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極品人妻的無奈墮落

當尤玲的慾火慢慢退去,身體的需求不再控制她後,失身的痛苦和被凌辱的悲傷一點一點湧上來,慢慢地佔據了她的心,她把還伏在她迷人肉體上的陳天豪推開,將襯衣撿起擋住自己裸露的身體,失神地依偎在車門旁縮成一團,當大搖大擺坐在身旁的陳天豪剛把手伸過來,試圖撫摸她時,尤玲再也忍不住抽泣了起來。

陳天豪見狀,知道尤玲現在肯定是因為失身而後悔,便不顧尤玲的反對,將她摟入懷裡,故作溫柔地對她說:「我的美人,都怪我不能把持自己,事情現在都已經發生了,只要我們以後小心點,沒有人會知道,我會好好對你,不會讓你吃虧的。」

「還有以後?!我們沒有以後了!!!」尤玲神經質般的大聲吼道,然後放聲痛哭。

望著情緒極不穩定的尤玲,陳天豪沒再說什麼,只是把試圖推開他的尤玲緊緊的摟住,輕輕的像對嬰兒一般拍打著她光滑如緞的背,讓她伏在自己的肩頭哭泣。尤玲哭泣著發洩自己的痛苦和悲傷,自己為什麼不堅決反抗,怎麼會失身,以後怎麼面對老公,尤玲覺得自己的頭裡亂成一團。

過了一會兒,尤玲的哭泣聲越來越小,可能是剛才盡情的宣洩,現在她覺得自己要好些了,畢竟事實是不能改變的了,她只有面對這個很難接受的處境,她讓陳天豪把自己放開,默默的把散在車裡各處的衣物撿來穿好,考慮片刻後對正在一旁看著自己的陳天豪說道:「我就當做了個夢,希望你跟我一樣,把它都忘了,就當沒發生過,好嗎?」

「小玲,我怎麼能忘掉,我是真心喜歡你。」陳天豪越來越覺得回味無窮,豈能就此放手,尤玲靚麗性感的身體、性愛時欲拒還迎的表現已經深深的吸引了他,征服性感人妻和高傲美女的滿足感讓他覺得原來那些主動送上門的女人是那麼不值一提。

「你不要說了……我……我是有丈夫的人了,這樣做我對不起他。」尤玲其實對陳天豪並不反感,至少陳天豪比宋俊傑有本事,不像宋俊傑,只會在他父親的庇護下生活,才會讓自己……可宋俊傑畢竟是自己的丈夫,而陳天豪不是,一想到這裡,尤玲心裡愧疚不已,自己被陳天豪姦淫的高潮不斷,完了還拿他跟丈夫相比。

「小玲,我說的都是真心話……」陳天豪急不可耐的訴說自己的想法,想讓尤玲能默認他們的關係,這樣他就能長期玩弄尤玲了。

「你不要說了,我想回家,我累了。」尤玲閉上雙眼,不再理睬陳天豪。

陳天豪見尤玲對他不理不睬,馬上就想起兩人第一次見面時的場景,心中有些生氣,「你以為你還是什麼貞潔玉女,日都遭我日了,還這麼猖狂,那好,我今天就把你日個夠,看你以後在我面前還有什麼驕傲的。」

陳天豪把車發動就向城裡開去,他下定決心,今天不能讓尤玲回家,哪怕用很卑鄙的手段也一定要讓她毫無退路,心甘情願的淪為自己的玩物。

車進入市區後,尤玲發現並不是向她家的方向,馬上對陳天豪近乎喝斥的問道:「我要回家,你想幹什麼?」

「你現在這個樣子怎麼回家,我帶你到酒店去洗個澡,你收拾一下再回家,不要讓你的鄰居們發現什麼。」陳天豪早就想好了理由,馬上就故做體貼的說。陳天豪想只要到了酒店,就由不得尤玲了,今天不讓尤玲乖乖臣服於他的跨下,他就決不收手。

「這……好吧!」尤玲想想也是這個道理,覺得陳天豪還是關心體貼她的,尤玲住在工商局的生活區,現在回去,難免會碰上別的人,要是讓鄰居或同事們看見自己滿臉的淚痕和零亂的頭髮、衣物,那就難免讓人……

