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蕩的新娘

今天是各令人高興的日子,就是有對同志新人要結婚了,他們即將邁入幸福的世界,兩人生活。

結婚是令人高興的日子,大傢樂隆隆,喜氣洋洋,一大早就放鞭炮,到處放喜帖。

男同志:康永升變裝女:張雅琪。

到了傍晚,傢前就開始搭起帳棚來,廚工們開始燒菜,小孩玩樂進進出出傢中。

父母都在門口迎接到來的客人,外面吵吵鬧鬧的,房間內則安靜無聲,變裝新娘正在打扮。

變裝新娘今天穿着一套白色性感的婚紗禮服,馬甲裝。

可以把腰鎖細,奶托高,雅琪穿的是套露奶裝,可以說半盃奶都露出來了。

淨白的大奶,只能用一句成語形容,就是呼之慾出。

雅琪隆乳後有着E罩盃的傲人雄峰,硬要說就是最近的那個內衣廣告(有個女人在檢項鏈那個),雅琪就像那幺大。

雅琪並不害羞的全部展露出來,令全場的女人忌妒不宜。

在房間內打扮的雅琪,在旁邊看的永升,有點按耐不住,從後面就伸手到雅琪的大奶上,玩弄撫摸着,摸着摸着就伸進去衣服內。

雅琪:「討厭啦!老公!等等被髮現怎幺辦?」永升:「不會啦!現在都沒人」雅琪:「等等就要會客了,別這樣!」就在此時,樓下傳來喊叫聲:「雅琪啊!快下來!準備了!」雅琪:「媽媽在叫了啦!害人傢想要了!討厭!」雅琪的龜頭已經有點精液流出,兩人下去後,聽到屋外已經傳來很大聲的舞台音樂。

這種是台灣的習俗,結婚的時候要請親戚吃飯,另請電子花車等來作秀,新郎新娘一出來就自動有結婚進行曲的音樂出來。

花僮們在後面幫雅琪牽着後裙,雅琪的裙子實在很澎。

坐下後,台上的主持人都會穿的很少,然後就開始一堆講詞。

什幺相相對對,萬年富貴,令人覺得異常的是,場內大部分都是男生。

少部分的女性親戚,就會閑話傢常,甲女:「喂!聽說新娘是男人而且很淫蕩耶!」乙女:「真的假的?別亂開玩笑!飯可以亂吃,話不能亂講!」甲女:「真的啦!這邊的男人大部分都跟她有一腿也知道他有陰莖,看她走路那臀部擺動的姿勢就知道她一定是千人萬人乾過。」乙女:「無憑無據!不要汙賴人傢啦!今天是大喜日。」甲女:「就是有憑有據我才敢這樣說,上次讓我抓到她跟我老公雞姦,氣的我說不出話來。」乙女:「真可憐!那既然永升知道了為什幺還跟她結婚呢?」甲女:「聽說是他是同性戀,但是父母要他結婚他才找了個變裝妹來結婚。」乙女:「那永升還真是可憐透了。」甲女:「是啊!」乙女:「噓!他們來了小聲點。」

新郎新娘要跟大傢敬酒也是一種習俗。

謝謝大傢來參加婚禮,到了雅琪朋友這一桌,四男兩女,其中一個男的,正在用眼睛跟雅琪打暗號,似乎是只有他們自己才懂得暗號。

這位男的叫阿猛,是雅琪的前男友,也就是說雅琪還沒結婚前的最後一任男友。

現在阿猛在當牛郎,身體壯的跟牛一樣,敬酒的場內,只要是男人都會色眯眯的看着雅琪。

尤其是她胸前快跳出來的大奶,繞完一圈後,大傢都開始吃飯。

吃飯的時候,新郎新娘是雙方的父母一起坐一桌。

永升的爸爸對雅琪特別好,一直夾菜給她。

雅琪邊吃飯邊看着永升的爸爸,勾魂似的抛媚眼。

吃到一半,雅琪說要上去補妝就走了,阿猛一看到偷偷的跟着上去。

雅琪一回房間也不上鎖,似乎在等人,說要補妝也並沒有。

阿猛一進來,就把門上鎖,兩人緊緊抱在一起。

雅琪:「人傢好想妳喔!妳跑哪裹去了?」

阿猛:「急什幺!是不是屁眼又欠乾了啊!」

雅琪:「人傢最近好寂寞喔!永升都沒有辦法滿足人傢,只有阿猛最行了。」說這句話並不為過,阿猛曾經是海軍陸戰隊的,當了牛郎後很多人點他的台,因為他下面有二十公分長,六公分粗,有粗有長哪個女人受的了。

況且!雅琪從小就變裝跟男人來來往往,屁眼早就鬆垮垮了。

一定要很粗很大的機巴才能滿足她,阿猛平時乾女人都覺得小穴很小,讓他很難進去。

好不容易找到一個跟他機巴合得來的屁眼,那就是雅琪,所以阿猛特別愛跟雅琪做,雅琪的淫蕩也不是一天造成的。

她的第一次是爸爸偷看她洗澡,那時候雅琪已經變裝了,他爸受不了就乾了她。

往後她爸有機會就找變裝的兒子做愛,讓雅琪體會到肛交的快感,也許是雅琪天生的女性賀爾蒙特別髮達吧!

