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我同居的三個直男讓我意外破菊花

我叫小帆,80後,在上初中時似乎真正的有意識到自己和別的男孩子不一樣,喜歡看帥哥。但真正的啟蒙應該在小學四年級就有了(這些在以後的文章再分篇祥說)。雖然半途學習美術但卻順利的考上了一所本地的重點本科,並開始了我充滿期待的大學生活。寢室四人與我相處最好的是阿皮,阿皮在家是老大,他的父母和我的父母同歲,又都有好多相似的愛好和夢想。

不同的是他是直男,喜歡運動,籃球打得很好,因為身高只有175cm,所以每次都打後衛,他經常代表系裡比賽,但我卻很少去給他捧場,因為當時我的心裡早已有人,而且我對運動不感興趣,只是偶爾的打打排球,網球,混些學分。

大學四年其實很短暫,每一個畢業後的人都會這麼說吧。大四下學期我順利找到工作,而且很受老闆重視,所以就把阿皮介紹到了公司,我倆也自然成為了同學裡面最先找到工作的,也是最早搬出校園宿舍。為了方便上班我們租了一套兩室,剛剛自立一切當然要省吃儉用,所以決定把另一間臥室租給了別人,他就是陳,外大畢業,專業八級,英語不好的我,真實羨慕嫉妒恨啊。

陳很高,有185,很白,雖然不怎麼鍛煉,卻很標準的身形,當然他也是直男,我們三個就這樣成為了室友。阿東是阿皮的老鄉,經常來我們這裡小住,三個人擠一張大床。不得不說做健美教練的阿東,176的身高,古銅色的皮膚,兩塊剛剛好一點不嚇人的腹肌和線條勾勒明顯的六塊巧克力腹肌讓我真是眼饞,很想上去摸一把,但我必須要忍,因為他也是一個不折不扣的直男,每次洗澡出來,他都會裸著,等著自然供幹,才肯穿上小內褲,可想我是怎麼熬過那一段時間。

聽阿皮說阿東和女朋友z做愛經常兩個小時都不射,弄的他女朋友一晚上好幾次高潮。每次想像阿東如此強勁,我就會不自覺的偷看他的JB,當然只有他洗完澡的時候。覺得也沒有什麼特殊,只是比一般人的要黑,自然狀態下,應該有10厘米左右,勃起當然不知道了,不像阿皮的,自然狀態下也就5厘米,但勃起時要14-15,一次晚上他在廁所打飛機時無意間看到的。就這樣我和三個直男的同居生活開始了。

我是一個典型的理想主義,要談一場轟轟烈烈的愛情,當然也要把自己最寶貴的第一次給我愛的人,所以20幾歲的我還是處男一枚,後面的菊花還沒有被別人觸摸。

我和阿皮在一起的時間還是最多,一起上班,一起吃飯,一起睡覺。我倆經常在開玩笑,當然身體接觸是最經常不過了,我喜歡把他壓在身底,問他服不服,每次大概只有幾秒鐘的時間,我倆的身體早已換位,一想也是,同樣的身高,我怎麼會有經常鍛煉的他力氣大。

這次也一樣,因為某個話題爭執不過,我就把他壓在我的身下,還沒等我說話,一個還報,我就在他的身下了,因為當時是夏天,我倆都只有穿短褲。這次不一樣的是他沒有問我服麼,而是用他那粗曠的手掌打我的屁股,一邊打一邊說,叫你和我頂嘴,家中大事小事都是你說了算,吃什麼都是你定,每次做飯之前還要求你(補充一下,我做了一手好菜,不比飯店的師傅差些,而且中西都會)。

老子唯一擅長的籃球你還要和我爭,叫你爭,又一下拍在了我嫩嫩的屁股上,這是我頭一次被沒有血緣關係的男生打屁股,我一下就楞了,應該說是興奮了。他見我不說話,便整個身體壓在了我的身上,還把我的頭扭過來問我:「還頂嘴麼?」此時我倆的頭只有一個拳頭的距離。

我當時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因為我的屁股上被一個硬硬的東西頂著,回神以後才曉得這是啊皮的JB,就這樣僵持著,一秒一秒的過,我的臉似乎有些熱起來,便小聲的說:「你的弟弟硬了,在頂我。」我想這下他敢尷尬的起來了,沒想到的是沒有起來,反而故意用力又往下壓了一下,我便情不自禁的「嗯」了一下。

萬萬沒想到的是他說:「有反應了啊。」我當時似乎真的傻掉了,心想這是什麼情況啊?

