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上葉修

為了姦淫葉修,王虎已經準備了多時。

一天下午,王虎帶上針孔攝像機,有催情成分的潤滑劑,以及口服壯陽藥,扮作水電工敲開了他家大門。

「誰啊?」葉修睡眼惺忪的打開門。

王虎一下子兩眼睜的大大的,喉頭忍不住發出口水吞咽聲,眼睛眨也不眨地欣賞葉修那優美的曲線,纖細的腰,還有那朦朧白紗下透出淡淡粉紅色,花蕾般的乳頭。勉強答道:「……抄水電表的。」

「哦、」葉修沒什麽戒心的讓王虎進了屋。

王虎在他身後悄悄鎖上門,目光貪婪的盯著葉修包裹在白色內褲下圓嫩豐滿的屁股。幹!那裏面一定緊的跟什麽似的,瞧它那麽挺那麽翹就知道是處男屁眼,哦哦~「弟弟」妳今天有福了。今天一定讓妳插得爽歪歪!

葉修走在前面,絲毫沒有察覺到王虎猥褻的目光。

他剛剛正在午睡,只穿了一條內褲,上身披的一件幾乎透明的薄紗是他順手從床邊抓起的妻子睡衣。

葉修今年26歲,十四歲的時候不小心跟比他大20歲的女人有了孩子,於是兩人奉子成婚。婚後妻子經常飛往世界各地,兒子送到貴族小學,性格溫和懶散的葉修因為不愛工作便一直待在家裏,安心的做個全職的家庭主夫。

王虎借口想喝水支開葉修,飛快的將攝像機安置在沙發後,同時吞下效力持久的壯陽藥,等到葉修遞杯子給他時,王虎裝作不小心,一下把水潑到對方身上。

葉修皺起眉頭,這個人怎麽這麽不小心?王虎連說對不起對不起,兩只蒲扇般的大手立刻撲到葉修胸口上和胯下一陣抓摸,葉修紅著臉想推開對方,王虎卻早已牢牢握住葉修的纖腰,一手抓住大半個雪臀使勁揉搓,甚至低頭咬住薄紗下的一抹嫣紅,肆意大吃美男豆腐。

早已習慣優雅舉止的葉修哪裏是這個流氓的對手,他連忙雙手推拒著發情的王虎,薄怒的罵道:「嗯!啊~~起開!不要~~!」,可這聲音反而更像和王虎打情罵俏。

王虎輕松的壓住葉修,伸出舌頭在葉修乳頭上一陣瘋狂舔舐,大手快速的把葉修全身敏感地帶一、一發掘,搞得葉修不斷哆嗦,大口喘息著,薄紗下的白玉肌膚透出淡粉,兩個乳尖被摩擦的嬌俏挺立,頂著白紗變成嫣紅櫻桃。

最後王虎狠狠的嘬了口葉修的奶頭,放開他,自己大模大樣坐到沙發上。葉修又驚又怒,掙紮著站起來大罵道:「妳給我滾!」

「別生氣啊,大帥哥」王虎冷靜的說道,「其實我註意妳很久了,自從半年前看見妳經過我們工地,就一直對妳念念不忘。。」

「滾!我不是變態,惡心的同性戀,我已經有老婆孩子了!」葉修皺眉罵道,王虎的口水和氣息還粘在自己身上,讓他很不舒服,尤其是對方舔弄揉捏的力道,簡直深深的按到自己的肌膚下,讓他忍不住想狠掐自己的敏感的乳頭。

「帥哥,妳先別急著發火,聽我把話說完啊,我也知道妳是正常人,不想打攪妳。所以才一直忍耐了半年多,今天只是想見見妳,徹底的死心。剛才那是意外,我一時情不自禁才會……」