車又開到海峰大酒店,這個酒店是海峰市唯一的四星級酒店,是陳天豪和兩個朋友合夥開的。這家酒店的十二樓,在總經理辦公室旁邊的1210號房間裡安裝有九台針孔攝像機。1210房間並不對外營業,主要是用來拍攝陳天豪邀請來的官員在裡面尋歡作樂時的證據,便於以後如果他們不買面子時,陳天豪好用來要挾和控製他們。

1210房間的秘密除了陳天豪和他的鐵哥們--海峰大酒店總經理方雲知道外,就沒別人知道了,因為連安裝都是他倆干的。

陳天豪知道方雲今天在外地還沒回來,總經理辦公室就沒其他人有鑰匙了,也就是說不會有人會看到將要發生的一切。陳天豪決定當一次主角,如果他跟尤玲梅開二度後,尤玲還是不聽自己的話,他也只有用錄像帶來要挾她了。

陳天豪把尤玲帶到1210房間門前,把鑰匙取下來交給她,騙她說這是市政府長期包的房間,除了他之外就只有辦公室劉主任才有鑰匙,現在劉主任是肯定不會來的,不過為了以防萬一,最好把房門反鎖上,他就不進去了,他去給尤玲買事後避孕藥。

尤玲感激的看了看陳天豪,默默的打開門就進去了,等尤玲關上房門,陳天豪在聽見反鎖房門的聲音後,就趕緊到隔壁總經理辦公室去了。

陳天豪進到裡間,把監控器打開,九個屏幕馬上顯示出圖像,其中有六個是不同方向房間內的圖像,另三個是浴室內的圖像,陳天豪看見尤玲把門、窗戶、浴室、櫃子,甚至床下仔細檢查了一遍後,便把鑰匙放在自己的小坤包裡,坐在床沿把衣物脫去,披上睡衣就走進了浴室。

尤玲一次又一次用香皂、沐浴露清洗身體,似乎能把今天發生的一切洗去。她現在是越來越迷惘,一方面覺得對不起老公,而另一方面覺得陳天豪是一個對自己體貼入微和很有勢力的男人,跟他在一起自己有安全感,不像宋俊傑那樣窩囊,反正自己跟陳天豪已經有了性關係了,如果自己今後跟他保持情人關係,那自己以後的生活……

尤玲思前想後,最後還是決定自己不能再跟陳天豪來往了,哪怕宋俊傑再沒出息,【本文轉載自1000成人小說網(1000novel.com)】他畢竟還是自己的老公,自己應該盡到身為人妻的責任。

尤玲一邊洗一邊想,洗著洗著,慢慢的覺得自己剛剛熄滅的慾火慢慢的又升起來了,在宋俊傑離開的時間裡,尤玲有時為了滿足自己的生理需要,在家裡也手淫過,於是她的雙手不自覺的開始撫摸自己的身體,最後禁不起坐在馬桶上拼命的自慰起來,發出了一聲聲難以抑製的呻吟。

「今天自己怎麼了,怎麼會這樣,難道自己真像陳天豪說的那樣是淫婦。」一想到這裡,尤玲便想起剛才跟陳天豪的銷魂感受,身體的需求變得更加強烈和無法控製,心裡想的除了性愛還是性愛,現在任何一個男人出現,尤玲可能都會同意甚至會要求跟他性交,瘋狂的性交。

陳天豪得意洋洋的看著屏幕上尤玲的表演,這一切都是他意料之中的,1210房間裡的香皂和沐浴露看上去跟一般的沒什麼分別,其實,是從國外買回來的,都含有大量的催情劑在裡面,好讓那些官員和妓女瘋狂性愛。尤玲平時循規蹈矩,哪裡知道這些,所以她一直還以為是自己的原因。

「叮咚……叮咚……」急切的門鈴聲將正沉浸於慾火中的尤玲警醒,陳天豪來了,尤玲擔心未必能把持住自己,便故意不去開門,希望陳天豪能離開。

但門鈴一直響個不停,尤玲只好強忍住心中的慾火,將浴衣穿上,滿臉通紅的去開門,她想只開一個小縫,能把藥拿進來就行了,不能讓陳天豪進到屋裡。

「玲姐,你沒事吧,你的臉好紅,是不是感冒了?是不是剛才我們在河邊的時候,你受涼了?」在開門的一瞬間,陳天豪暗地裡一用力,強行推開門進去就把門關上,看著慾火如焚的尤玲,他故作關心的問道。