我的腦子這在飛快的轉著,此時嘴上一股暖暖的,這又是什麼呀,腦子裡似乎有星星在轉,好暈。啊…阿皮在吻我,啊皮在吻我,我立刻把頭低下,用手摀著嘴,你瘋了,知道你在幹什麼麼,我問他,他卻一點也不退縮,又一次用他強勁的胳膊摟住我的脖子,並把嘴貼在我的耳邊說:「知道麼,帆,自從四年前在宿舍第一次見到你,就被你的容貌和氣質給吸引住了,你是那麼的漂亮,那麼的孤傲,那麼的恬靜,那麼的博思,那麼的不可侵犯,每一次和女生開房,沒來感覺時,想像著在我身下的是你,我便瞬間烈火燒心,欲罷不能,我知道我他媽的很可恥,我一度的懷疑自己是雙性戀,我還知道王奇(是我們院的院草,單獨的一篇再說他)喜歡你,追了你四年。」

天啊,我是那麼的謹慎他怎麼會知道王奇追我,難道他知道我是GAY。

「不管你是不是GAY,我今晚要定你了。」天啊,我最掏心的朋友此時就如獸狼一般要撕去我偽裝了這麼多年的外衣。我知道我今晚逃不過他的手掌心了,我只想有尊嚴的迎接這一刻,便說:「我想去一下衛生間洗一下後面。」

「不用了」,他的手早已在我那道沒有任何人碰觸過的溝遊蕩,「你這幾天胃疼」,基本就沒吃什麼東西。

我靠,難道他已經計劃好了。這時不但是嘴唇的接觸,更是把舌頭伸進了我的嘴裡,攪來攪去,一股男人的味道在我嘴裡蔓延,我慢慢的習慣他的挑逗,我在享受著,他的手在我的身體上游盪著,撫摸著,不知我的短褲什麼時候已經不再我的身上,不知在房間的哪一個角落。我的身體在扭動著,每觸摸一下,似乎被電了似的。

我在享受著我從來沒有享受的快感,這時我的菊花似乎被什麼東西撐了起來,我睜眼一看是他的手指塗著潤滑劑在往里送,沒有想像的疼,只是感覺到有些漲漲的,慢慢的,一下一下,啊皮感覺到我已經習慣了,便用兩根手指,這是有點疼,但一會就習慣了,我在呻吟著,此時我看見門好像開了,好像還有人在偷看,我說有人,阿皮朝門看了一眼,沒有啊,可能是風。阿皮壞壞的笑了笑,是不是不好意思了,等一下哥哥的寶貝進去後,你就會忽視一切的存在,只有飄飄仙。

切,你有那個本事麼,真不敢相信我會說出這樣淫蕩的話,可能是被他挑逗的早已忘記我是誰了。他的JB直挺挺的在我的眼前晃來晃去,他說想吃麼,我故意不說話,不說我可直接插你的小穴穴了,這是我第一次操男的,已經迫不及待了,沒等我說話,他就瞄準了我的後面插了進來,我啊叫了一聲,疼,他的JB龜頭很大,龜頭還沒全進去我就受不了了,第一次疼真不是假的,他又吻了我,我很享受他的吻功,真的好享受,不知不覺他已經把他的JB送進了一半,我很疼,但被他吻的似乎忘記疼了,他慢慢的前後抽插,一小會的功夫整根大肉棒都已經進來了,我除了疼,沒有他說的飄飄仙。