「閉嘴!妳見都見過了,快走吧!」葉修煩躁的催促,感覺在王虎火熱的目光下,僅僅身著一層透明薄紗和白色內褲的自己好像赤裸一般,渾身都不自在。他不自覺的並了並雙腿。

「可是………我有半年多沒做那檔事了耶……實在很想要……」

「什麽!!!」葉修大步退後,準備逃走叫警察,可是王虎有意無意的擋住他的去路,哀求著:「拜托……妳只要坐著不動就可以了,我不會主動碰妳的。」

「那也不行!」葉修斬釘截鐵的拒絕,「簡直是荒謬!今天的事我不追究了,妳快走吧!」

「求求妳了,妳只要站著不動就好啦,我只是想在妳面前自慰一下,妳也知道,如果我有心侮辱妳,剛才就可以得逞啊。」王虎哀求對方。

……這…也是…自己的確比不過這男人,葉修打量著比對方自己高一頭,擁有褐色肌膚的健美身軀,看樣子他才三十出頭,容貌端正,衣著乾淨,的確不像是猥瑣之徒。

況且惹急了他強來的話,吃虧的還是自己……只是做他的性幻想對象,…保持距離的話應該沒關系吧……王虎看穿了對方猶豫的心思,立馬脫掉褲子,硬梆梆的分身一下從裏面彈了出來。

葉修倒吸了口冷氣……怎麽…怎麽……那麽大?巨大的陽具以超乎常人的尺寸,直挺挺的杵在葉修面前,葉修被這暗紅色且青筋畢露的大家夥嚇到了,不自在的把視線移開。

王虎暗暗的把潤滑劑摸到手心裏,開始擄動自己的分身。

過一會,王虎借口得看到葉修的分身才能興奮,建議葉修把內褲脫掉。

葉修不由得心裏暗罵妳已經夠興奮的了還想怎麽著?同時也覺得不如早點完事打發他走,便勉強把內褲拉下一半,露出精致秀氣的分身。

王虎摸了兩把自己,再次說道,「不行啦,我看妳穿半截哪有興趣,妳好人做到底,全部脫掉算啦!反正我離妳這麽遠,只能看看而已。」

葉修狠狠瞪他一眼,抿著唇把內褲扯下。

「……那個,妳不好意思的話,就背對著我吧。」王虎勸誘道。

葉修想象也是覺得惡心,便轉過身不理對方。

「呼~呼~啊~快到了!」葉修身後傳來王虎的粗喘,一想到王虎拿著那麽大的東西達到高潮,葉修不禁心裏微微一震。

「啊~啊~拜托妳~趴在地上!不然我射不出來!好難受!求求妳!」王虎急促的喘息著,聲音微顫。

「趴在地上翹高屁股,我要看妳摳自己的屁眼淫叫!」

葉修也不知自己怎麽了,竟然紅著臉乖乖照王虎吩咐,趴到地毯上,高高翹起雪白的屁股。

「啊!!!」

突然,在葉修毫無防備的情況下,王虎握住沾滿潤滑劑的分身,將龜頭對準葉修緊閉的密穴狠狠一推,竟然用力的把那根粗大兇器連根直插到底。

突然的進入令葉修腦中一片空白。王虎不給葉修時間思考,立刻快速抽插起來。

「啊啊啊好痛!!!!!」

葉修不由得慘叫起來,平日連自己也沒碰過的的後庭內部竟然正在承受著那麽粗大陰莖的操弄,緊密的屁眼牢牢絞住王虎的兇器,徒勞的想抵抗著拿一下又一下有力的攻擊,但王虎毫不理會,一再死命的頂著狹窄的肛門口進進出出,像是打樁機一樣幹得又快又深。

葉修的後穴畢竟是第一次被幹,他的肛門被撐破流出血絲。狹窄的後庭裏還沒被足夠的騷水滋潤腸壁,整個門戶都被粗大的東西抽插的疼痛不已。

「啊!啊!好痛啊!

