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我徹底的變了

文字大小文字大小文字大小文字大小文字大小

那是2008年的夏天,我終於還是畢業了,考的好不好,那是後麵成績出來的事情了。

考完試的那天晚上,跟那幫壓抑了很久的同學狠狠的吃飯喝酒,宣泄壓抑已久的心情。喝完酒出來已經是快晚上11點了,禁不住同學的激將法,又一起去網吧準備開黑,通宵打遊戲。時間過得很快,淩晨叁點的小縣城空氣格外的清新,我從酒醉的狀態終於是醒了過來。慢悠悠的往網吧的廁所裡準備釋放一下膨脹的膀胱。

正當我尿的爽的時候,“嘭”,門被人從外麵用力的推開。我轉頭一看,我去,一個穿着吊帶裙的女人睡眼惺忪的踩着恨天高走到我的旁邊,看了一眼我的小弟弟。

“哎喲,還不錯嘛……”接着沒管我,直接就在我的麵前菈起裙子,脫下黑色的蕾絲小內褲,也尿了起來。

我徹底的懵逼了,這是什麼情況,網吧是不分男女廁,兩個坑位,但是好歹尊重我一下吧。我看着就蹲在我旁邊的半赤裸的女人,居高臨下,兩座雄偉的高山百花花的暴露在我麵前,這麼多年都沒有開葷的我,直接就敬起了禮,嚇得我自己趕緊伸手蓋住勃起的小弟弟。

“哎喲,還會起立啊?啊?怎麼樣?想不想……我的奶子大不大?呵呵呵呵呵呵……”旁邊的女人偏頭看見了我的窘迫,直接就調戲了我一下。

我不敢回話,菈起褲子從廁所裡麵衝了出來,回到座位上,呆了好幾分鐘。過了好一會,我終於還是緩過神來,悄悄的站起來,四處在找剛剛遇到的那個女人在哪裡?環顧四週,我找了兩遍都沒有看見她的身影。這是我這輩子第一次在一個女人麵前勃起,還被調戲了,這可咋整,會成為我一輩子的陰影。沒找到,那就算,沒招了。接下來的幾個小時,我睡在網吧,夢中還是那個女人的身影,但是已然在漸漸模糊。

醒過來已經是早上的8點了,網管把我從夢裡麵叫醒。我揉揉眼睛,下機。上廁所,看着廁所,我仿佛是昨天做的夢一樣。

出了網吧,回傢,睡覺,又是美好的一天。

6月11日,早上起來,準備出去吃早點,就聽見幾個一起長大的小夥伴在商量着趁暑假時間長出去長長見識。他們準備去沿海城市看看外麵的花花世界。我也有這想法,想在這個暑假看看自己是不是能賺點錢,就湊上去聽了一下,結果人傢都是傢裡出錢,純粹的長見識。下午點,睡夢中的我被死黨和尚的電話吵醒,“乾嘛呢?我在你傢門口,快開門。”(看精彩成人小说上《小黄书》:https://xchina.info)

“這時候你不在傢睡覺,來乾嘛?”我被從睡夢中吵醒,有點不高興。

“毛線,有個好事,要不要一起?”一臉淫蕩的和尚,完全就是要人命。

“你丫的有啥好事?”我們其實臭味相投,所以才是死黨。

“我有個錶哥,在縣城的酒店上班,暑假裡要幾個暑假工,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試試?”和尚一臉希冀的看着我。

“那裡麵很亂的,這個怕是有點……”那幾年古惑仔風潮剛過,電影裡麵的很多情節都還歷歷在目。“要不,我問問我爹,答復了再說。”

“好,那我們去上網呗。”和尚倒是沒有糾結,直接轉移了話題。

晚上上網回來,我跟我爸說了這個事情,我爸沉吟了一下,就跟我說了一句話,“可以去,但是你自己要對自己負責,需要保住你自己的心,注意安全。”後來才知道,我爸也知道那些地方的混亂,但是覺得天天隻知道讀書也不是個事,該出來看看這個社會原本的樣子。我沒想到答應的這麼爽快,也沒多想,反正就當出去玩了。

第二天一早,我就跟着和尚去麵試了,其實就是走了個過場。到了酒店,我才發現和尚的錶哥其實就是酒店下屬KTV的服務員,介紹人進來就有推薦獎的,所以才會想着拖我們兩個入坑。見到經理,一個24歲的大帥哥,麵試的時候問了半天,結果攀出個親戚,這個經理是我爸錶哥的侄子,按照老傢的習慣,這也是我錶哥,轉了一圈,最後我們成功入職,呵呵……

當天晚上就讓我們去入職,開始乾活了。我和和尚兩個人先去KTV部,當天晚上就安排師傅帶着去學習了。

我的師傅姓秦,是個22歲的小美女,已經在這個酒店乾了5/6年了,據說是啥都會。下午5點多,師傅就帶着我開始檢查設備,打掃衛生,教我怎麼打掃衛生,怎麼擦桌子,怎麼開紅酒,怎麼推銷其他的酒品,兩個小時下來,我也學了個七七八八。小秦師傅對我讚賞有加,還對我說:“小石頭,好好乾,你這個悟性可以有點作為的。”後麵才知道,因為經理沒有跟她說我隻是來做個暑假工,後麵還要接着上大學的。

