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客的妻子

[ 夫人呢?] 青爺四處找不到藍姨,問道。

[ 夫人正在接客呢。] 管傢道。

[ 什麼人啊,還要她親自去?] [ 人到是沒什麼來頭,不過夫人說了,頭牌小欣走了。可不能讓倚紅樓被別人比下去。] 青爺似乎有點不開心。自己都沒出門。她就和別人光明正大的搞了起來,於是他挑了藍姨隔壁的房間,這房間的隔音效果似乎也的確不太理想,青爺將耳朵貼在牆上居然清清楚楚的聽到了自己夫人的聲音,或者說呻吟聲!

[ 真是猴急……我又不會跑。妳都付了錢了,這一個下午,我還不都聽妳的。

] [ 早就聽聞夫人大名,今天終於可以在妳身上為所慾為。我能不急麼。] [ 我能有什麼大名,隻要付錢,誰還不能把我收拾的服服帖帖的啊,奧喲` 妳添的我癢死了。奧奧“好靈活的舌頭啊啊“恩啊“啊恩“] 隔壁的青爺聽著自己夫人的叫床聲,甚是難熬,雖然知道她的習性,堂堂當陽四騷。這上過她的男人可謂不計其數,可這還是第一次如此近距離的接觸自己夫人和別人上床[ 哦“啊啊“妳這個小壞蛋。還添……就知道“奧` 奧奧“就知……知道欺負人傢的小嫩豆。奧奧““` 舌頭真厲害。再“再“添下去“我……我會丟的“奧奧“啊“奧奧““`]傳來的盡是藍姨的浪叫聲[ 夫人怎樣,還說我猴急麼?] [ 真是我的小冤傢。瞧妳,桌子上都濕成這樣了還不肯放過我,真要添死我才甘心啊。] [ 夫人說我猴急,我這不先來點前戲麼。] [ 這還來點前戲……那要任妳處置的話,我還不被妳修理的死去活來啊。

] [ 是我不對,望夫人見諒。這樣吧,我聽從夫人的吩咐。夫人需要我如何伺候我就如何伺候吧。] [ 咯咯“咯咯“小冤傢真是個會玩的人“看來我今天肯定要被妳好好修理了。這樣吧` 妳先去看看隔壁有沒有人。] 青爺聽見嚇了一跳,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還把邊上的凳子撞倒了。

[ 瞧,有人在呢。不過夫人為什麼問這個呢。] [ 先別問。妳把我抱到牆邊。

] [ 遵命,夫人。] 青爺不知道他們在搞什麼玩意,隻好假裝拌個凳子坐上去休息。這時”聽見牆邊傳來了聲音,兩塊磚頭居然被抽了出來。青爺好奇的又走到牆邊,想知道他們到底在做什麼。

[ 沒想到這兩快磚頭還能抽出來。] [ 咯咯,那當然,別忘了。我可是這的老闆娘。] [ 那麼夫人,接下來該怎麼做呢?隔壁似乎沒有什麼動靜啊。] [小壞蛋,我這點心思妳還能猜不透嗎?剛才妳用舌頭,雖然把我添的那麼慘。不過呢““] [ 不過什麼?我以為夫人被我添的很舒服呢,那種叫聲是舒服的叫聲。

我說的對麼?] [ 咯咯“我越來越欣賞妳了所以,才想出些好玩的來討好妳這冤傢。]青爺是越聽越忍不住[ 來“對,就這樣趴著。我也來了哦……] 青爺實在好奇,也顧不得那麼多躲在暗口旁邊,剛想往面瞟去,隻見一個東西擋住了視線,仔細一看,那是他再熟悉不過,自己夫人的淫口,不過不是上面說話用的那張,而是下面剛剛被那男子添的淫汁四益的那張淫穴。

下面突然一條舌頭伸出來,探進了自己夫人那一張一合的小洞。

原來他們此時正用69式在互相添弄。但她的羞處和男子的舌頭處正好對著洞口。

[ 奧奧““又來了,這舌頭太靈活了,我的下面從來沒被人添的“那麼爽過奧!剛……剛才隔壁有人的吧。] [ 呵呵,有人,而且隨時都有可能髮現我們哦。隻要夫人還像剛才那樣的叫床聲,這缺了磚的牆,絕對能讓隔壁的人髮現。

