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TV小姐的調教

上週,閒來無事,跟幾個哥們呢一起去夜總會玩。到了包間,每人點一位小姐(也就是坐臺妹),這種期待的過程還是蠻緊張的,不一會媽咪就帶着10幾位小姐進了包間,先讓哥們挑吧,我也不是着急的人,看了一圈還真沒設麼喜歡的,哥們覺得過意不去,挑了2個,剩下我們3個人又讓媽咪找了一輪,第二輪進來這十幾位小姐,我一眼就看中一個,長的大大方方的,既溫柔又透露着一種女王氣,是那種漂亮但是嚴厲的妳願意為她做奴隸的感覺,還好哥們品位各不相同,我假意稍等候,選了我的小美女。

原來美女叫寶寶,雖然是夜場的名字,但是真的有種覺得是小寶貝的感覺,席間各種遊戲,擲骰子,猜大小,沒有特別,幾輪下來我們黑方就乾掉3瓶了,玩熟了之後,該摟摟該抱抱,大傢都明白的,寶寶叫我老公,叫的我心裡還真有點顫顫的,由於大傢一起玩遊戲,在夜總會小姐就是要陪客人喝好玩好。

寶寶錶現很好,大傢公認她比我能喝,作為男人我自然也替她擋了幾盃,她在我懷裡,我握着她的小手,我問:“怎麼這麼涼。”寶寶說:“嗯,酒太冰了。”我順勢摸着她的大腿,說:“妳們都不穿絲襪啊,這麼漂亮的美腿,凍的這麼涼。”一邊說一邊借着酒勁打量着寶寶的美腿,真是正正好好不骨感又纖細,一邊摸着,一邊側臉看着寶寶,看她微微喘着香氣,不是太濃的化妝特別好看,小姐還真有美人。

“嗯,沒穿絲襪,酒太涼。”我說:“我給妳暖和暖和。”就順勢揩着油。

寶寶微微的笑着嘴裡說着妳真體貼,但是我居然感覺眼神裡看出她一絲鄙夷,我也沒多想,誰知玩了那麼久,我的手都沒舍得離開她的美腿。

接下來發生了一個小動作,居然成為我淪為寶寶奴隸的導火索,再後來大傢都喝得很多,連媽咪都頻繁過來敬酒,寶寶一邊陪我喝酒,一邊照顧我跟哥們擲骰子拼酒,摸着她的腿,我向下一摸,居然直接摸到了寶寶的腳,我低頭一看,這個小丫頭,居然用腳挑着高跟鞋坐在我旁邊,心裡一頓狂喜,加上這個美腳我自然不舍得放開,忙說:“寶寶,妳的腳怎麼也這麼涼。我給妳好好暖和一下。”說着緊緊的握着她的小腳。

寶寶不但沒抗拒,反而看着我繼續淡淡的笑,我想她應該是見怪不怪了吧,客人誰不揩油,說實話我當時真想消失在場的所有人,跪下抱着寶寶的美腳狂聞狂舔,就這樣忍受着寶寶美腳的誘惑,我們終於要結束了,淩晨3點,小姐們也下班了,我順便打車送寶寶回傢,她也沒反對。

看來寶寶對我印象不壞,不過就是一名美麗的小姐,打車路上我們亂七八糟的聊着天,看着她換上自己的便裝,黑絲陪皮靴,我反而有點失望,撈不着摸她的美腳了,我隨口問道,妳們包夜多少錢,她說1500,我說不便宜啊呵呵,送到她傢樓下我執意要送她上樓,理由是她們小區不是封閉式的不安全,她說我跟姐妹同住,妳就放心吧,如果想我可以給我電話,於是我們留了電話,回傢路上我忐忑不安,滿腦子都是寶寶的美腳。

第二天,我睡醒後,還是滿腦子都是寶寶那鄙夷的笑容和漂亮的美腳,就在這時我手機收到一條短信:今天我休息,跟姐妹們逛街,晚上沒事可以來找我玩,寶寶。天哪,我看到短信狂喜,立即回復:好啊,幾點去,我今天沒事呵呵。

寶寶回復:8點後我應該到傢了,來之前給我電話吧。欣喜的等待啊,一天時間過的漫長,好不容易等到8點,我趕到寶寶傢樓下,滿心期待,買好套套,買了點水果,給寶寶發了個短信:小美女,回傢了嗎,我快到了。等了接近5分多鐘,看到寶寶回復:來吧,我今天逛街好累,妳要是願意幫我乾傢務就上來吧。哈哈哈,我心裡樂開了花,別說乾傢務,就是讓我給給妳舔鞋底,我都義不容辭哈哈哈,借着這股賤勁,一口氣跑上5樓。

懷着緊張激動的情緒,敲開了門,開門的居然不是寶寶,後來知道是寶寶的同屋,看得出應該也是個小姐,但是跟寶寶截然不同的感覺,但是眼神裡透着一股機靈勁,仿佛一眼能看透人。

“進來吧。”同屋冷冷的說。

我一進門,先是看到了門口的鞋架,上麵有高跟鞋,旅遊鞋,拖鞋,一共10幾雙鞋,看得我那個內心激動啊,房子不大,兩居室,一間廚房,一間洗手間,由於是北方的冬天,雖然傢裡有暖氣,但是看着兩位美女也是長衣長褲,一進走廊左麵是同屋的房間,同屋叫小紫,正對着是寶寶的房間,一進寶寶房門,我就感覺到,這是個懶女孩,隻見房間衣服散亂,外麵有鞋架,但是寶寶還是把一雙便鞋脫在屋裡,讓我眼紅的是裡麵好像還有一雙襪子,真想爬上去聞聞。

隻見寶寶懶懶的坐在沙發上看着電視,比昨天多了一份輕蔑,對着小紫說:“我給咱們找了個清潔工哈哈哈哈。”

小紫白了我一眼笑到:“真是上來給我們乾活的呀,要什麼報酬啊?義務的啊?哈哈哈哈。”

她們笑得我很尷尬,但是也讓我越來越迷戀她們的風騷,我突然說:“這是給妳們買的水果,乾活都是小問題,我先上個廁所好嗎?”

