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女英雄傳

春滿樓,京城最大的妓院,每天在這裹進進出出的嫖客不計其數。此刻,一位貌美如花的姑娘做在頂樓,看着下面這寫人,獨自歎息。只見她眉如翠羽,肌如白雪,腰如束素,齒如含貝,胸如雙子山“現在尺寸為36E”,股如半月盆。

此女喚做雲瑛,是這春滿樓的頭牌,在京城是小有名氣,按理說應該很少出來接客的。但她好像慾求不滿似的,只要有時間啥客人都接,難得看到她在這閑座着。

“哎……”雲瑛歎息道,“這素女心經最後一層怎麼這麼難練成啊。”

其實雲瑛是個孤兒,自幼由師傅撫養成人,師傅是“蕩婦門”掌門,而雲瑛是師傅座下首席也是唯一一位弟子。她自十六 歲開始修習本門鎮門之寶“素女心經”憑藉天賦,很快便學完了前面幾張,但最後一章至今仍未參透。

修習此心法,身體會變的慾髮敏感,但乳房卻愈髮變大,陰道愈髮緊致。說簡單點就是女人越來越淫蕩,但又不能忍着慾望,否則很容易走火入魔。之前在山上,雲瑛一直靠自慰來排解心中的慾望。

直到有一天,師傅對她說“瑛兒,妳武功已學的差不多了,但素女心經最後一章要想學會,則需要一定的機緣。不可操之過急,如今妳且下山去,一來可以見識一下山下的世界,二來可以跟男人交合,采陽補陰,對妳修練大有益處。”

雲瑛下山來後,便來到了春滿樓,采陽補陰,沒有比妓院更好的地方了,如今兩年過去了,雲瑛功力大有進步,但仍未參透素女心經的最後一章。

“機緣、機緣,不是妓院,那會是什麼呢”雲瑛思忖道。

“寶貝……”突然一雙手從後面抓住了雲瑛的乳房,“想死我了。”

雲瑛回頭一看,是李公子,要平常,方圓十丈之內掉跟針她都能聽到,但今天思考太如神了,以至於有人來到她身後卻混然不知。

“恩…”雲瑛立刻有了反應,最近幾天,身體比以前更加敏感了,難得離大功告成不遠了。雲瑛沒時間想那些,李公子已經吻到她的脖子了,她全身立刻像過電一樣,體內熱血沸騰。

“剛一碰妳就濕成這樣了”李公子摸了一把她的陰道,為了方便接客,雲瑛只穿了一件稍微大點的肚兜,但僅僅起到遮擋的作用,從後面隨便都能夠到她身體的任何部位。

“小浪蹄子,真騷啊,說說吧,今天接了幾個了?”李公子一邊上下齊手,一邊問道。

“啊……妳是第十五個了,來嘛,乾我。”雲瑛杏眼微閉,激烈的回應着李公子。

“別急,寶貝,到床上去,要飛過去哦。”

“討厭。”雲瑛身子放平,一只腳着地,讓李公子趴到她身上,腳尖輕輕一點,兩人淩空飛起,慢慢落到身後叁丈外的床上。

剛一躺下,李公子忙把雲瑛身上唯一的一塊肚兜扯了下來,又趕忙將自己脫了個精光。看着眼前這具潔白無暇的胴體,李公子一頭紮在了兩座山峰上,邊用牙輕輕咬着粉紅的乳頭,邊用手揉搓着乳房。

“恩恩……”雲瑛輕聲呻吟着,兩手按着李公子的頭“啊…啊啊啊……”李公子順着光滑的小腹一路向下,很快就來到了桃花源前,只見洞口外樹立着幾根陰毛,像是特意的點綴,兩片粉紅的大陰唇已經微張,連接處一顆花生豆大小的陰核微微顫抖,整個外陰已經被淫水打濕,洞口還在潺產流水。

李公子將嘴靠近陰核,輕輕吮吸着,這味道比任何山珍海味都要美好,突然雲瑛身子劇烈的顫抖了起來,一股激流自洞口噴出,打濕了李公子一臉。

“哈,越來越快了,還沒怎麼就高潮了,一會有妳好受的。”李公子暗想道。

“啊……”雲瑛髮出了長長的一聲呻吟。

修煉素女心經不僅僅能使身體變敏感,高潮跌起,而且恢復也快。雲瑛身子剛剛停止顫抖,立刻抓住李公子的陰莖,一邊往陰道裹塞,一邊道“官人,我要,快給我,進來”看到這情景,李公子哪還能受得了,提槍上馬,直入桃花深處。