啊……快停手!?快停啊!救命啊!!」葉修慘叫著,拼命扭腰想爬開,但王虎緊緊抱著葉修大腿固定不他,將那根超大尺寸的大雞巴一次又一次狠狠幹進葉修最隱密的私處,幹得葉修的肛口發出」吱唧、吱唧」的呻吟。

一抽、一插,速度越來越快,終於占有了自己覬覦已久的美人,一股股前所未有強烈的快感流竄到王虎全身,他開始大起大落地抽插葉修,每每都把陰莖拉到肛門口,再用力插進,陰囊不斷的打在葉修的屁股上,發出「啪啪」的脆響。

聲音越來越大,喘息越來重,每一聲碰響都伴隨著王虎長長的出氣,每一次的抽插都使得葉修尖叫掙紮不止。一旁的攝影機,將這赤裸裸強暴場面完全攝入其中。

葉修不斷的奮力掙紮,竟然好幾次都令王虎脫出大半,王虎用力抓住他的屁股,分開嫩嫩的臀瓣,「啪滋啪滋」的狠狠幹進去。

邊幹邊說道:「寶貝,妳最好合作點,反正都被我插進來了,就乾脆好好享受吧!」

「強奸犯!」葉修大罵道,巨大炙熱的燒灼在他身體內部肆虐著,痛楚像火焰般蔓延。

「強奸?寶貝看到沙發上的攝影機沒?剛剛可是妳自己趴在地上把屁股扒開叫我操的,我有強迫妳嗎?」王虎一邊強奸葉修一邊得意道。

「嗚!啊啊!……妳…無恥!…好痛!…啊!

啊!…饒了我吧……」

「好舒服~呼呼~~寶貝,妳說把今天的錄像放到網絡上好不好?我簡直愛死妳的屁眼了~哈哈~不愧是處男屁眼!…真他媽的緊!…哈、哈…爽啊……操處男的屁眼就是爽!」

王虎像騎著一匹未被馴服的烈馬般劇烈的擺動腰部連插,同時興奮的喊出淫詞穢語。

葉修一下子慌了,「不…不要!」

「那就乖乖的!伺候的老子高興了就一切都好說!」王虎啪啪的拍打葉修的屁股。分身隨著不斷地捅入葉修的肛門而越來越粗,也越來越緊地積壓著葉修脆弱嬌嫩的腸壁。葉修感到他的龜頭還在不斷的往體內捅,不禁尖叫求饒。

這時王虎放開葉修,坐到沙發上,把青筋直跳的粗壯肉塊拔出拍打葉修的臉頰,「快來含哥哥的大鳥,含得高興哥哥就放了妳。

順便把那卷精彩錄像留下!」

葉修此時別無選擇,只能眼淚汪汪的跪在王虎面前,發抖的握住滾燙陰莖,準備口交……興奮的王虎看葉修仍舊猶豫,乾脆一把抓起葉修頭發,一手拿大雞巴塞進葉修的小嘴。感覺龜頭觸到葉修的喉嚨後,便開始固定葉修的頭做前後運動。

由於王虎的陽具實在太粗太長,葉修被弄的喘不過氣來,俊美的臉孔因為難受而顯出痛苦神情,紅艷艷的櫻桃小口被撐得幾乎變形的,不住流出唾液。

王虎享受的看著葉修無助隱忍的神情,命令他主動吞吐,而自己則一把撕開葉修身上的薄紗,肆意玩弄起葉修胸前兩點乳頭。

王虎本就是高手,手掌手指靈活運用,一會兒按壓一會兒拉扯,一會兒揉捏一會兒彈弄,本來那裏就敏感的葉修不禁被他弄得「嗚嗚、嗯嗯」地呻吟起來。

王虎註意到這個細節,不禁得意道:「如何?被我弄很爽吧!小浪貨!」

葉修假裝沒聽到,繼續含著王虎的大雞巴,但臉上一抹紅暈出賣了他。

為了早點結束這種折磨,葉修開始努力的照王虎吩咐去做,整根的含進去,再用力吸出來,把整根陰莖吸吮得又光又亮。

雖然生澀笨拙,但是王虎高興的大力的掐住葉修乳頭贊嘆道「啊…寶貝…妳好棒啊……吸的哥哥好爽……」說著示意被掐的尖叫的葉修停下,退出自己的大雞巴,將葉修白嫩嫩的上半身趴在沙發上。自己轉到葉修身後去。