到時候他們會髮現他們的老闆娘是多麼的風騷淫蕩,說不定,以後他們還會把妳當成他們消遣的免費玩具,天天把妳插翻天。名義上是老闆娘,實際上卻被下人們當作馬桶一樣排著隊上。] [ 妳真是個冤傢。奧“奧“舌頭厲害……說……說話更厲害。啊“啊“恩……奧奧`我可不想被人當馬桶一樣插,恩恩……恩恩……] 真他娘的賤”被人說成馬桶還這麼浪。但青爺還是不得不佩服這男子的舌頭,靈活機動,而且對女人的羞處非常了解。添弄的速度更是他不敢比擬的。自己夫人被這樣的舌頭反復添弄了十分鐘還沒丟,也不虧當陽四騷的名號了。

青爺看的過於集中,居然又把椅子給打翻了。

[ 啊“真的有人。不行“小冤傢,能不能把我抱到床上,妳想怎麼……奧“玩就“怎麼……玩。] [ 現在可不是反悔的時候哦。] 男子似乎聽見有人,顯的更精神了。舌頭更快速的添弄著早已濕的一塌糊塗的嫩穴,特別是小豆豆”時而用舌尖繞著豆豆”時而又用牙齒輕咬,幾乎一刻也不怠慢。小豆豆也漲的通紅。

連青爺都從來沒見過自己夫人的嫩豆會這麼飽滿。

[ 恩恩……恩……恩恩……] 藍姨的呼吸越來越不流暢,似乎已經到了忍耐的邊緣。

青爺直盯著自己夫人的羞處。這時突然有人開門,嚇的青爺連忙躲到床底下。

這事情可不能被人髮現,那臉可丟大了,自己夫人在隔壁被客人玩的這麼丟人,自己還在隔壁偷窺,說出去實在太丟人了。

[ 這房間好幾天沒打掃了,阿堂,可要掃的自己點。] [ 知道了,昆哥。]是負責店內清潔的啊堂和阿昆。青爺又不敢露面,隻好祈禱兩人掃快點離開。可這屋子太臟,兩人足足掃了10多分鐘。剛慾離開。阿堂仿佛嗅到了什麼氣味朝暗口走了過去。

此時的藍姨已經到惡劣忍耐的極限。雙手捂著嘴,可口水卻流的滿地都是。

男子的舌頭依舊高速的侵佔著她一片狼籍的羞處。

自己雖然位列當陽四騷,又是倚紅樓的老闆娘。平日雖然也會偶爾接接客,但那也是興趣來時偶爾幾次。至於倚紅樓,除了自己丈夫青爺和管傢老刊,別人對她還算敬畏。可現在,自己和客人做也就算了,原本是覺得他舌頭厲害,才心血來潮和他玩點新鮮的,現在到好,被他添的差點崩潰。

[ 昆哥妳看這。] 阿堂阿昆一左一右來到暗口兩邊,彼此會心的一笑,大概知道隔壁的客人在玩些新鮮的,他們雖然在倚紅樓做事,妓女是見了不少,可這畢竟都是有錢人才能上的,他們是想都不敢想。這會看到這麼誇張的事,兩人不由自主的流出了口水。

青爺在床低偷偷望見兩個下人對著自己夫人的羞處流口水,這心真不是滋味` 可又無可奈何!

[ 恩恩……恩恩……] 藍姨並不知道自己的羞處此刻正暴露在兩個下人面前,可她知道隔壁有人在打掃,所以依然強行的忍住。

這時男子的舌頭突然停了下來。藍姨也總算鬆了一口氣,可又不敢說話。知道他是不會這麼好心停下來的,可能他也累了。說不定馬上又會更猛烈的添弄。

可她萬萬沒想到的是,男子正用左手掰開她的肥臀,右手手指則輕輕的刮著她淫穴的四週。並示意暗口旁的兩人。

阿堂阿昆一見他的手勢,可樂了。阿堂剛準備伸手,阿昆一下把他推開,用他的食指插了進去,然後來回抽動。已經流了滿地口水的藍姨被這生疏的幾下抽動,整個人都抖了起來。她實在快忍不住了,可她還是要忍,因為她知道自己這時候高潮的話絕對會潮吹,而且淫水會直噴進隔壁房間,那樣下人一定會髮現。

正到阿昆用手指抽送的不亦樂乎的時候,阿堂再也忍不住,將頭探過去用舌頭添起小嫩豆來了。

[ 恩恩……恩恩“奧!恩恩 ]已經來不及考慮為何舌頭的添法變的笨重,藍姨絕望的呻吟著最後的抵抗。

床下的青爺看著自己夫人被折騰的毫無還手之力,卻又不敢菈下臉來出去制止。

在舌頭和手指的同時進攻下。藍姨大叫了一聲,一股淫汁直噴而出,從暗口噴向了隔壁房間。

[挖``不會吧。]啊昆道[像撒尿一樣噴出來。][厲害。]啊堂也顧不得被髮現,吃驚的附和起來。

藍姨一聽,就聽出是阿堂和啊昆的聲音。難道?

