一下,說者:“相公﹗你還是到我房間來呀﹗”

兩個男人,異囗同聲:“好呆了,就這麼辦,我們等妳的招呼﹗”

水蜜桃答應著,轉身走去。苗條的美背影,肥大的屁股,扭扭捏捏走著,真誘惑人吐口水。

黃總鏢頭說:“這娘們真夠騷的﹗李兄,艷福不淺﹗”

“這娘們很有感情,令人難忘,人在江湖碰上這種多情姑娘,也就難以忘情了﹗”

“鏢車能如順利到達,你回來,儘管多住些日子,好好享受享受﹗”

“黃爺呢﹖”

“我要趕快回京覆命﹐免得東家掛念,在這玩,逢場作戲而已﹗”

兩個人喝著茶,閒談著。燈已經上來了,大概快八點入夜了﹗

有個伙計走過來,向兩位客人打著招呼。伙計帶著黃總鏢頭,到六號客房。

小李輕車熟路,直奔跨院的水蜜桃的繡房。走進水蜜桃的繡房。

明的兩間,方桌上兩角各點上兩根大腊燭,火爆燈花,非常明亮。

水蜜桃又刻意的打扮一下,臉上塗滿胭脂,嘴唇也用胭脂染得紅紅的,上身穿黃色短褂,是對襟的細扣,薄紗衣料,襯托出高高的乳旁,隱約中又可看出紅色的肚兜,細細的腰,同色的撒腿長褲,三寸金蓮,穿著繡花鞋。

方桌上四盤菜,一碗湯,四個餿頭。一壺酒,兩個酒杯,兩雙筷子,兩個小盤子。

水蜜桃要陪小李喝酒,吃飯。水蜜桃含著微笑,說著:“相公,把長袍脫下來吧﹗”

小李把長袍脫掉,水蜜桃接過來,放進里面臥房,房里有一盞煤油燈﹗燈捻沒有往上轉高,顯得較為黑暗,當然,等一會,燈光又特別的明充。

她走出來,和小李對面坐好。先替小李斟滿了酒,自己的酒杯也斟滿了。

她舉起酒杯,向小李說:“相公,我先敬你﹗”

她端著酒杯,喝了半杯。小李則是舉起酒杯,一乾而盡。

他又給自己酒杯斟滿。然后看著眼前的這個漂競風歆成熟的少婦。

帶著深刻的情感,說著:“好久不見,真是想妳啊﹗”

“人家還不是想你,天天盼望著。”

“人在江湖,身不由已,兩地相思,也夠苦惱的。”

“別多提這個了,今朝有酒今朝醉。”

“妳說得對﹗連著趕路,也不敢多喝,今天就喝個痛快﹗”

“咱們可先說好,今天晚上,上了床,不許你先用那三把飛刀﹗”

“那是我的規矩呀﹗”

“你的規矩,對我就不能變通一下呀﹗”

“當然可以變通,為什麼妳不願意,我先用三把飛刀呢﹖”

“人家心理沒準備好,你就是狠狠的,刷刷刷三把飛刀,好彆扭的。”

“好的﹗先不用三把飛刀,最後用可以嗎﹖”

“最後你用幾把飛刀,我都不說話,由你去飛﹗”

“來﹗喝酒,吃菜,這盤獅子頭真不賴﹗”

“臨時現趕做的,所以飯吃晚了一點。”

“好在我也不餓,多喝酒吃菜,等會還要借個酒勁,多玩玩﹗”

“你不借酒勁,就夠厲害的了,每一次陪你,都要被你弄個半死不活的,你呀﹗真是我的冤家﹗”

“妳呀﹗真是我的寶貝﹗我的心肝﹗”

“聽起來,好肉麻﹗”

“寶貝﹗坐在我身上喝兩杯好嗎﹖”

“人家怕坐在你身上﹗”

“是不是坐在我身上,心理養癢的﹖”

“就是嗎﹗心理一癢,就想那個,等會好吧﹖”

“等一會也可以,由妳自動的來,我不說第二次了。”

“到時候我會來,總讓你先償個甜頭。”

水蜜桃也在盡興的喝酒吃菜。準備今天晚上,也借著酒勁。

和小李在床上,大幹一場,挨著大雞巴狠入。

水蜜桃喝滿一口酒,起身走過來。坐在小李懷里,雙手抱著他的背部。

把嘴對著小李的嘴。嘴唇湊過去,把一口酒完全吐在小李嘴里。

小李吞下酒,四片嘴唇粘合著。

4.

是一個極甜蜜,極親熱的長長的甜吻。小李也抱著她的腰,上身貼在她的溫柔的胸部。她的高高的乳房,帶著一股乳香。

溫柔軟玉的女人肉體,懷抱著。自然的生理反應,使小李感到很陶醉。

嘴唇分開以後。她向小李說:“怎麼樣﹖這個甜頭夠你享受吧﹗”

“太享受啦,不上床,都舒服。”她想脫離小李懷抱,走回坐位。

小李那肯放她走,親著她的臉﹐摸著她的乳房。她扭來扭去,春心蕩漾,泛起紅霞。燭光下,照耀著她,更顯得嬌媚俏皮。

“放下我﹗再吃點東西嗎﹗喝湯,吃饅頭呀﹗”

小李想著也不必急於一時,何況還沒有到酒足飯飽的時刻﹐也就鬆開了手,牠仍回原位坐。

繼續吃喝著,小李拿起饅頭啃著。她只分開半個饅頭,慢慢的小口,小口吃著。

總算吃到了酒足飯飽。她請小李到洗臉架子上的臉盆洗著。

她自已僅僅用手帕,輕輕的擦乾了嘴唇。走進臥房,把煤油燈捻亮。

小李把兩支臘燭吹滅,隨著走進臥房,抱起她,放在床上,壓著她。

嘴唇自然又對上了,熱情的吻起來。她鼻子裡哼哼著,搖擺柳腰,示意著。

“親妹子,脫衣裳吧﹗”小李鬆開嘴,向她說著。

“你不起來﹐我怎麼脫衣裳﹖”

小李起來,先把自己衣裳脫了。她坐起來,一手握著那根粗長的雞巴。

“相公﹗我真想這根大雞巴,入得我好舒服,今天晚上,又該舒服了﹗”

“妳要舒服,趕快脫衣裳呀﹗我都急了﹗”

水蜜桃把握著大雞巴的手放下,趕快的脫衣裳。等脫下裹腳布,露出一雙瘦瘦白嫩的小腳。小李用兩隻手,各握著一隻小腳,揉弄著。

小腳也是女人的性感地帶,經過揉弄,水蜜桃的小穴,隨著分泌出淫水。

等完全脫光,水蜜桃變成了一個美麗的大綿羊。

全身雪白,皮膚細緻,雙乳圓肥,乳溝深凹,柳腰細細,屁股圓胖,陰阜隆起,又肥又嫩,真像個水蜜桃;陰毛佈滿下體,烏黑的草原,顯出一個紅色的肉饅頭。

小李立刻抱著她那雪白的大腿,八字分開。大雞巴一插進去,說好了不先用三把飛刀。但是插進去,就聽見咕嘶,咕嘶的入穴的聲音,始終不停,用力沉重。

肉和肉碰擊,又聽見叭唧,叭唧的聲音不停。水蜜桃感到陣陣的舒服,好久沒挨這根又粗、又壯的大雞巴快入了。

樂得牠直叫:“相公﹗我真想你,今天可想到手了﹗”

“哎喲﹗大雞巴還是那麼好﹗”“哎喲﹗入得我好舒服﹗小穴更舒服﹗”

“相公﹗你是我的親丈夫,親哥哥﹗”“親哥哥﹗小穴好舒服呀﹗”

“哎喲﹗大雞巴真厲害,入得我上天了﹗哎喲﹗我的媽呀﹗大雞巴真有勁呀﹗”

水蜜桃浪叫著,大雞巴更加快攻。棍棍到底,沉重有力,永遠一插就插到花心。

花心深處,永遠酥麻………在一陣快攻之下,勢子慚慢。

小李低下頭,欣賞著他那根粗長的大雞巴。在水蜜桃的那個嫩嫩帶水的肉洞裡,慢慢的插進去,慢慢的拔出來。肉稜子刮著陰道兩面嫩嫩的肉穴。

小穴裡面……,癢得更是大量分泌出淫水。水聲滋滋……一直響個不停。

水蜜桃全身也是萬千螞蟻在搔爬,癢個不停。

她淫聲浪語:“親哥哥﹗相公﹗你又在整我啦﹗”