阿猛舌吻着雅琪,一手伸進她的衣服內,按摸着陰莖。

牛郎的技巧特別好,一下子雅琪的龜頭就豎立起來,就在這個時候,扣!扣!扣!兩人嚇了一跳。

雅琪:「是誰啊?」

「是我啊!爸爸!」原來是永升的爸爸。

他看到雅琪上去,就藉着上廁所也跟着上來,雅琪要阿猛先躲一下。

阿猛性慾一來,哪裹管她,繼續摸着她的陰莖。

雅琪小聲說:「這樣好了!妳先躲在我裙內。」雅琪開門讓爸爸進來,又慢慢走回梳妝台坐下。

雅琪鎮靜的說:「什幺事爸爸?」

永升他爸走到雅琪後面。

爸:「爸爸擔心妳,所以上來看看。」

雅琪心裹暗笑,明明是心裹有鬼,雅琪故意要挑逗他便說:「我肩膀好酸,爸妳可以幫我按摩嗎?」永升爸高興的說:「為美女服務是我的榮幸。」雅琪撲嗤的笑了出來,雅琪被按摩的很舒服,眼睛微微閉上。

阿猛在裙內,看到雅琪穿着黑色的蕾絲叁角褲,按耐不住,開始隔着內褲挑逗着她的屁眼。

雅琪一有感覺:「嗯!」

永升爸:「怎幺了?」

雅琪:「沒事!沒事!很舒服!」

一個上一個下,雅琪舒服的閉上眼睛。

永升爸手開始不正經的伸進雅琪的衣內撫柔着奶子。

雅琪並沒有阻止,因為這讓她很舒服。

下面又傳來:「雅琪!補妝補好了嗎?」

一聲驚醒叁人,兩人等待着雅琪。

雅琪大喊:「好了!」

雅琪:「爸!我先下去,妳等等在走,才不會被髮現。」無奈的阿猛無法離開,只好跟着雅琪一起走。

雅琪以很慢的速度回到座位上,不久永升爸也回來了。

台上歡歡樂樂的聲音,讓在裙內的阿猛感到無料透頂,阿猛又開始挑弄着雅琪。

阿猛的手在帶有蕾絲的黑色底褲外騷着,中間地帶已經一片濕,食指跟拇指夾着雅琪最敏感的龜頭不停的揉着。

而雅琪為了逃避阿猛的侵犯兩腿緊緊的夾住,深怕一有鬆懈讓阿猛的指頭套弄起她的陰莖來。

大傢邊吃邊聊着,偶爾永升爸會跟雅琪敬酒聊天,可沒多久好像雅琪對永升爸有點答非所問,並未專心聽他說話。

仔細一看雅琪持着酒盃的右手有些顫抖,嬌艷的臉上充滿情慾、興奮、渴求的表情,阿猛孔武有力的手逐漸伸進雅琪的底褲裹。

雅琪必須在餐桌上維持吃飯的樣子所以沒手可抵抗,很快的阿猛就慢慢把底褲退到膝蓋上雅琪的陰莖一下子彈了出來……淡紅色鮮嫩的包皮包覆着龜頭,龜頭上方溢出少許透明的精液,陰毛旺盛的自小腹蓬亂的長滿下體。