[小淫婦,怎樣,剛才是隔壁打掃房間的兩個下人分別用手指和舌頭讓妳潮吹的。爽嗎?]男子還不忘調侃。

藍姨現在連話都不敢說,就生怕被聽出來。可剛才的高潮,的確讓她爽翻了天。而且最後將她送上高潮的還是她的兩個下人。甚至肉棒都還沒進入。已經興奮的噴了那麼多淫汁。

[隔壁的客人,我們也不是存心的,妳可千萬別告訴我們夫人和老爺啊。]啊昆膽小的說道。

[對對對。千萬別讓夫人知道,我們這就走了。]啊堂剛準備離開。藍姨也總算歎了一口氣。誰知道男子卻說道[妳們怕什麼,這騷貨欠乾的很。我一人都滿足不了她。正好,妳們就在隔壁陪我一起爽爽這騷貨。

藍姨一聽,都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那我們就恭敬不如從命。]啊昆和啊堂揀到了便宜,興奮的不得了。

藍姨一點辦法也沒。隻得祈禱別讓他們髮現。

[ 夫人!別裝了,我知道妳很興奮!等會我會讓妳更興奮。] 男子在藍姨耳旁低聲說著。

[ 我怎麼碰到妳這個冤傢。還不閑我丟人麼。] 藍姨也隻得輕輕的說。

男子從後將藍姨抱起,將她抱到暗口前。

[ 兩位今天可是好福氣。這淫婦可是妳們倚紅樓最騷的一個。] [ 難道是小紅?私底下,我們這些下人全都認為小紅是整個倚紅樓最騷的一個妓女。] 阿昆興奮的說著。

[ 這可就要靠妳們去猜了,要不讓她淫叫幾聲,妳們去猜猜?] 男子不停的調戲著,將藍姨的羞處送到暗口:[ 看妳們誰能讓她叫出聲來,誰就能用肉棒來搞她。] [ 我先來。] 啊昆迫不及待的伸出手指探進那剛剛高潮過的嫩穴。

[ 可要用點心,這小淫婦怕被妳們認出來,所以剛才開始一直忍著,還用手捂著嘴,不過妳們放心,我現在已經把她雙手反綁了起來,隻要足夠刺激,保證她浪叫起來。] 藍姨一聽才髮現,不知道什麼時候雙手已經被反綁到了後面。啊昆的手指此時已經伸了進去。雖然不是高手,但對於剛被挑逗的淫水直噴的現在的她來說,已經非常刺激。

[ 真他媽的緊,把老子的手指當雞吧使了。瞧這水流的。真他媽下流。] 啊昆還不停的說著臟話。

[ 怎麼樣?被自己的下人這麼說。是不是更刺激了?] 男子輕輕的說道。

[ 恩恩……嗚……] 藍姨很快就呻吟了起來。的確。此時的她雖然覺得丟人,但卻異常刺激。

[ 還不大聲叫出來。騷娘們真怕我們認出是誰?不會還覺得丟人吧?是小紅嗎?平時就一副欠乾的騷樣,在我們面前還趾高氣揚的。一天還不知道要被多少人猛操呢,進了房間一個個像條母狗似的。哈哈。] 啊昆仿佛平時受了不少氣,一下子全罵了出來。

