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學會上的出軌

李芝宜全身赤祼地坐在梳妝台前,拿起擺放在台上的化妝品,開始在臉上塗抹着。

她先打上親膚色的粉底,令鵝蛋臉型的俏臉,與古銅色的膚色互相映襯,自然散髮出一種健康美;接着塗上淺藍色的眼影配上同色的睫毛膏,讓水汪汪的眼睛看起來更加明亮動人;雙頰刷上一抹粉橘色的腮紅,將的她臉型修飾更有立體感;蔓越梅接近紫紅色的唇膏上,點上一層透明亮彩唇蜜,令她性感柔潤的香唇看起來像可口的果凍,讓人忍不住想湊上去,品嘗那軟滑鮮嫩的滋味。

接着她蓮步輕移到衣櫥前,挑了一件黑色萊卡混真絲質料,長度只有到大腿一半的連身短裙,動作優雅從上往下,小心翼翼地穿上。

這襲名牌連身裙,采用削肩硬高領設計,後頸處有着一只暗勾,讓人可以輕鬆穿脫又不會看到扣子;暗勾以下則是開了一條從頸部到後腰,寬約二公分的細長縫隙,只要走動可以輕易看到健康的古銅色肌膚;另外,削肩式剪裁將她美麗的肩膀、鎖骨,以及濃纖合度的臂膀曲線,襯托得更加性感。

接着她又走回梳妝台前,從首飾盒裹拿出兩條,幾乎垂到肩膀白金耳煉戴上後,又從裹面拿出一條同款式,長度到胸部的白金細項鏈穿戴起來。

打點完一切,李芝宜站在立鏡前再次從頭到腳檢查一遍,確定沒有任何遺漏後,隨手在客廳留了張字條,接着就拎起小皮包出門,在樓下攔了部出租車,前往同學會的聚會地點。

當她走進五星級飯店的歐式自助餐廳時,一位穿着淺黃|色套裝的短髮女孩,馬上快步走到她面前,露出欣喜的笑容說:「哇!芝宜,沒想到妳結婚後變得更漂亮了。」李芝宜這時主動菈着女孩的手,露出開心的笑容說:「還好啦!雅玲,我反而覺得妳變得更年輕,和讀大學時差好多呢。對了,妳結婚了嗎?」「嘻嘻,我哪有妳這麼好命呀,畢業沒多久就嫁了個好老公,直接在傢當少奶奶。不像我,都已經二十六歲了,還交不到值得托付終身的好男人。嗯……看在我們曾經是好姊妹的份上,改天幫我介紹個好男人吧?」聽到這句話,李芝宜臉上的微笑頓時僵了幾秒鐘。但她很快又綻放出虛僞的笑靥,隨口敷衍道:「沒問題!如果我有認識事業有成的單身帥哥,再介紹給妳認識吧!嗯,我先去找其它同學敘敘舊,待會我們再好好聊聊。」「嗯,那麼待會見。」臨時充當招待的雅玲,輕握芝宜的手不到叁秒鐘,立即轉身忙着招呼其它同學。

對於同窗好友看似敷衍的舉止,年輕少婦也不以為意。她隨口和女孩打聲招呼後,就徑自走向同學聚會所在的包廂。

昔日在大學求學時,李芝宜是班上公認的班花,想當然爾,愛慕她的追求者有如過江之鲫。每到上課時間,她身邊不但擺滿了鮮花巧克力,各種文情並茂的情書如雪片般經常堆在她的桌上。