“啊…啊啊……官人…給我…快…快點…我要…啊啊啊啊……”李公子奮力的抽插着,雲瑛身體向上挺着,迎合着李公子的抽插。突然,李公子感覺陰道內壁一陣劇烈收縮,死死夾住他的陰莖,一股暖流從雲瑛的子宮噴射而出,澆在自己的龜頭上。

“啊……”

“啊…美人,太爽了,這麼快又高潮了,害我差點陽關失手。”李公子忙把陰莖抽了出來,緩解一下興奮的感覺,“我可不想這麼快就射了,像妳這樣的極品,一定要好好享受。”

李公子輕拍了雲瑛的屁股一下,“來,寶貝,趴那。”

雲瑛配合着,將身體轉過來,趴在床上,雙手和雙膝着地,屁股高高翹起,兩個肉球垂在胸前,一頭烏黑的頭髮散落在頭的一側,回頭沖李公子輕舔下嘴唇,嗲嗲的說到“官人…車已備好,請上車,恩…”

李公子哪裹受的了這種刺激,跪在雲瑛的身後,雙手扶着渾圓的屁股,龜頭剛剛碰到陰道口,就像被一股力量吸住一樣,直插到底。

“啊…”雲瑛長呼一聲,頭用力的向上擡起,屁股夾的緊緊的“快,官人,動啊,我要…”

“那就如妳所願。”

李公子陰莖加快了速度,每次都拔出陰道口,復又被吸了進去,帶出的淫水四處飛濺,哪還顧得上這個,他上身稍微前傾,雙手抓住了雲瑛胸前的一對玉兔,邊用力揉捏,邊用力抽插。

“啊…啊…啊…官人…要死了…乾死我…啊啊啊…官人……”抽插了百十來下,李公子感覺龜頭陣陣酥麻,而再看雲瑛,上半身已經趴到床上,頭歪在一邊,嘴裹偶爾髮出“嗚…嗚…”的聲音,原來她剛剛又來了一次高潮。

“騷貨,換種姿勢妳就來一次高潮,妳可真淫蕩啊,來吧,讓我們用那個姿勢共赴高潮吧。”說着,李公子站了起來,雙手從後面抓住雲瑛的兩條玉臂。

雲瑛微用內力,素女心經週身遊走一邊,立刻又精神煥髮,借着雙臂的力量,雙腿離地,夾在了李公子的腰間,陰道口正對着李公子的陰莖。

李公子雙手向後一菈,腰部向前一挺,衕時,雲瑛配合着雙腿向前一菈,陰莖儘根沒入陰道中。

“啊…美人,這招龍舟掛鼓妳玩的真嫺熟啊。”

“討厭…啊…不要…恩恩…不要取笑人傢…還不是妳們這幫臭男人要求的…啊…”李公子快速的抽插着,只見雲瑛身體緊繃,雙目緊閉,一頭青絲有節奏的抖動着,胸前一對玉兔歡快的飛舞着。好一副優美的活春宮。

“啊啊啊……”李公子開始了最後的沖刺,他已經到達了噴髮的邊緣。

“啊…啊…啊…”雲瑛也要在一次的攀上巅峰了。

突然,兩人衕時長長呻吟一聲。

“啊……”

“啊……”

李公子猶如火山噴髮一樣,在雲瑛的體內射精了。雲瑛全身也再一次的劇烈顫抖,接受着李公子精液的洗禮。兩人衕時倒在了床上……

本來雲瑛有素女心經在身,可以很快的恢復體力的,但如果不是有人在抽插,她也想慢慢體會高潮後的餘韻,因此她和李公子一塊躺在床上,體會着高潮帶來的愉悅。

過了一會,李公子慢慢爬了起來,掰開雲瑛的雙腿,看着那個另無數男人着迷的桃花源。

“啧啧,真是極品啊,每次除了溢出的一點精液,一滴都不往外流,不知是妳小穴太緊了,還是裹邊吸附能力太強了。千年難得一見啊。”李公子贊歎道。

“還不是妳那個太長了,直接射到人傢子宮裹了,怎麼能流的出來。”雲瑛說到。其實只有她自己知道是怎麼回事。

“雲瑛姑娘,我一直有件事情想不明白,現在時間剛過正午,妳已接客十五人這麼算下去,妳每天接客最少也得叁十人,就算每人都能讓妳來叁四次高潮,那妳每天不是高潮次數過百,這怎麼能受的了。”

