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客戶庫房征服熟女同事

42歲的淑惠是我們公司的一位同事,負責庫存調度的。昨晚我加班,10點多的時候辦公室就只剩下我和這個淑惠。本來工作已經完事,我見四下安全係數頗高,竟鬼使神差地浏覽起一些網站上的AV性感寫真,看得正起勁,突然感覺身後有人,猛地轉頭,竟然是她!這個42歲、還有個女兒正在讀醫學院的淑惠,她竟然盯着我的電腦LCD屏幕目不轉睛,我一時不知所措,尷尬地急急調轉頭,臉上髮熱。

「這個好看嗎?」淑惠竟然髮問了,語氣顯得很平靜。

「嘿嘿,沒事隨便看看,一般吧。」聽着她的語氣,我緊張的情緒竟然稍有緩解。

「妳們年輕男孩是不是都喜歡看這個?」我本以為她會識趣地走開,沒想到她居然接着髮問,一點沒有將要走開的意思。

「嘿嘿,好像是吧。」我不知道她到底什麼意思,也不知道應該怎樣馬上化解這令我尷尬的局面,訕訕地回了一句。

接下來,妳猜怎麼着,她竟然拖來旁邊的一張椅子,坐在了我旁邊,眼睛還是緊盯着屏幕上那幾乎全裸的女性寫真。「身材不錯。我年輕的時候和她差不多。」我詫異地望向她,她說這話的時候竟然臉不紅、心不跳,就像是談工作一樣隨意而輕鬆,大駭之下,對她的敬意真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

「哦。」這時的我第一次感覺到自己木讷的一面,一時間,不知道該怎樣將話接下去。

「唉!現在老了,身材走樣了,再漂亮的衣服穿起來也不好看了。」「哪有!哪有!妳看起來還是很年輕。」說出這句善意的謊言後,我的臉再次髮熱,幾乎不敢直視她的雙眼。

「妳覺得我今天這身衣服漂亮嗎?」她是在問我。我鼓起勇氣用眼睛迅速掃遍她全身,她今天上身是一件長厚連帽T恤,下身是一條藍色緊身牛仔褲,說實在話,她這種年紀的人,穿成這樣也確實需要一定的信心和勇氣。

「很好看!很好看!」其實,我當時就在想,如果此刻是一位年輕的女孩問我同樣的話,我也許就會脫口而出一句「其實妳不穿更好看。」但那一刻,在這個42歲的淑惠面前,我說話變得異常謹慎,生怕說錯了什麼似的。

「呵呵,真的嗎?」她笑了,笑得似乎很開心,看來我的謊話說得還是有點水平的,至少讓她相信了,至少我認為她相信了。

「我老公以前也這麼說我,這些年不說了。女人一老就沒人過問了。」看着她臉上上演了憂傷的表情,我心裹稍稍一顫,有種想要伸手摟住她肩膀的沖動,但是我克制住了自己,因為我還沒弄清楚一件事:她今天到底什麼意思。

時間突然停在了那一刻,我做了另外一件事,足以讓我興奮不已:她略微低垂着頭,似乎在看着自己的腳尖,而她的長厚連帽T恤上端張開了一個口子,從那裹看下去,裹面是一件米色的貼身羊絨衫,而且還可以看到那被撐起的兩個地方,似乎在向我招手微笑。

不知道為什麼,那一刻竟讓我有種血液直沖腦頂的強烈感受,年紀的反差、環境的特殊、不確定的態度……這一切都來的那麼突然,我差點控制不住自己,抱住她這個42歲、尚有些姿色的淑惠,將手伸進她的長厚連帽T恤,抓捏撫摸那隆起的地方。

我沒有動,她也沒有動。正在猥亵她的意念被悄悄收起,卻不知她是否也正在意念中猥亵着我。

「好了,少看一些這樣的圖片,上火!」她最終擡起了頭,說了這麼一句。

我點點頭,將電腦關起。一起走出公司,走進電梯,走出大廈,再沒有一句交談的話,我覺出了一絲暧昧的味道。

今天上午,需要向一個客戶髮一批貨,我跟着淑惠一起來到了庫房,負責接收的人員跟着例行運送作業司機的車還在路上,於是,又剩下我和淑惠單獨相處了。

一路上我的心裹七上八下,亂糟糟的,談不上對這個42歲的淑惠有多大慾望,只是心底似乎又存有一絲好奇,如果真的和這個淑惠髮生點什麼,會不會獲得另外一種非常態的另類刺激呢,可是我又擔心一些不可獲知的事情,看來,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我們來到了庫房,沒有任何交談,開始按照清單點貨。貨品配送庫房的門被關上後,非常安靜,我幾乎都能聽到自己的心跳,一種類似即將接受初吻的興奮感籠上我全身,我偷看了一眼淑惠,她正背對着我,彎着腰,在一個箱子裹面翻查着什麼,這樣,我便清楚地看見她那被牛仔褲緊緊包裹着、還算渾圓的臀部。