“小穴被你大雞巴插得真癢透啦﹗”

水蜜挑不甘示弱,柳腰搖擺,屁股連連向上顛簸。盡力的想吞下那根大雞巴。

可是她用不上多大的勁,大雞巴仍是慢慢抽送。她忍著癢,乾脆也支身子,看著那根紅紅的,水淋淋的大雞巴,在她的小穴入著,看著真是動心。

她再躺下去,改用雙腳勾著小李屁股,往下入﹗大雞巴這才用力插入,陣陣快感。

水蜜桃已經快到達高潮,要洩了﹗

她大聲叫著:“相公﹗用力﹗快﹗快﹗”

“哎喲﹗我的媽呀﹗好舒服啊﹗”“哎喲﹗真舒服﹗飛上天了,我流了﹗”

大雞巴突然感到,一股熱熱的陰精冒了出來。小李停止進攻,趴在她的身上。

他看著她的杳臉,泛出滿足興奮的神態。嬌弱無力,喘著氣,呼吸急促。

他任由她享受這片刻的滿足和舒適。

小李親著她熱熱的臉蛋﹗在她耳邊說:“浪妹子﹗舒服吧﹖”

“哎喲﹗真舒服,小穴又舒服,又痛快﹗”“等一會,還有舒服的啦﹗”

“這個我知道啦,讓我歇會吧﹗”“我會等妳的,就聽妳吩咐再玩﹗”

小李為了挑起她第二次性慾,用手摸著她的全身。用嘴吸吮她的乳房,用舌頭又舐著牠雪白的胸脯。水蜜桃的舒服勁過去了,她又需要第二次舒服了。

她推推小李,示意叫他動。她也挪動肉體,大雞巴趕快拔出來。

小李上了床,要在床上仍玩老牛推車。水蜜桃當然知道入穴有許多的花樣。

但是她最喜歡用老漢推車的姿態。小李一切都將就她,很少改用其他花樣。

好久不見啦,今天當然要完全照著她的意思來玩。

5.

水蜜桃一直躺著,大腿分開提高。順手又拿過來一個枕頭,交給小李。

小李把枕頭放枉適當的位置,正好墊高她的屁股。他用俯地挺身的架勢,大雞巴慢慢的插進去。幾十下慢入,培養她的進入情況。

感到陰道很潤滑了,她也極感需要了。

開始掄起大雞巴,刷刷刷,飛刀三下,又急又快,接著直起直落,大開大閤,猛攻快抽。大雞巴真像飛刀,來得真快,方最沉重。

真夠水蜜桃受的,下下都凶狠勇猛。她和小李玩過太多次了,她必須忍受著。

更何況她也喜歡小李狠入快攻。一這才能表現出一個大男人的威武偉大。

凡是做女人的,雖然怕這種入法,又喜愛這種入法。喜愛超過害怕,好在她也還能支持下來。入得痛快,有力,有勁。

她用力叫著:“大雞巴﹗狠著入吧﹗”

“入得真痛快,小穴受得住﹗”“大雞巴哥哥,用力入這個浪穴啊﹗”

“浪穴入不壞,用力入啊﹗”“哎喲﹗大雞巴真厲害﹗”

“哎呀﹗我的媽呀﹗今天又吃夠大雞巴﹗”

小李狠入,毫不停留,讓水蜜桃沒有喘氣的機會。水蜜桃全身淌下香汗,張嘴急促呼吸。整個過程之中,她已經洩了兩次。

。。。。。。。。。。。。。。。。。。。

在六號客房中,方桌上也是酒棻具備。黃總鏢頭与翠花是熟客人,兩個人有說有笑,吃著,喝著。

翠花今年將近三十了,在一家私窖子里,已經很少接客人了。但是水蜜桃叫她到悅來客棧,她一定來。尤其是聽說老客人黃總鏢頭叫她,她更樂意的過來招待他。

喝著,吃著,談著。

翠花:“黃爺﹗這次出遠門,到那裹?”

“到浙江杭州,給妳帶點什麼呀?”

“方便的話,就帶點杭州府綢。”

“那沒問題,金華火腿也不錯,也帶一條送給你?”

“那更要謝謝黃爺啪﹗”

“今天可沒火腿吃,有根香腸送給妳了。”

“還不是你那根又粗,又長,又大的香腸﹗你送給我,我就吃﹗”

“吃得過不過癮啊﹖”

“黃爺的香腸最好吃﹗”

“翠花﹗我就喜歡妳的嘴,說話真甜﹗”

“上面嘴甜,下面的嘴也甜呀﹗”

“下面的嘴更浪﹗”

“又甜,又浪,黃爺更喜歡﹗”

“說真格的﹗每一次妳陪我,我都玩得很高興﹗”

“當然要讓你高興啊﹗”

“所以賞錢,也就多給點了。”

“每一次都叫你多破費,怪不好意思的。”

“那算什麼,只要鏢順利送到,錢少不了的﹗”

“有飛刀小李陪著,一定是順利的。”

“應當是沒問題的,可以順利送到杭州。”

“黃爺﹗喝酒呀﹗你要興奮啊﹗”

“興奮的喝,借著酒勁,香腸厲害呀﹗”

“香腸厲害,我受著就是哪﹗”

吃喝完了,雙雙走進里間臥房。臥房不大,四壁牆只有一面空著。

一張雙人大床,正好嵌在左,右,後三面牆壁。床相當寬敞,足夠兩個人折騰的。

先把臥房的門關緊,又把煤油燈捻亮。翠花先脫光衣裳,上了床。

她知道黃總鏢頭入穴的習慣。她上了床,把頭頂在床面,雙肘支著上半身。

一個雪白,光滑,又肥又圓的大屁股。撅得高高的,兩條大腿跪在床沿,擺好姿態。黃總鏢頭脫光衣裳,大雞巴翹得畢直。先用手摸著,翠花的小穴和屁眼。

淫水大量分泌了出來,客人雙手抱緊屁股。提起大雞巴對準肉洞口。

一根真是又粗又長又壯又硬的大香腸。咕唧一聲,全插進去了﹗

大雞巴又粗又長,入進去了,先不抽送。先用雞巴頭磨擦著肉洞﹐陰唇和屁眼。

翠花叫著:

“老爺子﹗你壞死了,每一次你先磨半天,逗得小穴面癢癢的,你才入。”

“你就會收拾我,叫人家受不住,癢死了呀﹗”

“也只有我這樣伺候你,換個小娘們,才不幹呢﹗”

“黃爺﹗求求你,用力入吧。”

大雞巴開始用力入著肉洞。勢如狂風暴雨,萬馬奔騰。左抽,右插,花樣百出。

橫衝直闖,毫無阻攔。順利推進,爽快拔出。沉重有力,直達花心。

送入,送入,連綿不停。水聲:咕磁、咕滋的響著。肉聲﹕劈拍、劈拍的響著。

好一場熱烈、火爆,歡樂的肉搏。大雞巴入小穴的景觀。

翠花嘗過這根大雞巴的厲害。好在她也並非弱者,有豐富的性經驗。

她經得起這場狠入,快攻。為了討好客人歡心,她也還是浪聲叫著:

“老爺子﹗老雞巴還是那麼厲害呀﹗”

“小穴被入得好舒服﹗好痛快﹗”

“哎喲﹗舒服死了,真美呀﹗”

“哎喲﹗我的媽呀﹗我要被入死啦﹗”

“老爺子﹗讓我喘口氣吧﹗”

“老爺子﹗你別累著啦﹗歇會吧﹖”

“哎喲﹗我先流了,好舒服﹗”

黃總鏢頭知道她流了,這才暫時停住。整個身子壓在淌滿汗水的背部。

雙手摸著還算豐滿的乳房,他自已也恢復著體力。沉重的身體壓在翠花背部,她仍支持著。老妓女也就是有點功夫,她能鎮定應付。

客人再爬起來,雙手握著兩個瘦瘦的小腳。揉弄著,把玩著、摸捏著。

大雞巴輕送輕抽,慢插慢入。

翠花小穴又癢癢了,央求著:“黃爺﹗別整找啦﹗再用力入呀﹗”