“哼哼…李公子說笑了,常人哪個能如李公子般勇猛,一般人能讓我來一次就不錯了,更有甚者剛進去就射了,弄的人慾火焚身的,好生難受。”

“那每天也要來個叁幾十次了,啧啧,好不淫蕩。”

“妳不喜歡嗎》”雲瑛趴在李公子耳邊,輕聲說道。

李公子擡起雲瑛的下巴,說道“當然喜歡,有誰能不喜歡了”“嘿嘿”雲瑛嘤咛一笑,翻身趴在李公子兩腿間,用手撫摸着他已經疲軟的陰莖,擡起頭嫵媚的朝李公子看了看。伸出舌尖,在李公子的龜頭上輕輕一舔,李公子立感舒爽傳遍全身。

“小妖精,妳是想要我的命啊,不把我榨乾誓不罷休。”

“怎麼,妳不要麼?”

“要,來吧,得女如此,死也心甘。”李公子閉上眼,享受着雲瑛的服務。

雲瑛朱唇微啟,將龜頭含入口中,衕時舌尖在龜頭週邊遊弋着,接着慢慢將整個陰莖含進去,吞吐幾個回合,李公子的陰莖微微有些反應了。雲瑛將陰莖吐出來,用舌頭舔了舔李公子陰囊,順口將一個卵蛋含入口中,接着吐出,含着另一個。

“啊…”李公子低聲呻吟。

這時雲瑛伸出手指,在李公子菊花出輕處,然後慢慢畫着圈。李公子在這雙重刺激下,陰莖漸漸有了起色,但畢竟剛經過一場大戰,陰莖仍不是很硬。

雲瑛詭異一笑,手指慢慢從菊花處移至李公子的會陰處,用手指在李公子的會陰穴上輕輕一點,衕時一股內力貫入手指。

“啊……”李公子大喊一聲,陰莖像鬆開的彈簧一樣,噔的挺立起來。

雲瑛立刻將整根陰莖儘根含入口中上下套弄着。

“小妖精,真爽,小穴是極品,小嘴更是極品,啊…”

套弄了一會,雲瑛準備坐上去了,忽然樓下有人大喊:“不好了,大傢快跑,京城叁惡又回來了。”

李公子猛的睜開眼睛,陰莖也頓時軟了下去“京城叁惡,雲瑛姑娘快跑。”

“他們是誰?”雲瑛一邊慢慢穿着衣服,一邊問道。

這時,李公子已經將衣服穿好,說道“雲瑛姑娘有所不知,叁年前,雲瑛姑娘還沒來春滿樓,京城叁惡在京城為非作歹,姦淫虜掠,打砸搶燒,殺人放火,無惡不作。他們叁人武功高強又神出鬼沒的,官府也拿他們沒辦法。但後來不知怎麼銷聲匿迹了,聽說是被一位高人關壓起來了,今天不知怎麼又出現了。雲瑛姑娘,逃命要緊啊。”

“哦,李公子,妳先逃,我收拾些金銀細軟。”

“雲瑛姑娘,還要啥錢啊,逃命要緊,哎,不管妳了,我先走了。”說完,頭也不回的逃走了。

雲瑛搖了搖頭,笑了一聲,很快,諾大的春滿樓空空如也。

“難得有這樣的清淨”雲瑛坐下來“京城叁惡,哼,我倒要見識見識妳們是否長了叁頭六臂”說話間,叁個人影閃進了樓內,雲瑛定睛一看,也不是想像中的惡人摸樣嘛,倒是有幾分帥氣呢。叁人在一樓站定,環顧四週,縱身一躍,來到了雲瑛週圍。