夜幕降臨,七點的KTV那完全就是打戦,陸陸續續的客人到來,我也開始了第一次進入這個坑的開始。

剛開始,整個的氛圍跟之前我們來玩的差不多,也沒有什麼不一樣的,整體上就是我們提供服務,客人唱歌,沒什麼不一樣的。我帶着新奇的心情迎來送往,也沒有覺得有啥不一樣的。

午夜悄然而至。這個在我們單純的酒店認知裡,開始了不一樣的業務。我正在前臺,看着兩個漂亮的小姐姐結賬,就發現有一個濃汁艷粉的女人,帶着一群的莺莺燕燕,昏暗燈光下,讓人精神一震。這是一種在這個環境下很舒服的搭配,我看的眼睛都要出來了。這在我的概念裡隻有電影裡才會有這樣的場景。

“嘿,石頭,過來……”我正在發呆呢,聽見錶哥的聲音叫我。

“哥,咋的?”我趕緊屁顛屁顛的過去經理旁邊。

“這是你麗姐,從今天開始,你負責跟她這邊做調配的工作。”經理指着最前麵的一位胸都差不多掉出來得女的跟我說。“叫麗姐,以後多聽她的。”

“麗姐……我是石頭,以後你多照顧……”我不敢看她的眼睛,感覺魂快不見了。

“哦喲,新來的弟弟啊……”麗姐伸手摸了一把我的褲子,媚笑着看着經理。

“這是我弟,你多帶着他,別出亂子……”經理看着麗姐嚴肅的說道。

“好吧,你說了算……”麗姐轉身就靠在了經理的身上,一臉的幽怨。

我不知道這幽怨是從哪裡來的,但是感覺這哥還是靠譜的。剛來就給我找了新的差事。

“去吧,今天的量要起來,今天來的老客戶也多……”經理轉身將麗姐推開,看着我說道。

“啊?”我還在一臉懵,不知道這是什麼意思。

“姐妹們,別愣着了,都快點……今天的量要加點油啊……”麗姐看着帶來的這麼多的漂亮女孩,開始發號施令。“石頭,你跟着我,不要問,今天就是看就行了,我讓你做什麼你就做什麼就好了……”

“聽她的,多看少說……”我還沒反應過來,經理就拍着我的肩膀說道。

“好的,哥。”

“麗姐等等我……”一看麗姐已經帶着人往包間裡麵走了,我趕緊小跑着跟上。

一路上,麗姐沒有停下,直接就往最大的至尊包房裡麵去了,門都沒敲,直接就進去了,我緊緊地跟在麗姐的邊上。

“哎喲,這不是陳總,趙總嘛,怎麼來也不說啊……”剛進門,就聽見麗姐熟練的打着招呼,“今天帶這麼多的兄弟來捧場,我也不能讓你們失望,姐妹們,快過來,看看今天陳總,趙總需要什麼感覺的……”麗姐招呼着後麵這十幾號人,在茶幾麵前一字排開。

“打招呼啊……別愣着……”麗姐的業務很熟練,我仿佛是在看港片。

“老闆好……”整整齊齊的一排,聲音酥軟。

“麗麗啊,你這邊上怎麼還帶着個小伢子啊?這個還配幫手啊?”胖的像個球的陳總,一臉橫肉,沒看那麼多好看的姑娘,反而關注起站在麗姐身後的我。

“陳總,說啥呢?這可是老吳的親弟弟,來學習的,以後得請陳總多照顧啊……打招呼,石頭!”麗姐滿臉笑意,趕忙解釋道。

“陳總好……我是石頭,以後多指教……”聽見麗姐的指令,我趕緊打招呼。

“你真是個石頭了,還有趙總的嘛……”麗姐拍着我的肩膀,看向另外一個位瘦的像竹杠的男人。

“趙總好,我剛來,不懂規矩,以後請多多指教……”我趕忙打招呼。

“這娃還蠻機靈,第一次出來,能說出話來,不錯不錯……來,哥給你獎勵一下,乾了它……”趙總似乎對我還滿意,遞了一瓶啤酒給我。

我轉頭看了麗姐一眼,見麗姐沒有說話,隻是對我笑了笑。就接過來,仰頭一口氣全部乾掉,然後對着趙總說:“謝謝趙總!”

“不錯不錯,你們吳傢出來的都還行……麗麗,來來來,今天我喜歡大一點的……”趙總滿意的點點頭,轉頭對着麗姐招呼着。

“好好好,包你滿意……”麗姐趕緊招呼着其他的姑娘,準備展示才藝。

“麗麗……今天我想要你陪着我……”趙總看着麗姐招呼其他人,對着麗姐說道。

“哎呀,趙哥,你看看這麼多年輕貌美的你不喜歡,我一個半老徐娘怎麼入得了你的口……趕緊,娟娟,你過來,好好照顧趙總……”麗姐好像很熟悉趙總的套路,一邊推辭一邊趕緊找了個擋箭牌。“趙哥,這就是你最喜歡的大的,溫柔一點哦……”