客人已經到了最后關頭,知道再有幾十下狠入,就要洩精了。其實己入了很長的一段時間了。他還捨不得就這樣結束。

他根本不入了,大雞巴泡在肉洞,直抵花心。雙手始終玩弄著一雙裹著好可愛的小腳。纖細,白嫩﹐嬌小,瘦弱,周整。

翠花只好任由客人玩弄她的小腳。在這個節骨眼,她很可以把屁股向後搖動。

刺激著雞巴,讓客人忍不住,要狠入著。老妓女就是這點可愛,客人願意這樣玩。

她就忍耐著,並不強求客人趕快結束。客人把小腳玩夠了。

於是又再開始狠攻猛入,大約又入了一百多下。

“哎喲﹗我又流了﹗”翠花叫著。

“哎喲﹗我也洩了,丟給妳啦﹗”客人也跟著叫著。

大雞巴馬上拔出來,翠花下了床。用早準備好的水,替客人擦身,洗雞巴。

她自已也同樣擦身子,就著水清洗著小穴。吹滅了燈,同時上床。

分別的躺在大床上,在黑暗中入睡。第二天,七八點鐘。

黃鏢頭和飛刀小李在前面茶座上喝茶吃早點。

黃總鏢頭對徐州那一方面,並不放心,決定吃完早點後,即刻往回趕,在徐州再休息一天,第二天,鏢車就上路趕行。

飛刀小李則在吃完早點後,往前踩探路上的安全,當晚仍回悅來客棧,第二天一早,仍是先走一步。

決定好了以後。黃總鏢頭一大早,就把給翠花的錢付清了,另外又多給了一點賞錢。

6.

他又付清了房飯錢,騎上駿馬,離開碭山鎮。

小李也向水蜜桃交待了幾句話,也騎上駿馬,往碭山鎮的前途踩探。

當天晚上八點鐘左右,仍在跨院水蜜桃的繡房。兩個人在明亮的燭光下,喝著酒,接著吃晚飯。四盤下酒菜,比昨天的精美。

一碗香菇燉雞湯﹐外帶一小鍋的米飯。水蜜桃帶上耳墜子,有說有笑,心情偷快。

笑的時候,耳墜子頻頻搖擺,風韻更是艷麗。

小李說著:“水蜜桃,等會就在這里玩玩,好不好﹖”

“這裹怎麼玩嗎?你又想玩新花樣了。”

“這裹怎不能玩,妳要喜歡我,我說出來怎麼玩,請妳能答應﹗”

“不要讓我太為難,我喜歡你,一定答應。”

“妳脫光啦,跨坐在我的膝蓋上,就可以玩了,況且另有個樂子。”

“怪不好意思的﹗”

她又沉吟的一下,終於說出:“好吧﹗我答應你,就在這裹玩吧﹗”

“咱們先吃完晚飯,再泡上一杯好茶,再玩也不晚,來﹗喝酒。”

水蜜桃舉起酒杯,由於興緻好,一大口喝了下去。酒喝完了,接著吃飯,水蜜桃先吃完,走出去,泡來一壺最好的舌片茶。

她先給小李倒了一杯,自己也倒了一杯。坐在原位置上,喝著茶,閒談著。

水蜜桃問著小李:“相公,你剛才說有個樂子,什麼樂子呀?”

“妳要抱著我,兩個大奶子,正好在我嘴里,我可以吃妳奶子,妳癢癢的,這不是個樂子嗎?”

“人家就怕你吃奶子,你就喜歡吃,討厭鬼﹗”

“把妳玩高興了,就不討厭我啦﹗”

“那我進房?去脫衣裳,脫光了出來陪你玩。”

“好哇﹗妳去脫衣服吧。”

等水蜜桃在臥房中,脫光衣裳,拖拉著鞋,走了出來,小李已經把椅子挪正,衣服脫光,壯大的大雞巴,像根大肉棍,筆直的站在那里。

長長的,高高的,紅紅的大雞巴。水蜜桃一看,這是她最喜歡的大寶貝,在片刻之后,小穴就隨著泛出淫水。

她走過去,小李抱著她的細腰,往上一提,牠的大腿突然分開,洞囗對準大雞巴,坐了進去,她也用雙手抱著小李的脖子。

她先慢慢的套動著,感到好快樂,好舒服﹗

小李跟前是一個雪白的胸脯,圓鼓豐滿的乳房,他先舐著胸脯、乳溝。再對兩個奶頭,乳房,輕經的吸吮輕咬著。又抬起頭來,撅嘴示意,她跟著把嘴唇湊上去。

四片嘴唇,粘在一起。

她由慢到快﹐最後頂在大雞巴頭上,屁股來回搖動,讓花心在大雞巴頭,來回旋轉磨碾,花心始終酥麻,淫水大量流了出來,都落在雞巴毛上,濕濕的。

磨了一會、她把嘴唇分開,向著小李說:“我不來啦﹐好累人﹗”

“好妹子﹐休息一會,再玩一玩吧﹗”

“你坐在那里享福,讓人家的小穴入大雞巴,我怎麼會入嗎﹖就是你不饒我,出這種餿主意。”

“大妹子﹗再玩一會嗎﹗等會我好好的也伺候妳﹗”

“好吧﹗再玩一次,只玩幾下啊﹗”

“幾下也可以。”

水蜜桃又繼續玩了不到十下,小穴坐在大雞巴上﹐她不肯再動了。女人就是天生挨入的命,叫她入大雞巴,她自然的玩不過大雞巴。

小李沒有把大雞巴拔出來,就這樣抱著她,走進臥房,放她在床上。

“殺﹗”一聲殺字,小李叫出來。

接著刷刷刷,三把飛刀,三下大雞巴,用力連續入了三下狠的﹗

“哎喲﹗哎喲﹗哎喲﹗你又用飛刀啦﹗”

三下過去,頂住花心,趴在溫柔的肉體上。

“小李,你壞死了,缺德鬼,又給小娘們三把飛刀。”

“今天妳沒提醒我,那就不能怪我了。”

“一定要提醒你呀﹐一點都不心痛人家。”

“現在慢慢的伺候妳。”

“慢的不行,我要快的,不許太狠﹗”

“好的,遵命辦理﹗”

由於水蜜桃需要快入過癮。小李爬起來,抱著大腿,入起來方便順利。

快起來,大雞巴像把飛刀,飛快無比。快如流星,插進抽出,立即入進拔出。

力量沉重,直達直入,直抵花心。把個水蜜桃入得,但見她:雙頰緋紅,香汗淋漓,全身發抖,心神蕩動﹐嬌喘連連,呼吸急促,小腳高翹,胸脯起伏,奶頭尖挺,來回翻轉,淫聲浪語,雙手握緊,披頭散髮。

大雞巴入進入出,她的大小陰唇,帶動著翻出嫩嫩的紅肉,水聲滋滋。

更使小李刺激,速度也就更快。

水蜜桃已經洩了兩次啦,每當她一洩,感到舒服,想舒服一會。沒有等她太舒服,大雞巴始終接著快入。她只有哼哼的呻吟著。

偶然才能叫出幾聲﹕“哎喲﹗我的大雞巴哥哥呀﹗要把我入死了﹗”

“大雞巴﹗太厲害了,小穴要被入爛了﹗”

“哎喲﹗我的媽呀﹗小穴完蛋了﹗”

“哎喲﹗哎喲﹗又要流出來啦﹗”

突然小李大叫:

“哎喲,我的親娘祖奶奶,妳好個浪穴,入起來真舒服過癮﹗我要流了﹗流啦﹗”

水蜜桃先洩出來。

小李跟著大股陽精,熱熱的直洩花心深處。

小李趴下來,抱緊水蜜桃。

猛一翻身,水蜜桃壓著他。

再猛一翻身,他又壓著水蜜桃。

來回翻滾,壓來壓去,水蜜桃的火熱的肉體,完全被小李控制著。

只好任由小李擺佈,無從反抗。

一時纏綿不停,恩恩愛愛。

一夜風流繽綣,情意深深。

只等小李的勁道,力量,完全發揮出來了。

他才把水蜜桃抱下了床,準備洗擦。

水蜜桃依靠在他的身邊。粉拳猛捶著地的胸部。

軟弱無力,嬌聲嗔罵著:“死鬼﹗你瘋啦﹗這樣入人家,整人家,入得我要死不活的,我不來啦﹗下一次再不听你的了﹗”

“不陪我啦﹖等我從杭州回來,一看見我,又要說哪:’相公回來啦﹗到我房里來吧﹗’”