當時我滿腦子裡都是寶寶的美腳,再加上這個刻薄風騷的小紫,我已經有點把持不住了,廁所裡肯定有她們的絲襪,我幾乎沒有聽到她們說同意就轉身去了廁所。

一進廁所,我小心翼翼的插上門,廁所不大,倒是比較乾淨,裡麵有一個洗衣機,看着美女每天用的馬桶,我下麵都直立的不行了,輕輕的打開洗衣機,天哪我都不行了,裡麵躺着昨天寶寶下班的黑絲襪,立即拿出來使勁的聞,對着腳底的位置,可是隻是淡淡的味道,有點失望,發現洗衣機裡還有好幾雙黑色短絲襪和棉襪,T恤,一看發現了新大陸,我興奮的趕緊拿着絲襪和棉襪聞着,有幾雙味道不錯,但是估計放了好幾天了,這兩個女孩一定是攢着一起洗,一邊聞一邊不由自主的摸着自己的下體,突然聽到廁所外,小紫敲門:“喂,妳不是在裡麵上大號吧,怎麼這麼半天,我還想上廁所呢。”

“來了,來了,上小便。”我匆匆忙忙把襪子都放進洗衣機,趕緊按了一下馬桶。出來的時候小紫奇怪的看看我,然後輕蔑的一笑,關上了廁所門,我在門口聽見她犯馬桶蓋的聲音,不覺得稍有放鬆,直接進到寶寶房間,寶寶專心的看着電視,吃着我買的橘子,都不看我說:“不是要乾活嗎?開始吧。”

“啊,真的乾活啊,哈哈哈,妳們這兩個大懶蟲,不是想我打掃完妳的房間,再打掃小紫的房間吧。”我假裝推脫着,其實我巴不得為兩位美女服務呢,索然是小姐,可現在她們是迷惑住我的小女王。

寶寶擡頭看着我,鄙視的笑了笑:“不想乾就走吧,謝謝妳買的水果。沒人求着妳乾。”說完就繼續懶懶的坐在那裡,翹着二郎腿,一勾一勾的,我的心都被夠到嗓子眼了,看得出那棉襪不是嶄新的,難道是今天逛街穿的?那味道會不錯吧?我是不是應該假裝乾活留下?還是直接就跪下向女王錶白,從而贏得親吻美腳的機會。

就在我楞在原地,沒有反應的時候,小紫從廁所裡走出來,那淩厲的眼神,直勾勾的盯着我:“妳在我們的洗衣機裡找什麼?”

這句話,頓時,讓我本來復雜的內心鬥爭又多了一道壓力,完了,她發現了,但是寶寶好像沒有什麼意外,隻是冷冷的看着我說:“喜歡我的腳丫子?昨天一直握着不放,說出來吧,沒關係,我和小紫知道妳們這種人,喜歡別人的腳,甚至會很賤得去舔我們的鞋子,襪子,是嗎?”我直接愣了,是該高興還是轉身跑掉,我兩難了,突然小紫一把扭着我的耳朵,把我拽向沙發:“跪哪裡。以前我就見過一個跟妳一樣賤的,每天來夜總會給我跪着,不讓他舔腳,舔鞋底他都開心,讓他叫我,奶奶,主人什麼都行,還自稱是狗是奴隸,妳跟他一樣啊,哈哈哈哈哈。”一邊說着一邊扭着我的耳朵,我在這屈辱中,感到JJ挺拔的難受。一旁的寶寶,轉過頭來對我說:“現在是不是還特別想給我暖和暖和腳啊?”說着把穿着拖鞋腳伸到我鼻尖來,由於是毛絨拖鞋,我根本聞不到味道,但是我已經目不轉睛的盯着這隻美腳,還有上麵那有些臟舊的棉襪。

小紫突然用她的拖鞋,踢了我的下體一下,對寶寶說:“看,我說什麼來,這就有反應了,隻是誘惑妳一下就成這樣了,妳是不是也把我們當主人啊哈哈哈哈哈。”寶寶又溫柔又鄙視的眼神,也讓我無法自拔,我擡手就想去抓那拖鞋,寶寶突然把腳收回去;“小紫問妳話呢,哦,不對,妳小紫姑奶奶問妳話呢,妳還沒回答呢,哈哈哈哈。”

我轉頭看着小紫,看她鬆開我的耳朵,指着我的額頭:“在我們麵前跪好了,把妳的賤的想法老老實實跟妳這二位奶奶說清楚,要不就馬上給我滾。”

大傢喜歡我的文章嗎?這是第一次寫,喜歡的話,我繼續,頂到5頁我就繼續哈哈哈哈小紫突然用她的拖鞋,踢了我的下體一下,對寶寶說:“看,我說什麼來,這就有反應了,隻是誘惑妳一下就成這樣了,妳是不是也把我們當主人啊哈哈哈哈哈。”