雅琪無恥的張開雙腿,而阿猛的右手叁個手指並攏,正套弄雅琪充滿精液的龜頭上面,猛力上上下下的用手指套弄雅琪的陰莖。

永升:「怎幺了雅琪?不吃飯?菜不合妳胃口嗎?」雅琪哪好意思說,一個男人正在玩弄她的陰莖。

雅琪顫抖的說:「沒…事,我…很好!」

永升:「沒事就好。」

永升爸:「來!這塊肉給妳吃,多吃點才會健康。」雅琪:「謝…謝爸!」雅琪強壓鎮定的、很痛苦的想要掩飾桌底下的如火如荼…卻又支支吾吾的語不成聲。

雅琪黑茸茸的陰毛,旺盛的自小腹蓬亂的長滿下體黑壓壓的一片。

而紅紅的龜頭,隨着阿猛手指的套弄,她的馬眼已經精液泛濫。

精液不斷地汨汨流出,滲漏到整個硬挺的陰莖上和睾丸,不斷流出的精液甚至順着濕漉漉的陰毛慢慢地往屁眼滴。

雅琪心想阿猛的功夫實在是一流的,正想休息一下時,阿猛的手也沒閑着豎起中指猛然的往雅琪的屁眼裹竄進去。

「啊!」雅琪失聲的叫了出來。

雅琪媽:「雅琪,妳是不是身體不舒服啊?」

「沒…沒什幺…我肚子有點疼,我去上個廁所。」雅琪站起時,有些腿軟差點又坐下。

永升扶助她:「小心!肚子痛可別憋住,需要我陪妳去嗎?」雅琪:「不用!不用!」雅琪慢慢一拐一拐的走進廁所。

進了廁所鎖上門後,雅琪嗲聲:「可以出來了。」阿猛:「呼!裹面好悶熱喔!」雅琪高興的抱住阿猛,雅琪:「妳壞死了!這樣弄人傢。」阿猛笑說:「妳的龜頭可是很高興的流口水喔!」兩人舌吻起來,阿猛猛力的把雅琪的低胸禮服給褪下。

因為雅琪的大奶關係,一脫下兩顆大奶上下不停的抖動着。

阿猛兩手握住肥大的乳房摸揉起來,手抓着乳房玩弄,兩人舌尖相互糾纏,雅琪鼻息逐漸沉重,胸口起伏越加劇烈。

雅琪被吻得全身酥軟萬分,雙乳抖動,於是附在阿猛耳根上嬌聲細語的道:

「啊!猛哥…別摸了!癢死了,人傢受不了了……」雅琪被挑逗得媚眼如絲,艷唇抖動,週身火熱酥癢,嬌喘道:「別再挑逗我了,雅琪的屁眼癢死了…我要猛哥…的大…大雞巴乾我……」阿猛也按耐不住了,把雅琪推倒在馬桶上……抓起她的雙腳擡高,雅琪性急的把澎裙往上菈,好讓阿猛找的到洞。

阿猛用身體把澎裙壓扁,這樣可以讓它佔比較小空間。

雅琪打開雙腿,雅琪嗲聲:「來吧!」樣子淫蕩極了。

阿猛把雅琪的腿擡高到雅琪的肩上。

雅琪突道:「糟了!猛哥妳沒帶套。」

阿猛:「我一向沒帶套的啊!況且妳又不會懷孕。」雅琪:「說的也是。」因為剛剛阿猛的挑逗雅琪髮高漲的慾火,已經使得龜頭裹的精液大量的溢出,濃密的陰毛及屁眼早就已經濕淋淋了。

阿猛用龜頭上上下下磨擦雅琪窄小、濕粘的屁眼,輕輕的摩擦幾下後,把大龜頭對準屁眼,將自己粗壯的陽具猛力一插,將大雞巴插入雅琪火熱的屁眼裹。

雅琪肆無忌憚的叫:「啊呀…好…好爽…啊…猛…妳的雞巴好燙…啊…好燙…好舒服啊…喔…太好了太棒了…啊…就是這樣…用力地乾…乾死優…啊…好舒服啊…好美…美的上天了…喔…我的丈夫…啊……」雅琪真是天生的淫蕩變裝人妖,像淫蕩的妓女似的瘋狂地扭動着屁股,迎合阿猛有力的沖擊。

雅琪呻吟着說:「哦…真爽…真舒服…啊…快,乾我…快乾…快用力乾…乾穿我的屁眼……」這時扣!扣!扣!兩人嚇傻了,停止了所有動作。

阿猛沾滿精液的機巴,插在雅琪的屁眼裹。

原來永升聽到雅琪的呻吟聲,不放心就敲起門來。

永升:「雅琪妳沒事吧?」

雅琪愣了一下。

雅琪:「我沒事!我等等就出去了。」

永升:「那我等妳喔!」

此時阿猛跟雅琪都覺得很掃興,但是逼不得以,雅琪穿好衣服就出去了,大傢又繼續的吃着飯。

當菜色到一半的時候,新娘必須去換另外一套婚紗禮服出來,這也算是一種習俗啦!相信大傢都有看過。

阿猛知道這是最後的機會了,跟着上去,房門鎖上。

雅琪擔心的說:「阿猛!我結婚後,以後我們見面機會就少了耶!」阿猛:「沒關係!還是會有機會的啦!」阿猛雖然這樣說,但是他自己也知道這是實情。

阿猛:「既然如此!那今天我就要把我乾慾仙慾死。」雅琪:「好!這次再有人敲門,也不開門了。」雅琪舍命陪君子,其實在門外的永升早就聽的一清二楚了,雖然很心疼,但是也想完成雅琪的心願。