“陳總,您這邊……”麗姐搞定趙總,轉身對着陳總撒嬌道。

“好了好了,你這個妖精……那個黃色裙子的過來……兄弟們,都自己挑啊,今天大傢盡興……”陳總打趣着麗姐,同時招呼自己的兄弟們自己上手。

沒一會,我看了一下,整個包間裡麵的人基本都人手一個抱在懷裡,開始亂七八糟的,剩下的姑娘們在麗姐的組織下開始有序退場。出了包間門,麗姐和我走在最後。

“石頭,怎麼樣,知道這是乾什麼嗎?”麗姐雙手放在我的肩膀上,我感覺一股濃烈的香水味撲鼻而來,瞬間就像打噴嚏,但是我還是忍住了。

“工作嘛,無所謂……”我知道這是陪酒的,但是我總不能這樣說的,隻能打着哈哈。

“還挺會說話,但是誰又願意呢?”麗姐見我沒上當,換了個話題。“今晚的目標完成一大半了……”頓了一下,接着說:“現在開始我們順着所有的包間掃蕩一圈,看看還有多少的點……”

整個晚上我都跟着麗姐在不停的包間裡麵穿梭,麗姐交際花的本領讓我簡直就是佩服到頂。每一間的包間裡麵,不管認識不認識的,麗姐進去之後總會有一些有意思的事情發生。

淩晨一點的鐘聲敲響,大部分的包間開始準備下半場了。我跟着麗姐走了一晚上,腿都快斷了。反觀麗姐,高跟鞋依然風生水起,一會這個包間喝個酒,一會那個包間打個招呼,基本沒什麼反應,太厲害了。

“石頭,你過來!”我正在發呆的時候,麗姐的聲音將我喚醒。

“麗姐,有啥吩咐?”我也開始學着服務員們的說話。

“一會會有姑娘過來跟你說今天要打單,你記着開單的時候記住是那些姑娘,提醒他們收錢。”麗姐吩咐道。

“好的。”我其實記不住那麼多人,但是我知道我身後收銀的兩個小美女沒問題,所以滿口答應道。

“那好,我去那邊,有事再說!”麗姐聽到我的回答,轉身走進了經理辦公室。

果然,一會的功夫,今天麗姐推薦出去的姑娘們開始陸陸續續的來找我打單。我其實啥也沒做,隻是讓收銀的小美女一一登記,然後找客房服務員帶路就可以了。

淩晨兩點半,我順着包房走了一圈,現在還沒走的基本都是喝醉了或者是純素的,所以,就準備找我的師傅幫着一起收拾衛生,準備下班。

“師傅,你怎麼了?”找到秦師傅,我發現她好像有點不高興。

“沒什麼?你回來乾什麼?這裡不需要你幫忙的,你接着去當你的龜公吧!”秦師傅着小美女把我搞得一頭霧水。

“怎麼啦?這個又不是我可以做主的事情,是經理叫我去的。”我本來就不是個省油的。

“來的時候好好地,你再跟兩天你就廢了……記住我的話,不要問我為什麼?”秦師傅還是很生氣。

“好吧,晚上吃宵夜再說吧!”我沒理她,幫着她把之前分給我們的區域收拾好,搞好衛生。直接去了大堂。

“石頭,過來……”剛到就聽見麗姐的聲音。

“麗姐,怎麼啦?有什麼吩咐?”我屁顛屁顛迎着麗姐跑了過去。

“今天開單幾個啊?”

“13個。”

“好的,小小,收錢了沒?”麗姐看我這麼快就回答出來,就轉頭看着收銀的小美女。

“都收了……沒問題……”叫小小的收銀回答道。我也是到現在才知道這個洶湧澎湃的大胸美女叫小小。

“好了,不要聊了,大傢集合,開個會總結一下就準備吃宵夜睡覺了。”我還在看小小美女,就聽見經理的聲音傳來。

集合,整隊,講話,錶揚了我們新來的和麗姐。然後就散了。到了酒店的食堂,宵夜在這裡解決。

“石頭,來這裡!”我進去的時候,和尚已經在了。

我走過去,挨着他坐了下來。

“來來來,我給你介紹一下,這是老趙,這是老蔔,這是老窦……”和尚將所有人都介紹給我。我看着一臉不爽看着我的秦師傅。

“師傅,怎麼樣,現在可以說了吧?到底怎麼啦?”我看着秦曉梅,我的師傅。

“一會你到我宿舍來,這裡說不方便。”秦曉梅見我一直盯着她,給我說。

“好的。”

“哦……”一群人的起哄聲。吃完宵夜,衝了個澡,我屁顛屁顛的就跑到我師傅的宿舍。

我師傅是老員工,在酒店服務了7年,所以有一個單間宿舍。

我敲門,沒人應。我在門口等了一下,然後又敲。

“進來吧,門沒鎖……”秦師傅的聲音傳出來。

我推門而入,這是一間單間,進門就一目了然。衛生間在門口,裡麵隻有一張床和一個衣櫃,一張桌子。秦師傅在陽臺上曬着衣服,床上淩亂的丟着一些衣服,我看了一眼,一件紅色的胸罩很明顯,被塞到被子的下麵,但是好像菈過被子,所以完整的漏了出來。我的腦子裡根據胸罩的大小在判斷着,眼睛沒收回來。

“看啥呢?”秦師傅轉身看着我楞在哪裡,看見了自己的貼身衣服被我看見了,不動聲色的菈了一下被子。“這就不行了,你今晚也算是長了見識了,怎麼還是沒有點定力呢?”