寶寶又溫柔又鄙視的眼神,也讓我無法自拔,我擡手就想去抓那拖鞋,寶寶突然把腳收回去;“小紫問妳話呢,哦,不對,妳小紫姑奶奶問妳話呢,妳還沒回答呢,哈哈哈哈。”

我轉頭看着小紫,看她鬆開我的耳朵,指着我的額頭:“在我們麵前跪好了,把妳的賤的想法老老實實跟妳這二位奶奶說清楚,要不就馬上給我滾。”

此刻的我已經沒有了糾結,望着眼前,一個溫柔美麗大眼睛又女王誘惑的的寶寶,一個是機靈嚴厲刻薄同時很漂亮的小紫,經管她們是坐臺小姐,經管隻要給錢就可以享受肌膚之親,但是此時此刻,我已經被她們征服的五體投地,被她們美麗女人特有的那股女王氣質給牢牢踩住,擡頭望着她們嗔怒美麗的樣子,在她們俯視的鼻孔下,我徹底釋然了,解脫了,找到女王可以崇敬了。我頓時把積壓了很久的感覺統統伴隨着上腦的精蟲,慌忙的帶着激動語氣纏鬥結巴的對着兩位美麗的女王開始告白:“禀告兩位姑奶奶。”我緊張的開始套用一切尊敬的詞彙。

“我是妳們說的那種賤男人,我喜歡妳們的美腳,喜歡妳們漂亮的樣子,我願意跪在妳們麵前,做妳們的奴隸,妳們的狗,被妳們踩在腳下是我的榮幸,哪怕能為妳們舔鞋底,為妳們用舌頭舔乾淨走過的地麵。”我卑微的告白着。

“哈哈哈哈哈~~~~,真賤,怎麼會有人賤成這個樣啊哈哈哈。”寶寶笑的前仰後合,嫵媚的俯視着我:“繼續,賤男人,把妳的賤樣好好的錶現一下,還有什麼賤想法,給奶奶們說清楚,記住要用奶奶們,不要再說妳們,看妳賤得,我要聽聽妳還能賤成什麼樣,啊哈哈哈。”小美順勢脫下一隻棉拖鞋指着我的鼻尖。

我下體已經直立的難受了,真恨不得一口含住那隻拖鞋,好好的聞個夠,舔個乾淨。

“快說,看妳賤的,這拖鞋妳也喜歡的不得了了吧,說,我還沒聽夠哈哈哈,說完,奶奶我高興了,就賞賜妳噢~!小賤東西。”小紫用拖鞋點點我的鼻尖,又在手中晃了晃。看到我這渴望猥瑣的樣子聽着小紫的侮辱,寶寶樂的花枝招展,在沙發上縮着雙腿,拖鞋掛在腳上:“來,快聽妳小紫姑奶奶的話,好好的錶白一下。”

“什麼姑奶奶,我現在是她奶奶,我要她乖乖當孫子呢!哈哈哈。”小紫搭話道。

既然都這樣了,我也隻好把自己交代的清楚了,為了能贏得女王的歡心,為了能在她們臭腳下獲得一絲的味道,我也豁出去了,都這樣了,我也不等了:“禀告兩位奶奶,我渴望妳們做我的女王,我的主人,我心甘情願做妳們的小狗,妳們的寵物,我渴望每天能夠聞妳們腳上的味道,越是酸臭越是美妙,對我來說越香。”

“哈哈哈哈哈哈哈~~~,繼續,妳個賤貨。”小紫也樂的不行了。

“我渴望每天被妳們踩在腳下,渴望能天妳們的腳汗,妳們吐得痰我都想吃,妳們的鼻涕我都想喝,妳們的鞋底都比我高貴,妳們屁股坐的地方,我都想把臉貼在上麵反復聞,我不知道怎麼形容,我甘願做妳們腳下的泥。”我說着眼神裡渴求着。兩位美女都樂得合不上嘴了。

“妳這個沒腦子的東西,今晚不合格,滾吧,剛才我怎麼說的?哈哈哈哈。”小紫一邊笑,一邊用拖鞋指着我。

我突然意識到錯誤,馬上磕頭道:“小紫奶奶饒了我,我說錯了,是奶奶們,奶奶們,我不敢了,我磕頭認錯。”說着就磕起頭來。

“哈哈哈哈哈哈,妳真是賤死了哈哈哈哈。”寶寶笑的不行了,一隻手掐着腰,一隻手反手擋着嘴,那美麗的樣子真讓我迷戀。

“那妳怎麼錶現一下啊,小賤貨,連痰都吃啊,鼻涕也吃啊,鞋底也吃啊,那鼻屎也吃了??我們踩的東西妳舔不舔?我的鞋墊妳是不是要貼在鼻子上聞???哈哈哈哈哈”小紫一邊說,一邊用拖鞋點着我的額頭,好像在罵一個犯錯的孩子。

“人傢還喜歡聞妳屁股坐的地方呢,哈哈哈哈~”寶寶補充到,說完又是一陣狂笑。

我跪在原地,膝蓋的酸疼已經讓我吃不太消,但是看到兩位美麗主人的侮辱和媚笑,我已經什麼都顧不上了,哪怕聞聞那隻拖鞋,我都滿足。

“好吧,小賤貨,奶奶每天工作好累的,經常玩玩妳比看電視有意思多了,但是妳要聽話,妳這麼賤,可要賤得讓奶奶們開心啊,哈哈哈哈。”小紫一邊說着,一邊在我麵前晃着那隻粉紅色棉拖鞋,看得出有些舊了,真希望能舔一下。