葉修害怕的渾身發抖,王虎壓住葉修,扒開他白白嫩嫩的小屁股,看到後庭已經被操破,腫得老高,還流出血了和透明的液體,王虎將中指塗滿潤滑液,插進葉修的後庭。「啊!不要!」葉修哀叫起來。

「乖乖的忍一會啊,馬上就舒服了。」王虎拿手指在裏面奮力開擴著,感覺不那麽緊繃了,又攪動了一陣,這才退出,將自己陰莖對準穴口,一下子插進去。葉修疼的擡起上半身,反而被王虎趁機雙手捏緊乳頭。

屁股被牢牢壓著動彈不得。葉修瘋狂叫罵起來,王虎發覺葉修的屁眼仍然很緊,便奮力一點一點的往深處挺進,愉快的感受著葉修直腸內陣陣痙攣,再次開始猛插他的小菊花。

王虎一邊幹,一邊騰出手來抓捏拍打葉修的翹臀。葉修被幹得「嗯嗯、啊啊」直叫,穴孔內的摻雜著強力催情成分的潤滑劑此時也開始起作用,葉修的屁眼中開始流出騷水,抽插穴孔的聲音也變成了「噗赤、噗赤」的水聲……葉修開始覺得被插的痛到了極致,體內反而漸漸的感覺到一點說不出的爽快,為了追求這種快感,他開始主動擡高臀部,一掀一掀的配合著王虎的抽插動作浪叫,「哦……哦……嗯…啊~~啊~」

王虎聽到,淫笑的加大力度,幹得葉修墜在空中的的分身一直亂晃,屁股裏的騷水也越來越多。

「嗯~啊~~啊~」葉修不由得佩服起王虎的持久……從自慰到插穴再到口交,一直到幹現在,這根大雞巴操了自己這麽久,竟然還不射……「專心點!」王虎用力擊打葉修富有彈性的屁股,幹得更猛,更賣力。

葉修啊啊啊的大叫起來,被王虎幹得分身翹起,從馬眼流出大量淫液。王虎滿意的俯下身貼住葉修後背,伸手去揉搓把玩葉修紅艷艷的乳頭,下半身猛插葉修的菊花。甚至親吻葉修,舌頭也伸進葉修的小嘴攪動起來。

就這樣,葉修一邊被親嘴,一邊被抓住奶頭狠玩,下半身還一直被火熱的大棒狠狠頂到前列腺,浪叫聲被堵的變成「嗚~嗚~」三重刺激使得他被幹得身體發熱通紅,後庭內淫水直流,不僅被抽插甩濺的到處都是,甚至沿著白嫩的大腿流下來,簡直淫蕩到了極點,同時也爽到了極點。