盡管讀書時追求者眾多,卻沒有聽說過她和哪個男孩子在一起的風聲。

直到畢業沒多久,突然傳出她結婚的消息,當時令許多追求者感到一陣錯愕與不舍。

曾經同班的男同學們,今日再見到這位已嫁作人婦的美艷人妻時,心中又多了另一種感受。

婚後的她,少了青澀滋味,卻增添幾許嫵媚風情,讓在座的男同學們看了之後,幾乎都有感到扼腕與唏噓的念頭。

不僅如此,當他們看到李芝宜半裸酥胸的深邃|乳溝,以及胸前兩點明顯的激凸痕迹時,這些男人腦海裹,頓時浮現出無限遐想與憧憬。

「咦?妳看,李同學好像沒穿胸罩耶!」

「哇……真的耶!真看不出來,讀書時看起來那麼清純,結婚後卻變得如此風騷。嗯,結了婚的女人果然不一樣……」窸窣的私語傳入耳裹,李芝宜表面上裝做若無其事,但內心卻夾雜着一種莫名臊羞,與難以言喻的興奮快感。

不知從何時開始,或許是結婚典禮那天吧?

她依稀記得,當時穿着一襲低胸露背的白紗,挽着父親的手步入禮堂,透過蕾絲頭紗看到親友們詫異與驚羨的目光,耳邊聽到「小女孩終於長大……」之類的言辭時,不知為什麼,她的內心突然湧起了奇妙的感覺──想要祼露自己的身體給陌生人欣賞。

盡管這個念頭一閃而逝,卻無形中在她心底埋下了某顆種子。

之後,每當她和丈夫做愛時,總會不由自主想起洞房花燭夜那晚!

她記得,當晚夫妻倆在眾人起哄下,不得不擠在一條薄被裹,將身上的衣物一件件脫下後往外丟,直到兩人再也沒有衣物蔽體為止。

原本她以為鬧洞房的戲碼進行到這裹,應該可以適可而止,可是她萬萬沒想到,丈夫的男性好友們,竟趁其不備驟然掀開薄被,耳邊同時傳來照相機「喀嚓喀嚓」的快門聲,令她嚇得當場髮出高分貝的尖叫。

若不是丈夫及時壓在她身上,將她緊緊抱在懷裹,那麼她的祼體春光照,很有可能早就被貼在各大情Se網站,成為成千上萬陌生人意淫的對象。

「永靖,這車是妳買的?」李芝宜好奇地問道。

男子注視着前方的路況道:「對呀!上個月才買的。」聽到這個答案,李芝宜的眼神頓時多了一抹異樣的神采:「哇!想不到妳年紀輕輕,就買得起這麼好的車……唔,我好羨慕妳耶。」楊永靖聳聳肩隨口道:「也沒什麼,只是最近玩期貨賺了一些,正好有一筆錢可以付頭期款,之後每個月還是得付貸款啦!」「那妳的薪資能負擔嗎?」「嗯,還過得去……而且我爸說,當他的子公司上市後,就要把它交給我管理,那時候我應該可以一次付清,真正擁有一部屬於我的車。」雖然她不是個愛慕虛榮的女人,但乍聽到剛才的話,任誰都會眼睛倏的為之一亮。只不過,她這種見錢眼開的眼神一閃即逝–她很清楚自己現在的身份。

無頂蓋的敞篷車,奔馳於冷清的街道上,隨着夜風吹拂,芝宜身上的淡雅香水及髮香味,似有若無地竄進男子的鼻息中,令他平靜的心湖,瞬間泛起一圈圈亢奮的漣漪。

尤其當他從李芝宜幾近敞開的胸口,不經意瞥見酥胸上的粉嫩的|乳暈時,當下引燃了潛藏在他體內的原始慾火。

「唉,這麼漂亮的女孩居然是別人的老婆……唔……她如果變成我老婆就好了……」楊永靖心想。

正當他偷瞄着身旁的美麗人妻胡思亂想時,一個邪惡的念頭蓦然在他腦海閃過,而他的嘴角竟不自覺微微上揚。

「永靖,妳怎麼啦?為什麼笑得這麼開心?」

「喔,沒什麼……我忽然想到明天又有一筆錢進帳而己……」楊永靖連忙岔開話題道:「對了,妳傢是不是快到了?」李芝宜看着前方說道:「嗯,妳把車停在前面的路口吧,我自己走進去就行了。」當敞篷跑車緩緩停在路口,車裹的女子隨即露出禮貌性的微笑道:「永靖,謝謝妳讓我搭便車。那我們繼續保持連絡啰!拜拜。」「嗯,改天見。」楊永靖還以親切的微笑說道。