“怎麼樣,他寶寶奶奶,咱們養他這條小狗嗎?”小紫對寶寶說完戲谑的看着我,仿佛掌握着我的一起。

“哈哈哈~,以前聽妳說,還真是林子大了什麼鳥都有,養狗很麻煩哎,還要費糧食,萬一不聽話,我這個人就是不喜歡操心~!”寶寶故意挑逗的拿捏着,我聽到這裡立馬努力磕着頭,對着寶寶女王:“求寶寶奶奶收下賤狗,賤狗不敢浪費奶奶們糧食,願意為奶奶們乾活乾傢務,為奶奶們買東西孝敬奶奶,每天為奶奶們舔腳丫,這樣奶奶們都不用洗腳了,連鞋子我都一起舔乾淨。”我一邊磕頭一邊求。

“哎幺,妳還想每天舔我們腳啊,這不可便宜妳了。”小紫一邊說着,一邊又把拖鞋穿到腳上:“寶寶,我們今天先看看這狗奴才能不能做到他說的那麼賤,看看老娘的腳丫子是不是那麼有魅力,哈哈哈哈。”

“妳那可是臭腳丫子,平時回來都不洗。”寶寶在一旁埋怨到,我已經聽的快山洪爆發了。

“臭嗎,有條狗不是說越臭他覺得越香嗎??”說完斜着眼睛看着我“來,先給奶奶們展示一下。”說着左腳支撐架起二郎腿,右腳穿着拖鞋衝我伸過來,放在我肩膀上。

“聞聞,看看有多香~哈哈哈啊哈哈。”我看着臉邊的美腳穿着白棉襪,粉色拖鞋,扭頭就聞,都不舍得擡手去碰。對着拖鞋和腳弓的縫隙,卯足勁聞着,貪婪的吸着,不舍得放掉一點氣息,那股酸臭的味道,越發刺激的我不能自拔。

“哈哈哈哈哈哈,真賤,真賤,不是一般得賤。”小紫笑的合不攏嘴:“什麼味啊??香嗎?有多香???”小紫肆虐道。

“好香,實在太香了,天下最香的莫過於奶奶的腳。”我高興的奉承到。

“天哪,還真的是香臭不分呢。”寶寶驚訝道:“來小怪物,妳奶奶我今天走了一天的路穿着那雙便鞋,腳都出汗了,看到沒就在哪裡,襪子還在裡麵,過去聞聞。”

聽到寶寶女王的命令,我都快升天了,小紫女王拿下腿,我幾乎一個趔趄撲的那雙我一進門就注意的便鞋上,拿雙鞋並不是很久,但是看的出冬天穿暖和,裡麵還有淡黃色的棉襪,我根本沒那算拿出來,聽話的我直接趴在左腳鞋的鞋窩開始呼吸裡麵的氣息,跟小紫女王不同,寶寶女王更多的是酸味,小紫女王臭味多點,但是幻想着寶寶女王的美樣,我陶醉了。

“這都行啊,看來要拿出老娘的極品考考妳了哈哈哈哈哈。”小紫在一旁拿着腔調。

“天哪,那個要是他也喜歡聞,那連屎都能聞了,那雙太臭了,那鞋不好,穿了那麼臭,我都想給妳扔了,妳非說下雨穿。”寶寶在一旁說道。

“哈哈哈哈,這不是有喜歡的嗎,越臭越香,那雙就是超級香,哈哈哈看來廢物利用,這條賤狗有口福了。”我一邊吸着寶寶的鞋子,一邊聽着,能想象到肯定是雙超級臭鞋。

“小狗,來,跪過來,以後這些鞋,妳有的聞了,這雙妳要是給說出個香來,我獎勵妳舔它哈哈哈哈哈。”說着,看着小紫走向陽臺。

“天哪,不是放在門口鞋架嗎?”我不情願的從寶寶女王的鞋裡抽回臉,乖乖的跪在哪。

“舔???

哈哈哈哈,他要是不被妳的那雙臭鞋熏哭了就很牛了,小賤貨,小怪物,妳要有的受喽。”寶寶女王嫵媚的看着我,眼裡透出懷疑,隻見,小紫女王轉身從陽臺回來,關上門,手裡捏着一雙高跟棉鞋,就是那種高跟鞋整隻腳穿進出,鞋帶一直係到腳踝,鞋裡麵是絨麵的,穿上,看不到腳,整隻腳全部在鞋裡。我知道要是愛出汗的女孩子,穿這種鞋一定超臭,如果不是什麼很好的鞋,隻是貪便宜趕時髦那鞋的質量更是讓腳穿完更加臭。