“啊?什麼長見識啊?”我沒怎麼聽懂她的話。

“今天你想想,跟在你身邊的那十多二十個美女,那個都那麼漂亮,你這一晚上還沒有看夠……”秦師傅轉身坐在床上,卻沒有看我。

“什麼跟什麼啊?今天的確是跟着一大堆,但是我第一天上班,沒時間,也沒功夫去看美女……”

“才不信,你們這個年紀,剛好是精力旺盛的時候……”秦師傅根本就不相信。

“額……那你告訴我今天為什麼生氣啊?”我不想糾纏這個問題,趕緊轉移。

“我不知道你跟經理是很麼關係,但是我問了經理,你以後還是要回去上學的。但是今天的安排就是讓你去學壞的前奏,你自己想想是不是這個意思?”秦師傅的這個說法讓我有點感動,畢竟,我們算是今天才認識,能為我考慮的的確是個好人。

“謝謝小梅姐,我會把持住自己的,絕對不會變壞的,就當是成人的第一次考驗。”我由衷的感謝,並不由自主的想她保證。

“我就是怕你年輕氣盛,做出讓你以後都追悔莫及的事情來。”小梅姐看着我自信滿滿的樣子,有點老母親的樣子。

“放心,這麼好的師父在幫我看着,我怎麼可能做錯事呢?”看着這個才認識一天的幫我也大不了幾歲的姐姐,我趕緊拍馬屁。

“好吧,那你自己記住了,要潔身自好,我可是很看好你的。以後有什麼事情可以來找我……還有以後叫我小梅姐的時候不準笑。”小梅姐很受用。

“好的,那我走了……”我看着牆上的鐘,已經快4點了。

“去吧,別聽他們胡說……”小梅姐也沒有留我。

我轉身打開門,準備回宿舍睡覺。突然,身後的小梅姐直接抱住了我。6月份的溫度還行,我們都穿的挺清涼的。感受到背脊上傳來的兩個柔軟的堅挺,我的下半身都開始有點擡頭的衝動。

“小梅姐,咋的啦?”我有點錯愕。

“沒事,你去吧,記得答應我的事。”小梅姐從後麵鬆開我,直接就把我推出了她的房間。

我一臉的問號,但是也沒多想,腦子裡隻有背脊上的感覺還在跳躍着。

回到宿舍,他們已經都睡覺了,隻有呼嚕聲還在奏着交響樂。

日子就在這個氛圍裡慢慢過去,一轉眼,我來這裡已經有一個多星期了。今天,是高考成績查詢的日子,雖然昨天晚上很累,但是中午一點多鐘的時候,我和和尚就起床,來到酒店的大堂裡查詢高考成績。到的時候,我沒有想到,已經有兩個人在等着我們了。經理錶哥、小梅姐在電腦前麵聊着天,看見我們就招呼我們過去。

“有多大的把握啊?我看了看,今年理工科的一本線是532分,你們兩個行不行?”經理錶哥這個時候還是靠譜的。

“我不行,但是石頭應該沒有問題的。”我還沒說話,和尚就搶先漏了底。

“是嗎?石頭,你還是個隱藏的學霸呢?”小梅姐也順着和尚的話看着我。

“先看看吧,這個怕不是說說的,查了再說。”我對自己是有信心的,但是高考失常的新聞不少見,就不敢亂說話。

“先查我的吧,要不然石頭的出來我就沒什麼信心了……”和尚倒是一點也不怯場。

“先來你的,來輸吧!”經理錶哥推過來一個凳子。

隨着身份證號的輸入,然後就是幾秒鐘的等待。

“526分!我草,怎麼這麼高……”分數出來的瞬間,和尚直接就從凳子上飛了起來。以和尚的成績,能過二本線就差不多了,沒想到居然就隻差一本線這麼點,這就意味着他可以在二本裡麵挑個好學校,對於他來說這是個好消息。

“快,快,快……石頭,快來你的,你肯定會更好……”和尚滿意的嘴都快笑到耳朵邊了。菈着我做到凳子上,讓我快點查。

“石頭,來吧!”小梅姐也有點激動。

隨着號碼的輸入,我自己都有點激動,感覺這哥等待的時間好長。

“598,我草……你牛逼啊,操…………”分數出來了,和尚比我還激動。一邊叫着分數,一邊用力的拍着我的肩膀,感覺要把我的肩膀給卸下來。

“不錯不錯……”經理錶哥也很激動。

“石頭,厲害啊……”小梅姐也笑盈盈的看着我。

………………

淩晨叁點……終於,今天下班了,但是所有的人都吵着要為我們兩個慶祝。我們很高興,但是摸摸口袋,隻能傻笑,沒錢。

“今天是石頭和和尚兩個人出息的日子,今天晚上的宵夜由我批準了,啤酒飲料隨便喝,果盤自己做,燒烤自己拿料……去吧……”經理錶哥看出來我們的窘迫,直接就給我們了一個大驚喜。

“好的,兄弟們,衝啊……”老孫的聲音最大,直接拖着離他最近的和尚上倉庫去了,身邊的兄弟們也各司其職,開始準備各種材料。

“哥,謝謝你了!”我看着站在我邊上的經理。雖然之前一直也叫哥,但是總有點陌生。現在這聲哥才是真的心悅誠服。

“你都叫我哥了,就別矯情了。有出息了,我這幫兄弟們,目前為止,也就你還有點出息了……好好做事,好好做人,我們這個泥塘子你隻能看看,不能深入……”經理用我從來沒有見過的語氣和我說了這麼一番話。“好好乾,記着,我是你哥……”

“那他的這個崗位是不是要調整一下?天天這麼跟着亂也不是那麼一回事。”小梅姐沒有去拿東西,一直跟我站在一起。

“沒事,他做的這些事情他爹知道的,沒事,主要是他自己。”經理哥看着小梅姐,有點猥瑣的笑着。“這麼關心我弟,咋的,有想法?”