但就在這時王虎卻突然離開他身體站起。陽具從屁眼的抽離帶給葉修的巨大空虛,他嬌聲浪叫著,不滿的回過頭看王虎。

「小浪貨,剛才還要死要活的不讓我操我,怎麽,現在嘗到肉味了麽?哥哥幹得妳爽不爽啊!」王虎把葉修抱到沙發上,改為正面朝上的姿態。

只見葉修被操的眼波似水,粉面生暈,胸口不住的起伏不定。王虎拿著大雞巴在騷水潺潺的穴口邊輕輕繞圈,「小浪貨,想要嗎?這次哥哥不強迫妳哦,想要就說啊。。。」

「嗯……啊……想……」葉修正處在高潮被打斷的余韻中,呻吟也變得嬌媚起來。

「天生是被人操的賤貨!」王虎笑罵道,「妳是求老子幹妳嗎?是的話就稍微張開點腿啊!」葉修慢慢的張開雙腿,甚至主動嗯嗯啊啊的湊過屁股求王虎操自己。

王虎滿意的擡起葉修雙腿,露出被操成媚色的後庭,將巨大的雞巴直直的戳進去,在屁眼裏用力抽送起來。進七退三的高明技巧,再度使葉修陷入情慾的深淵,葉修白白的屁股擡啊擡的,嘴中不斷浪叫:「嗯……嗯…啊……啊……嗚……喔…啊……」被幹得強烈刺激終於讓他射精,「哦~哦~受不了了~饒了我~」

王虎抱起癱軟的葉修改為自己坐到沙發上,葉修趴在王虎懷裏,氣喘籲籲的任王虎扶著自己的腰部上下套弄,玩了一陣後,王虎抱住葉修臀部,以下半身相連的姿態站起來,葉修配合的摟住王虎,兩人享受著上下晃動的快感,葉修的屁眼一張一縮的努力討好不斷進出的巨大雞巴,王虎則一直貪婪的吃著葉修的奶頭,甚至吸的嘖嘖作響。

葉修舒服的主動的往前送乳頭,嘴上卻仍拒絕說「啊……啊……討厭~~不要吸了…奶頭被吸的…好痛……哦…」,王虎含著奶頭罵道:「口是心非的小浪貨…妳和妳老婆做愛的房間在哪?

我要在妳跟妳老婆做愛的床上幹妳…操的妳像婊子一樣亂叫才好。」

「不…不要…這裏就好…喔…好…棒…好爽…啊……不要停…啊…爽死了……啊……啊啊啊……」葉修仰頭閉目,淫蕩的扭著屁股。

「妳這個小浪貨,來,哥哥帶妳散散步。」王虎扶著葉修屁股,一邊插他,一邊開始走向早已調查好的房間,胯下的那根雞巴還隨著走動的節奏,不停的操弄葉修屁眼,搞得葉修浪叫連連,半推半就的任王虎帶著自己走向房間。

到了臥室,王虎把葉修放到床上又是一陣狠操,幹得葉修瘋狂搖頭,尖叫著求饒,王虎仍是不為所動,激烈的挺腰連插,葉修激動的再次射出精液,體內一陣劇烈痙攣,刺激得王虎更加兇狠的狂幹葉修,在葉修顫抖的以為自己會就這樣被操死的時候,王虎拔出大雞巴,伏在葉修身上仔細欣賞著這個自己日思夜想的美人,同時雙手在葉修身上輕輕的按摩。

等到葉修自高潮余韻平靜下來,被王虎專註的目光看得害羞,別扭的把頭側開。王虎則立刻跟過,不斷溫柔的親吻他的側臉,一直親到到葉修嘴唇。葉修微微開啟唇瓣,王虎的舌頭立刻伸進去與之糾纏嬉戲。原本輕柔按摩的雙手也開始不安分起來,葉修的粉乳雪臀再次陷入敵手,被揉搓挑弄。恰到好處的力度讓葉修高潮後敏感的身體無比舒適,在接吻中發出微哼聲。

溫存一陣後,王虎抱著葉修讓其側躺,架起他一條腿,然後從下面將巨棒緩緩插入葉修的屁眼。

葉修順服的任其擺布,感到一根又粗又燙的鐵棍,正磨擦著肛門內壁,慢慢撐開肛口,一點一點探進來……隨著屁眼一吋一吋的被撐開,快感越來越強。

「啊……」就在王虎的龜頭抵到腸壁的一剎那,強烈的快感震的兩人全身顫抖。王虎他身上落下綿密的親吻,「寶貝…妳的屁眼好緊…真爽,還有妳的屁股……真有彈性,不論我怎麽幹……都是那麽爽!」一邊說著,一邊插、抽,插、抽,重新挑起葉修情慾,葉修套弄著自己的陰莖,馬眼騷水又不斷潺潺流出。