“哈哈哈哈,裡麵還有鞋墊呢,妳有福了,老娘昨天剛穿過。”小紫女王一邊捂着嘴笑,一邊衝我走來,不知是在擋着味道,還是在她笑的本身就美,馬上我就會聞到惡臭的高跟了,看着小紫女王的嬉笑,寶寶女王懷疑和充滿蔑視的眼光。我期盼着~~~~~~~“哈哈哈哈,裡麵還有鞋墊呢,妳有福了,老娘昨天剛穿過。”小紫女王一邊捂着嘴笑,一邊衝我走來,不知是在擋着味道,還是在她笑的本身就美,馬上我就會聞到惡臭的高跟了,看着小紫女王的嬉笑,寶寶女王懷疑和充滿蔑視的眼光。我期盼着~~~~~~~天哪這雙鞋子的確味道十足,陽臺溫度低,都沒凍住鞋子的氣味,隻是離我不到2米的距離已經隱約聞到了一股發黴並夾帶着惡臭的味道,好像是垃圾箱裡檢出來的,除了鞋子不算太舊,我其他的興奮點都在消減,小紫女王快走到我跟前,經過寶寶女王旁邊的時候,隻見寶寶女王眉頭緊鎖,趕緊用玉手捏住了鼻子:“快拿走,天哪,晾了一天還這麼大味,早跟妳說這鞋不好味大,妳還下雨穿。讓他去那邊聞,臭死了。”小紫女王也用手扇了扇鼻子前的氣息:“來,乖孫子,跪着求着最喜歡臭味的那個?哈哈哈,來,到這邊,好好給我們錶演一下妳有多喜歡,這雙這麼臭,看看妳是怎麼聞出個香味來哈哈哈哈~~。”

說實話,我真的很喜歡女王的臭腳味,但是實在沒想到會有這麼雙極品,這要是在街上見到小紫女王這麼漂亮的女孩子,又哪裡會有機會趴上去聞聞她的鞋子呢?又怎麼會知道很臭呢?我喜歡臭的,沒想到臭的這麼厲害。小紫女王提着鞋走到房間的牆角邊,把鞋子一扔,我跟在身後看着那雙鞋子還在猶豫。

“還等什麼呢,不是我們腳下臭的妳都說香嗎?是這麼說的嗎?來剛才頭都磕了,別不好意思了,敬請享用吧哈哈哈。”說着一邊媚笑着走到寶寶女王旁邊,也不坐下在哪看着我。

寶寶女王也看着我嘴上掛着一絲鄙夷的笑,好像在等待我下賤的錶演,看得出她也難以相信我會對這雙這麼惡臭的鞋子發生迷戀的行為。

“快點!嫌臭啊?剛才又磕頭又要給我們舔臭腳的那股勁呢?”小紫女王吼了一聲。

“要是這雙都算是香的,那他就真不是一般有病了,老娘的腳對她簡直就是香水了。”寶寶女王在旁不時發出了懷疑的聲音。不管了,已經放下了尊嚴了,已經對女王錶白了,我不能錯過讓女王們羞辱的機會,我一手拿起左腳那隻鞋對着鞋窩把鼻子放了進去。

“天哪,好臭,這簡直是惡臭,是腳上哪長期汗味的累積,實在太臭了。”我隻聞了不到5秒鐘就被嗆的拿開了鞋,一邊咳嗽着,感覺鼻子上全是這種臭味,揮之不去。

“哈哈哈哈哈哈,看把妳熏的哈哈哈哈,現在還想不想舔我們的腳了??哈哈哈哈。”寶寶女王看了在一邊大笑。

“妳這是什麼意思?故意嫌奶奶的腳臭是吧?”小紫女王嗔怒着走到我麵前,我手中的鞋拿在手裡都沒敢放下。

“不是妳說的越臭越喜歡,越臭對妳就越香嗎?妳不是很喜歡嗎?看妳委屈這個樣,不是妳在這磕頭,求饒裝孫子的求我給妳聞的嗎?賤男人,說一套做一套,要不妳給我好好的聞,要不妳就滾,受不了就滾,今天聞不出香味來,馬上滾出這個門口,怎麼磕頭也沒用。”我擡頭仰視着小紫女王的責罵,一聽到滾字,我就一顫,都到這種地歩了,我不能半途而廢,我曾經多少次夢想在這麼漂亮的女王腳下,舔她們美麗的腳趾,一邊被羞辱,一邊迷醉着那特有的臭味。

於是,我拿起那雙鞋,把頭埋了進去,大口大口的呼吸着,鞋裡麵僅有的空氣,那充滿了濃重惡臭的空氣,但是這是我喜歡的,腦海裡是小紫女王美麗的丹鳳眼嚴厲的錶情,餘光看到那雙穿着粉色棉拖鞋,我開始習慣了,鞋子的臭氣已經跟我的呼氣開始融合,我下體異常的興奮,我被這臭味征服了,我徹底的迷醉於小紫女王這惡臭的鞋子的味道,耳邊穿來小紫女王的嘲笑聲“:哈哈哈哈哈~~~,真賤啊~~,哈哈哈哈哈這麼好聞啊,哈哈哈,我都聽見他呼吸了,吸的這麼賣力啊哈哈哈,是不是特別特別香啊??哈哈哈哈~~。”

“真是個怪物,真長見識了,聞的這麼過瘾啊,這麼臭都不怕??”寶寶女王的話應該是更藐視我了。

“來,這隻味不新鮮了,再聞聞那隻。”小紫女王用腳踢了踢我,笑的特別放蕩。我放下了左腳鞋,捧着右腳鞋照樣把臉埋進鞋窩,的確刺激濃烈的味道讓我有點不適應,但是有了第一隻鞋的經驗,我第二隻忍過了開始的難受,一邊呼吸,這美女鞋子裡強烈的腳汗臭味黴味酸味的混合讓我下體強烈的膨脹。

“來,跪直了聞。”寶寶女王有所察覺。

“哎呀我的媽呀,這都行,聞着老娘的臭鞋,興奮了哈哈哈~”小紫女王驚訝到。

“是奶奶的臭鞋。哈哈哈。”寶寶女王開始調侃道。

“不對,是他漂亮奶奶的香鞋,哈哈哈哈,是不是啊??”小紫女王開始戲谑着,用腳踢踢我。

“聞的這麼爽啊?多香啊,來彙報一下,有多香?香的不行了?啊?哈哈哈哈”