「沒事……可能是剛才水有些燙的原因吧!」看著已經進到屋裡並順手將門關上的陳天豪,尤玲緊張的回答,她知道如果陳天豪現在要是想再次佔有自己的話,自己恐怕很難拒絕。

「你把藥給我,我想把衣服換了回家。」尤玲覺得下身騷癢無比,大腿不由得磨擦了一兩下,不過她剛才下定的決心讓她強忍住自己的慾望,想趕緊把陳天豪打發走。

看著春心蕩漾的尤玲,陳天豪微微一笑,一邊把尤玲攔腰抱起向床邊走去,一邊說:「玲姐,你不用急,時間還早,你先休息一下吧!」

「你……你要幹什麼……我們不能再犯錯了。」尤玲連忙拒絕,可她也覺得自己的拒絕是那麼無力,同時毫無反抗的身體意味著她已經接受了陳天豪對她的再次佔有。

「放心,我不會日你的,除非你求我日你。我只想抱抱你!小騷貨!」陳天豪現在有了貓玩老鼠的心情,要是尤玲有本事能不主動求他的話,那他一定會放過尤玲的,因為在特製香皂、沐浴露的作用下,他還沒見過哪個女人能忍得住,包括那些經驗豐富的下海十多年的妓女。

「你好壞啊!……討厭!」尤玲被陳天豪赤裸裸的淫語調逗的心癢癢的,她想開口罵他,誰想說出來卻變成情人調情般的口吻,此刻尤玲再也不想老公了。

陳天豪抱著尤玲兩人一起倒在床上,陳天豪將尤玲壓在身下,手便伸進寬鬆的浴衣裡抓住尤玲的乳房玩耍,尤玲馬上發出陣陣嬌吟,動情的主動向陳天豪索吻。

很快,尤玲在陳天豪的調逗下,女性的尊嚴和人妻的操守被她統統拋在了腦後,只剩下燃燒的慾望。

當陳天豪起身下床把電視和DVD打開,電視屏幕上很快出現一對歐美男女進行激烈的性愛,看著自己從未見過的刺激場面,聽著他們發出的呻吟,尤玲再也無法控製自己,主動將自己和陳天豪的衣物脫去,心中滿是衝動和興奮。

陳天豪躺在床上,得意的看著美麗的人妻為自己脫衣,等自己的衣物剛剛脫去,陳天豪一把就把尤玲拉在自己身邊躺下,翻身壓了上去,不停的調逗、撫玩尤玲,陰莖在她的陰道口摩擦而不插進去,陳天豪要等尤玲開口求他。

「小騷貨,是不是想我日你?」陳天豪明顯感到身下性感人妻的激烈燥動,不停的顛動臀部示意自己進入。

「是……」尤玲小聲的說道,心裡有些恥辱和著急,她現在已經燃燒起來,可身上的陳天豪遲遲不進入讓尤玲恨不得把他推下來,女上男下自己來好了。

「你說什麼?大點聲,我聽不見。」陳天豪看著如同熱鍋上的螞蟻一般的尤玲,越發想凌辱她,徹底摧毀她的尊嚴,心甘情願的淪為自己的洩慾工具。

「是!」尤玲在也無法忍受了,大聲的回答。

「是什麼?是不是要我日你的騷屄。」陳天豪得寸進尺的問道。

「是要你日……日我……日我的騷屄。」尤玲幾乎要哭出來了,被陳天豪壓在身下,還要順從他說著自己從未說過的淫話,屈辱下更加高漲的慾火讓她覺得自己真的成了一個淫婦。

「這就對了,我日死你這個騷屄。」陳天豪下身一挺,陰莖進入到尤玲早已經是淫水氾濫的陰道裡,第二次將她佔有,是她心甘情願奉獻出自己迷人肉體供人姦淫。

在陳天豪如同打樁機般的衝擊下,尤玲覺得自己空虛的陰道越來越充實,吊在空中的心也越來越踏實,身體的快感是她有生以來最強烈的一次,她瘋狂的配合著陳天豪的抽插,口中的呻吟是那麼的肆無忌憚。

「你的小屄舒不舒服。」

「我的……我的小屄好舒服。」

「你的小屄日起來還真爽,你這個小騷貨,以後還給不給我日。」

「要……要給你日。」

「那你老公呢?」

「我老公……」

「以後沒我同意,你不能讓別人日你,包括你老公,只能讓我日你,聽見沒有!」

「……聽見了,我全聽你的……以後只讓你日。」

……屋裡兩人淫語不斷,在陳天豪一次次大力的插入帶來的快感和春藥作用下,尤玲也不再像過去那樣害羞,徹底墮落在慾望的海洋中。

望著自己身下被日的魂飛魄散、口無遮攔的性感少婦,陳天豪知道她以後恐怕不會再拒絕自己對她的姦淫了,他滿意的起身將尤玲翻了個身,雙手抱著她曲線圓潤的臀部,從後面日了進去。