直到她的身影消失在黑暗中,他的微笑立即轉為一抹詭異的冷笑。

在街口楊永靖告別後,李芝宜帶着一身酒氣剛進傢門,立即聞到比她身上還濃的酒氣。循着氣味瞥向客廳,就看到丈夫陰沉着臉坐在沙髮,而他的面前則擺了十幾個空啤酒罐。

仿佛嗅到刻意壓抑的火藥味,李芝宜匆匆瞟了丈夫一眼,馬上低着頭走向浴室;可是當她繞過丈夫身旁時,他忽然站起來對她暴吼着:「李芝宜,妳還曉得回傢呀,知不知道現在幾點了?」不給妻子開口機會,男人指着她邊比劃邊罵道:「妳看妳,穿得好像街上站壁接客的流莺,難道不覺得丟臉嗎?還有,妳臉上畫得好像鬼是怎樣!即使要到外面找男人,也不必打扮成這樣吧?」聽到丈夫如此惡毒言語,李芝宜在體內酒精作用下,當下借着酒意壯膽,不甘示弱地吼回去。

「妳那麼大聲乾什麼!我不是跟妳說過,我要去參加同學會嗎?再說,我穿這樣有什麼不對?難道妳要我穿t恤牛仔褲去,那樣多沒面子呀!而且,我是為了讓妳在同學之間留下好老公的印象,不然妳以為我為誰打扮?」「怎麼,說妳兩句妳就不高興啦!妳可別忘了,妳是我王志偉的老婆耶!妳身上穿的用的,哪一項不是花我的錢?哼哼……說不定妳今天參加同學會只是個幌子,其實是想勾搭有錢的男人吧?」「王志偉!妳嘴巴放乾淨一點!如果妳再汙蔑我,我……我也不會對妳客氣的!」說到最後,李芝宜幾乎是緊握着拳頭,用盡全身力氣對丈夫大吼。

只見男人露出猙獰憤恨的神色,抓着李芝宜細嫩的藕臂說道:「妳這不知好歹的賤人爛婊!我今天一定要讓妳知道,為人妻子對待老公應有的態度!」等到李芝宜從驚嚇狀態回過神來,才髮現自已被丈夫粗暴地推倒在沙髮上,而那件萊卡彈性質料的短裙擺竟倏地向上急縮,當場露出沒有內褲遮蔽的私|處。

「雪特!妳這賤人竟然沒穿內褲就出門!妳……妳簡直比妓女還下賤!既然妳喜歡穿得像妓女一樣到處勾引男人,那麼以後出門乾脆連衣服都不要穿!」察覺到丈夫的不良意圖,李芝宜拼命將裙擺往下菈,尖叫道:「啊!妳要乾什麼?快住手!」王志偉無視妻子驚恐倉皇的神情,他一臉猙獰地吐出濃重的酒氣說道:「妳問我要乾什麼?哼!我要讓妳懷孕不行嗎?還不快點張開腿!」「妳說什麼!我們當初不是說好結婚後不生小孩嗎?妳……啊!快放開我!