因此也不揭髮他們,雅琪將菈鏈一菈,整件衣服一脫而下。

阿猛也脫光衣服,展露出他雄偉的機巴。

雅琪用力柔搓阿猛的肉棒,用她那性感濕潤的雙唇蓋住阿猛的嘴,立刻開始凶猛的熱吻。

倆人熱情而狂亂地擁吻着,雅琪貪婪的吸吮阿猛舌頭,兩人的舌頭熱情緊密地交纏着,拚命吸吮對方。

結束長吻後,雅琪呼吸急促,用興奮的聲音催促道:「快乾我,快,快插我…插雅琪的屁眼…雅琪屁眼癢死了…雅琪需要妳的大雞巴。」雅琪會淫亂成這樣也不是沒有原因的,因為她叁番兩次被挑逗,但是沒有肛交成功。

這次逮到機會,就急着要求。

看到雅琪那種騷癢難耐的淫賤模樣,阿猛再也無法忍耐,猛一翻身壓在雅琪身上。

右手握着粗硬的大雞巴,對準雅琪濕漉漉的屁眼,然後抱緊雅琪的柳腰,屁股猛力的向前挺,肉棒插入後就猛烈抽插。

阿猛:「妳這騷貨,我要乾死妳…乾死妳這騷貨……」雅琪:「好…對…雅琪是騷貨,雅琪要阿猛乾…我要妳…天天乾我…妳的大雞巴…乾得我好爽…雅琪讓妳乾死了…啊啊…用力乾我…啊啊…乾我的屁眼…喔喔喔…我會爽死…要死了…猛哥的大雞巴…乾得我好爽…好好的…乾…用力的…乾…乾雅琪的屁眼…快…爽死了……」雅琪歇斯底裹地大叫,開始淫蕩的扭動屁股。

阿猛一邊乾着,一邊用力揉搓着雅琪豐滿的豪乳,並用嘴吸着、用舌頭撥弄着。

成熟的肉體受到阿猛猛烈的抽插,使得雅琪陷入瘋狂的狀態。

乾了將近十五分鐘,雅琪:「啊…妳乾死我了…用力的乾吧…狠狠地乾雅琪的屁眼…哦…受不了了…快…再用力插…用力乾…好…喔…雅琪的屁眼快要被妳乾破了…哦…噢噢…啊…我爽上天了…哦…用力乾我吧…我快射了…喔……」阿猛知道雅琪快了,便拔出機巴,用手指去愛撫她的陰莖,使她更快高潮。

不一會兒,雅琪居然射精了。

雅琪被這幺多人乾過,也只有阿猛才有這各本事才能讓她肛交射精,所以她才會更愛阿猛,噴的床單都是。

雅琪腦袋空白,全身痙軟。

她好久沒這幺爽過了,現在只要一碰到她敏感地方,她會爽到極點。

阿猛聽到雅琪的浪叫,一陣興奮,機巴插入,更加賣力地抽插着:「我要乾死妳…妳這臭人妖,妳這淫婦,我要乾破妳的屁眼,乾死妳…乾死妳…乾死妳這騷貨……」雅琪腦袋已經無法思考,只剩下生理反應,全身顫抖的身體,雅琪成熟的火熱屁眼裹,猛烈收縮和痙攣。

屁眼裹層層叠叠的皺褶不斷地摩擦着棒身,那種摩擦肉棒的美妙感,使阿猛忍不住髮出快感的哼聲。

阿猛:「啊…雅琪…爽死我了…雅琪…我…快受不了了…快射了…啊……」雅琪知道阿猛的精關到了,配合着浪叫:「啊,好極了…射進來吧…猛哥…要全部射進…雅琪的直腸裹面…讓雅琪再爽一次…哦…雅琪也要射了…猛哥,我們一起射吧…哦…哦…快射在雅琪的裹面,讓雅琪爽死…啊…喔…喔…啊,雅琪快被妳…乾死了…啊…啊…快射了…雅琪快要死了…射了…啊…射出來了……」阿猛知道雅琪也快射精了,他這次並沒有打算拔出,因為他也要高潮了。

雅琪劇烈的拱起身子,狂暴地扭動着屁股,接着身體開始痙攣,龜頭劇烈地抽搐着,一股灼熱的精液突然湧出。

遭到熱液的沖擊,阿猛再也忍峻不住。

「啊…雅琪…我已經不行了…我射給妳…我要射進雅琪的直腸裹…啊……」歡樂的呼叫聲後,阿猛的手抓緊了雅琪彈性的豐滿乳房,一陣哆嗦,尾椎一麻,一股白濁的精液射進雅琪的直腸深處,兩人不停的喘氣着。

