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算命被人玩

過去我的老婆屬於悶騷形,現在明的暗的一起來了,我也喜歡老婆騷點,但是不能過火啊,自從老婆和別人玩過,露出,和小孩玩,還在網吧趁著我睡覺被別人上,上過之後還有股騷勁,我就暗自下定決心,找個大師,去給我老婆算算命,但始終找不到算命準點的大師,我出差去了唐山之後,看見那裹真有個大師,還住在山裹,廟裹有1 個大師,4 個徒弟,但這為大師不是專門算命的,而是為了守住他第24任看管林香寺的重任,我很奇怪,總共就5 個人的寺廟,而且還沒有什麼名,為何堅持這麼久,想不通!

這次正好有時間,帶著老婆一起去玩玩,正好找這個大師算算命,看看老婆為何如此之騷,順便正好瞭解這個小寺廟的名堂。

天氣很熱,老婆沒有穿短裙,黑絲,什麼的,只是緊身牛仔褲,上身白色半透明襯衣,黑色胸罩,白襪子,黑色旅遊鞋,168 的身高,55KG的體重 D罩盃,看起來這樁打扮很正點,而且緊身牛仔褲勒出了屁股十字花形狀我問老婆:妳怎麼不穿短裙了?老婆回答道:“不穿了,妳總說我騷,我穿的正裝點,哼。”

隨後我們坐了汽車,來到了林香廟,在擠公交的時候,總有男人的手,往老婆屁股上蹭,老婆一動不動裝作沒人摸她……

我急叁火四的帶著老婆來到了廟門口,我找到了靜寧大師……和大師說:“按照妳的說法,老婆給妳帶來了,妳給老婆算算命。”

大師屢屢鬍子,從上到下看來老婆2 分多種,和我說:“恩……恩……恩……”

我也不明白這是怎麼回事?忙問:“大師,什麼結果啊,大師說,此女過於好色,不好辦啊。”

我忙問:“那大師可有解法?”大師屢屢鬍子說:“難上加難啊,”隨後大師把我和老婆領到了內閣,大師說:“先生真心想好好算一卦?”我也沒多想,就連忙點頭答應。

大師和老婆對坐在一起,大師說:“女施主可否換下著裝呢,老衲實在看不出施主身上的印記啊。”

老婆回答道:“大師,我要怎樣穿呢?”

大師閉上眼睛屢屢鬍子說:“越透明越好!”

我心中有些納悶,也沒多想,畢竟人傢是和尚,不能把老婆怎樣。

老婆出了廟門,把旅行包裹的半透明睡衣換到了身上,進了內閣廟門我才髮現,原來老婆裹面內褲胸罩什麼都沒穿,只是披個白色半透明睡衣,然後跪坐在大師對面。

大師點點頭,說:“嗯,施主確實很好色,而且不是一個男人能滿足的!施主能否把睡衣全脫掉,讓老衲好好給施主算算?”

老婆想都沒想,唰一下的,就脫落全身衣服,一絲不掛的暴露在大師面前,而且一點也不羞澀,而且身上白皙,還有亮光反射,我的雞巴一下子就擡起頭了,而大師卻沒任何反應。

隨後大師對老婆說:“女施主可否自己搓揉一下自己的乳房呢?”

老婆有點臉紅,說了句:“哦。好的。”

然後老婆咬著嘴唇雙手托起乳房揉了起來。大師點頭說:“恩……恩……好……女施主可否讓老衲看看生殖器呢?”

老婆看了我一下,慢慢的把雙腿叉開,我看見老婆那裹的確有點潮濕,大師這時候說,“對不起了女施主,老衲要好好看看,”然後大師左手扶著老婆白皙柔嫩的大腿,右手食指在老婆陰蒂處來迴盪漾。

老婆這時“嗯……恩……”的呻吟著,突然,大師把一隻手指伸進了老婆的嫩穴裹,老婆“啊……”的一聲,臉都紅了!

我有些看不下去了,忙問大師:“這是在乾什麼啊?”

大師慢慢的回答說:“我看看有多深,看了我的手指是不夠長了。”

隨後大師把褲子脫下來,露出不算粗大的雞巴,大師站起來說:“女施主可否給老衲握一下雞巴,看看施主的手有多大,”老婆咬這嘴唇,輕輕歪著腦袋,伸出了柔嫩白皙的小手,握了上去,同時也在觀察大師的雞巴,這時大師說:“含進去吧,老衲看看妳上面的嘴有多深!”

老婆看了看我,眼睛又回到大師的雞巴上去,伸出了小舌頭,先是把大師龜頭馬眼處的一滴透明液體舔了進去,然後比上眼睛把大師的雞巴含了進去,大師說:“對,就這樣,別出來,我看看妳能堅持多久。”

老婆剛開始還行,過了1分鐘,呼吸有些急促,眼圈有些紅,而且還嗚嗚的,好像是想說話!這時,大師的陰莖根部全是老婆的口水,全是透明的粘液在往下流,正好流到老婆的乳房上!