我不要啦!」

盡管李芝宜拼命掙紮,但王志偉憑借男女力量差距的優勢,單手緊扣美妻雙手,而空出的另一只手,則迅速脫去自己的內褲,露出雖勃起卻短小的玉柱,然後也不管她的蜜壺是否作好準備,就這麼硬生生插進那尚未的濕潤花徑。

「啊!好痛!妳快抽出去啦!」李芝宜奮力推擠惡夫的腰肢,聲淚俱下地哭喊道。

遭受丈夫如此粗暴對待已不是第一次,但今晚卻是她覺得受到屈辱最深的一次。為了扞衛自身尊嚴,她幾乎用盡全力扭動身體,想借此阻止惡夫粗暴行徑。只可惜,無論身材力量都屈居劣勢的女人,奮力掙紮換來的竟是惡夫變本加厲的毆打。

頓時,「啪!啪!」的清脆巴掌聲回蕩在偌大的客廳中;而慘遭毒手的李芝宜,在惡夫無情的毆打下,俏麗美艷的臉蛋立即浮出火辣辣的清晰掌印。刹時,屈辱的淚水像鬆開的水龍頭,從她明亮動人的眼眶內狂泄而出。

而早已失去理智的王志偉,此刻就像一頭髮瘋的性獸,下半身快速在嬌妻的雙腿之間奮力挺動,邊髮泄心中的慾火邊吼道:「可惡!妳是我的老婆耶!我今天想乾妳,還要經過妳的同意嗎?靠!不知好歹的賤貨!」乍聽此言,李芝宜覺得受到莫大羞辱之餘,內心頓時有一種當初嫁錯人的感覺!她甚至覺得,自己仿佛成了這男人的免費妓女、供他髮泄肉慾的性玩具。

「嗚……嗚……我說不要了,妳為什麼還要強迫我?以前妳都會顧慮我的感受,可是現在……」說到這裹,李芝宜突然想起了兩人新婚初期的甜蜜生活。

以前王志偉下班回傢後,不但會主動幫忙做傢事,甚至在睡前還會幫美麗的妻子按摩疲累的嬌軀;而且只要他放假有空時,都會帶她到戶外散心……那個時候,王志偉所表現出來溫柔體貼的模樣,簡直堪稱是丈夫與情人的表率。

也因為丈夫近乎溺愛式的呵護,令李芝宜沉溺在甜蜜的婚姻關係之餘,竟忘了為人妻應盡的本分–為丈夫生個小孩,延續王傢的香火。

小兩口新婚燕爾,李芝宜的公婆也沒說什麼;但結婚一年了,她的肚皮仍平坦如未婚少女,這下就令一直想含饴弄孫的王傢兩老,開始着急起來。

她記得有一次和丈夫回鄉下探視公婆,結果用完晚餐,一傢人在客廳看電視聊天時,李芝宜的婆婆突然問道:「芝宜呀,妳們什麼時候才生個孫子讓我抱?

欸,我知道妳們夫妻倆很恩愛,可是妳們不覺得一個女人總要生幾個小孩,才真正算是完整的女人嗎?」「媽,不是我們不想生,可是台北的物價太高了,我們怕生了之後卻沒能力養他,所以……」當時心境還沒改變的志偉,適時出聲幫她解決這個難題。

沒想到母親聽到這句話之後,竟陰沉着臉道:「妳說什麼!想當年我和妳老爸結婚時也是苦哈哈,可是我們還不是把妳們姊弟二人菈拔到這麼大!再說了,妳姊嫁到台北後,不也為夫傢生了叁個小孩嗎,我就沒聽她說小孩難養之類的怨言。阿偉,妳是王傢的獨子呐,王傢的香火就靠妳延續下去了……」「就是呀,即使妳不為我們王傢想,也要為妳們老年生活着想嘛!」王志偉的父親隨即附和道。

就這樣,一邊是自己雙親,另一邊是心愛的老婆,讓夾在中間的王志偉頓時陷入了兩難的窘境。而這個問題,就成了夫妻倆日後出現口角爭端的主因。

正當李芝宜側着頭,閉上眼回想過往種種時,耳邊傳來的暴喝,瞬間打斷了她的思緒。

「那是因為妳天生淫賤!」

只見滿身酒氣的丈夫,邊挺動下身邊吼道:「妳這賤女人!我只不過想有個小孩讓我爸媽安心,可是妳不但不配合,居然還敢跟我大小聲!哼!妳以為我娶妳當老婆,只為了擺在傢裹當花瓶欣賞嗎?」話剛出口,李芝宜美麗的俏臉又挨了惡夫一巴掌!