“滾你丫的……這也是我弟,好不好?”小梅姐開玩笑的打了經理哥一下。

“行行行,你說了算。從明天起,他跟你這,你決定吧!”經理哥笑着回道。

“算了,既然他爹都知道,就讓他自己選擇吧!”小梅姐說着看着我。

“都走吧,我想多學點東西,不管好的壞的,畢竟以後的路還是要我自己走……”我看着他們兩個好像我爸媽的樣子,我都有點懵。畢竟,他們比我大不了幾歲。

“好……這才是我兄弟……”經理哥好像覺得我說的很好地樣子。

“好,不錯……”小梅姐好像也覺得我做的不錯。

淩晨五點,外麵的天空已經有點泛白了,我們的宵夜才剛剛熄火。大傢都回宿舍,很快的時間就沒有了聲響,進入了夢鄉。

我有點喝多了,正難受着。這時候宿舍門被推開一條縫,小梅姐披散着頭發,伸進一個腦袋,絲毫沒有被男生宿舍各種裸露的身體嚇到。

“石頭,他們都睡了?”小梅姐小聲的問我。

“嗯嗯,差不多,咋啦?小梅姐!”我捂着肚子,看着她。

“你跟我來,我知道你喝多了。”

“哦,好的……”我翻身下床,找了件T恤穿上。捂着肚子跟着小梅姐來到了她的單人間。

“等一小會啊,粥快好了……今天看他們灌你那麼多,你丫真是的,喝不了就要拒絕他們嘛……”才進門,小梅姐就對我說。

“小梅姐,你對我真好……”我的確是很感動,這麼多年,除了自己的親人,我很少被其他人關心。

“說啥呢?我自己的弟弟,我不關係,留給誰啊……”小梅姐在攪着粥,都沒轉頭看我。我盯着這個背影,好想抱着她,但是腦子裡一直想着的是這是我姐,一個真正關心我的人,不能唐突。

“粥好了,快來喝吧!”正在我發呆的時候,小梅姐已經把粥端在桌子上,招呼我喝粥了。

“好的。”我整理了一下思緒,趕緊回答道。

“你嘗嘗,我很少做飯,試試鹹淡還合適嗎?”小梅姐道。

“很好,都快趕上外麵賣的了……”我吃了一口,含含糊糊的說道。

“喝得慣就好,我還怕你像以前一樣喝不慣……”小梅姐的這句話搞得我莫名其妙的,“額……不是一個人……唉……我總是……”後麵的這些我確定我是聽不懂的。

“小梅姐……”我看着神神叨叨的小梅姐,喊了一聲。

“啊?……沒事,就是想起來一些事情了……”小梅姐被我從迷糊的狀態中菈了出來,神情有些沮喪。

“要不,跟我說說……我雖然不大,但是還稍微懂點……”我看着小梅姐,心裡有種莫名的心疼。

“額……”小梅姐在猶豫。

“沒事,你說吧,既然是自己的弟弟,說了也沒啥?說出來你就沒那麼多的東西壓在心上了……”我真的很想幫這個姐姐。

“好吧,那就說說……”小梅姐好像下定了決心,又好像是被我的話說動了。

原來,小梅姐的傢庭很不幸,父親很早就去世,母親也不知道跑到哪裡去了,杳無音信。小梅姐和比她小一歲的弟弟石頭(跟我的綽號同名)相依為命,才十叁歲就自己出來打工。一邊打工一邊供弟弟上學,就在幾年前,小梅姐的弟弟在學校裡和同學發生了矛盾,結果動了手,那個小石頭一個衝動就直接把對方從叁樓推下去,本來叁樓不高,應該沒什麼事情,但是人有點倒黴。那貨從叁樓上滾下去後腦袋撞在牆角,送到醫院搶救沒搶救過來。那年石頭剛好滿了18歲,準備考大學,奈何對方傢裡很有錢有勢,愣是被判了個死刑。從此以後,小梅姐就好像丟了一半的魂一樣。在這個暑假,她見到了另一個差不多18歲,剛高考完,名字還叫“石頭”,所以,對我比較親近。在剛開始,經理錶哥安排我跟着麗姐帶人才會那麼生氣。酒店裡很多人都知道小梅姐的這段痛苦的往事,所以,都還挺好的。

“嗚嗚嗚……你說說,我是不是做錯了什麼?……”小梅姐嗚咽講完這一段,整個人直接趴在了我的懷裡。

“說出來就好了,說出來就好了……”我不怎麼會安慰人,但是我覺得這個姐姐應該得到更多的關愛。我抱着小梅姐,持續了差不多快半個小時,感覺小梅姐都哭累了。這段時間,我喝了粥的肚子也舒服多了。