我居然有些依依不舍的拿開鞋子,整個臉上都能感受着女王的鞋臭味,已經瀰漫了整個呼吸道,久久不能散去:“回禀女王,非常非常香,是天底下最香的鞋子,這股味道是賤狗一直夢寐以求的香味,感謝奶奶們賞賜。”我自稱為賤狗,借着這股勁,看着兩位美麗的女王鄙視的眼神不由自主的磕頭了。

“哈哈哈哈,回禀??哈哈哈,真把自己當奴才了?哈哈哈,好,看妳憋得難受的,來把鞋墊子掏出來,今天讓妳賤到底。”小紫女王樂的已經站不住坐在床邊看着我,每說一句話,都鞋用腳踢我一下,看得出開始進入女王的狀態了,看來有的真的是美女天生就有女王的氣質。

“嗯,小帳篷都撐起來了,該不會等一下聞妳的鞋墊再出狀況了吧。”寶寶女王在一旁不冷不熱觀看着她眼裡的奇怪的賤男人。

“哈哈哈哈~~,就是射了嘛,小賤狗是不是聞着奶奶的香鞋都不行了??

哈哈哈哈”小紫女王的戲谑越來越露骨“來脫了褲子,賞賜妳聞着奶奶的天底下最香的鞋墊子,錶演一個哈哈哈啊哈~笑死我了。”

“妳說妳怎麼這麼賤呢??

?”寶寶女王感嘆道,這種藐視的笑容讓我真的完全沉迷了。真的快升天了,好脹~~~“嗯,小帳篷都撐起來了,該不會等一下聞妳的鞋墊再出狀況了吧。”寶寶女王在一旁不冷不熱觀看着她眼裡的奇怪的賤男人。

“哈哈哈哈~~,就是射了嘛,小賤狗是不是聞着奶奶的香鞋都不行了??

哈哈哈哈”小紫女王的戲谑越來越露骨“來脫了褲子,賞賜妳聞着奶奶的天底下最香的鞋墊子,錶演一個哈哈哈啊哈~笑死我了。”

“妳說妳怎麼這麼賤呢??

?”寶寶女王感嘆道,這種藐視的笑容讓我真的完全沉迷了。真的快升天了,好脹~~~這時的我已經脹的難受,兩位女王在我麵前這種戲谑的言語和鄙夷的錶情讓我甘心匍匐,加上嘴裡鼻子上這揮之不去的臭鞋味,這就是我整日意淫夢寐以求的場景嗎?本來我是非常垂涎寶寶女王的美樣,現在眼前的這個刻薄嚴厲的小紫女王居然深深的激發了我的奴性,我伸手去拿鞋子裡的鞋墊,突然小紫女王粉紅的拖鞋腳又踢了我肩膀一下:“來,先脫了褲子,看妳脹的這麼高,讓奶奶們看看妳聞臭鞋聞得多“雞“動哈哈哈哈哈哈~。”小紫女王踢的越來越高了,本來隻是用腳碰碰我,現在開始踢我了,雖然不是很大力,但是感覺出小紫女王天生的有種當女王的潛質。

“哎幺,賤的來,快脫了吧,今天可算認識什麼是賤男人了,真是超級賤呵呵。”寶寶女王的侮辱讓我覺得她如果成為女王後一定會深深的迷住我。

我陷入了為難,畢竟以前從沒跪在兩個女人前麵當奴隸,脫衣服,猶豫中的我反而激發了小紫女王的潛質。

“怎麼回事?裝聾作啞了?奶奶們跟妳說話聽不見啊?”說完那粉紅拖鞋腳對着我的肩膀又蹬了一腳,我跪在哪低着頭,不知該怎麼回答,:“是不是想滾了?把老娘的鞋放下給我滾,說了不聽不是?”說着小紫女王一腳踢開我手邊依依不舍的那雙極品臭鞋,推着我腦袋就往房間外推。

“賤沒個賤樣,剛才不知道誰跪在哪磕頭又要吃我們吐的痰,又要吃鼻涕,舔我們鞋底,叫妳脫個衣服在這跟個木頭一樣,滾吧,我也累了~”這次連寶寶女王都發話了。

不行,我不能放棄,我已經這樣了,我還能維護住什麼呢。

“求兩位奶奶別生氣,妳們大人有大量,小狗不懂事,我這就脫,這就脫,求奶奶們原諒。”我衝着兩位女王各磕着頭,然後開始脫自己的衣服。

“不用了,剛才讓妳脫,在哪一個屁都不放的,現在知道害怕了?滾吧,懶得搭理妳。”寶寶女王伸了個懶腰,翹着二郎腿,那棉拖鞋就在她棉襪腳上勾着。

“快滾,快點。”小紫女王一邊說一邊開始踹我:“給妳個機會讓妳在這犯賤,妳還扭捏起來了,磕頭也沒用,看夠妳了。”

“求您饒了我,給我一次機會吧,我再也不敢了~”我轉過身抱着小紫女王的腳,把臉緊緊的貼在她腳邊的地上,甚至都不敢去聞她的美腳,隻求這樣能不被趕出去。

“給老娘放開,妳是找打是吧?”說着,小紫女王一屁股坐在床邊,開始用另一腳蹬我的頭和肩膀,說實話這種類似於踩踏的感覺真好。

“妳看看妳賤的,妳不虧為稱自己是狗,妳賤的哪有個人樣?”寶寶女王溫柔的聲音又飄了過來:“我給妳求個情,妳現在馬上把衣服脫光了,給妳紫奶奶把鞋底舔乾淨,我想看看妳怎麼舔?”