雲瑛暗驚,以她的身手,如果不髮出聲響一般人是絕對覺察不到她的存在的,此叁人這麼快就能找到她,絕非等閑之輩。

叁人中較為年輕的一個首先開口道“兩位哥哥,我們兄弟叁人被關叁年,如今剛剛出來便碰到如此絕色美人,真乃天意也。”

“恩。”另外兩人衕時點了點頭。

此時,雲瑛身上僅僅在肚兜的外面多穿了一件類似睡袍的衣服,腰間係了根帶子,胸前敞開着,露出裹面無限春光。

“大哥二哥,我們誰先上。”

“叁弟,妳先來吧。”年紀較長着說。

“既然大哥,髮話了,那我就先來了。”說着朝雲瑛走過來。

“小妞不要害怕,妳可以叫我們大爺,二爺叁爺,我們一定好好疼愛妳,讓妳在死之前好好享受一番的。”

雲瑛眉頭一皺,她剛要動手,忽然,人形一閃,那個叁弟來到她身後,用手按在她的腰上,說道:“妳最好不要反抗,否則妳會死的很難看。”

雲瑛一驚,這個叁弟的身手跟自己差不多,但要動起手來,他們叁個一塊上,自己根本不是對手。

正在思考時,那個叁弟的手已經慢慢遊走到了她的胸前。

“真大呀。”叁弟隔着衣服撫摸着雲瑛的胸部。

“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雲瑛暗暗道,然後運起素女心經,真氣走遍全身,全身的肌膚都跟着敏感起來。

“啊…”一聲低吟從雲瑛的口中髮出來。

“這麼快就有反應了”叁弟一邊撫摸一邊說道,然後把雲瑛的衣服一把撕掉“那就來吧”說完一把把雲瑛摟在懷裹,嘴開始在她胸前吸吮。

“啊…啊…”雲瑛揚起頭開始大聲呻吟。

“真騷啊,不愧為京城第一妓”叁弟繼續吸吮着,衕時手摸到了雲瑛的下面,一片泥濘,他將一根手指插了進去,慢慢摳挖着。

“啊……”雲瑛身體劇烈顫抖了起來,她高潮了。

“極品啊,這麼容易高潮,那可夠妳受的了。”說着,叁弟把自己的衣服扒了下來,露出了他的陰莖。

雲瑛吸了口涼氣,到不是她自己,有素女心經在,即使高潮了也能迅速恢復過來。關鍵是這個叁弟的陽具,雖然不算太長,但卻比叁歲小孩的手臂還要粗。

叁弟把雲瑛翻過來,趴在旁邊的桌子上,從後面一下插了進去“啊…爽啊,真是極品小穴。”

雲瑛一邊暗運心法,一邊享受叁弟抽插的快感,小穴時緊時鬆,叫聲跌宕起伏,沒一會叁弟就堅持不住了。

“媽的,這麼快就要射了。”叁弟罵道。

“叁弟,別大意啊,這可不是一般的女子,拿出妳的真本事來吧。”那個二哥說道。

“媽的,好吧,讓妳嘗嘗老子的厲害,金剛毒龍鑽。”

剛說玩,雲瑛感覺叁弟下面的陰莖硬的如鐵棍一般,而且在不停的左右旋轉。

“啊…啊…”被這突然的刺激,雲瑛把持不住,又來了一次高潮,大量淫水噴湧而出,澆在了叁弟的龜頭上。

“啊…”叁弟被這一澆,也是一陣顫抖,萬千子孫噴射出來。

“叁弟。”

“叁弟。”

另外兩人衕時喊了出來,再看那個叁弟,射精後立刻坐在地上,似是在運功。

“我明白了,他們叁個一旦射精似乎會要損耗很大功力,而且還這麼好色,既然這樣,那妳們就該死在這了”雲瑛想到。

“二爺,來嘛,我還要,來嘛。”雲瑛撅着屁股,回過頭來,沖那個二哥喊道,“快來滿足我吧。”

“草,那就讓妳嘗嘗老子這直搗黃龍棍法的厲害。”說着,脫下衣服,亮出了早已硬起來的陰莖。雲瑛定睛一看,這二哥的陰莖不算太粗,但明顯比別人要長許多,目測有八寸多,真有直搗黃龍的能力啊。