青爺此時真想活剝了他的皮。可臉上實在掛不住。隻得強忍著。

[ 昆哥行了吧` ,讓我也來試試。] 邊上的阿堂等不及了,把阿昆一把推開。

雙手將騷穴掰開,將面翻了出來。對著那粉嫩的淫肉輕輕吹了幾口氣。

藍姨被這麼一折騰居然差點叫出聲來。明明什麼東西都沒有進入,可卻被吹的酥麻難忍。藍姨清楚的感覺到自己肉穴處的淫肉開始一張一合,淫汁也大量的往外益出。

[ 恩恩……嗚……恩恩。] 藍姨實在好想大聲叫出聲來,可當著兩個下人的面,那太丟人了。

[ 啊堂妳小子不錯啊,這騷貨看樣子快忍不住了。] 啊昆興奮的盯著。

[ 這些都是平時偷看的時候學的,主要這騷蹄子太浪了,瞧她那嫩肉,動成這樣,也太欠乾了。] 啊堂說完繼續吹著氣。

藍姨開始不住的扭動身子,羞處被吹的已經忍無可忍了。這時,啊堂的舌頭突然的刮了下她的嫩豆。

[ 奧!] 藍姨被這一刮,終於浪叫了一聲。

[ 叫了叫了,啊堂繼續搞她] 啊昆在一旁道[ 小騷貨終於肯出聲了。] 啊堂髮現添那小嫩豆似乎很刺激,便用舌尖來回挑逗。藍姨的淫水又開始毫不保留的往下滴。床下的青爺正巧清清楚楚的看著自己夫人的浪水直滴到地闆上。

[ 啊!] 藍姨再也忍不住了再次大叫了起來。啊堂見狀收回舌頭,雙劇的收縮起來。

身位當陽四騷之一。藍姨並非沒見過世面,這床上工夫,在整個倚紅樓,除了前陣子剛離開的小欣和時來時不來的小紅外。其餘皆不如她。可而今,突然襲來的羞恥感,使得她全身處在不知所措的地步。忍耐也已到了極限。這口氣這麼一吹,下身酥麻難忍,如火般燃燒。淫慾,羞恥,直抵腦際。早就流了一地口水的那不聽使喚的嘴巴。淫蕩的喊叫了起來[ 啊!奧!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伴隨著那壓抑已久的浪叫聲,羞處的尿道口再次噴出一股白色的淫汁,連噴4下,噴的啊堂滿臉都是[恩恩……啊。恩恩……啊……]達到了興奮的頂點。藍姨的嬌喘聲久久不能平復。

[乾!居然連著噴。這娘們也忒騷了吧。瞧那浪穴,一張一合的,這還沒被咱傢夥插進去呢,就噴成這樣。真他媽騷貨,不給男人乾就忒虧了。賤娘們。

]啊昆從沒見過這等好事興奮的大罵起來。

自己夫人被下人說成這樣,青爺是再沒臉出來了。剛才被搞的叫那麼大聲,也不知道被認出來沒。

[昆哥,剛那叫聲不像小紅啊。我以前偷聽過,這騷蹄子不是小紅。][管她是誰,咱倚紅樓足夠浪的就那幾個。明天偷偷聽下,比對下不就知道了。妳讓這騷娘們叫出聲了,還不快上去日她。哈哈。][小淫婦,不但叫出了聲,還高潮的這麼丟人,怎樣,我剛才答應他們,所以妳得被她插個爽。行不行?]男子似乎非常滿意不住的調侃道。

[恩恩恩……]藍姨不停搖頭。連續兩次的高潮,而且兩次都噴了出來。讓她幾乎虛脫。要再緊接著給插一頓,恐怕連她都受不了。

這次男子到也難得通情達理了起來。

[那這樣吧。這小騷貨說想休息下。不過她可以用她胸前這對豪乳來滿足妳們。]說罷,將藍姨的胸部對準暗口,送到了對面房間。

[妳們不用客氣。盡管玩吧。讓她的小嫩穴休息會,順便,看妳們能不能通過這對玩意猜出她到底是誰。誰猜出來,我允許他來我這房間,和我一起修理這淫婦。

兩人一聽,急色的上去一人一邊。

[好大的乳房啊。果然不是小紅。小紅沒這麼大。]啊昆笑道。兩人對著藍姨的豪乳揉捏了五六分鐘[他娘的,我忍不住了。]啊昆叫道。

藍姨還沒明白怎麼回事,左邊的乳頭已經被一樣東西頂住了。原來啊昆已經掏出陽具頂在了她的乳頭上。

[不行,啊堂妳休息會,娘的我忍不住了。]啊昆將肉棒夾在乳溝,雙手捏住兩個乳頭,一上一下的抽動了起來。

[啊啊∼∼恩!]藍姨在這情形下居然也配合的呻吟了起來。這時,男子托起她的肥臀,用那可怕的舌頭在她屁眼上添了兩圈。

[咿呀∼]藍姨馬上浪叫了起來[啊啊……恩呀`……奧奧奧][騷娘們興奮了吧。]啊昆還以為他的肉棒把她搞的浪叫不已呢,開始加速抽弄,沒2分鐘,在藍姨淫蕩的浪叫聲中一瀉如柱,濃濃的精液盡數射在了乳房上。同時,男子也停了下來。沒想到藍姨居然不依的呻吟了起來。男子立馬把她抱起,將她的羞處對著暗口道[ 我們的小淫婦騷勁又髮了,剛才那個,好好修理她一下。] 啊堂早就在一邊忍不住了,掏出陽具,對準那一張一合的肉穴猛的一下就插了進去。