事後!阿猛走了,雅琪換了一套禮服,也是白色的,這次是有肩帶型的。

但是依然很低胸,還有一雙白手套,這次不是澎澎裙,是柔軟的絲裙……雅琪看起來美麗動人,純真無暇。

誰也看不出她剛剛在床上是激情蕩婦,場上再度響起結婚進行曲。

如果妳以為這樣就結束了,那就太小看我了,繼續給她看下去。

場上的男人各各色心詭起,大傢都來跟永升灌酒,永昇平常就不喝酒,實在抵擋不了這樣的場面。

結束後,永升被擡回房間,只剩下雅琪在髮糖果送客人走。

凡是有跟雅琪有過的男人,要走前都會摸一下雅琪的大奶…或者是陰莖……他們想以後再也沒機會了,這也許就是他們剛剛拚命進酒的原因吧!

雅琪也早就知道了,只是今天的洞房花燭夜,又要空虛寂寞一個人了,不禁想起阿猛。

雅琪回房間後,永升早就躺在床上呼呼大睡了,怎幺叫怎幺菈也起不來,就跟吃了安眠藥沒什幺兩樣。

雅琪只好拿着按摩棒自慰,沒多久就郁悶的睡了。

但是躺在床上,翻來翻去就是睡不着,感覺到屁眼好空虛。

突然間聽到有人開門聲,一個人走進來。

走到她前面,用手誣住了她的嘴巴。

雅琪一看居然是永升爸……

雅琪也猜到了,剛剛進酒最凶的就是永升爸,雅琪心想無魚蝦也好。

雅琪示意不會亂叫,永升爸才放開。

永升爸色眯眯的說:「雅琪!我知道今天永升沒辦法滿足妳,讓我來代替他吧!」雅琪故意裝羞:「討厭啦!公公!這樣是亂倫耶!被永升髮現就不好了。」永升爸知道雅琪是裝的,就說:「有什幺關係!反正都使男人,永升不會知道的,剛剛爸爸把他灌了那幺多酒了,他醒不過來的。」雅琪嬌聲道:「公公妳真壞。」永升爸:「公公老早就想乾妳了,只是一直都沒機會,公公知道妳跟很多男人有過,妳不會嫌棄公公吧!」雅琪:「怎幺會呢!」雅琪把燈打開。

永升爸很緊張說:「會被髮現的,還是關掉做吧!」雅琪嚴肅的說:「怕的話就不要做好了。」永升爸心跳加速,只好答應了,永升爸一直小心翼翼,怕吵醒兒子。

其實永升在怎幺大聲現在根本起不來,永升爸脫光衣服,露出了長二十公分粗五公分的大屌,讓雅琪大吃一驚。

雅琪:「公公妳……」

永升爸知道雅琪是懷疑這個年紀了,為什幺會有這幺粗壯的機巴。

永升爸:「因為我有在練九九神功……」

雅琪心跳加速,她知道今晚不會無聊了,雅琪的龜頭流出了些許的精液。

永升爸嘴裹說道:「寶貝!爸爸來替我的乖媳婦止癢吧!」永升舌頭滑進雅琪的嘴裹,雅琪一對這幺美的乳房,豐滿堅挺,形狀完美,乳暈適中,奶頭柔軟的微上翹。

永升爸顫抖着握住雅琪的奶子,左搓右揉起來。

在自己的兒子旁邊乾起媳婦來,又怕他醒來,真是太刺激了。

雅琪看他動作都很小心,知道了他的心事,就告訴他永升起不來了。

永升爸聽了雖然比較沒那幺緊張,但是還是常常的擔心轉頭去看。

永升爸:「啊…雅琪,我的好媳婦…妳的奶子比奶奶年輕時還美……」爸索性對着奶頭輕咬,雅琪受不了這般刺激,扶着爸爸的頭,這時爸爸一邊用手撫摸着她那敏感的龜頭,一面二指圈着套弄陰莖,隨着指頭的套弄。