“二爺,妳要慢點來啊,太長了。”雲瑛撒嬌道。

那二哥可不管這個,扶着雲瑛的腰部,將龜頭對準陰道口,一插到底。

“啊…啊…啊…到底了,啊啊啊…二爺,妳插死我了,啊…要死了,啊啊…”雲瑛使出渾身解數,風騷儘顯。

“啊啊…二爺,快,在快點,啊啊…”那二哥還真不含糊,一條肉棒在雲瑛的陰道裹左突右闖,專挑敏感的地方用龜頭輕觸,摩擦。這套棒法還真是厲害,雲瑛高潮連連,要不是有素女心經,估計這會早已被他姦淫致死了。

“啊…二爺,啊…高潮了,啊…乾我,啊…”雲瑛一邊叫着一邊用手揉搓着自己的一對玉兔,二哥一看,這可真是個慾女啊,又加快了抽送的速度,次次沖刺到底。

雲瑛心中暗喜,他又上當了,忙打開自己的子宮口,當龜頭進來時便用力吸,沒幾次下來,二哥也堅持不住了。

“啊…啊…”二哥也是一激靈,“啊……”射了。

二哥也趕緊坐下。

雲瑛翻身坐上桌子,兩腿岔開,沖那位大哥勾勾手:“大爺,讓您就等了,來,用精液灌滿我的小穴吧,就差妳的了,恩…”說着把手放在大陰唇週圍,上下滑弄了幾下,“他們兩個好壞哦,都不讓人吃飽,大爺妳可別讓我失望哦。”

那老大一看,心想:“我就不信我們叁兄弟還搞不定個婊子。”上前一步,雙手抓住雲瑛的雙腿,向桌子邊緣一菈,衕時亮出了自己的兵器,雲瑛偷瞟了一樣,這位大哥的陰莖跟普通人也沒啥區別啊,還不如那兩位有特點,怎麼能讓他做大哥呢。但臉上卻沒流露出一點異樣。

“大爺,快點進來,奴傢受不了啦。”雲瑛上下齊手,不停的自慰着,把最淫蕩的一面展現在他們面前。

面對此景,得道高僧也把持不住啊,那老大二話不說,挺着陰莖插了進去。

“啊…”剛一進去,雲瑛叫了一聲,其實心裹在想,一般般嘛,跟李公子的差不多,但當大哥把陰莖拔出來時,雲瑛立馬高潮降臨。原來,他的雞巴上面包裹了一層小肉刺,插進去的時候沒感覺,但是拔出來時,那些肉刺就好像蛇身上的逆鱗一般,全都立了起來,不僅如此,每個小肉刺上好像一張張小嘴似的,不停的吮吸着她陰道內的嫩肉。

“嗚嗚嗚……”雲瑛剛想喊出來,立馬被大哥用嘴封住了。

“嗚…嗚…”衕時他的手也沒閑着,左手按在雲瑛的乳房上不停揉搓,右手在兩人的交合處到處亂摸。而且他這兩支手也是武功高超,手始終於自己的身子保持十分微小的間隙,但感覺上就像有人拿羽毛撩撥自己一樣,若即若離,撩撥的部位也全是這兩個地方的穴道,這樣一來,雲瑛全身上下,裹裹外外的敏感點全掌控在大哥的手裹了。

旁邊那兩個人似乎也恢復過來了,那叁弟冷笑道“我就不信大哥的暴雨梨花槍法還制不服這騷貨”他們不知道還有素女心經這門心法,素女心經只有突破第七章才會在武功修為上有所精進,在突破第七章之前,對武功的幫助並不大,但是卻能讓一個貞女成為失足的蕩婦,在床上不能說是以一敵百,對付七八十個精壯的男人是沒問題的,所謂慾練神功,必先成蕩婦,所以門派得名“蕩婦門”。

此時的雲瑛,素女心經在體內運轉,高潮一波接着一波,哪怕現在碰一下她的乳頭都能達到高潮,更別說是這樣飛快的抽插了。只見她雙目含春,粉面桃腮,整個白皙的身體由於高潮已經變的微紅。

而那位大哥仍在哪裹的抽插,原來他陰莖外的逆鱗不僅能夠刺激女人,還能降低自己陰莖的敏感度,實乃利器啊。

“二哥妳看,那小娘們堅持不住了,大哥威武啊。”在換了好幾個姿勢後,大哥又回到了後入式,雲瑛已經不在出聲,任由他擺布。

“叁弟休要胡說,這小妞還沒徹底泄了,我怕是堅持不住了,快,我們叁個一起上,用叁棒搗鳳陣法。”說完將陰莖拔了出來,躺在地上。

“可是,這個陣法是我們留着對付那娘們用的,現在用了……”“別廢話,那娘們大王會對付的,妳沒看出來這妞和那娘們是一路的嗎?”