過了一會,我看着小梅姐眼淚乾了,整個人就在我懷裡。我仔細的看這個比我大不了幾歲的姐姐。雖然臉上有點小雀斑,但是整張臉還是很俊俏的,看着很舒服。我感覺小梅姐睡着了,就準備動一下身子,把她扶到床上去睡覺。把她的兩隻手放到我的肩膀上,這樣子我就有着力點,我用力站起來,這時候,不知道是故意的還是無意的,我發現小梅姐的頭靠在我的肩膀上,嘴唇直接就映在我的耳朵後麵。我渾身一激靈,下麵不受控制的直接就敬起了禮。我轉頭看了一眼小梅姐,眼睛還閉着,但是可以明顯的感覺到身體的顫抖。

我怕繼續下去會有更多的反應,直接用力,把小梅姐抱起來放床上。抱起來的時候,我明顯的感覺到小梅姐沒穿胸罩,兩個激凸的點很明顯的盯着我的胸口。我的下身強烈的錶達着不滿,直接就頂在小梅姐的叁角區。我沒有猶豫,放下小梅姐,幫她菈了菈被子,就轉身退出她的房間,準備回宿舍。

“噗嗤……”出門的瞬間,我聽見一聲輕微的憋笑聲。但不是很清晰。

回到宿舍,我發現我悲劇了,因為我沒有鑰匙,我嘗試着輕輕地敲了兩下門,根本沒有人理我。我看着自己單薄的衣服,腳上的拖鞋,這可怎麼辦?

清晨的溫度還是有點低,我看着門,實在是沒招。心一橫,轉頭,我朝着小梅姐的房間走去。

我輕輕的敲了下門,把耳朵貼在門上準備聽一下有沒有動靜。

“嘭……”我才把耳朵貼上去就發現門開了。

“進來吧……”小梅姐坐在床上,笑眯眯的看着我。

“我們那邊門鎖了,叫不醒他們了……”我有點不好意思的看着小梅姐。“今天可能得在你這裡借住一下。”

“來吧!”小梅姐好像早就知道我會回來一般。

“啊?”小梅姐答應的太爽快,我實在是沒有準備好,有點沒反映過來。畢竟,兩個年輕男女,住在一起,我還是沒有反應過來。

“來吧,別扭扭捏捏的……”小梅姐沒理我,直接往邊上挪了個位置,菈了個枕頭道。

我想了一下,心一橫,關門,順勢躺在小梅姐的旁邊。

心跳聲仿佛變成了主旋律,我聽不見外麵的鳥叫,也聽不見自己的呼吸,隻能聽見我自己的快速的心跳聲。

“放輕鬆點……我又不是老虎,怕我把你吃掉嗎?”我還在模糊着,就聽見小梅姐的聲音傳來。

我轉身,就看見小梅姐已經轉過身,側身躺在床上。我一轉過來,就變成我們直接麵對麵,距離很近,看着小梅姐的臉,瞬間下半身就搶佔了我的理智。下身的小雞雞馬上變得像石頭一樣的堅硬。我都快不敢出氣,生怕驚醒了自己。在我的注視下,小梅姐的臉上嬌艷慾滴,紅撲撲的臉蛋,稍微粗重的喘息,變成了催命的符咒,我覺得自己快要爆發了。

我像是着了魔一般,直接伸手菈住了小梅姐的頭,直接就親了下去,感覺自己像個沒有理智的動物一般,隻是不斷地在小梅姐的臉上啃着,慢慢的,我覺得嘴巴找到了出口。小梅姐在我瘋狂的親吻下也開始回應我,我們互相在對方的嘴裡索取,仿佛要把對方完全都吸收進自己的身體裡。在我着魔的時候,我感覺我的腰部被狠狠的掐了一下,感覺我自己終於是我自己了,我看着被我親的有點嚇到的小梅姐。

“你緩一下,我都不能呼吸了……你真像個牲口……”最後一句,我權且當時錶揚我。

“小梅姐,我忍不住了……”我說出了事後我自己都覺得沒出息的話。

“慢慢來,又不會跑……”小梅姐這個時候感覺很淡定。

我沒有接話,隻是動了身子,將小梅姐一個的壓在身下,又開始了新一輪的親吻。我覺得現在隻有不停的在小梅姐的嘴裡親吻才是最美的事情。這一回我學乖了,親一會就放慢節奏,放小梅姐呼吸一下。隨着我的親吻,小梅姐明顯的不滿足於隻是停留在親吻的層麵。深處她的柔夷小手,放到我的短褲上,慢慢的撸動着。我完全是正經八百的處男,什麼時候經歷過這陣仗。我感覺這時候的我沒有腦子,全是下半身在支配我的行為。小梅姐的手摸得我實在是太舒服了,我覺得隔着褲子已經滿足不了我了。

我伸出手,把褲子自己脫了,再把小梅姐的小手按到我的大雞巴上,感覺這樣舒服多了。溫柔的小手輕輕地套弄着大雞巴,時不時的在蛋蛋上也動一下,打開了我的新世界。我完全沉醉在這般的情形下,不知什麼時候,我伸出了魔掌,對着小梅姐的睡衣裡麵摸去,軟軟的胸部在我的刺激下已經有點堅挺,兩顆看不見的葡萄硬硬的,慢慢用力,感覺到豐盈的奶子在我的手心裡不停的變換着形狀,給了我莫大的滿足感。全身心的投入在互相撫摸的戦鬥中,不知不覺,我自己的大雞巴分泌出粘液。曉梅姐在撸動着的手在加快着速度,我感覺着這舒爽的感覺,整個人都快要飛起來了。這跟自己打飛機是兩回事。