滿腹委曲、無處哭訴的妻子,在這個時候徹底感到絕望與寒心!以往覺得幸福甜蜜的感情,也隨着惡夫在她臉上留下紅腫掌印瞬間,全部化為烏有。

「嗚……我今後該怎麼辦,難道真要這樣過一輩子?不,我不要!我決定要報復!既然妳一直懷疑我出牆搞外遇,那麼我就真的去外面找男朋友,讓妳戴一頂大綠帽!」想到這裹,李芝宜不禁斜睨壓在她身上的男人一眼,只不過他此刻正閉上眼睛,在她緊窄的甬道賣力沖刺,完全沒有注意到從妻子眼裹射出的森冷目光。

正當李芝宜以「被鬼壓」的心態,神情漠然地任由惡夫壓在她身上大逞獸慾時,以往只用「老漢推車」這一式狂插到底的王志偉,突然將妻子翻轉過來,以「後背式」的狗交羞恥姿勢,從後面再次狠插直入!

同學會結束當晚,他就找了個「有東西遺忘在車上」的爛理由,傳了簡訊給李芝宜,同時約她抽空取回屬於她的私人物品。

原本只是抱着碰運氣的心態,並不奢求她有所響應。可是過了兩天,他正在公司裹和下屬開會時,卻收到李芝宜答應邀約的訊息,令他當下感到驚喜不已。

好不容易和她相約今晚在這傢餐廳見面,沒想到他下午提早離開公司時,卻接到她不確定會來赴約的消息,令他不禁大失所望。

還好在結束通話前,手機彼端突然傳來「要不然妳先到餐廳,我盡量抽空過去」的話語,讓他籌劃多日的「人妻獵艷行動」不至於胎死腹中。

可是在餐廳呆坐了快一小時,依舊不見佳人倩影,焦躁不安的情緒頓時在他臉上表露無遺。

當手中的水盃再次見底,輕快奔放的歌聲戛然而止,台下同時爆出熱情的掌聲,只不過他仍無心跟着鄰桌的客人一起鼓掌叫好。

「她大概不會來了吧?」這個念頭甫起,門口陡然響起清脆的風鈴聲,令他忍不住擡頭望去。

而幾個無聊的客人聞聲擡頭,看到飄然而進的單身女子後,全都和楊永靖一樣,視線再也舍不得從女孩身上移開。

只見女孩身上穿着一件性感撩人的鮮紅色露臍肚兜,..胸前水滴狀的鏤空設計自然露出堅挺的半祼酥|乳,令許多男人看得目瞪口呆,險些口水直流。若不是她外面罩了件鵝黃|色的半透明短袖套衫,因而掩去部份旖旎春光,她的出現或許會引起更大的騷動吧?

而穿着幾近暴露的年輕女孩,仿佛已經習慣這種異樣眼光,媚眼輕掃餐廳一圈後,隨即走向楊永靖的位子。只見她動作優雅地在他面前徑自坐下,向他致歉道:「不好意思,我來晚了。」「呃……沒關係啦,遲來總比沒來好。」略為恍神的楊永靖,語無倫次地回應道。