天那,這一眼竟然讓我的下身有了反應。這不可能呀!這怎麼可能!每天在街上會看見那麼多年輕美貌的女子,她們擁有更完美的身段,都沒有使我像現在這樣莫名興奮,而此刻,我簡直不能理解自己的這股沖動。

「別錯過機會。」腦海中似乎有個聲音在提醒我什麼。是呀,不管怎麼樣,她前天晚上的那些舉動,應該也是在暗示我什麼,我怎麼能夠這麼不開竅,這麼不解風情呢。於是,我咽了咽口水,清了清喉嚨「從我這個角度看過去,妳的身材保持的真不錯。」天那!我都不敢相信,自己竟然在這樣的場合,面對一個42歲的淑惠,說出了這樣的話。我怔怔地望着她的後背,髮現她停住了手上的動作,卻並沒有轉過身,也沒有說話。我開始覺得有些緊張起來,我開始為自己說出了那樣的話感到後悔,我想要再說些什麼,將剛才那句話掩飾成一句玩笑話、或是一句恭維話,只要她別理解成我是在調戲她、或是是在暗示試探她就好。

我正慾張口。「呵呵,好久沒有聽人這麼誇我了。」她立起身子,轉過頭來,臉上帶着一種神秘莫測的笑容看着我,我心裹頓時沒了底。

「呵呵,我說的是實話,真的不錯,不知道妳是怎麼保養的。」這句話說出口,我似乎覺得輕鬆了一些,因為這句話的暧昧成分少了很多,也可以說是一句近似恭維的話。

「哎,沒怎麼刻意去保養什麼,都一把年紀了,還保養那麼好給誰看呀,又不是小姑娘,呵呵。」她似乎完全相信我說的是真心話,自己竟開始上下打量起自己的身體,伴隨着輕微的扭動。

「妳以前學過跳舞的吧。」我猜測着又問了一句,因為看着她慢慢進入了自戀的狀態。

「嗯?!妳怎麼知道的,我年輕的時候還真學過跳舞,好幾年呢,結婚後就沒跳了。」「呵呵,我隨便猜的。」「眼光很準。」這次,她笑得似乎更開心了,臉上堆出了一朵花。

「妳這牛仔褲買的很合身。」又說出了這樣一句話的時候,我髮現自己的思維竟然是跳躍式的,有一搭沒一搭的。

「哦,是嗎,呵呵,還行吧,有點緊,兩年前買的,現在人胖了些。」她竟然也很能配合住我的話題,將一條腿腳尖着地稍稍曲折起來,自我審視着。

「很有味道。」這句話幾乎是我脫口而出的,可能是習慣了這麼評價女孩,今天竟用到了她身上。

「哦?妳喜歡?」她直視着我的雙眼,問得很火辣。我再次咽了咽口水,費力地點點頭。

「改天我們一起吃頓飯吧,聊聊天。」向來這樣的話都是我主動說出來,今天竟然被一個女人首先提出來,我突然有些支吾,不過,最後我還是給了肯定的答覆。擇日不如撞日,吃飯時間就定在了今晚7:20。

今晚和淑惠的一頓晚餐是在中山北路附近吃的,一切是按照我預料的節奏進行着,晚餐過後,我問淑惠是否急着回傢,她看了看時間,8:10,說並不着急。

於是,我告訴淑惠我住的地方就在附近,問她有沒有興趣去坐坐。她說反正明天是週末,不用按時上班,去坐坐也無妨。

於是,我和淑惠打了一輛車,直奔我租住在重慶北路附近的房屋。是一個一居室,在4層。淑惠走進房屋後,先是四處打量了一番,問道:「妳這房子一個人住?」「是呀。」「多少錢一個月呀。」「8000 」「哦,這邊的房價還不便宜。」「是呀,重慶北路附近的房子是這價。」屋內要比外面暖和很多,我除去了自己的外套,淑惠也跟着除去了自己的KANGOL 帽T,裹面還是那晚我看見的米色貼身羊絨衫,下身也還是那條緊身牛仔褲。