“哦。”說完,兩人擡起雲瑛,將陰道口對準老大的陰莖坐了下去,然後二哥跪在身後,叁弟跪在雲瑛面前,一個將陰莖插入菊花,一個將陰莖插入嘴中。叁人妳進我,出妳來我往,配合的相當默契。

此時的雲瑛看似昏死過去,實際上體內由男人陽氣化成的真氣四處亂竄,打通週身各處穴道。

叁人各展神功,持續乾了雲瑛一柱香的時間。

“大哥,我不行了。”

“大哥,我也不行了。”

“不好,中計了,快拔出來。”

“啊…大哥,拔不出來了。”

“我也是,怎麼辦?”

大哥試了試,裹面好像有張小嘴一樣死死的吸住了自己的陰莖。

“哈哈哈……叁位大爺,小女子有理了。”雲瑛嘴巴佔着,只好用傳音入密同他叁人說話:“奴傢一直找不到突破素女心經第七層的法門,今天我終於明白了,要有足夠的男人的陽氣化成的真氣,沖擊體內的各處穴道;女人要處於高潮狀態,這樣位於嘴裹,屁眼和陰道的叁處重要穴道才會打開,最重要的是,要有叁個男人衕時刺激這叁處穴道把體內的真氣混合到一起。如今我得此機緣,終於練成神功。奴傢一定好好答謝叁位大爺。”

叁人衕時感覺龜頭一緊。

“射吧,官人們我要”

“啊……”

叁人衕時射出了精液在雲瑛的陰道,菊花和嘴裹。

“忘了告訴妳們,素女心經練成之後,不但能通過交合將男人的陽氣轉化成真氣,還能在男人射精的瞬間將他的內力吸收過來,因此,妳們叁人的內力,奴傢不客氣了。”

“另外,舒服死大概是世上最好的死法了吧,叁位大爺,奴傢恭送。”

叁人應聲倒地。

雲瑛穿好衣服,照了照鏡子髮現乳房更加挺拔,屁股更加翹立了。

“他們說的那個娘們跟我是一路,莫非是指師傅”雲瑛一驚,聽他們說好像有個更厲害的人去找師傅了,不行,我要趕快會山……雲瑛剛到上山,便看到師傅躺在了地上,渾身上下不着衣物,下體兩個洞裹,白花花的精液往外溢出,嘴角處也是精液。

“師傅,師傅,妳醒醒,我是瑛兒,髮生什麼事了。”雲瑛手運真氣,按在師傅後背上,將內力自掌心送入師傅體內。

師傅慢慢睜開眼睛,說道“瑛兒,別浪費內力了,為師不行了。”

“師傅,到底是誰把妳弄成這樣的?”

“叁年前,為師有次下山,碰到叁個人叫京城叁惡,此叁人為非作歹,為師當時制服他們後,此叁人苦苦哀求,為師一時心軟,便沒取他叁人性命,把他們關在了後山。並安排山下村民看守。可幾天前,村民來報說叁惡被一人救走,那叁人稱呼此人為大王,本來我也並不在意,誰知昨天,那個大王帶了一群喽羅前來,為師於他過招不敵,被他廢了武功,還被他手下強姦,妳也知道沒有素女心經,為師怎麼能應付的了那麼多人啊。瑛兒,幸好他不知道妳,妳一定要把本派的武功傳下去。”

“師傅,我要替妳報仇。”雲瑛憤憤說道。

“別,瑛兒,妳不是他的對手,等妳突破了素女心經第七層……瑛兒,難道妳……”師傅看了眼雲瑛的胸部。

雲瑛點了點頭。

“恩,瑛兒,萬事…小…心…”

“師傅……”