“好哪﹗好哪﹗下一次還陪你玩,你這根大雞巴,我好愛它,也真要我的命﹗”

兩個人終於洗刷乾淨上床睡覺。

第二天,天才亮。

小李不管水蜜桃還在熟睡,穿好衣裳,早點也沒吃,騎上駿馬,直奔前程。

幸喜鏢車,仍是一路順利。

這一天鏢車已經進入浙江省嘉善縣。

再住前走,就是著名的嘉興縣。

這里有兩種女人可以玩:

一種是船娘,在河上畫舫,公開接待客人。

一種是尼菴,菴中有妙齡的帶髮修行的女尼﹐可以秘密陪客人住夜。

但是女尼留客人住夜,都有她選擇的自由。

小李對女尼有興緻,對船娘興緻不高。

在嘉善縣的黃昏,一個茶館里。

小李正和黃總鏢頭商量著,想在嘉興府玩兩天。

黃總鏢頭說:“往前走,都是官道,也快到杭州了,我們繼續向前走,你不必多過問鏢車的事了,你盡管在嘉興玩,我們在杭州見面也可以,反正我們住在老地方,清波門內的興勝客棧,你來了;逛逛西湖,玩個兩三天,接著就往回趕路,沒什麼責任了,我們要快走,你可隨意遊玩,慢慢回京,去見老東家。”

小李听黃總鏢頭的話,合情合理,十分欣慰,立刻告辭。

嘉善距嘉興不遠,小李連夜飛奔,不到深夜到達嘉興,找了一家客棧,熟睡了一夜,到第二天九點多才出門。

第二夭早晨,他拿了一把紙扇,穿著白色長袍,足登絲鞋,完全是一種書生的打扮。

他先到城內的三聖菴,去找舊日相好﹐了悟女尼,不料一問,了悟雲遊去了,還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

小李撲個空,內心怏怏,想著城外的水月菴,是這里最大的尼菴,而且妙齡女尼最多;到那里去轉轉,或許遇見一位中意的女尼。

於是,快步走出城外;不用幾個鐘頭,就來到水月庵﹐時間已經是午后三時左右了。

果然這座尼菴,氣象莊嚴宏偉;走進去先是小門。

小門以內,各有鐘鼓樓一座,再進去才是菴門。

進門的第一個大院落:正面就是五開間大殿,正中釋伽牟尼金像,大概午課已畢﹐

並無法事。

左右各有知客堂。

左邊走出一個帶髮修行,三十餘歲的女尼。

右邊走出一個光頭帶有戒疤的女尼,,五十多歲,看小李形態,立刻又走回去。

左邊的女尼走過來,看見小李,合十行禮,請小李到知客堂落坐。

小李走進知客堂,坐下以後,問著女尼:“請問禪師上字下號?”

“貧尼法名悟靜,請問相公貴姓?”

“小生姓李,有意到此隨喜﹗”

“隨喜”另有含意,就是想找一位妙齡女尼談談,談合适了,自可住夜,住夜以後,在知客堂的香火薄上,寫筆香錢,就算是夜渡資了,當然這筆錢,不能少寫,那位妙齡女尼,是絕對不肯收錢的。

梧靜一聽,就知道小李是個內行,自然不肯怠慢.連聲應道:“阿彌陀佛﹗本菴有幸碰見這樣一位優秀的相公來隨喜,相公﹗請跟我來﹗悟靜領先帶路,穿過好幾層院落,才來到一個小院,院子上下各有三間小佛堂。

悟靜帶小李走進上首的佛堂,兩間打通,正中是觀音大佛像。

佛像前有供桌,桌前有莆團。

悟靜先點上三支香,按放在香爐里,然後在蒲團上跪拜後.再點上三支香。

請小李上香,也請小李跪拜。

然後在佛像前的高茶几的右前,有靠背的椅子上,請小李坐妥。

他走進掛有素色門帘的房間,跟隨著出來的是位妙齡的帶髮修行的女尼。

小李站起來,由悟靜介紹。

“這位是李相公,這是我師妹悟凡,由她陪相公談談,我先告辭了。”

悟靜走了以後。

悟凡請小李回坐,她坐在左面椅子上相陪。

老婆子送來兩碗蓋碗茶,茶具精美。

“相公先請用茶。”

悟凡說著話,讓著小李喝茶,語音情脆。

小李看這個女尼,雖然穿著佛衣,雙峰卻是高聳,而且面色清秀,神態仍含有女

人脂粉氣,身段苗條,令人憐愛。

小李喝著清茶,茶香可口,也問著悟凡﹕“請問禪師到菴?修行多久了﹖”

“不到半年,但是滿了一年,就要離菴了。”

“為了什麼原因呢﹖”

“看不透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的禪禮,也可以說凡心仍重,不適宜在菴裹久住,

我回到家,恢復女兒身。”

“這樣一說,小生今夜可陪陪妳了。”

“自然可以,晚上在這便飯,都是素菜,但可以為相公備有薄酒,可供一醉,不

過貧尼卻不能陪酒。”

“多謝盛意,還有晚課去頌經吧?”

“陪著客人,可以免除頌經,否則早,午,晚的三堂經課,都必須參加。”

天色慚漸暗了下來,悟凡起身,將佛像前的油燈點亮,也上香跪拜,口中還唸唸有辭。

老婆子端進來一個紅木大盤子,走進悟凡臥房。

7.

等老太婆走後,梧凡請小李走進臥房。這間臥房,有一張方桌,兩把圓椅,靠牆是一張雙人木床,懸掛有紗帳。床旁邊有短茶几,可放點零東西。

當然這間臥房,不完全是少女的香閨,但也不像單調的平凡的臥房。尤其是臥房中的長條桌,放置有大花瓶,插有盛開的牡丹花,芳香四溢。

總之,這是一個很雅緻的臥房,男人能住在這里,有妙齡女尼相陪。當然另有一種樂趣,另有一種享受。

方桌上擺有兩大盤素棻,一大碗湯。菜是香茹炒冬筍,豆干絲炒雪里紅。

湯是大白菜燉豆腐,熱氣騰騰。看起來菜雖不多,但可料定質量必佳,足夠二人享用了。一壺酒.一個酒杯,兩個調羹。兩付碗筷,一缽子白飯。

悟凡請小李坐在上首,她坐在下首,對面相陪。她替小李斟滿酒,自己用杯子盛水。以水代酒,先敬小李。舉起杯子,向著小李說:

“相公﹗我以茶代酒敬你,請你盡興﹗”

“多謝禪師,盛意款待。”

“不必叫我禪師了,可以就叫悟凡﹗”小李先喝乾一杯,悟凡馬上斟滿。

又向小李說著:“相公可以脫掉長袍,在這房里,你可以放肆一點,不必拘謹。”

悟凡看小李一表人才,文質彬彬,十分滿意。今天晚上既然陪他睡覺,當然也不必顧忌了。

小李把長袍脫下,交給悟凡,掛在衣架。他喝著酒,酒味芬芳。

他吃著菜.棻味鮮美。他喝著湯,湯味醇濃。一切都極合口,一切都令他滿意。

小李面對佳人說著:“想不到素菜,也這樣鮮美。”

“這里的素菜很有名,可以整桌的做好菜,供居士們請客吃齋飯。”

“這里的尼姑也有名,我看妳就令人喜愛。”

“你喜歡嗎﹗可以多看看,欣賞欣賞我。”

“面對著妳,真是秀色可餐了。”

“等到上了床,你更可以餐了。”悟儿說著挑逗的話。

小李情不自禁,握著她的纖手﹐柔若無骨。她任由她摸著她的手,含情脈脈。

一壺酒喝了大半壺,小李不願再喝下去。他怕喝多了,等會影響床上的情調。

悟凡為他盛飯,他連吃三碗。悟儿卻只吃了一碗,坐在旁邊看著小李。

小李也勉強算是酒足飯飽了。

悟凡:“相公﹗身上帶有零碎的銀子嗎﹖”“做什麼用﹖”

“老婆子來收拾東西,給她一點賞錢。”“那沒問題﹗”

老婆子接著來收拾東西了。小李給了她賞錢,她連說謝謝。

接著沒多久,又送來洗臉水。外帶著還有一小澡盆的熱水。老婆子不曾再來了。

悟儿走出臥房,關上佛堂正門,上了橫拴。再走進臥房,脫下長袍外衣。

貼身的是絲製短褂,布製長褲。一雙人足,穿著布鞋。

把椅子挪過來,依偎在小李身旁。任由小李摟抱,肉色清香溫柔。

小李親著她的香腮,想往嘴唇吻著。她的頭閃躲著,不肯讓小李親。

她向小李說:“現在不讓你親,你也別失望。”

“等會上床,才可以親,是嗎﹖”

“你知道就可以了,我會把一切交給你﹗”悟凡小鳥依人。

肉色的溫暖,熾熱了小李的心神蕩漾。

他向悟凡輕輕的說:“我們上床,躺著說話好嗎?”