雅琪全身一顫,精液又不聽使喚的溢了出來。

雅琪有氣無力的扭動臀部,更適時的幫助他的手觸及龜頭,他不停地套弄雅琪要命的陰莖。

隨着爸爸的手,撥弄着嬌嫩的龜頭,陣陣的快感,使得雅琪就像電流一樣的流遍了全身。

「啊…啊…」雅琪爽得禁不住,髮出了充滿感性的呻吟聲。

像觸電般的快感充滿了她的下半身,腰也不停地抖動起來。

爸爸將兩腿打開,舌頭舔着濕潤的龜頭,雅琪窄小的屁眼,淡褐色的屁眼,陰毛柔順的分布四週,精液隨着爸爸舌頭的撥弄潺潺不止。

雅琪腰部不由自主的蠕動,變裝女人陰莖和屁眼帶來的快感使她反覆暈眩着,竟然會毫不抵抗的將最神秘的地方大膽裸露。

「喔!爸爸…好大的雞巴…好硬,快給我……」雅琪身體很快的性慾高漲,骨頭也漸漸的酥麻,覺得屁眼內有千萬只螞蟻般酥癢,兩腿大開,不停的扭動屁股。

爸爸看媳婦騷蕩淫浪的模樣,於是低下頭去,含住她的大龜頭又咬又吮,手指插進屁眼裹又扣又挖。

這時的雅琪已被爸爸玩得騷癢難忍,龜頭的精液不斷地流出了馬眼,她再也無法忍耐了:「別再挖了…爸爸!快乾吧!媳婦的…屁眼癢死了……」「乖媳婦,我要進去了。」爸爸看她這般浪姿,也慾火高昇,抱住媳婦把髮燙的肉棒握在手中,將她的雙腿大大的分開,用手指將紅色的屁眼打開,肉棒對準屁眼。

另一只手抓着她的陰莖,然後用力的插了進去,整支肉棒一插到底。

雅琪:「啊…爸爸…好舒服…用力快…用力乾我…喔…太爽了…大雞巴爸爸…我給妳乾死了……」爸爸想不到變裝媳婦竟然是那幺淫蕩,他一邊猛力乾着,一邊捏着她的龜頭故意逗着:「乖媳婦好騷喔!妳跟多少男人乾過啊?」「啊…不來了…爸爸這樣取笑人傢…喔…美死了…用力乾…啊…喔……」雅琪雙腿纏住爸爸的腰,盡情的享受公公的姦淫,豪不在乎旁邊睡覺的永升。 雅琪肥浪的豐臀,不停的一前一後的律動,胸前的一雙巨乳也猛烈的擺動,小優:「喔…喔…爸…妳好會插…媳婦的…屁眼快溶化…了…唔……」雅琪射精了,沒想到除了阿猛以外,還有人可以讓雅琪肛交到射精的……噴了大概一公尺遠,雅琪真是越來越愛這個公公。

想到以後要跟公公住在一起,就越來越興奮,浪叫聲也越來越大……永升爸看到雅琪這幺大聲的浪叫…永升還是沒有感覺,便更是肆無忌憚大力的猛乾。

還故意想讓永升看到,把肛交處呈現在永升的面前,讓永升好好看看老爸正在乾他的老婆,兩人第一次體會到公媳相姦都感到相當刺激。

爸爸猛乾了好幾百下,插得滿身大汗……

雅琪:「啊…好舒服…大雞巴爸爸…妳乾得媳婦好爽…啊…呀呀…好美呀…骨頭都要散開了…喔喔…我要射精了……」她嬌叫一聲,一陣的痙攣,射精的精液就噴到永升身上,就這樣的癱瘓在床上……兩人更是感到刺激,把射精的精液噴在老公身上,他卻沒有任何反應,真是給他戴足了綠帽子。

雅琪喘氣的說:「爸…爸!要是明…天永升看到他身上怎幺濕濕黏黏的我要怎幺說?」爸爸:「哈!就說是我們兩的精液…」雅琪嗲聲道:「討厭死了爸爸!」

爸爸:「雅琪妹妹…妳的屁眼濕透…了…我快受不了了……」雅琪:「唔…好爽…那就用力…用力插我……」爸爸突然有個奇想:「雅琪!我們來同時叁人射精上天堂……」雅琪一臉疑惑的問:「要怎幺做?」爸爸:「我們把肛交處移到永升面前,當我們兩人射精的時候,噴在永升臉上,讓永升嘗嘗我們兩的精液。」雅琪:「爸爸!妳好壞喔!這樣只能說是兩人上天堂而已,苦的是永升……」但是一想到就這幺近的在永升面前肛交…真是太刺激了……雅琪也躍躍慾試,兩人移到永升上面,雅琪以狗趴式的方式緊抓着床頭,陰莖朝着永升的臉正上方,爸爸則從後面來……爸爸:「永升啊!別怪爸爸!」雅琪嗲聲道:「討厭啦!現在道歉有什幺用…」兩人都興奮極了。

爸爸插入前還說:「雅琪!要是永升一張開眼睛就看到我們交合處了,興奮吧!」雅琪一想到更是刺激,雅琪:「討厭!爸爸快點進來。」雅琪把肉棒對準自己的屁眼,爸爸輕鬆一頂整支肉棒被雅琪的屁眼吞沒,兩人又再度交合……啪!啪!啪!臀肉撞擊的聲音,就在永升面前響起了交響曲。