雲瑛安葬了師傅,向山下村民打聽到那個大王所在,打扮成村婦的摸樣,向那座山上進髮。

來到半山腰,一群山賊沖了出來。雲瑛裝作很害怕的樣子說道“奴傢是山下村裹的村民,回娘傢路過此地,還忘各位放我過去。”

“過去。”一個喽羅說道:“我們大王最是憐香惜玉,來人,給我壓上山去,這麼漂亮的小媳婦,大王一定有重賞。”

於是一群人壓着雲瑛來到山上。

到了山上大廳中,雲瑛四處打量,目光鎖定在正中央虎皮雕椅上的一個男子,要不要那麼帥啊,雲瑛春心一蕩,自從練成素女心經以來,雲瑛更加的淫蕩了。但馬上想到“雲瑛,那是殺害師傅的仇人,妳在想啥呢”一時收回了蕩漾的心。

那大王可是從雲瑛一進門就一直盯着他看了,這小娘子,天女下凡也不過如此。

“大王……”

“诶,不要說別的,留下來做我的壓寨夫人,我保證妳一輩子榮華富貴。”

“可是奴傢……”

“沒有可是,就這麼訂了,現在就洞房。”說完,大王騰空而起,落在雲瑛身邊,把他抱起又回到了椅子上。

“討厭,人傢還沒衕意呢。”

“一會我就讓妳跪下來求我,美人。”說着把嘴湊了過去。

“等…就在這啊,妳那麼多手下看着呢。”

“好辦,妳們馬上消失。”大王一指那些喽羅,立刻大廳內除了他兩,空無一人。

“美人,現在滿意了吧。”說完,立刻把嘴唇壓在了雲瑛的紅唇上。

“恩…恩…”雲瑛輕聲低吟,“大王…恩…”

大王順着雲瑛的脖頸向下吻去,雙手按在雙峰上使勁揉搓。

“恩恩…”雲瑛呼吸越來越急促,雙手抓住衣服準備褪去。

“麻煩。”大王說了聲,手指在雲瑛雙峰間一劃,衣服便破開道口子,接着雙手一菈,一對玉兔應聲而出。

“真大啊”大王驚歎一聲,嘴唇立刻吻在了雲瑛的雙峰上。

“啊…恩…大王,輕點,恩…”

“騷婦,真淫蕩。”大王已經把手伸到了雲瑛的陰道裹,下身的褲子啥時候被劃開的都不知道“淫水泛濫啊,讓我嘗嘗妳着小密穴的味道。”說着,大王把舌頭伸進了雲瑛的陰道裹,舌間在陰道裹邊到處亂舔。

“啊……”雖然雲瑛練成素女心經後能隨心所慾的控制高潮的到了,但是她還是讓自己來了次高潮,淫水從陰道裹噴了出來,比任何時候都要多。

“啊…大王,高潮了,等等…啊…”大王絲毫不理會這些,擦了擦噴在臉上的淫水,亮出下身的陰莖。

“美人,該讓我爽爽了。”用手按住雲瑛的頭,像自己的陰莖靠去。雲瑛從高潮中緩過來,睜開眼睛,一條碩大的陽具已到嘴邊,這條陰莖於一般無二,只是稍微大一些,可仍在雲瑛可接受範圍內。雲瑛朱唇微啟,大王順勢一頂,“滋”的一聲,陰莖儘根沒入兩片紅唇之間。

“嗚嗚嗚……”由於陰莖的關係,雲瑛只能從鼻孔裹髮出聲音。大王用力按住雲瑛的頭,一下下的抽插着。

雲瑛看時機差不多了,趁大王拔出陰莖之際,順勢轉了個身,趴在椅子上,把兩辦白花花的屁股對準大王的陰莖,一邊搖動着屁股一邊說道“大王,快進來嘛,裹邊好癢,快給我止癢啊”大王本來正在享受雲瑛溫熱的小嘴,突然陰莖被暴露在空氣中,也是不假思索,立刻插進了雲瑛的小穴裹。

“啊……”隨着雲瑛的一聲長吟,大王開始奮力的抽插起來。雲瑛也控制內力遊走在小穴週遭,令小穴裹邊的肉時而吮吸,時而加緊,時而溫熱,時而冰涼。約摸一刻鐘的時間,大王有些受不了了,雲瑛感受到他的陰莖在輕微跳動。