被慾火燒昏了頭的尤玲毫無異議,過去宋俊傑也提過這種姿勢,但尤玲覺得這種姿勢自己如同母狗一般,是對自己的侮辱,所以,從未同意宋俊傑從後面插入,但今天她被陳天豪從後面姦淫,感到陰莖的插入更加的進去,抵到了老公從未到達的子宮,無比的爽利舒服,她覺得自己就跟淫蕩的母狗一般,心中淡淡的屈辱讓她感到更加刺激和興奮。

很快,陳天豪再也抑製不住自己的快感,將一股股濃濃的精液射入到尤玲的身體裡,在精液的澆灌下,尤玲的快感如同潮水一般不斷的向她襲來,兩人靜靜的、軟軟的癱在床上。

尤玲依偎在陳天豪的懷裡,看著將自己又一次凌辱的男人,尤玲心裡不但不恨他,反而覺得自己成了陳天豪的人,她完全臣服在陳天豪的跨下。

這時,電視裡美麗的金髮女郎正在為她的伴侶進行口交,陳天豪讓尤玲轉頭看看電視,示意她也為自己口交。尤玲矛盾的看著電視,過去宋俊傑也想讓她口交,但她毫不猶豫的拒絕了,她覺得太骯髒了,沒想到現在……

看著電視裡很陶醉的男女,被陳天豪徹底征服後對他言聽計從的尤玲模仿著電視裡的場景將頭伸到陳天豪的陰莖邊,一股濃濃的醒味讓她又停了下來,她抬頭看見陳天豪鼓勵的眼神,猶豫片刻,凌辱後的順從和討陳天豪歡心的心理終於驅使她張開迷人的紅唇,屏住呼吸將陳天豪堅硬的陰莖含入口中,將老公苦苦哀求也得不到的口交奉獻給了陳天豪。

陳天豪享受著尤玲溫暖、濕潤的口腔帶來的愜意,儘管尤玲的技術很是生疏和粗糙,甚至有時牙齒還把他的陰莖颳痛,但陳天豪能感到她的努力,她在盡力討好自己,把人妻變成自己忠誠的情人的滿足讓他很是愉快,看樣子自己是第一個享受她口交的男人,心裡的滿足和快意讓陳天豪的陰莖又慢慢的勃起。

陳天豪翻身將尤玲又一次壓在了身下,他完全模仿電視裡的男女,讓尤玲擺出各種姿勢供他肆意奸玩,尤玲在她前所未有的淫蕩表現下一次又一次的登上性欲的高潮,可惜這張牒片裡一直沒出現肛交,讓陳天豪很是遺憾,不過他想今天有的是時間,他要把尤玲留下來好好姦淫一晚。

當天,尤玲一直赤身裸體的在房裡,除了酒店的服務生送飯到房裡時她穿上了睡衣,但她的靚麗和性感還是讓服務生衝動了一晚。

而陳天豪這晚也沒閒著,他在尤玲的哀求下暫時放棄了給她的肛門開苞的計劃,但尤玲越來越熟練的口交和越來越配合的性愛還是讓他又盡情姦淫了尤玲三次,在享盡了艷福後,才將尤玲摟在懷裡精疲力盡的睡去。

陳天豪朦朧中聽見手機的振動聲和感到手被舉了起來,懷裡光滑細嫩的肉體悄悄離開了自己下床,便睜開了眼,一看時間已經是上午十一點過了,而尤玲赤裸著她性感的肉體正朝浴室走去,過一會兒就聽見浴室裡尤玲好像在跟什麼人說話,陳天豪便悄悄的起床來到浴室門口。

……

「你剛才打電話來是我還在上課,我一下課看見你打了幾個電話就馬上給你回了,你有什麼事?」

……

「我也想你,老公!你什麼時候能回家?」

原來是尤玲老公的電話,陳天豪頓時淫心一動,要是尤玲一邊跟她老公通電話,自己卻在一邊姦淫她,那肯定是很爽的。

陳天豪主意一定,便推開門走了進去,尤玲正在洗手台前背對著門低著頭跟她老公通話,光潔的後背、圓潤臀部和美腿構成了迷人的性感曲線,此情此景讓陳天豪辛苦了一晚的陰莖馬上又不辭辛苦的勃了起來。