這時大師說:“好了,女施主,可以出來了。”

老婆吐出雞巴,咳嗽的兩下。這時大師把老婆雙腿掰開,跪在老婆雙腿之間,用龜頭摩擦老婆陰唇幾下,就插了進去,但是大師插了進去卻沒有抽插。過了10多分鐘,大師的雞巴也不拔出來,也不抽插,弄得老婆身體直扭動,老婆自己還做著抽插姿勢,老婆身體一晃動,大師的雞巴就抽出去很多,如果老婆不晃動,大師的雞巴就插到最深處,就這樣堅持了30多分鐘,大師沒有射,大師的雞巴拔了出來,老婆白色液體馬上流了出來,大師說道:“我不行,我的陽具不夠長,還是讓我大徒弟來吧!”說著,大徒弟就來到大師面前,說:“師傅,有何吩咐。”

大師說:“借妳陽具用用!”大徒弟說:“弟子遵命,”隨後大徒弟脫了褲子,就把陽具插進了老婆淫穴裹,剛進去沒幾下,大徒弟啊的一聲,居然射了。

我當時就急了,問大師:“妳這徒弟乾什麼?”

大師連忙道歉:“哎,劣徒學藝不精,釀成大錯。老衲實在對不起了,哎……還是讓我二徒弟來吧!”

我心中不樂意也沒辦法,只好聽大師的,二徒弟的雞巴很粗,和我手腕差不多,但他們的雞巴確實很硬,可能很久沒見過女人的緣故,而且還是這麼白皙,這麼豐滿的人妻……

二徒弟想都沒想插了進去,沒想道,還不如大徒弟了,搭邊就射了!大師哎的一聲,叁徒弟也到場了,說:“師傅,我也怕挺不住啊,師傅我估計不行啊。”

大師說:混賬東西不試試怎麼知道。叁徒弟連忙跪在了老婆兩腿之間,看著前面兩位師兄的精液,叁徒弟也沒擦掉老婆嫩穴上的精液,就一下子插了進去,因為有前面個師兄的內射,老婆更加騷了,還給叁徒弟使了個眼色,這下可好,叁徒弟經不住誘惑,一下子射在老婆子宮深處。大師搖了搖頭:“這幫廢物。我們師徒五任難道連女人都搞不定嗎?老四,妳給我出來,”老四很瘦,脫了褲子雞巴不小,很細,但很長!是我見過最長的雞巴。

大師說道:“叁位師兄已經敗下陣了,最後的希望就在妳身上,妳自己看著辦吧,如果妳也不行,寺法處置!!!哼!”老四連忙稱:“是……是……是……師傅。”隨後也跪在了老婆面前,可是硬不起來。大師說道:“先生配合一下老四吧,妳是她丈夫,妳去插妳老婆,然後讓妳老婆給老四口交。”我也連忙跪在了老婆兩腿之間,說實話我早就堅硬如鐵了,一下子插進了老婆的陰道,哇,好滑嫩啊,我嘶……嘶的叫著,然後老婆給四師兄口交。不一會四師兄的雞巴硬了起來。說可以了,我把老婆雙腿放下,交給了四師兄,四師兄平躺在地闆上,讓老婆背對著坐在他上面。老婆啊的一聲把老四的雞巴吃掉了一多半。

搖著頭再也坐不下去了,這時大師拿著手尺,量了一下,說:“好……好……好”

四師兄在下面狂頂老婆嫩穴,快速的抽插,這麼長的雞巴老婆根部受不了。

不一會老婆陰道像撒尿一樣,噴出了透明液體,隨著雞巴的抽插,老婆直喊:“停下,我不行了,我服了,我服了……”我婆搖著腦袋,身上微微泛起粉紅色。

這時四師兄的雞巴不在抽動,慢慢的老婆陰道把四師兄的雞巴全吃了進去!我知道,又內射了。老婆癱躺在地闆上,呼吸也變得平穩了。看來是真的得到了滿足。

我問大師。“這就是解法?大師笑著說,是的,我給妳一副藥,妳回傢吃吧,保證妳的雞巴會變長!”我連忙道謝,大師卻說:“這藥不能白給妳,需要用妳老婆身體換,讓我也爽爽,我就給妳這靈丹妙藥。”

我猶豫了一下,說:“大師怎麼玩啊,老婆都沒勁了,虛脫了。”大師屢屢鬍子說,“我另有妙計,呵呵。”

大師把老婆借走一個晚上,我獨自徘徊,想著往事,我也偶爾偷看老婆與大師做愛,看著那老婆白色液體流出陰道的時候,悲傷?興奮,悲哀,無奈?

一個漫長的夜晚,一個漫長的等待,一個漫長的改變過程!大師臨走是跟我說:這是命,也就是傳說中的緣分…………

我用老婆身體,換了靈丹妙藥,不知合算不合算!!!!!!!!!

前一篇文章女學生到淫蕩俏婦
下一篇文章小勞乾熟女老師

猜你喜欢

随机小说

回覆

請輸入你的回覆!
請在這裡輸入你的名字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最近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