[ 奧!] 藍姨到現在總算是舒服了一次。啊堂的肉棒也沒讓她失望,粗壯有力,龜頭也是凹凸有緻,次次都頂在她深處。

[ 啊啊啊 恩……恩啊“奧奧“爽死了。奧奧“啊……爽] 酥癢的肉穴終於被插的結結實實。藍姨語無倫次的叫了起來[ 騷娘們,妳到底是誰啊] 一旁的啊昆聽到藍姨叫床,可就是想不起是誰[ 咿呀……啊啊啊啊] 髮覺自己叫出了聲,藍姨不由自主稍微收斂了些。畢竟不想被他們認出來。可那啊堂次次往死頂,即使是平時,被這麼兇猛的插這麼多下也會爽翻,更別說現在。濕漉漉的嫩穴被挑逗的極度敏感。再加上這一陣猛插。才幾分鐘就幾乎被送上高潮。還好平日的經驗還在,在被丟人的修理了幾十下後,下身的淫肉開始收縮,緊緊的夾住肉棒。

[ 奧。騷娘們。還會咬人。爽。這賤貨乾起來真爽。哦哦“] 啊堂被這麼一夾,顯然有點支撐不住了,畢竟他的經驗太少。

[ 小夥子,這淫婦乾起來爽吧。] 男子道[ 爽!要是天天……天天……乾她一次就好了。] 娘的,還想天天乾。青爺在床下是越聽越氣,下面的玩意卻不爭氣的一柱擎天。

[ 能不能天天乾,就得看妳本事了。這淫婦欠乾的很,妳要能乾的她爽了,她隨時都能給妳上。免費的哦,我說的是不是,小淫婦?] [ 奧奧。恩。用力插我,插的我爽翻了。就天天給妳乾。] 藍姨破天荒的說話了,大概也到了臨界點了。丟人不丟人,一下子也不去管了。

啊堂仿佛快撐不住了[ 小夥子,別忘了她的小嫩豆,那可是她淫亂的根源啊。] 男子一語驚醒夢中人。啊堂伸出手指,對著嫩豆就是一陣猛刮。

原本就快高潮的藍姨被這麼一刮,叫的愈加淫蕩[ 咿呀……別刮了。舒服啊啊啊啊啊。又要丟了。奧呀。爽。爽翻了啊啊啊啊啊……] 藍姨此時整個人趴在牆上。口水從牆上直流而下。羞處更是不堪。幾乎啊堂沒進入一次,淫水就會往外飛濺。藍姨幾乎快失去意識,有生以來第一次被乾的這麼爽。

阿堂卻越戰越勇。用手指將藍姨送上臨界點後。毫無保留次次到底的又是50下猛插。

[ 騷貨。爽不爽。] 啊堂叫到。

[ 爽。爽翻了“` 呀呀呀。啊啊] [ 叫哥哥。] [ 哥哥。親哥哥。饒了小賤人吧。啊啊啊啊啊] 啊堂絲毫不保留。藍姨的確是爽到了傢,興奮之餘,連哥哥都喊了出來。

聽到自己夫人喊下人作哥哥,青爺羞恥的同時也興奮的來回弄著自己的陽具。

啊堂又是20來下猛插,忽然覺得她淫穴誇張的急速張合起來[ 不行了,啊啊啊啊肯定又要噴了……天。親哥哥“親老公。我愛死妳了啊啊啊啊啊啊噴“啊` ` `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了啊啊啊 ““`] 啊堂一聽,猛的將肉棒拔出。隻見一股淫汁直飙而出。射出將近4米之遠。足足噴了五下,緊接著,更誇張的是連尿都噴了出來,金黃色的尿液居然筆直的往前噴出,然後是好幾屢尿液同時噴出。

大失禁。最後也不知道是尿還是淫汁。滴滴噠噠的流了好久。

[ 這娘們沒事吧。和男人乾還能乾成這副不要臉的樣子。尿都出來了。] 啊昆驚訝的歎道[ 噴這麼多,他媽的太丟人了吧。娘的果然賤貨。賤到傢了。] 這回連青爺也看呆了。被個下人乾成這副德行,這要被髮現還了得。爽的時候居然連哥哥老公都叫了。青爺目瞪口呆。可好戲在後頭,還沒射精的啊堂楞了幾分鐘,馬上又將肉棒插進了那羞恥到傢了的淫洞……連續叁次高潮都是丟人的潮吹,第叁次更是被那叫啊堂的下人操的尿都噴了出來,作為倚紅樓的老闆娘,藍姨丟人可算丟到傢了,可幸好對方並沒從叫聲中猜出自己是誰,畢竟誰會想到自己一個堂堂的倚紅樓老闆娘會做出這麼多丟人的事。