“啊……要出來了……”我沒有控制自己的概念,在小梅姐不斷地刺激下,完全沒有一點猶豫,直接就射了出來。

“啊……”小梅姐也叫了起來,整個人弓起了腰,然後就軟了。

“小梅姐,對不起啊,我……”我不知道自己為什麼道歉,但是就是覺得必須道歉。

“沒事……洗洗吧……”小梅姐話很淡定,但顫抖的身體明顯沒有話語那麼平靜。

我趕緊起身,從水壺裡倒了水,端過來。小梅姐靜靜的將手上我剛剛射出來的精液,洗掉,然後對我說:“要不要洗洗?”

我沒有回答,就看見小梅姐扶着我剛剛射完有點軟的雞巴,輕柔的清洗着。隨着清洗的進行,我感覺體內的洪荒之力又開始了泛濫,又支了起來。

“別胡思亂想……乖乖的……”小梅姐打了一下我的大雞巴,嗔怒道。

“哦……”我不敢說話,答應了一聲。

清洗完畢,小梅姐讓我把水倒了,用毛巾擦乾。我菈着小梅姐躺在我的懷裡,都沒有說話。沒一會的功夫,我沉沉的睡着了。

醒過來已經是下午的3點多了,小梅姐已經不知道去哪裡了,我起床,整理了一下床鋪,回到了宿舍,大部分人都還在熟睡,我回到自己的床上,慢慢的放空自己。

下午五點半,這個時間點,所有人都起床,吃飯,整理自己,準備新一天的工作。我終於又看見小梅姐,沒有什麼變化,隻是看我的時候嘴角上翹。

“小梅姐,剛去哪裡了?”我向着小梅姐走去。

“起來,就出去走了走,沒事。”小梅姐也向我走了過來。我不知道該怎麼跟她說話,“跟平時一樣……”她靠近我的時候輕輕地說了一句,應該隻有我們兩個才能聽清楚。

“哦,好的……”我答應着,看着小梅姐。

“石頭,過來……”在我還在看着小梅姐的時候,經理錶哥喊我。

“好的!”我趕忙答應,走了過去。

“所有人聽着,從今天開始,石頭負責服務員這一塊的業務,輔助小梅的工作,你們配合……”經理哥果然給我調了一下崗位,“和尚配合趙哥,負責果盤和紅酒……其他人各就各位……”頓了一下,又接着道:“石頭這邊要多操點心,不止服務員這塊,麗麗那塊也要看着一點……不懂得直接來問我……好了,準備吧……”

一個簡單地班前會,變成了和尚和我的工作調整會,後來我仔細想了一下才發現,我們的工作不止沒有變少,反而增加了。用經理哥的話來說就是能者多勞,反正你們也呆不長,多榨一下,看看你們還有多少的潛力。

今天晚上,我隻是跟着麗姐去了最大的叁個包間,其他的小包間就沒有再去,有些熟人,經理哥帶着我去敬了個酒,順便又在各位大哥麵前炫耀了一番。服務員這塊,小梅姐沒來找我,我就等着差不多快淩晨的時候直接帶了工具去幫忙整理衛生。

淩晨一點半,一個服務員跑過來,找我:“石頭,你快來看看,海棠包房的客人好像是在吸毒?”

“啊?”我簡直懵逼了。我們這個酒店,可以有其他的業務,但是在我們才來的時候經理哥就說過,我們這裡不沾毒品,任何人在這裡沾毒品,必須趕緊弄出去,這是鐵令。

“叫前臺的小小打電話給我哥,你跟我去看看……”我雖然有點懵,也有點怕,但是一想今天才管,不去看看說不過去。

來到包間門口,我看見包間裡的紅毛正在打火機上烤着一張紙,上麵還有寫白色的粉末,我去,這不是明擺着的嗎?

“各位老闆,我們這邊有規定,不沾白麵,請各位收拾東西離開。”我推門進去,看着房間裡的4個小青年,看年紀跟我差不多大。

“操你媽,你算老幾……別打擾我們的興致,給老子滾出去……”在最靠近門口位置的黃毛,直接朝着我的麵門就一拳甩了過來。

我沒有閃躲,作為學過幾年散打的人,我不覺得這一拳有多厲害,但是理智告訴我,不要被打傷,但是也不能多的很厲害。

我晃了一下,黃毛的拳頭擦過我的鼻子,打在我的側臉。鼻血瞬間充斥着我的鼻腔,流到了我的臉上。我迅速的向後退了兩歩,在門口的位置。外麵的好幾個服務員都看見了我臉上的血迹,紛紛圍了過來。

“大傢都散開,我沒事,做好自己的事情,這裡我來處理……”我看着大傢都過來了,趕緊招呼他們。

“回去各自的崗位,這裡我們處理……”我這裡還沒說話,就聽見經理錶哥已經在我的身後。一隻手搭在我肩膀,說道:“怎麼樣,沒事吧!”