他說,等一會哥哥會讓你爽死的,就這樣他一進一出慢慢的抽插著,我想他知道我會疼所以故意配合著我的表情,大概幾分鐘後我慢慢習慣了他的抽插,開始享受著摩擦的快感。看到我已經開始享受了,便加快了速度,一下比一下快,打籃球真不是蓋的,他的速度比我看的片子任何一個都快,我現在除了呻吟,就是被他吻。

就這樣躺著被操了足足十幾分鐘,他問我,哥哥厲害不?我故意不說話,他見我不說話,便把他的JB整根拔出,好空虛的感覺。我想繼續被他填充,繼續享受那一次一次撞擊帶來的摩擦,我連忙說你厲害,你最厲害了。這時他躺在床上,讓我自己坐上去,我按照他的指引坐上去,一下一下的動著,我想此時的應該是自己也想像不到的淫蕩之及。又換我趴在床上,他在後面操我,不知怎麼的我很喜歡這個姿勢,感覺很刺激,一會的功夫我就被他操射了。

此時我已經滿身是汗,他還沒射,拔出他的JB去了衛生間。我閉眼躺在床上,好累啊。沒想到被操也這麼累。大概只有半分鐘的時間,我的下面有被填滿了,好像比剛才更充實,我想這傢伙動作還挺快,但我明明聽到衛生間還有水聲。

此時我立刻睜眼,看到陳正在抱著我的腿,我菊花裡面的雞巴儼然是他的,天啊,原來陳在家,我當時羞愧的用枕頭擋在我的臉上。我和陳的交集只是分攤房租的室友,還有就是偶爾在一起吃個飯,但此時卻赤裸裸的在他的面前,我真是無地自容。

阿皮手拿着濕毛巾進來了,看來是想給我擦汗。阿皮看到眼前的情景有些憤怒,就好像自己的獵物被別人搶去了,他很不服氣的毛巾丟在陳的身上,陳卻沒有任何的生氣和不快,只是笑笑的說:「知道我為什麼租你們的房子麼,其實我家在隔壁單元,經常看到你倆在一起上班、下班、購物,有說有笑,卻絲毫注意不到我的存在,我以為你們倆是GAY,可我條件也不錯,卻絲毫注意不到我,我不服氣,特意找你們網上的租房信息就住進來了,不過我對你沒興趣,我只對我眼前的這只小白兔有興趣,我寧願完事後被你打一頓,但我現在都進來了,小可愛你真的不喜歡我麼?」

我被眼前這個185的大個子感動了一小下,他的眼睛好亮,好深情,我從來沒有仔細看過他,可能自己想把自己隱藏的太深,反而就忽視一些東西。我心想算了,況且我的體內已經有他的一部分了,而且我現在又想要了,他要拔出來,我阻止了他,他很開心的笑了,但還是拔出了他的雞巴,不過是說要讓我先欣賞一下他的弟弟,還說:「媳婦總要先看一下老公吧?」

我理解他的意思,我很無語,有很享受這份挑逗。仔細看一下,有18cm,而且向上微翹,真是好看極了。我早已不顧的其他了,只想好好體驗一壹下只有在片子裡才能看到如此巨物的抽插。我用手握住他的雞巴往我的小穴裡送去,因為已經被阿皮插了一段時間,便沒有那麼排斥陳的插入,我想如果一開始就被他插,我想我肯定會受不了。

陳整個身體扒在我的身上抱著我,對我說,:「你會喜歡上我的。」

我問:「你不是直男麼,怎麼會?」

他說:「再漂亮的女朋友也沒有我想得到你的衝動,你有一種天然的,說不出來的感覺在吸引着我,可以這麼說,為了你我願意變成GAY。」

聽到這一番話,我的心情萬分的複雜,不知是高興,還是抑鬱。

高興的是有這麼多優秀的直男居然為我做這麼多,抑鬱的是同為男人被男人這樣的認定自己,還是有一些莫名的惆悵,有這些想法是因為自身的原因和從小到大的環境導致,我是一個長得女人臉的男生,五官很精緻,再加上皮膚天然的又白又嫩,20幾年來一直被別人說成像大姑娘,因為反感這洋,所以自己的性格也被鍛造成了比攻和直男還更男人。也許這兩者的反差也就讓我不自覺的吸引了那些直男吧(其實我真的覺得沒有真正的直男)。