“可以,你先去洗洗,上床等我。”

“等我洗完了,也會隨著上床。”

“先提示你,上床不准立刻輕薄。慢慢培養情調,自然的走進了情況﹐這不是妓院,一切都不能太過份﹗”

“好的﹐我尊重妳的意見﹗”

小李走到洗澡盆里,背著悟凡,把雞巴洗乾淨。脫去鞋子,上了床,躺在里面的枕頭上。

悟凡等小李上了床,才去洗洗她的下體。接著又洗了腳,脫去鞋子。

也上了床,在外面的枕頭上躺下來。兩個人並排躺著,卻仍然都穿著貼身的衣裳。

肉體慢慢靠攏,互相貼在一處。小李用一隻手樓者悟凡,她沒有拒絕。

又用另一隻手,輕摸著她的乳房,她也沒有拒絕。

小李抬起頭,撅起嘴唇,看著悟凡。這種動作,示意什麼,悟凡當然了解。

她閉起跟猜,臉含羞怯,不說話。小李大膽的把嘴唇親向香唇,四片嘴唇粘合。

悟儿稍稍的挪動了一下身子,雙手擁抱上小李。熱情的回吻著小李,並且伸出了丁香舌尖。任由小李吸吮,呼吸急促,不肯鬆手。

看這個情形,小李已經知道她的心情激動起來。接著他如果快速進攻,必定佔領她的要塞。但他不願意就那麼快佔有她,他想一步一步的來。

他首先鬆開嘴,悟凡長喘一口氣,仍躺下來。小李一只手,從她的短褂伸進去。

還有層肚兜隔著,他只有再從肚兜伸進去。溫柔,光滑熱熱的胴體,使他的手輕輕滑行。滑著,滑著到了高峰。圓圓的,鼓鼓的乳房。

他向左右雙峰摸索著,又輕輕的提起奶頭,來回提起放下。

悟儿任由他揉弄提放,嘴裹只發出哼哼的嬌嫩的聲音,臉上姣容現紅霞﹐深的情意和春意。

悟凡向著小李說:“不要摸了﹗你可以脫光衣裳啦﹗”

“妳不要脫嗎﹖”

“我由你替我脫,我不動,也不會拒脫。”

小李先把自己的短褂,長褲脫光。一身結實健壯的体格,卻並不粗野。

看在悟凡的眼中,內心喜悅安慰。再看到小肚子下面,那根粗壯長大的雞巴﹗

卻又不免害怕,知道它會很厲害。

小李伺候梧凡,一件、一件的先脫下短褂、肚兜、再褪下牠的長褲。光滑、絀嫩、苗條,柔弱,美妙的悟凡肉體,完全展現在小李跟前。

細腰,肥臀,隆起的陰阜;烏黑的陰毛,密密麻麻的生滿在小肚子的下面。

由于她仍然緊夾著雙褪,小李還看不到內洞。小李不性急衝動,先壓在她的胴體上。溫香,熾熱,兩個肉体重疊。

兩個人都感到滿足,舒適。彼此都在享受異性對自已的特有氣質和體力。

悟凡抖得相當的厲害,玩的時間也長。

“不怕嗎﹖”小李體貼著問著梧凡。

“怎麼會不怕,你先輕輕的放進去,慢慢的玩,等我適應了,我會讓你盡興,不過你只能在床上玩﹐就是這個樣子,別提出另外的要求,那些我都不會答的。”

“亮全尊重妳的意見,我要放進去啦﹗”

“你放進去吧﹗”

悟凡隨手交給小李一個枕頭,小李把她的庇股墊妥當,她的雙腿,左右大大分開。

梧凡春心大動。洞口微微裂開一個肉縫,淫水分泌出來。

大雞巴試探著向前頂著,悟凡哼哼的忍受。大雞巴越頂越順利,一節一節推進。終於完全推進,直抵花心深處。當然小李放棄了那三把飛刀的攻勢。

悟凡對他的情意,又深又浪,小李怎肯過份放肆﹗

梧凡輕叫著﹕“哎呀﹗都放進來了,先讓我歇會再動。”

小李當然不敢動,又趴在牠的身上。用手摸揉乳房,用手指甲輕刮著深深的乳溝。

嘴再湊上去,輕輕的吻著。她用一雙細手,推著小李,用迷人的眼神示意。

小李爬起,抱著她那兩條雪白細嫩的大腿。大雞巴輕插緩送,有節律的發出滋滋水聲。小李低頭看著紅紅的大雞巴,入著紅紅的小穴。

悟凡輕輕的叫著:“哎喲﹗好舒服﹗相公﹗真美呀﹗”

“大雞巴相公,你很會入穴﹗”

“小穴被入得好舒服,好爽快﹗”

“真看不出你很斯文﹐卻有一根這樣的好雞巴﹗”

陰道潤滑,大雞巴順利的出出進進。由慢漸漸變快。力量加重。突然放下大腿,小李隻手按在悟凡身邊床上。小李支著身子,俯地挺身。

8.

大雞巴飛快的直起直落,悟凡的小穴也大開大合。發出了劈拍,劈拍的肉和肉的相碰擊的聲音。悟凡也發出急促的喘氣聲,胸脯起伏如同浪波。

“哎喲﹗不行了,大雞巴太厲害了。”“這是頭一次碰見這根大雞巴﹗”

“哎喲﹗不好了,我要流啦﹗”悟凡全身抖著,洩了陰精。

小李不肯隱固精關,猛入這個稱心如意的嫩貨﹗自有一種憐香惜玉的心理,再看到她洩了的軟弱無力的神態。終於僅僅再入了一百多下﹐洩出濃熱的大股精液,由梧凡承受在肉洞里。接著輕輕的壓在她的身上,撫摩著她的秀髮。

“悟凡,還能受得住吧﹖”

“勉強的受下來了,我知道你保存實力,沒有盡力摧殘我,你也給了我滿足﹐我要謝謝你了。”

“我也要謝謝妳,萍水相逢,送給我雨露傚潤。”

“又結了一個善緣,又加深了一層孽障﹗唉﹗”悟儿嘆了一口氣,瞧著小李。

“悟凡,嘆氣做什麼﹖”

“這個你不懂,亦很難說清楚﹐起來吧。”

兩個人分別下地,洗乾淨了身體。悟凡仍穿好衣裳,也叫小李穿好衣裳。

上床以後,不肯再叫小李摟抱。肉體也不肯貼近,就這樣睡著了。

第二天一早醒來,小李發現悟凡已經不在房內。他只好起身,穿好長袍等著。

好一會,悟凡才回到房里。

“相公﹗我去做早課,你可以走了,我也不留你吃早飯了。”

小李知道這種尼姑,能施給客人一次,已經是難得的機會,重續舊緣也困難。

只好鄭重的道別,悟凡送他走出彿堂。合十行禮,說聲請多珍重,走了進去。

小李來到知客堂,看到悟靜禪師,在香火簿寫上一筆大錢,拿出銀錢,放在桌上。

悟靜嘴里唸著阿彌陀佛,送走小李。

小李回到城內客棧,付了房錢,立刻騎馬,直奔杭州省城。

在清波門的奧勝客棧會合,鏢局的人知道貨物送到﹐大家分頭玩了兩三天,立刻往回趕路。鏢局里的人,都是歸心似箭。

只有小李脫離了他們,騎著馬,緩緩前行。自由自在,遊逛了許多名勝古跡。

這一天下午三點多鐘,小李策馬奔上黃山。黃山在安徽省境﹐以三十六峰著名天下。在蓮花山峰的半山上,他正欣賞雲海密佈。

忽然聽見一陣打鬥的聲音,他向左右一望。右邊的草坪上,正有六個壯漢和兩個婦女打鬥。一二個壯漢各圍著一個婦女,混亂打鬥著。

兩個婦女,都是天足,短打扮,拳腳還利索﹐那些個壯漢卻都是花拳秀腿,仗著人多,大聲吆喝,兩個婦女漸漸只有招架著,落在下風。

小李看了十分氣憤,快馬加鞭,沒幾步來到草坪,大吼一聲:“住手﹗”