“是,寶寶女王,謝謝寶寶女王,我馬上脫,馬上脫。”我馬上起身衝寶寶女王磕了個頭,開始脫起衣服來。

“叫寶奶奶行了,我是女王,那妳就是太監了?小狗子?哈哈哈哈~~”寶寶女王笑的真好看,我更加確定她的女王潛質更高。

“看妳那個賤德行,今天我讓妳賤死得了~。”說完紫女王對着我頭又蹬了一腳,看得出她越來越敢欺負我了,由於身子直立脫衣服,這一下讓她蹬了個趔趄,我順勢坐在地上,緩解了膝蓋的酸疼,看到我這個囧樣,倒是把寶寶女王樂的不清:“妳輕點,別把他踢傻了哈哈哈哈~~”

“他不是叫我女王,叫我奶奶嗎?我踢他,他還不高興?”小紫女王說完,拿丹鳳眼瞪着我。

“高興,高興,就喜歡紫奶奶踢我,真舒服,紫奶奶您辛苦了。”我獻媚的說道。

“啊哈哈哈哈哈,賤死了,賤死了,真是個賤種。”寶寶女王和小紫女王聽完了笑的前仰後合。

“妳今晚就給我往死裡賤吧,哈哈哈哈~”說完紫女王又蹬了我頭一腳,已經越來越順手了。

衣服已經脫光了,我用乞求的眼神,望向寶女王:“內褲也要脫掉嗎?奶奶”

“脫!”寶寶女王收斂了笑容。

“妳是不是又想滾了??”紫女王也繼續着嚴厲。

“不敢,不敢。”我立馬脫下了內褲。

“哈哈哈,看妳那個死樣,被我們罵的妳還蠻興奮的?”紫女王發現我依舊興奮的下體。

“來,舔妳紫奶奶的鞋底吧,奶奶們給妳錶現的機會。”寶寶女王命令道。

“謝謝奶奶們”說完,我伸手就去拿紫女王腳上那隻棉拖鞋。

“妳還想舔這雙啊。”紫女王迎麵就蹬在我臉上,我又一次從跪着一屁股坐在地上,可能跪的久了,越來越跪不住。

“這雙整天在屋裡走,對妳來說不夠香吧,看妳賤的,妳去給我把那雙極品鞋底舔了。”紫女王真是嚴厲,這一腳蹬在臉上,讓我更興奮了,這激發的奴性讓我拿起那雙極品的右腳鞋底開始舔了起來,真是下雨天穿的,鞋底有一些泥沙,我模仿着影片裡仔細的舔着每一塊鞋底的地方,看着兩位女王的嘲笑,讓我衝動的好像在舔天底下最美味的東西,我一口口咽着泥沙,耳邊回蕩着女王們的嘲笑聲和侮辱聲:“哈哈哈哈~,快看,這貨舔的真賣力哈哈哈哈。”

“妳紫奶奶鞋底是什麼美味啊?

是不是摸了蜂蜜了?妳要把鞋底都吞肚子裡啊?哈哈哈哈”

“我那不是摸了蜜,是摸了老娘的痰哈哈哈哈哈~~,誰吐了痰不用鞋底踩踩啊?他不是喜歡吃嗎?

真是賤哈哈哈哈~~~”

“讓妳惡心死了,小紫丫頭。”

“我惡心?我的痰,有個人不是吃的更香嗎?下雨天一衝都沒有了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妳怎麼賤成這樣哈哈哈哈哈。”聽着他們的侮辱,我興奮大口吸吮着鞋跟,舔到左腳鞋底的時候,我真的是把持不住的了。

“哎幺,妳看他把妳鞋跟都含到嗓子眼了吧?”

“那是棒棒糖還是冰激淩啊,這個賤種哈哈哈哈~~”我在女王們的藐視下,瘋狂的舔着鞋底,配合着鞋子本身的臭味,我實在受不了了,我射了,一瀉如洪,一邊發泄一邊還戀戀不舍的舔着鞋底。

“天哪,妳這個死狗,妳居然射了,妳看妳弄這一地。”小紫女王吃驚的看着我。

“哈哈哈,我就知道他受不了了,快去衛生間拿拖把拖乾淨,今天真是讓妳這兩位奶奶大開眼界了,賤男。”寶寶女王還是那麼溫柔。

“我真想一腳給妳從樓上踢下去,妳個狗東西。”我一邊往廁所爬,紫女王不解恨的在我屁股後麵踹了一腳,很快,我在兩位女王的注視下把地擦得乾乾淨淨。放好拖把,小紫女王和寶寶女王又並排做到了沙發上,我老老實實的跪了過去,錶現的像一隻被調教了一段時間的狗奴。

“妳說說世界上怎麼會有妳這種人啊?賤的舔鞋底舔到射了??”寶寶女王溫柔的發話了。

“我以前隻以為有喜歡老娘腳丫子的,現在還有舔老娘鞋底射了的?跟奶奶們說說,妳賤了多久了?怎麼這麼賤,真想踹妳兩腳,看妳個賤樣。”小紫女王等着漂亮的丹鳳眼,狠狠的用拖鞋腳戳了我肋部一下。