陳吻住了我,也吻住了我的思緒,讓我在他的帶領下享受着相吻的愉悅,他沒有阿皮的猛烈,便多了一份溫柔,很紳士的感覺。

此時的阿皮的陽具又堅硬無比的挺着,而陳的大雞巴也開始在我的菊花裡面慢慢的抽插起來,沒有整根進去,只是探索的在往裡面送,可能怕我吃不消吧。

看我漸漸的習慣他的頻率,便一下子整根直挺進去,我叫了一聲,好像要被他穿透的感覺,真的好爽、好痛、好麻、好癢,我感覺自己醉了一樣,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G點,前列腺,我的感覺似乎傳遞到了陳的身上,他接下來的每一下都到我的最高點,速度也比原來快了起來,被大雞巴操真不是蓋的,我享受着。

阿皮的雞巴湊過來,問我:「想吃麼?」

我沒說話便張開嘴巴期待第一次給人口交的感覺,現在我才發現他兩都沒有帶套,雖然知道有危險,但被前後夾擊的快感早就拋棄了那些安全不安全,似乎現在只想享受。

陳操我的啪啪聲充斥着整個房間,似乎其他的聲音都聽不到了。

陳讓我吐出阿皮的雞巴,抱起我,看來是想抱著操我,我環住他的脖子,被他吻了一會,便抱著我操了起來,沒想到這個姿勢可以讓我這麼爽,我在享受着快感,突然一隻手在我的後面摸着,我以為是阿皮,可是阿皮分明坐在床上欣賞着這幅真人版的春宮圖。

我恍然大悟,只有阿東才有鑰匙進來,可我分明沒有聽到開門聲,陳看我有點分心,便往上用力直直的頂了一下,我啊的一聲叫出來了,就在這時一張有點鹹鹹的嘴吻住了我,我睜眼一看果然是阿東,他在色迷迷的看著我,並把舌頭伸進我的嘴裡在探索着什麼。

剛才的陳對我所做的一切是無地自容,現在卻不是,而是有一點害怕,因為我想到了阿皮跟我說過的一句話,他兩個小時都不射,我的思路就是這麼的轉換快。

阿東停止了吻我,一邊脫衣服一邊說:「你們太不夠意思了,有這洋的好事也不叫我一聲,幸虧來的及時,否則秀色可餐的小帆我可就錯過了!」

看來我躲不過他了,陳說:「我也是霸王硬上弓,要不然我的小寶貝就是阿皮一個人的了。」

阿皮似乎有些無奈。阿東說:「陳你輕一點,我還沒開始呢,別把小帆干壞了。」

說完就進衛生間去沖澡了。陳抱著我停止了抽插,對我說:「我怎麼捨得把我的小寶貝操壞了呢,是不是。」

我現在渾身都是燙得,也看不出我的臉有沒有紅了。說完把我放在床上拔出了他的大雞巴,我把放在了阿皮的懷裡。

阿皮問我:「我兩誰厲害,你喜歡誰?」

我閉口不答,好不容易有點間隙,我想休息壹一會。我剛閉上眼,就聽見衛生間水聲停了,阿東全身濕漉漉的就跑出來了,直奔床上把我從阿皮的懷裡搶過來,把我抱到沙發上,還說:「讓哥哥好好疼疼你,哥哥都跟妳阿皮哥提過好多次要干妳,他就是攔着我,沒想到這小子想吃獨食,不行,我非要把剛才我不在的時間全補回來!」