八個男女一聽這聲吼叫,都暫時停手。小李下馬,站在草坪中央,先間六個男的。

“憑什麼﹗你們六個大男人,要和兩個娘們打鬥。”

一個橫眉怒目的男子,挺身出來說箸:“小兄弟﹗你是那道上的,來多管閒事﹖”

“你不必問我是那道上的,六個大男人,和兩個娘們打鬥,就是不公平,我嘛,要打這個抱不平。”

“我教你是狗拿耗子,多管閒事,來呀﹗上﹗先把這個小子毀掉,再收拾這兩個娘們。”六個人形成半圓圈,逼近小李。同聲暴吼,拳腳都指向小李打過來。

小李早把這些家伙看透了,但見他一個掃膛腿,先掃倒了三個,接著快步向前,抓著那個應是帶頭搗蛋,橫眉怒目的男人衣領。

稍一用力,那個男人已經咽喉吃緊,喘不出氣。

“都給我跪下來﹗”小李一鬆手,暴吼一聲,如同雷鳴。

六個人面面相望,再打下去不死即傷,只好相繼的跪下來,矮了半裁。

小李回頭問那個比較年歲大一點的婦女。

“他們為什麼向妳們找碴子。”

“那個帶頭的﹐是地蛇吳大,有一次他一個人調戲我們姑嫂兩個,被我們聯手揍了他一頓,今天他帶的人多,我們打不過他們,不是相公搭救,我們兩個人,要受到他們的侮辱。”

“妳們想對他們怎么辦?”“請相公作主,我們婦道人家,不願結成仇家。”

小李轉向六個人,大聲說道﹕“你們聽到了沒有?人家不願結成仇家,從此以後,不許你們再找這兩個婦道人家的麻煩,要找就找我飛刀李三,現在各磕三個頭,起來滾蛋﹗”

那個帶頭的,知道江湖上飛刀李三的英名,那敢再多說話,由他先磕了三個響頭,其地五個人也都磕了,抱頭鼠竄跑走了。

兩個婦女走了過來,說著﹕“相公就是飛刀李三爺,真是久仰,天色不早,就到我們家吃頓晚飯吧﹖”

“這個不太方便吧﹖”

“我們是山里人,這里情形很熟﹐附近有一百多里地,也只有我們這一家,相公﹗您往那個方向走,都找不到吃住的地方,迷在深山,非常危險的﹗”

小李到這個時候,看看天氣,夜色蒼茫,往前走去,也是茫茫;也就只好答應她們,拉著馬,隨著她們,走上山間小路。

幸而沒走多久,到了一個更小的草坪,有三間茅舍,就是她們的家。

走進茅舍一看,正中一間有張方桌,幾把椅子。右面有一間房,掛著門簾,應該是她們的臥房,左面一間,樑上掛著醃肉,醃魚,醃菜,當然就是廚房。

她們請他先坐在方桌正中模子上,牠們走進臥房,稍加裝扮,再走出來,看起來,這兩個娘們,風韻姿色都還不錯。

年長的娘們走進廚房。年輕的娘們,陪坐在小李旁邊,對小李說﹕

“在廚房的是我嫂子,名叫素月,我是她的小姑子,名叫小雲,相公就叫我們名字好了。”

“怎麼就是妳們兩個婦道人家,住在這里呢﹖”

“我們姑嫂都是苦命,大哥先死了,她守了寡,我出嫁後,丈夫也死了,所以就回到娘家,姑嫂二人有個伴,先住著再做打算。”

“我看這不是辦怯,那六個人,可能早晚還要來找麻煩的﹗”

“我們知道這也不是辦法,可是祖傳的還有果園,棻園的一些產業,從今天起,我們要趕收拾,進城先投奔我嫂子的娘家,再想辦法活下去。”

說著,說著﹐素月泡好了茶,端了出來。小雲也點上桐油燈,放在方桌上,替客人斟滿茶。素月說著﹕

“相公,請喝茶,我叫大妹子幫忙,為您準備飯,您一個人先坐一坐﹗”

素月和小雲都走進了廚房。一燈如豆,小李心理想,這樣簡陋的房子,只有一間臥房,今天晚上,自已又睡在那里呢﹖

他只好喝著茶,想著心思,茶是六安茶,味道不錯,連喝了兩三杯﹗

小雲先走出來,擺好三雙筷子,又拿出一壺酒,三個酒杯。

素月也隨著先端上一盤紅燒牛肉,一盤炒醃肉配著蒜苗,一盤水豆鼓。

由小雲替小李斟滿了酒,自己也斟滿,先陪著客人喝著,談著。

“都是家中現成的東西﹐多少還有點葷棻,說起來,還算是怠慢了。”

“談不上怠慢,我有妳兩位姑嫂陪著,也不能算是喝寡酒了,何況也有肉吃﹗”

這些話,話中有意,小雲聽了臉一紅﹐舉起酒杯。

“相公,我先敬你一杯。”說完杯底一亮,已經喝光。

小李想不到小雲有這樣好酒量﹐也就一杯喝乾。

“小雲,妳的酒量不錯﹗”

“我不能多喝,嫂子酒量不錯﹐等會她陪相公多喝幾杯,表示謝意,酒多得很,家里自己造的。”

素月走出來,又上了兩道菜,一盤蒸魚,一盤炒雞蛋,剩下的就是一碗湯了。素月替三個空杯子斟滿酒。

她和小雲舉杯,向小李說:“我和大妹子向相公道謝,如果不是相公相助一臂之力,今天我們姑嫂兩個,可就慘了。”

“人在江湖,遇有不平,應當相助,不必再言謝了,再說,今天的相助,我的運氣也不錯,有妳們兩位俏麗的美人陪著,這頓酒﹗喝得很有意思。”

三個人同時乾杯。素月和小雲臉上,都泛起了紅霞,一臉羞態。

“我們很幸運﹐能陪相公喝這頓酒。”

“鄉下娘們,未必讓相公中意吧﹖”

“天涯何處無芳草﹐二位姑娘,風韻天成,我要多喝兩杯助興。”

小李的話,說得更露骨。素月和小雲對望了一眼,眼神示意。

素月﹕“相公如果對我們不嫌棄,這里也沒有您睡覺的地方,就請您到我們臥房休息,請相公也不要推拒。”

小雲:“我們姑嫂兩個,願意獻身相陪。”

小李:“兩位好意,我先謝領,實在沒地方睡覺,也只好在二位身上打擾了。”

素月和小雲內心暗喜,知道今天晚上,總可以解決久欠的性慾。三個人繼續喝酒吃菜。素月把湯端出來。又把廚房的桐油燈,也端在桌子上。

兩盞燈當然亮多了,兩個娘們也風騷起來。燈下,小李看這兩個騷娘們,知道今天晚上,是可拿出三把飛刀,使出功夫用在這兩個騷娘們身上,叫她們嘗個厲害。他有此心,是要征服她們。叫她們舒服,痛快。叫她們滿足﹐對他敬佩,心服口服。

這碗湯是白菜粉條湯,大概先經過醃肉混過了,湯味很濃。

不再有顧忌,三個人有說有笑。酒喝了一壺,又是一壺﹗只有小雲酒量不成,但是也喝了八九成醉。小李和素月,則是完全盡興,醉態但不浪。素月摸黑走進廚房,端出飯鍋。

小李仍然吃了三碗飯,喝了不少湯。小雲。素月,都只吃了一碗。

總算是酒足飯飽,這是小李第一次在深山里過,仍能吃到的美味。

還有佳人相陪,目然心滿意足。

9.