陳天豪悄悄上前,雙手從後面將尤玲的雙乳摟住,身體緊緊的貼了上去,尤玲不由「啊」的一聲叫了起來,抬頭見是陳天豪便馬上做了個安靜的動作,陳天豪臉上露出淫笑,騰出一支手也做了安靜的動作後便將尤玲上身向下按,尤玲只好上身向下,一支手半曲在洗手台上支撐著身體,而她性感的臀部就翹了起來,正好對著陳天豪躍躍欲試的陰莖。

「怎麼啦?老婆,你怎麼啦?」電話裡宋俊傑焦急和擔心的大聲問道,連陳天豪都能聽見了。

「沒什麼……我剛才不小心,差點扭到腳了,都怪你,要不是一邊走路一邊跟你通話,我怎麼會扭到,要不一會兒我到家了再打給你。」尤玲知道陳天豪又想幹什麼了,連忙想掛斷電話,避免暴露自己的淫行,因為陳天豪的陰莖已經在她的陰道裡抽動。

「你怎麼樣?你沒什麼吧?腳扭到沒有?」宋俊傑關切的問道,他不知道此刻在電話的另一頭,他一直引以為榮的美貌妻子給他戴上了一頂綠油油的帽子,他的美妻正如同一隻下賤的母狗一般,翹著她性感的屁股迎接著別的男人的肆意姦淫,胸前豐滿的乳房被那個男人的大手盡情捏揉,而妻子此刻被姦淫得發出的急促呼吸傳到他耳裡,他還以為是妻子被扭到腳後疼痛所緻。

「沒……沒什麼,我……啊……好……我找個地方坐下來,看看我的腳,待會再打給你……啊……再見……好舒服……你真會日……小屄要死了……」尤玲一說話,陳天豪就大力的插入,讓她斷斷續續的說不上一句完整的話,只有越來越急促的呼吸不能抑製的通過話筒傳到宋俊傑的耳裡,尤玲心裡暗想:自己太淫蕩了,自己是個不可救藥的蕩婦。

電話裡老公關切的聲音讓她覺得老公就在一邊似的,而自己卻被別的男人從後面姦淫,如此這般的淫蕩行為刺激的尤玲反而比以往更快的進入高潮,她不等老公說話就把手機關上,然後看著鏡子裡自己正聳著屁股被陳天豪奸玩的淫蕩場面,她不由淫聲不斷,身體一陣緊繃,她又到高潮了。

「你這個小騷貨,沒想到你還真有味道,夠淫蕩的,跟你老公通電話,被我日的還這麼爽,你老公也真夠意思,他老婆被別人日的喊爹喊娘的,他還這麼關心他的騷老婆。」陳天豪一邊姦淫著尤玲,一邊得意的侮辱她和她可憐的老公,陳天豪覺得剛才如同當著宋俊傑的面姦污他的妻子一般,很是刺激和興奮。

電話那一頭,宋俊傑著急的不得了,自己的妻子怎麼樣了,腳肯定扭傷了,而且還不輕,他想打過去,可又怕妻子生氣,他一直很畏懼自己的美貌妻子,他根本想不到平時在家裡高高在上的妻子正被別的男人的以屈辱的姿勢姦淫,心高氣傲的她被那個男人日的大呼小叫,高潮連連。

當陳天豪感到快要射精了,便把陰莖拔了出來,讓尤玲轉身蹲下張開嘴,雙手抱著她的頭,將陰莖在她嘴裡大力聳動,尤玲覺得自己幾乎不能呼吸,想推開陳天豪,可陳天豪抱著她的頭,牢牢的掌握住主動權,她只好一動不動的任憑陳天豪的陰莖在她嘴裡快速的抽插,好在陳天豪很快將她的頭緊緊抵住,她的性感紅唇都能感受到陳天豪有些扎人的陰毛和他跳動的陰莖,他終於射精了,射在美麗人妻的嘴裡。

尤玲軟軟的坐在地上,性感的紅唇上還有殘留的精液,剛才陳天豪射精時,她的頭被陳天豪緊緊的抱住,陰莖將她的嘴堵的嚴嚴實實,只好把大多數精液吞了下去。

「小母狗,你還不起來,趕緊穿衣服,我們下去吃飯。」陳天豪一邊穿衣,一邊對正癱在浴室裡的尤玲大聲說道,他現在對尤玲是越來越有把握,他知道尤玲永遠也逃不出自己的手掌,他可以隨意的羞辱她,姦淫她。