說完便把他的雞巴往我的嘴裡送,沒想到他硬的時候,比陳小不了太多,不過確很黑,但龜頭很紅,他的龜頭沒有阿皮和陳的大,反而是越下面越粗,我想這樣的形狀應該不會太疼。

阿東的雞巴在我的嘴裡越來越脹,好像又粗了一些,我忍受不了吐出來一看,青筋環繞着他的雞巴甚是性感,馬眼已經有水流出了,我的下面居然也硬了起來,阿皮走過來,讓我跪在沙發上,帶上了套子朝我的小穴挺進來,阿東又把他的大黑雞巴放進我的嘴裡,阿皮還是如此的猛烈,估計我的裡面都已經被他操腫了。陳走過來在我身邊坐下,用他那雙45號的大腳蹂躪我的雞巴,真是爽極了。

就這洋,持續了幾分鐘,我和阿皮似乎同時射了,阿皮射在了我的裡面,不過隔着套子,我射在了陳的腳上,陳想讓我把他的腳舔乾淨,我不願意,也就沒有勉強,阿皮拔出了他的雞巴,沒有軟,還在挺着,射了好多。我幫他把套子拔掉,用嘴含住了他的雞巴,味道好特別,沒想到又射出了一發,直衝向我的喉嚨,我問他:「是不是故意留着的,想射進我嘴裡。」

他說:「本來沒有了,一到妳的嘴裡又有了,我也不清楚啊。」

真是無語,不過我沒有厭惡。阿東的雞巴早已經堅硬無比,好像忍不住了。把我放躺在沙發上,抬起我的一條腿就往裡面送,阿東的沒有陳的長,卻比陳的要粗,雖然已經被他倆操了一個多小時,但還是有些疼,阿東見我皺眉,便放下我的腿把我摟在懷裡,邊吻邊操,他的兩隻胳膊摟住我的脖子,我抱著他的背部,肌肉線條真性感,摸起來都讓人衝動,就這樣我被阿東牢牢的抱在懷裡,像只逃不掉的小羊。

阿東的技術比阿皮和陳都要熟練,讓我真實欲仙欲死。我和阿東不知換了多少姿勢,他的腰力依然那麼的強勁,每一下插的都恰到好處,半個小時過去了,阿東還是沒有射,我的雞巴已經脹的不行了,不會要射第三次吧?

阿東隨着幾下深入淺出停止了抽插,拔出了他的大JB。

沒等我緩過來,陳帶上套子把他的雞巴又插進來了,這次他不再充當紳士,也開始猛烈起來,他的猛烈讓我有點吃不消,因為太長,而且微翹,沒有一會我就射了第三次,這次的精液明顯稀釋了一些。又一次被操射,沒一會陳加足了力度和速度,感覺體內被一股股暖流衝擊,陳也射了。

陳拔出他的雞巴,在我的額頭上吻了一下,說:「謝謝妳寶貝,我好幸福。」

陳起身去衛生間了,阿東沒有帶上套子又插進來了,說:「我們繼續爽哦!」

此時的我已經精疲力盡,可阿東還是猛虎一頭。我被他抱著操着,如果不是我有經常練瑜伽,估計我的身體早就散架了。又半個小時過去了,我有了一點暈眩的感覺,難道我要被阿東操暈過去。就在我暈與不暈的臨界點,阿東加快了抽插的速度,沒有等他拔出他就射在了我的裡面,當然我也射了。

我管不了那麼多只想昏睡過去,只是模糊聽到阿皮和陳責怪阿東:「為什麼不拔出來,射在裡面,我們都不忍心射在裡面,你怎麼可以?」

阿東笑着說:「小帆裡面太舒服了,實在忍不住了。」

就這樣我的第一次破的撤撤底底,而且是和三個直男的意外破處之夜。

前一篇文章孕婦淑珍
下一篇文章兩個女友換著玩

猜你喜欢

随机小说

回覆

請輸入你的回覆!
請在這裡輸入你的名字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最近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