一切收拾乾淨。二個人重新喝著泡的新茶,閑談山中風光。

素月離坐,先去廚房端了一小盆洗澡水,請小李進臥房洗浴。

小李走進臥房一看,一張雙人大木床,極為寬敞。靠床一張半長桌,點著一盞桐油燈。床頭擺著是紅木箱子,高高的擱著。沒有窗戶,空氣卻很新鮮。

小李僅是洗洗腳,洗完,穿著鞋出來。素月把澡盆水倒在門外。

又從廚房端進一盆水到臥房。小雲把門關緊,上了橫拴。

隨即進臥房,兩個娘們一同洗著。

小雲﹕“我看相公﹐床上的功夫一定很不錯。”

“我也看得出來,一個人對付我們兩個,他沒有點功夫,絕不敢上這個床。”

“恐怕也夠厲害的了。”

“希望他能厲害,好久不知肉味了,怪想的。”

“嫂子﹗等會你先上﹗”

“為什麼﹖”

“他上來,一定厲害,你就先擋一陣吧﹗”

“好吧﹗我先擋一陣吧﹗”小雲先上了床,澡盆水也沒倒掉。

素月走出來,向著小李說﹕“相公﹗請安歇吧﹗”

小李端著燈,春月也端著燈。在臥房有著這三盞燈,看著亮多啦。

到了臥房,小李和素月同時上了床。小李上了床,左近是小雲,右近是素月。

左摟右抱,兩個都是溫熱的肉體。女人淡淡的清香,令人銷魂。

小李先同小雲親著。接著再與素月吻著。

小李玩女人很有經驗,吻得甜蜜熱烈。他要先把這兩個女人的性慾挑逗起來。

然後順利作戰,大雞巴進攻她們的小蜜穴。更能使她們感到舒服,憑他的這一根大雞巴。他將兩個浪娘們,入得她們達到高潮﹗

當然對付這兩個浪穴,他必須付出十成的功夫。

小李﹕“可以脫衣裳了吧﹖”

小雲,素月同時答到﹕“相公,你先脫光啦﹗我們再跟著脫吧。”

“好了,就這樣辦吧,我先脫給你們看看﹗”

小李放開手,坐起來,短褂子,長褲兩下就都脫光了。他再躺了下來。

小雲和素月分別脫著衣裳。兩個人,四隻眼睛,注視著那根大雞巴。

大雞巴長長的,粗粗的,壯壯的。兩個女人脫光了,躺在小李身旁。

氣氛和剛纔完全不一樣了﹗現在肉貼著肉,尤其小李那股大男人的氣勢。

兩個小寡婦,久已沒接觸男人。浪穴泛出淫水,心神蕩漾,十分需要。

熱血奔涌澎湃,恨不得立刻有根大雞巴插進去。由于剛纔已經說好,素月先上場。

素月也就採取了主動,用手握著小李的雞巴。

熱熱的雞巴,始終軟巴巴的,硬不起來。

素月﹕“相公﹗是不是酒喝多了,怎麼不硬呀﹗”

“這個雞巴有點毛病。”

“什麼毛病﹖”

“你用嘴含它幾下,它一定會硬的﹗”素月還從來沒有含過雞巴。

現在心急得很,也不管會含不會含。她爬起來,手握著雞巴,用嘴含進去。

僅僅含了幾下,說也真怪,雞巴硬起來了。像根鐵棍,又粗,又長,又壯,又大。

等素月才躺下來,小李爬了起來。抱起素月兩條大腿,左右分開。

露出紅色帶水的肉洞口,大雞巴先頂在洞口。

只聽見小李大叫﹕“殺呀﹗”接著大雞巴像把飛刀。

刷,刷,刷,連入三下狠的,快如飛刀,直抵花心。

“哎喲﹗哎喲﹗哎喲﹗我的媽呀﹗”素月急聲大叫,這三下真厲害。

她總算支持下來了,小穴卻感到痛痛的。

真厲害呀﹗江湖上不倪是把飛刀﹗小穴被大雞巴入慘了﹗

一旁觀戰的小雲,不免心驚肉跳。

想著小李一定對她也要用這三把飛刀,她只好先摳著小穴等待著。

大雞巴飛刀過去,接著快攻快入,入得有力,入到花心深處,連抖不停。

陣陣的舒服痛快,素月還不夠過癮的時侯。大雞巴突然拔出來。

小李動作奇快,立刻抱著小雲。提起她的兩條雪白細嫩大腿,左右分開。

仍是一個帶水的紅色肉洞,洞口張開。

“殺呀﹗”小李的大雞巴,刷﹗刷﹗刷﹗

三把飛刀,入進肉洞,狠入三下,直抵花心。

“哎喲﹗哎喲﹗哎﹗救命呀﹗”小雲叫的聲音更大更急。

大雞巴感到這個小穴窄窄的。用足了力量,直起直落,狠出狠入。

肉棱子刮擦著小穴的兩面陰肉。大小陰唇忽開,忽合,陰水流個不停。

“哎喲﹗我的媽呀﹗放了我吧﹗”

“讓我歇會,去入我嫂子吧﹗”

小李叫著﹕“素月,獗起屁股,大雞巴來啦﹗”

等到素月才把圓圓的,肥肥的大屁股抬高。小李的大雞巴﹐飛快的從小雲的浪穴中拔出來。飛快的又插進素月的浪穴裡,狠插狠入。

左拔右抽,右入左抽。肉和肉碰擊聲,劈拍,劈拍的聲音。連綿不停,連綿不停。

不容素月的小穴,有休息的時刻。浪穴裡始終有一根大雞巴飛快的入進入出。

入得痛快,入得乾脆。把個素月入得浪叫﹕

“大雞巴真厲害﹗入得小穴呱呱叫﹗”

“大雞巴真厲害﹗入得小穴要叫媽媽﹗”

“哎喲﹗我一個人的大雞巴呀﹗”

“你把小穴入慘了,你把小穴要入穿了﹗”

“大雞巴再這樣入,把我入死啦﹗”

“哎喲﹗我的媽呀﹗小穴受不住哪﹗”

“哎喲﹗花心麻得舒服痛快﹗”

“哎喲喲﹗不好了,小穴要流啦﹗”素月全身抖動,陰精就要泄了出來。

小李大叫﹕“小雲﹗撅好屁股﹗”

素月才泄了出來,大雞巴飛快的拔出。小雲的屁股才撅起,大雞巴飛快的插進去。

這一次插進小雲的小穴,改變入法,小李有意整整小雲,讓她養養的難受。

也讓素月在旁邊觀戰,看看雞巴入穴的一些花樣。大雞巴整根的拔出來。

用大龜頭刺激著陰核,使小雲產生快感。大雞巴這才又慢慢的向裡插。插到深處。

屁股來回搖擺,象徵著大雞巴也在小穴肉搖著。當然雞巴頭也在花心上旋轉來轉去。接著拔出大雞巴,又在洞口左轉右磨。

小李低著頭,看著大溪巴入著這個可愛的小穴。小穴又緊又窄,和大雞巴磨擦。

兩個人都惑到無比的舒服,滿意。素月在旁邊坐著,看小李正在入她的小姑子。

嘴裡發出埋怨的語氣﹕“相公﹗你不公平,入人家就是那麼狠﹗”

10.

“入我大妹子,你就把她入得舒舒服服的。”

“你這個小沒良心的,等會也要這樣入我呀﹗”

小李回答著素月的話﹕

“素月﹗你放心,等會一定這樣入你。小雲現在是舒服,等會我也狠入她。”

小李就是這樣入著小雲。小雲被入得好舒服,輕輕的叫著﹕

“相公﹗你的大雞巴,真會入穴呀﹗”

“入得那樣舒服,真叫我享受﹗”

“大雞巴太美了,太妙了。”

入穴就是這樣入嗎,等一會就那樣狠狠的入我嫂子呀﹗”

“哎喲﹗好舒服﹗小穴裡面舒服透了﹗”小雲正叫著舒服……

“小穴被你入夠了,你好狠心哪﹗”

“哎喲﹗我的媽呀﹗嫂子,替我擋一擋﹗”

“哎呀﹗不行了﹗我也要泄了﹗”

“哎呀﹗受不了啦﹗流啦﹗流啦﹗”

小李感到有一大股陰精流出來,小雲想趴下來休息一會,卻被小李緊抱著屁股,壓在她的背上,小雲不能動彈,只好盡力支持,讓他壓著。

她身上淌著汗水,小李也淌著汗水,又落在她的身上,她的全身水淋淋的。

素月已經下床,洗乾淨了小穴,看到小雲那個狼狽的樣子,于心不忍。

素月向著小李說﹕“相公﹗你饒饒我的大妹子吧﹗她受不住啦﹗你要入穴,我這裡有一個浪穴呢﹗”