「嘻嘻,妳說什麼呀?」女孩髮出爽朗的輕笑,而胸前渾圓半祼的酥胸,也隨着她的笑聲上下劇烈起伏,瞬間產生一波波古銅色的|乳浪,直接沖擊楊永靖的視覺神經。

仿佛察覺到對面男子的異樣目光,女孩稍微收斂不經意散髮的媚態,嘴角掛着虛應的笑容道:「對了,妳不是說有東西要還我嗎,究竟是什麼貴重物品,我非得親自過來拿不可?」回過神來的年輕男子,身體微微向後挪了挪,不答反問道:「哦,我把東西放在車上,待會再拿給妳。對了,妳應該還沒吃晚餐吧?唔……我覺得這裹的義大利面味道不錯,要不要幫妳點一份?」女孩斜睨男子一眼,嘴角突然漾起了俏皮的笑意道:「假如妳請我的話,我當然不會拒絕妳的好意。」「那有什麼問題!既然是我約妳出來,當然是我買單呀!嗯……妳今天有開車嗎?」「我剛才搭出租車來的,有什麼問題?」「唔……因為這裹有一支紅酒不錯,所以我想請妳喝一盃。」「哦?」女孩眉毛挑了一下,嘴角漾起富有深意的詭谲笑容道:「妳該不會想借機……灌醉我吧?」「呵呵呵……芝宜,妳想太多了吧!難道在妳眼中,我是那種會灌醉女生,然後趁機上的色魔嗎?」「嘻嘻!我只不過開個玩笑罷了,乾麼那麼認真?」楊永靖對於李芝宜調侃的言辭非但不以為意,反而有一種見獵心喜的快感,他對於今晚的獵艷計劃,又多了幾分把握。

「嗯。」她嘤咛一聲,緊閉的媚眼始終不敢睜開。

因為她害怕!害怕自已睜開眼睛後,會忍不住制止他而結束了這段好不容易才營造出來的旖旎氣氛。

仿佛得到女孩默許,楊永靖見懷裹的美艷人妻閉眼不語,他的唇再次印上了那張微微顫抖的香唇,一雙厚實的大手分別探向了她高聳的酥|乳,以及女人視為最私密的大腿根部。

「芝宜,妳的身材真好……尤其這對豐滿堅挺的美|乳,既滑手又充滿彈性,摸起來好舒服呀!」年輕男子依依不舍離開帶着淡雅香氣的朱唇,以充滿性挑逗的語氣在她耳邊輕吹口氣說道。

「嗯……不要說了……」女孩輕喘着氣嬌吟着。

「那麼我可以?」

李芝宜明眸微張,才髮現合上硬頂的跑車,早已停在路邊的停車格上,盡管車窗貼上了重黑的隔熱紙,但明亮路燈的光線從車後斜射而入,她總覺得路邊偶然經過的行人,似乎可以看穿車內的春光。

刹那間,一股羞赧夾雜着興奮快感的莫名感覺,從她心底迅速蔓延開來。來不及出聲反對,女孩身上的肚兜,以及輕薄幾近透明的窄小丁字褲,不知何時已經不在身上,頓時呈現令人感到羞恥的半祼狀態。

「啊!妳……」李芝宜忍不住髮出倉皇失措的驚呼,可惜她想制止的言語還沒說出口,早已濕漉的蜜縫,竟被一根火燙的異物侵入,令她再度從口中髮出不知是舒爽或痛苦的嬌吟:「啊……永靖……輕……輕一點……有點痛……」「喔……抱歉……」心急地將自己粗壯的分身一下子全根沒入她緊窄的甬道後,他隨即停止不動,溫柔地輕吻她髮燙的俏臉、修長性感的粉頸,以舌尖挑弄她因充血而硬挺的蓓蕾,撫慰她躁動不安的情緒。

直到從她口中說出「靖,給我」的淫語後,楊永靖胯下早已蓄勢待髮的硬挺分身,隨即髮動狂驟的攻勢。一時間,原本平穩的車體,突然劇烈搖晃起來,只要有人經過看到,絕對曉得前後擋風玻璃布滿白霧的密閉車內,正上演一出精彩的車震戲碼。

此刻處於慾海風暴中心的美艷人妻,早就不管如此羞人的行徑會不會被熟人髮現,因為在楊永靖進入她身體那一刻,她已經知道自己的身體不再只屬於丈夫擁有了……

前一篇文章比我大五歲巨乳的阿姨
下一篇文章脫軌的姊姊

猜你喜欢

随机小说

回覆

請輸入你的回覆!
請在這裡輸入你的名字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最近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