「啊啊……好爽…不要停…幹我…啊……哥哥……好會幹……啊……啊……」

在葉修淫蕩蕩的浪啼聲中,王虎開始加速挺腰抽插。葉修才從接近高潮頂端稍微下來,又被一波波強烈的快感推向高峰。

王虎的技巧很高明,他看出葉修在這次高潮後,已經接近虛脫,不適宜再幹得太猛烈,因此以較溫和的方式,九淺一深的插他,如此不至於讓葉修負荷過重,可以喘口氣,又可以使他保持興奮狀態,來迎接自己下一波猛攻。

果不其然,在插了七、八分鐘後,王虎先將葉修雙腿跨到肩上,隨後慢慢倒向葉修,把葉修雙腿越撐越開,並逐漸加速抽送。到最後,葉修雙腿已幾乎貼到肩膀,屁股也被撐起,肛口朝上迎合王虎俯沖而下的巨棒,讓他每一下都直接命中腸壁,頓時幹得葉修死去活來,潰不成軍。

噗嗤~~噗嗤~~噗嗤~~噗嗤~~噗嗤~~「啊…啊……好…好舒服…啊…要死了…好喜歡…啊……啊…」葉修屁股裏的淫液流得比上次更多,抽插的水聲也聽得更加分明。

噗嗤~~噗嗤~~噗嗤~~噗嗤~~噗嗤~~ 「啊~~啊~~……不行了…要…要幹死了…啊……插…插到底了…要死了…爽…啊…啊……」葉修感到洞都被塞的滿滿的,巨棒在身體內磨擦著。

噗嗤~~噗嗤~~噗嗤~~噗嗤~~噗嗤~~(水聲四濺)「啊啊啊~~……我不行了………要射了………啊~~~~~~」

噗嗤~~噗嗤~~噗嗤~~噗嗤~~噗嗤~~(抽插的聲音加大)

王虎雙手扶在葉修的腰間激烈的挺腰連插,享受著每次深深的插進去時葉修發出來的浪叫,幹得葉修高潮連連,淫聲浪語不斷。

直到葉修被操的只能射出稀薄的液體時,王虎才猛然拔出雞巴,對準葉修的俊臉,噴出濃精,第一道竟然直接射進葉修嘴裏,接下來的精液則遍布葉修的臉龐,脖子、胸口……之後王虎把陽具塞進葉修嘴裏,讓他舔乾淨,葉修竟然也很聽話,不僅吞下了所有精液,甚至從床上坐起來,仔細的幫王虎吸吮乾淨。

王虎滿意的撫摸葉修,不斷的親吻他。但是葉修還沒來得及休息片刻,王虎便再次發動猛攻。

整整一個下午,葉修不斷的因高潮而醒來,又因高潮而暈過去。

王虎恨不得將累積了大半年的獸慾在這短短的幾個小時裏一口氣全部發泄到葉修身上,葉修被他的操死去活來,到最後整整3天合不攏大腿。

沒過幾天,食髓知味的王虎再次來到葉修住處。這次他沒有威脅,但葉修居然自願又給他幹了一下午。

之後,同樣的事情不斷重演,王虎想出種種匪夷所思的方法蹂躪葉修,強迫他擺出各種淫亂姿態。

只要王虎在家,可憐的葉修便得一直光著身子,以便隨時隨地滿足王虎的性慾,甚至連吃飯時都得一邊被幹一邊吃……

最後葉修完全被王虎用強烈的性慾和高超的做愛技巧所征服了,於是幾乎每天下午,都會聽到葉修放浪淫蕩的叫床聲,久久的回蕩在屋裏……

前一篇文章孕婦淑珍
下一篇文章兩個女友換著玩

猜你喜欢

随机小说

回覆

請輸入你的回覆!
請在這裡輸入你的名字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最近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