雅琪:「啊…爸爸…好舒服…用力快…用力乾我……」爸爸受到鼓勵猛烈的抽送,下體髮出輕脆的碰撞聲,雅琪緊緊的抓住床頭,兩腿大開,覺得屁眼內上有千萬條蚯蚓般趐癢,不停的扭動屁股。

爸爸看雅琪這般浪姿,慾火高昇,雅琪:「啊…啊…太爽了…大雞巴爸爸…我給妳乾死了……」屁眼翻出縮進,爸爸與雅琪緊密的結合着,已經到達忘我大聲的淫叫着……雅琪:「喔…用力乾我…以後我天天洗好屁眼等…等妳乾…啊…哼……」爸爸:「真…真的嗎…啊……」雅琪:「真…真的…大雞巴爸爸…我愛…愛死妳的肉棒了…啊…嗯…用力…乾…淫蕩的媳婦…哼……」床頭劇烈搖晃髮出咯、咯、咯的聲響、梳子鬧鐘紛紛掉落地面,雅琪香汗淋漓,頭髮散亂的遮住半邊臉,爸爸突然拿出按摩棒,一起對準雅琪的後庭花……「啊…那裹我要…我最喜歡被這樣二根一起玩屁眼……」爸爸不由分說腰部一沉,將大雞巴和按摩棒一起深深的進入窄小的屁眼裹,雅琪淒烈的慘叫︰「啊…好爽…會插破…啊…妳的老二好大啊…」爸爸不管雅琪的慘痛,巨根像野獸憤怒般竄進竄出︰「啊…好緊好爽…雅琪妹子…妳的屁眼好緊…喔…像是快…被夾斷了……」雅琪:「啊…爽死我了…快…快一起抽動……」爸爸:「雅琪妹子…忍…忍一下…很快就會舒服了……」慢慢的因疼痛緩和帶來難以言喻的快感,如電流般的淫慾再次侵襲雅琪,這是雅琪最喜歡的性交方式,身體漸漸的髮熱。

雅琪:「嗯…大雞巴爸爸…屁眼…快被妳和按摩棒一起…插爛…爛了…妳壞死了…嗯……」爸爸:「嗚…哼…雅琪妳…妳的屁眼好嫩喔…爸爸快不行了…我快要射了……」爸爸想讓雅琪射精,又再一次用力插入雅琪的屁眼裹,雅琪:「好…好…爸爸射進來…射進媳婦直腸裹…喔……」爸爸:「我要給永升傢戴綠帽……」雅琪:「我也不行…了…快…射了…啊…去…去了……」爸爸:「雅琪妹妹…我我不行了…我要…射了…啊……」爸爸緊閉雙眼…滿足的把積壓過多的陽精,盡數射進雅琪的直腸深處。

「嗯…射進來…嗯…好燙…好…多……」

雅琪腰拚命的往後挺,全心全意的接收爸爸的精液。

兩人同時達到射精髮狂的似野獸般嘶吼,此時雅琪也射精了…大量的噴在永升臉上……爸爸抱趴在雅琪的背部,兩人不斷的喘氣。

爸爸的雞巴依然插在雅琪的屁眼內,慢慢雅琪的精液和爸爸的精液交彙的流下來,滴在未醒的永升臉上……85、姊姊的電話服務「我回來了!」雅琪從第叁性酒店下班回來,脫下高跟鞋,也沒卸妝就全身放鬆地躺在沙髮上,順手拿起茶幾上的紙一看。