“報告兩位奶奶,其實我這種人很多,有的人喜歡男人,有的人女人胸部,有的人喜歡被虐待,我們這種人就是喜歡親吻女人的腳,鞋子,鞋墊,鞋底,我還喜歡女王們的內褲,襪子,您們的鼻涕紙對我都是聖物,我願意被您們坐在屁股下,踩在腳下,舔乾淨您們吐在地上的痰,用舌頭清潔奶奶們的馬桶。做奶奶們忠實的奴隸。”說完我恭敬的磕了一個頭,也沒敢擡頭。

“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行了,笑死我了,妳還能再賤點嗎?”寶寶女王一邊捂着嘴笑,一邊問我。

“妳這剛射完,又在這開始犯賤是吧,我真想踩死妳~,讓妳賤!”說着小紫女王一隻拖鞋腳踩在我頭上,我臉貼地,這種感覺讓我再次興奮,:“謝謝奶奶,謝謝奶奶,被您踩着是我的榮幸。”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寶寶女王徹底讓我的賤給樂的不行了,我說完這些話又惹得她一頓狂笑。

“知道謝謝了?徹底賤了?寶寶,我昨天下雨穿的那雙襪子是不是扔在垃圾簍裡?”小紫女王一邊踩着我一邊問道。

“嗯,妳那個腳,那個鞋,加上下雨,那襪子妳還想扔進洗衣機一起洗啊?早給妳扔垃圾筐裡了。”寶女王詫異的回答道。

“賤種,去衛生間,把垃圾筐抱過來,說讓妳賤到底,就好好讓妳賤個夠,奶奶們好好獎勵妳昂,讓妳賤~。”

“報告兩位奶奶,其實我這種人很多,有的人喜歡男人,有的人女人胸部,有的人喜歡被虐待,我們這種人就是喜歡親吻女人的腳,鞋子,鞋墊,鞋底,我還喜歡女王們的內褲,襪子,您們的鼻涕紙對我都是聖物,我願意被您們坐在屁股下,踩在腳下,舔乾淨您們吐在地上的痰,用舌頭清潔奶奶們的馬桶。做奶奶們忠實的奴隸。”說完我恭敬的磕了一個頭,也沒敢擡頭。

“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行了,笑死我了,妳還能再賤點嗎?”寶寶女王一邊捂着嘴笑,一邊問我。

“妳這剛射完,又在這開始犯賤是吧,我真想踩死妳~,讓妳賤!”說着小紫女王一隻拖鞋腳踩在我頭上,我臉貼地,這種感覺讓我再次興奮,:“謝謝奶奶,謝謝奶奶,被您踩着是我的榮幸。”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寶寶女王徹底讓我的賤給樂的不行了,我說完這些話又惹得她一頓狂笑。

“知道謝謝了?徹底賤了?寶寶,我昨天下雨穿的那雙襪子是不是扔在垃圾簍裡?”小紫女王一邊踩着我一邊問道。

“嗯,妳那個腳,那個鞋,加上下雨,那襪子妳還想扔進洗衣機一起洗啊?早給妳扔垃圾筐裡了。”寶女王詫異的回答道。

“賤種,去衛生間,把垃圾筐抱過來,說讓妳賤到底,就好好讓妳賤個夠,奶奶們好好獎勵妳昂,讓妳賤~。”

聽到小紫女王的命令,我竟然跪着爬向廁所,我充滿了幻想:對,沒錯,女王的襪子在紙簍裡,是昨天下雨穿的,是穿那雙超臭的鞋穿的,寶寶女王因為臭讓扔掉的,我的美味啊~~,我來了。我興奮的往廁所爬着。

“哈哈哈哈哈,還真把自己當狗了,爬着往廁所跑。”後麵傳來寶寶女王的嘲笑。

“對,相當狗還不簡單,以後進了這個門,妳就跪着,爬着行了,讓妳當狗當個夠,非好好讓妳賤一個,拿老娘的臭鞋當寶貝哈哈哈哈~~。”小紫女王罵到。我爬進廁所,看到馬桶邊的紙簍,馬上用手打開紙簍蓋子,看到裡麵有幾團用過的廁紙,突然聽到小紫女王嚴厲的聲音:“狗東西,把紙簍給我拿出來。”我乖乖的抱着紙簍,用膝蓋跪着往回走,由於跪的久了,又累又疼,可是我哪敢歇着呀,就算這兩位女王沒要求我,我都不敢,這就是她們的威壓和藐視的美貌對我服從的征服,不用說什麼,我已經自動進入奴隸的角色,成了一條在她們侮辱,鄙視下,搖尾乞憐隻為靠近她們美腳的狗。

我抱着紙簍,剛跪到門口,就看到寶寶女王馬上說到:“停,不準進來,賤死了讓妳,那裡麵都是廁紙,妳喜歡,我還嫌惡心呢,就在門口找吧,不準進來,聽到沒。”

“嗯,聽到了,聽到了,遵命寶寶女王。”我馬上磕頭道。射過沒多久的下體,又堅硬如鐵了。

“賤貨。”真是沒有逃過小紫女王的眼睛“看妳這麼快又想犯賤。”

“對不起,女王,您們太美了,賤狗一看到您們傾國傾城的美貌就五體投地。”我發現自己也越來越有狀態。

“哈哈哈哈~~傾國傾城??”寶寶女王笑的在沙發上捂着肚子。

請點撃這裡繼續閱讀本文

前一篇文章大唐父女亂倫
下一篇文章四個辣妹聚會

猜你喜欢

随机小说

回覆

請輸入你的回覆!
請在這裡輸入你的名字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最近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