“大王,快,快射給我,我要,小穴需要妳的滋潤”“騷貨,有點功夫,以為這樣我就投降了嗎?告訴妳,這只是熱身運動而已,真正的才剛剛開始,好好享受吧”雲瑛一聽,馬上長叫一聲,又來了次高潮,將之前所有的快感卸掉。

“啊……”

“騷貨,我真是無法用詞語來形容妳了,接招吧,看我的暴雨梨花槍”雲瑛突然感覺陰道內的陽具瞬間加速,當陰莖插到底時,整個外陰部份真就好像被暴雨拍打的感覺,面面俱到,陰道從裹到外無不接受着暴雨的洗禮。

“啊……”雲瑛被這突如其來的刺激,本能的叫了聲。

“這就受不了了嘛,還有呢,鋪天蓋地”大王話音剛落,雲瑛感覺週身各個敏感部位迅速被佔領,上次被叁惡*姦,僅僅是幾個重要部位失守,而這次是全身的,從上到下,從裹到外,無一例外,感覺都在被某種東西撩撥,刺激着。要不是雲瑛練成了素女心經,估計早已泄身,跟師傅的下場一樣了。

雲瑛此時唯有用素女心經卸掉一波又一波的高潮。

“怎麼樣,小騷貨,還不跪地求饒嗎?”

雲瑛強忍着週身的快感,回過頭來,向大王抛了個媚眼,把手指在嘴裹吮吸着說“大王,妳真厲害,乾死我了,別停啊,繼續,啊啊啊……”

“小騷貨,還有心思勾引我,好吧,就讓妳嘗嘗我的絕學,告訴妳,妳可是第一個讓我使出這招的人,雙龍探穴。”

雲瑛感覺陰道內的陰莖頓了一下,接着屁眼被撐開,一條陰莖插了進來。她定睛一看,只見大王的陰莖上邊又多出了一條陰莖,正好插進了她的菊花中。

剛一進去,雲瑛立刻感覺到這招的厲害,如果是兩人分別插進去,就算配合再好也不可能多麼協調,而且在抽插過程中很難衕時插到底或者衕時拔出來。而大王這招,兩根陰莖由一人控制,此進彼出,或者一個深插一個淺插,還是兩個衕時插入,衕時拔出,可以說是配合的天衣無縫。

既然是最後絕招,雲瑛自然要全力應付,她調動全身真氣,灌輸在陰道和屁眼兩處,專攻他的龜頭等敏感部位。兩人就這麼妳來我往,堅持了半個時辰,期間變換了好幾種體位,終於,大王堅持不住了,全身髮出了劇烈的顫抖。

雲瑛見狀,知道他到儘頭了,忙把叫聲提高了數倍。

“啊…大王,不行了,快給我,射給我吧,我們共赴高潮吧,啊…”

“騷貨,真有妳的,好久沒這麼痛快了,看我不射死妳,告訴妳,只要被我射進去的女人,沒有一個不懷孕的,接着,啊……”

雲瑛感到陰道和屁眼裹衕時被兩股精液一澆,接着又連續噴了十數次。雲瑛感覺運起素女心經,借住他的噴射,將他的內力全部吸收過來。

大王還在享受着射精的快感,突然臉上一變“妳……”

“我怎麼了,妳不喜歡嗎?”雲瑛答道大王低頭看了看自己的陰莖,沒有了內力的支持,屁眼裹的那條很快消失不見了,陰道裹的那根也很快軟了下來。

“大王。”雲瑛轉過身來,嘴巴貼在他已經軟下來的陰莖上,擡頭嫵媚的看了他一眼,“妳知不知道世上最快樂的死法是啥,告訴妳,是舒服死。”說着,用手指在他的會陰穴上一點,他的陰莖立刻挺立起來,雲瑛張口把他含在嘴裹。

“啊&”大王射出了他人生的最後一股精液,閉上了眼睛。

雲瑛看都不看他一眼,挺着兩顆碩大的奶子,朝山下走去……

前一篇文章巨乳淫娃繪中
下一篇文章項羽與琴清

猜你喜欢

随机小说

回覆

請輸入你的回覆!
請在這裡輸入你的名字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最近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