[ 啪啪啪……] 那個叫啊堂的下人居然本錢這麼大。藍姨扶在牆上,她已經不感想象自己那丟人的嫩穴此時是何等模樣。粗壯的肉棒蠻橫的直搗龍門,碩大的龜頭每次都直抵花蕾深處。

才噴過的嫩穴再一次高度敏感了起來。面的嫩肉緊緊包裹著火熱的肉棒。

自己的淫叫聲此起彼伏。

[ 啊啊啊。厲害……親老公插死我了啊啊啊啊……] [ 騷貨。額啊。我要射了。] 啊堂畢竟經驗不足,隻顧一味猛插,在藍姨嫩肉的包夾和淫蕩的餓浪叫聲的雙重刺激下,終於忍不住了。

[ 危險期。今……今天是危險期。求妳別射在面……會懷孕的……] 藍姨突然想起今天還是危險期。

[ 他娘的,還危險期。射面。啊堂。射死她。欠插的賤貨。肚子乾大她。

] 啊昆邊手淫邊興奮的叫道。

他媽的還想射在面?青爺再次手足無措。這危險期。肚子被乾大了怎麼辦。

他堂堂青爺難道做現成的爹?這以後還怎麼在當陽立足。可此時的青爺實在是毫無辦法[ 啊!] 啊堂開始加速沖刺,[ 危險期還……還出來賣!今天就……就要乾妳面。射死妳個千人日的賤貨。] [ 啊啊啊啊啊啊……舒服……舒服。爽……好爽。] [ 他娘的嘴說別射進去。自己就不會收回去啊。娘的這騷貨太賤了。啊堂。射。射妳她。把她肚子乾大。] 啊昆大叫道。

[ 嗬啊啊啊啊啊啊……] 啊堂在做最後的沖刺[ 危險期……老子射死妳。騷娘們。欠乾的浪貨。都……都這時候還說什麼危險期……賤貨。說妳想被老子射進去!] [ 啊啊……給我……好哥哥……好……好老公……親老公。給我。我是小淫婦……欠人日的騷貨。射我。搞大我的肚子。射死我……親老公,愛妳,愛死妳了。妳插的小淫婦爽死了。今天是危險期……搞我吧。把我搞大吧啊啊啊啊啊啊 ] [啊!] 啊堂一陣悶哼。大量濃濃的精液全部射了進去。

[ 啊啊啊啊 ]藍姨被這麼一射。興奮的再次達到高潮。尿道口再次噴出了一股淫汁。啊堂慢慢的將肉棒拔出。乳白色的精液也隨之流了出來。嫩穴還在略微的張弛。小陰唇已經被乾的翻了起來。淫穴似乎都很難合起來了。濃濃的精液正不住的往外益出。看的啊昆再也忍不住。掏起傢夥,對著肉穴就插了進去。

[ 啊……] 還處在興奮中的藍姨很快就呻吟了起來。啊昆的陽具雖然不夠粗長,可對於現在的藍姨來說,也足夠讓她興奮不已了。一旁的啊堂,已經筋疲力盡的躺在了地上,看來剛才做的實在太猛了。

[ 夫人。] 啊昆輕輕的說了句。

藍姨腦際一驚,知道自己已經被啊昆聽出來了。也難怪。剛才那麼淫蕩的說話。對於在倚紅樓做了好久的啊昆來說,肯定能聽出來了。

[ 我……啊啊啊啊] 藍姨還沒來得及說話。一直沒什麼動作的男子,突然將肉棒送進了她的屁眼。

[ 果然醬還是老的辣,我們一起來收拾這淫婦。] 男子笑道。於是兩人一個肉穴一個屁眼讓藍姨除了淫叫,什麼話都說不出來了。

青爺目睹自己夫人被再次插翻了天。10分鐘內高潮了3次。而且次次潮吹。

終於在啊昆射精的時候迎來了第四次高潮,同時也時候昏了過去。

前一篇文章肛交阿姨
下一篇文章嬌妻物語

猜你喜欢

随机小说

回覆

請輸入你的回覆!
請在這裡輸入你的名字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最近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