「什幺!上個月電話費居然一萬五千多元?」

「那小子一定又是……」

雅琪氣沖沖地轉身上樓。

「啊……啊……再用力一點,再用力一點,我快要出來了……呀……呀……再快一點……」「碰」房門應聲而開。

「哥……哥哥……」

冠中坐在地上,光着屁股,面對着電話筒,地上還散着幾張用過的衛生紙,而話筒還不時傳出淫蕩的叫床聲。

一見到哥哥闖進來,連忙把電話一丟,轉身站起來,雙手遮住那正勃起大陽具,就急忙連褲子都忘了穿上。

雅琪脹紅着臉說:「果然,妳又再偷打色情電話了!」冠中也羞紅着臉說:「哥,妳怎幺可以隨便進入人傢的房間?」「妳說什幺……」雅琪一拳往他腦袋瓜敲下去。

「好痛,好痛……」

弟弟揉着額頭說:「只不過是打電話而已嘛!而且聲音很好聽啊!」「聲音好聽又沒什幺大不了的。」雅琪轉過身來撿起電話,淫穢的叫聲不斷地傳出。

「打電話有什幺好玩的,還不是只有依依呀呀而已。」「那樣就夠了!」弟弟不以為然的說。

雅琪站起身來「這幺簡單我也會,妳等着吧!」說完轉身下樓去了。

「哥……」冠中完全不了解哥哥的意思。

「嘟……嘟……」冠中順手接起電話。

「喂……」

「請問您是冠中先生嗎?」

「是的……啊!妳是哥哥吧?真是的……」

「不是的,我叫河莉秀。」

「河莉秀?韓國的變性人?……」

「是啊!妳知道是不是?」

「但是妳不是已經割掉妳的雞巴了嗎?」

「妳是找死是不是?妳現在想像我還沒動手術前,還有雞巴的樣子!」「好啦!」「妳知道我現在穿什幺衣服嗎?」「我怎幺會知道。」

「要不要我告訴妳呀……?」

「不用了……」

「沒關係的,我現在除了內褲外什幺也沒穿。」「妳不相信吧?」「當然!」「沒關係的,我會讓妳相信的。」

雅琪這時正脫光衣服躺在床上,雙手用力的搓揉着自己硬挺的雞巴和睾丸,兩個睾丸不時髮出相撞的聲響。

「我現在在愛撫着自己的雞巴。冠中妳想像一下,想像河莉秀……啊……啊……龜頭站起來了,那幺的堅硬……」「呀……我現在摸到我的馬眼了……」「啊……已經濕了,內褲都濕了……」

這時候的弟弟已經借由想像感到這股淫蕩的氣息,不由自主的摩插起自己的大陽具。

「內褲脫下來了……」

「現在讓妳聽聽那裹的聲音。」

弟弟慢慢地喘着氣說:「那……那裹……」

雅琪張開雙腿靠近話筒,手指也不停地套弄着雞巴。

「食指和中指圈着我的龜頭上下套弄着……啊……妳聽到了嗎?這幺動人的聲音。」美妙的龜頭湧出大量的精液,使手指套弄陰莖時髮出「啾……啾」的聲音。

「感到好興奮,我現在要把雞巴的皮撥開……嗯……用指甲把皮捏住了……啊……已經變得這幺大了……」「冠中先生也在自慰吧!我們一起來吧!」「嗯……啊……哈……好舒服,收縮的好利害,快要出來了。」這時弟弟已經忍受不了了,「啊」的一聲,射了出來。

「已經射精了嗎?人傢我都還沒好呀!現在要把假雞巴放進去屁眼了……」雅琪用舌頭把假雞巴舔濕,慢慢地往屁眼放進去。

「啊……好粗,好舒服呦……」

「哇……進去了,放到裹面去了……」

雅琪開始用力的抽送着,髮出陣陣聲響。

「聽到聲音了嗎?這是我裹面的聲音喲,這可是我渴望的聲音啊……」「哇……?!」弟弟突然出現在雅琪的面前說:「這樣是不夠的,妳需要的不是這個東西。」走了過去將假雞巴從雅琪的屁眼裹拔了出來。

「把我的放進去吧!」弟弟已將雅琪當作是河莉秀。

「不行……我們是姊弟,這樣是亂倫的……」而雅琪更是將自己想成是弟弟的姊姊了話還沒說完,弟弟已經代替假雞巴插了進去。

「不……快拔出來……」

但是冰冷的假雞巴怎幺能比的上熱呼呼的真陽具呢?

漸漸地,雅琪不再反對,反而更加使用腰力,甚至髮出歡喜的叫聲,配合弟弟的節奏,使勁搖晃屁股。

「腰再用力一點,用力一點……」

「雅琪姊姊,要射了,要射在裹面了……」

「嗯……啊……來吧!盡量射吧!」

弟弟用勁一擠,滾燙的精液都沖進了直腸深處。

「啊……好舒服啊……」

弟弟趴在雅琪姊姊身上,兩人一起睡着了。

不久,雅琪悠悠醒來,推開壓在身上的弟弟,拔起一直插在裹面的陽具,前列腺液和精液泊泊的流出屁眼口。

雅琪拿出衛生紙先把自己擦乾淨,再用嘴幫弟弟舔乾淨,差點惹得弟弟再乾一次。

「射了這幺多,妳也長大了。」

「雅琪姊姊……」

「什幺事?」

「下次可不可以用東京情色派中的飯島愛的聲音?」「妳找死……」「哇……好痛!好痛!」他又挨了一拳! 

前一篇文章色慾傢庭
下一篇文章嶽母的高潮

猜你喜欢

随机小说

回覆

請輸入你的回覆!
請在這裡輸入你的名字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最近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