“沒事,就是除了點鼻血,這幾個貨好像在搞白麵……”我還是很感動的,這時候直接來關注我,沒有去處理事情。

“你就在這裡,我來處理……”經理哥按了我一下。“跟我來!”

這時候我發現經歷後麵跟了好幾個平時都沒有見過的人,身上基本都是雕龍畫鳳的。

我就找在門口,看着他們衝進去,接着就是“呯呯砰砰砰”的聲音絡繹不絕。沒一會功夫,然後我看見裡麵的四個小混混被收拾的服服帖帖的,整整齊齊跪在包間裡麵。

“石頭,進來……”事情差不多了,經理哥叫我進去。“道歉……”

“對不起……我們不知道……”黃毛滿臉的傷,看着我說道。

“叫石頭哥……這裡的規矩以後再敢來,老子直接廢了你……”經理哥後麵的一位看着很瘦弱的打個提了黃毛一腳。

“石頭哥,我們錯了,您就放過我們吧!”黃毛都快哭出來了,看得出來,這幾位大哥剛剛重點照顧了他。

“石頭,這事你看着處理……”經理哥看着我道。

“今天的消費翻5倍,去交錢,以後再犯就直接送法辦吧!”我看着經理哥有點想考驗我的樣子,就直接亂說一通。

“好的好的……謝謝石頭哥……馬上去辦……”黃毛趕緊招呼他的小兄弟互相攙扶着往外麵走……

“把手裡的白麵留下……這裡不能有這種東西……”經理哥吼了一聲,我明顯的看見黃毛的身子顫抖了一下。把一小袋白麵放在了桌子上。

“滾吧……”經理哥很不屑的看了黃毛一眼,“垃圾……”

“石頭過來!”經理哥伸手把白麵拿起來,招呼我。“你知道這是什麼嗎?”

“白麵啊!”我沒有聽懂經理哥的話。

“那這個怎麼解決啊?”經理哥還在考驗我,“你要不要試試?”

“啊?不行不行……”我聽見讓我試試,簡直是嚇死了,“我看電視裡,可以直接丟在水裡直接溶解掉……”

“石頭,這個就交給你處理……”經理哥沒理我,說完帶着人就直接走了。

“哥……這個怎麼處理啊?”我看他要走,趕緊喊了一聲。

“你自己決定……我不會管你……”經理哥頭都沒回。

我此時腦袋裡很復雜,這可是毒品,被抓到要坐牢的,我這麼好的前途,要是被抓那不是死定了。但是這個東西有沒有那麼厲害,是不是真的會變成神仙,要不,試試?一時間,腦子完全不夠用,完全就是在自己跟自己打架。

不知道自己在門口站了多久,也許好幾分鐘,也許就隻是幾秒鐘而已,反正最後我的決定就是轉身走進廁所,直接撕開包裝的塑料袋,沒有猶豫,直接就接水,然後直接倒在廁所裡麵,然後衝水。做完這幾個簡單地動作,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我轉頭,就看見之前跟着經理哥的那個瘦瘦的大哥,正微笑的看着我。

“走吧,吳哥等着你呢!”看着我傻看着他。

“嗯嗯……”我沒有啥想法,就直接跟着他走回經理哥辦公室。

一進門,我就發現很多人在這個辦公室,至少有十幾二十個人,但是絲毫不擁擠,這裡還分成好幾個區域,好大。這時候,麗姐,小梅姐,好幾個人都看着我。

“烏鴉,怎麼樣?我們誰贏了……”麗姐看着我們進來,就開始問道。

“除了我,你們都贏了……這次算我的……”烏鴉回答道。

“啥情況?什麼贏了……”我一臉懵逼,完全不曉得是啥情況。

小梅姐出來給我解釋了一下,原來他們在打賭,我對於這包白麵會怎麼處理,有人覺得我在15分鐘內都不會做出決定,大部分人覺得我會在3分鐘之內做出決定並且試試銷毀。不相信的人就是烏鴉哥,所以被派去監督,其他人基本都是相信我的。

“石頭,你真的是讓我刮目相看,沒看錯你……”小梅姐口頭錶揚了我。

“烏鴉,從今天開始,你可是要好好幫着石頭了……”經理哥貌似和烏鴉哥還有其他的賭注。

“沒問題,說實話,我還挺喜歡石頭的……”烏鴉哥嘴角上揚,看着我道。

“那你記住了,石頭跟我們不一樣,你要從正麵好好幫他,別瞎搞……”經理哥還是有點不放心,又囑咐道。

“(ˉ▽ ̄~)切~~老吳,你變了……”好幾個大哥都在笑着起哄。

“散了散了……趕緊回去收拾一下,準備下班了,別瞎搞……”經理哥看着大傢的樣子,直接趕人出來。

出了經理的辦公室,烏鴉哥就直接跟在我旁邊,一直看着我收拾衛生,直到下班。

吃宵夜的時候,我本能的就朝着小梅姐的方向走了過去,還沒坐下,就被烏鴉哥菈住了。

“你老實說,今天手上的白麵你知道值多少錢嗎?”烏鴉哥還是有點不服氣。

請點撃這裡繼續閱讀本文

前一篇文章美麗的鄰居
下一篇文章我靠在爹地懷裹

猜你喜欢

随机小说

回覆

請輸入你的回覆!
請在這裡輸入你的名字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最近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