果然不出他所料,尤玲慢慢的起身,在浴室裡傳來洗漱和壓抑後的抽泣聲,陳天豪覺得自己剛才可能有些過分,畢竟尤玲昨天上午都還是貞潔的人妻。過了一會兒,尤玲低著頭出來把衣服穿上。

「對不起,我剛才太衝動了,我以後不會再讓你做你不願意做的事了。」陳天豪見尤玲低沉的情緒和淡妝下依然可見的紅紅的眼睛,不由心痛的上前把她摟入懷裡,輕聲的道歉和安慰她。

「我的人都是你的了,我真心實意對你……你還……這樣對我……」尤玲再也忍不住在陳天豪的懷裡哭了起來。她已經從心裡接受了陳天豪對她的佔有,心甘情願的成為他的玩物,但陳天豪剛才不管她的死活讓她有些難受,現在陳天豪給她道歉,她頓時就像個受了委屈的小女孩一般撒嬌起來,她原諒了陳天豪剛才的粗暴行為。

但陳天豪等尤玲進浴室裡補完妝回來,眼睛都大了,太美了,比以往都美,看的出來尤玲是精心打扮了一番。陳天豪不由色心又動了起來,這兩天他旺盛的性慾讓他也很是吃驚。

「你太討厭了,有完沒完,你不是說要去吃飯了嘛。」尤玲一邊順從陳天豪的拉扯,倒在床上,等待他的進攻和佔有,一邊調笑他。尤玲是越來越想討陳天豪的歡心,她剛才化妝的認真是從未有過的,她只想把自己最美的一面完完全全的展現給陳天豪。

「對啊,我們到下麵包間裡一邊吃飯,一邊日你,好不好。」陳天豪一聽,心中產生了一個更加淫蕩的想法。

「你……你好壞。」尤玲被陳天豪的主意嚇了一跳,但通過這一天的經歷,尤玲對陳天豪的刺激和瘋狂性愛慢慢的有些適應了,她也有點喜歡這種帶給自己更大快感的偷情性愛,同時也是為了表明自己對陳天豪的忠心,尤玲嘴裡撒嬌似的嗔怪著,卻羞怯的笑著起身跟陳天豪出門了。

第二天一早,當尤玲精神抖擻的來到辦公室,剛到辦公室門前就碰到王明,王明笑容可掬的跟她打過招呼便走了,對她的態度發生很大的改變,儘管王明沒說什麼,可尤玲還是覺得怪怪的,他恐怕猜到陳天豪跟自己的關係了,尤玲一想到這裡,不由羞紅了臉,轉身進到辦公室裡。

昨天太瘋狂了,陳天豪和她究竟做了幾次,尤玲都算不出來了,兩人基本上一天都在床上、沙發上、浴室裡,甚至飯桌上無休止的性交,連今天早上兩人臨上班時,陳天豪都在她穿鞋出門前在鞋櫃邊又把她日了才讓她出門,害的她現在陰道裡、內褲上都還有陳天豪的精液。

尤玲回想起這兩天的一切,不由身體又有些衝動,陳天豪在短短的兩天時間裡,把尤玲的身體中深埋的慾望開發出來了,只要跟他在一起,心中的慾望就變得不能控製。

從此,陳天豪基本上每天都跟尤玲在一起,完全享受了宋俊傑的一切權利,甚至在宋俊傑回家的時候,他也沒放過,已經被提拔成工商局辦公室副主任的尤玲總以加班為由跟陳天豪幽會回到家裡,回到已經做好飯菜後苦苦等待的宋俊傑身邊,而尤玲的陰道裡的精液讓她更感背叛的刺激,心中已沒有對不起老公的想法。

一年後尤玲懷孕了,當然不是宋俊傑的孩子,這時,在尤玲的多次哀求下,同時也是為了讓自己的孩子有人照顧,陳天豪才答應幫忙活動活動,讓宋俊傑調回市郊的分局上班,這樣他中午還是不能回家。而宋俊傑為了感謝陳天豪幫忙,還請陳天豪吃了頓飯,全然不知道付出了巨大的代價,老婆別人比他奸的更多,還要幫忙帶別人的孩子。

猜你喜欢

随机小说

回覆

請輸入你的回覆!
請在這裡輸入你的名字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最近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