小李這才爬起來,小雲這才能喘一口大氣,趕快下床,洗擦身體和小穴,又擰乾布巾,交給素月。

素月用布巾,替小李把汗水擦乾。小李先躺下來,大雞巴仍然堅硬如鐵。

他向兩個娘們說著﹕“你們都流了,我還沒流,你們兩個,誰再陪我玩,我留給她。”

小雲趕快說﹕“我不行啦﹗嫂子,你來吧﹗”

小李轉向素月說﹕“素月﹗再來一場吧﹗”

素月嘆口氣說﹕“不來也不行呀,我們姑嫂兩個,總得把你伺候出來,不能不讓你舒服痛快﹗”

“那就謝謝兩位了,今晚總算有個大樂子﹗”

“相公﹐我問你,你慢慢的入,能不能泄出來﹖”

“可以泄出來呀﹗不過最後十幾下,總要用力快些。”

“這樣就好辦了,相公﹗你就慢慢的入我,到最後用力入出來,好吧﹖”

“好哪﹗就這樣辦﹗”

小李爬起來,素月直躺著,腰下墊高一個枕頭。大腿大字分開,已經泛出來淫水。

大雞巴順利插進,慢慢插抽,極為正常。

小雲在床下看著,大概已經看出小李的勁,也差不多用完了。

但是就這樣入著,也入了一百多下,最後又狠入了二三十下。

素月輕輕哼著,享受著這才算是正常的入穴樂趣。

兩個人同時叫著﹕“流啦﹗流啦﹗”小李終于泄精了。

小李爬起來,小雲遞過布巾,交給素月,由素月伺候著洗擦小李的身子和雞巴,她也擦乾淨了。

三個人仍是赤裸裸的肉體,小李左摟右抱,還是蓋上了一床綿被,三人分別睡熟。

第二天,醒來以後,吃過早點,姑嫂仍想挽留小李,小李只有婉拒,他要兼程趕回北京了。

一路上,小李沒有遊玩山水,始終向前奔著,緊趕快趕,在一個夜晚八時多鐘,回到鏢局。在上房裡,會見了東家,黃三不多說謝,只說定明天晚上設宴接風。

小李一路太過勞累,一回到偏院臥房,稍加清洗,立刻上床睡覺。

第二天一早,八九點鐘,東家送來了豐厚的酬勞,並且一再說這是小謝意。

臨走前,低聲向小李說﹕

“李相公﹗今天晚上要逍遙一夜吧?”

“希望仍能叫到春江姑娘﹗”

“那沒問題,今晚一定讓您如願﹗”

到了晚上六點,東家上房,有一桌盛宴,招待出遠門的鏢局人物。菜餚精美,大家興高采烈,儘量吃喝,吃到八點多鐘才散席。

不到九點,小李聽到有人敲門,打開一看,張大媽送春江來啦﹗

到了廳房,張大媽向小李說著﹕

“相公出遠門回來啦﹗您真是有情意,又是先叫春江姑娘,我先替她謝謝您﹗”

“我馬上走﹐別耽誤您和春汪姑娘的好事。”

張大媽說走就走,小李送她出門,鎖好了門。回到臥房,又關上門,春江這一回坐在茶几旁的椅子上了。

春江聽說今天晚上陪李相公,刻意地打扮了一下。臉上有紅有白,當然擦了胭胭和粉,穿著紅色的短褂和長褲,頭角卻插上一朵紅絨花,耳眼戴著翠綠色耳墜子,臉上充滿喜悅興奮的神態。

小李不覺越看越愛,內心也十分興奮。

向著春江說﹕“好久不見啦,在外面真想你,也捨不得離開你了。”

“人家好不想你,偏偏才陪你一夜,你就出遠門了。”

“吃人家的豆,服人家的管,由不得你,又不能不出遠門。”

“今天晚上,我好好的伺候你,不叫你害相思痛了。”

“那就別說閒話了,陪我進房吧﹗”小李拉起春江,由春江端著燈,走進臥房。兩盞煤油燈,同放在桌上,擰高燈捻,更是光明。

小李立刻抱緊春江,她把香唇揪起,小李對上了嘴,一段長時間的熱情親吻。

兩個人放開嘴唇,坐在床沿,春江立刻脫下她身上所有東西。

一個美妙溫香的肉體,什麼也不蓋,直躺著,再一度展現在小李的跟前。

小李早把衣裳脫光,一看到這個美妙的肉體,立刻全身壓了下去。

在她耳邊經輕叫著﹕“春江﹗今天晚上,我要用十成力量玩你﹗”

“好吧﹗任由你玩哪,誰教我想你哪﹗”“那我下床,先用老漢推車﹗”

“那我不准你先用三把飛刀﹗”“那沒問題,不用就不用﹗”

小李下床站著,準備舉槍上陣。春江橫躺過來,墊高屁股,提起雙腿。

小李先將她的右腿,扛在肩上,另一支手握著小腳,分開來,露出紅色帶水的肉洞。大雞巴插了進去,先是援慢的插抽著。

小李低頭觀賞那根大雞巴,在嫩嫩的肉洞中,出出進進。又緊又窄的陰道,大雞巴插進去,又舒服,又享受。

春紅浪浪的叫看﹕“想看你這根大雞巴,可想到床了﹗”

“今天晚上,我要吃夠你這根大雞巴﹗”

“哎喲,入得我真舒服,我的媽呀﹗好舒服呀﹗”

“相公,你想不想我這個小穴﹖”

小李原本慢慢入著,聽春紅浪叫。也回說著﹕“怎麼不想呢,現在入這個小穴,好舒服﹗”

“春江﹗叫我好聽的﹗”“好相公﹗親相公﹗好丈夫﹗親漢子﹗”

“大雞巴哥哥﹐大雞巴哥哥呀﹗”“我一個人的大雞巴哥哥啊﹗”

“哎喲﹗我的媽呀﹗這幾下入得我舒服﹗”

小李又把她的左腿扛在肩上,準備快點。大雞巴畢直的插進,飛快的拔出來。

飛快的又插進去,又飛快的拔出來。不過五六十下,入得春江早巳動心。

就這樣,春江要流了,她急急的叫著﹕

“哎喲﹗不行啦﹗我要流出來了﹗”果然說流就流,她從花心深處冒出陰精。

小李立刻停入,趴在她的身上說﹕“春江﹗怎麼搞的?那麼快就流啦﹗”

“人家先動心了,經不起入,就流啦﹗”

“你真對我動心,有感情啊?”

“第一次陪你,就動了心,今天晚上,更動心了﹗”

“我對你也動心,一直想看你﹗”

“相公﹗你娶我做老婆嗎﹖﹒﹒我給你生孩子﹗”

“你是自己的身體,還是老鴇子買來的呢﹖”

“我是自己的身體,不過欠老鴇子一點錢﹗”

“錢不多吧﹖”

“不會太多,你願意娶我,定可以拿得出這筆錢﹗”

“你是真心的想嫁給我,我願意要你,不過以後過的是苦日子啊﹗”

“我願意跟著受苦,相公﹗你答應我,好嗎﹖”

“我答應了,明天就請東家去作媒﹗”

“那我太高興了,相公,抱著入我吧﹗”

小李爬起來,抱看她的雪白光潤的大腿﹗不肯狠狠的入了,因為她要成為他的老婆了。因此就有節律的抽送著。

好像一個丈夫入著他的老婆。充滿憐愛,斯斯文文,不快不慢的入著。

事實上,這樣入法,春江感到十分舒服。

內心又十分的高興,喜悅的叫看﹕“相公,好丈夫,入得真好﹗”

“等兩三天,我是你老婆,我叫你天天入﹗”

“哎喲,入得好美呀﹗好舒服﹗”

“相公﹗你用力入,快點入,都可以,不必管我﹗”

“小李這才又快起來,但仍保留看實力。

春江柳腰搖擺,屁股連連頓動。就是這樣入著,時間很長,兩個人都滿心高興。

突然春江又叫看﹕“哎喲﹗又流了﹗”

小李用了幾下狠入,也流了出來,泄出的陰陽二精,附合在花心深處。

緊緊的擁抱看,分開後再洗擦乾淨。再度摟抱,春江完全偎依在小李懷裡。

不到五天,王大媽那裡少了一個花姑娘,在偏院裡,多出了一個女人,她就是小李的老婆春江。

前一篇文章公車輪姦
下一篇文章小敏老師

猜你喜欢

随机小说

回覆

請輸入你的回覆!
請在這裡輸入你的名字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最近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