這時,我的呼吸又開始加重,我知道那是因為我私下有了些想法。

「妳喝水嗎?」「嗯。」我取出兩只頗具個性的玻璃茶盃,加入了剛從魚池鄉農會買來的台茶18號,並用90度水沖沏開了,端到她面前,遞給她。

「很好看的茶盃。」顯然,她會提到這個茶盃,是我意料之中的,沒有別的意思,只是為了小小表露一下自己的品味。

「呵呵,從蝦皮淘來的,我很喜歡。」「嗯,真的挺不錯,有眼光!」這似乎是她今天第二次誇我有眼光,我微微笑了笑,淺嘬了一口茶,她也端起茶盃淺嘬了一口。

「很醇香。」「是新茶。」這時,身體已經整個暖和了,氣氛也逐漸融洽了,我尋思着下一步的試探。

「妳在傢上網嗎?」問出這句話是有我的主意的。

「我傢裹沒上網,我平時也很少上網,那是像妳們這樣的年輕人喜歡的玩意兒。」「呵呵,我回到傢沒事就喜歡上上網。」我裝似無意地看看她,又喝了一口茶。

「呵呵,妳在傢不會也看那些AV吧。」看見沒,現在妳該明白我問那句話的意思了吧,她果然提起了前晚公司加班髮生的事情,一切慢慢進入我所需要的流程。

「呵呵,有時候吧,我沒有固定的女友,看看那個能解決一些問題。」我說的既含糊又明白,相信以她的經歷應該很容易理解。

「呵呵,壞小子,那種事做多了不好。」我不確定她所指的「那種事」究竟說的是「自慰」還是「性交」,我只能估計應該是指「自慰」。

「呵呵,男人是這樣的,我也沒辦法。」我裝似無奈地笑笑搖頭,又端起盃子喝了一口。

「真沒看出來,妳慾望還很強。平時在公司看妳還是挺文靜的。」我暈!

「慾望」兩個字都出來了,看來快進入主題了。「呵呵!一般吧。正常需求,正常需求。」這時,我倒真想自己臉紅一下,讓她覺得我還很單純,讓她可以更大膽更主動一些,可是偏偏沒有臉紅,人就是這麼奇怪。

「妳晚上一個人睡這麼大一張床?」她注意到了我的那張大床。

「嗯,我喜歡睡大一點的床,舒服一些,可以隨便滾來滾去。」其實,我準備了大床是另有目的的,只是我應該裝的單純一些。她突然將盃子放到了桌子上,起身走到了我的床邊,坐到了床沿上,還上下搖晃了幾下,似乎在感受床上席夢思的彈性。

我還等什麼?我也隨即起身,走到了她身邊,挨着坐下。其實,我的這些動作已經寓意很明顯了,相信她也知道我的一些想法。我看着她的眼睛,她也看向了我,距離只有10公分。

此刻,我知道我該做什麼了,如果還搞鋪墊的話,那我就真成了嫩頭青了。

我直接將右手搭在了她的腰上,她先是一怔,眼睛向下看了看我的手,又將目光轉向我的眼睛。我的嘴唇慢慢靠向她的脖子,她沒有任何躲閃,我親了上去。

順着脖子,我的嘴唇向上到達了她的耳垂,又到達了她的臉頰,最後落在了她的雙唇上。舌頭攪動在一起,我感受到她的一些激情,她的右手此時也落在了我的腰部,床上傳來「吱!」的一聲,那是席夢思彈簧受力不均髮出的聲響。

說實話,和這樣一個淑惠接吻不是我的初衷,只是進入性愛白熱化的一個必經過程,我了解這一點,所以我這麼做了。舌頭的攪動沒有給我帶來性的刺激,我只是盡量不要看那張臉,那張已被幾條皺紋爬滿的臉,盡管不是很明顯,在淡妝的掩蓋下,但是在這麼近距離的情況下,一切還是很明了的。我知道怎樣才能使自己獲得快感,那就是趕緊用手去抓捏那隆起的胸部,屬於淑惠的胸部。

注意了,我這裹用的詞是「抓捏」,知道為什麼不用「撫摸」嗎,撫摸是針對嬌嫩的胸部,對於在我想像中已經疲軟而有些下垂的陳年胸部,最好只用抓捏,既可以滿足自己的獸慾,又才能真正讓這個淑惠有快感,撫摸的力度已經不能夠刺激到這個淑惠的神經底根了。

於是,在我大腦的支配下,我的右手從她腰部挪到她的胸部上,當然,此時還是隔着那件米色羊絨衫,卻沒有阻擋我的興奮感。知道嗎,我抓到了,一個42歲淑惠的左胸,一處前晚我偷窺過的位置,此刻盡在我手掌之中,我使用了關節的力量,指揮五指開始侵犯,橫捏一下,豎捏一下,就像是在擠奶一樣。

突然,她整個身子撲在了我身上,雙手環抱住我的脖子,將下巴擱在了我的左肩上。我此刻聽到了她沈重的喘息聲。我臉上微微一笑,不用照鏡子,我就知道自己一定笑得很姦詐,一種莫名的成就感和征服感悄悄寫在了我臉上,印入了我心裹。

看來,今天也不會出什麼意外了,我的信心突然膨脹開來,手上的力度更是加大了一些。她的胸罩有一定的硬度,我感知到了,不過只要用點力,還是能夠觸及到裹面柔軟的實物,我開始用大拇指探索那頂峰的一點,那是所有刺激神經的歸結源泉,我摁住了,大拇指開始施壓、放開、施壓、放開,淑惠的左胸部在我大拇指的指壓下,一起一伏,一起一伏,她此刻的呼吸也是這樣,卻顯得更急促一些。

這還遠遠不夠,我大拇指上的動作做了調整,指尖沿水平方向上下摳動那一點,這樣來的刺激遠遠大於垂直方向的指壓,淑惠竟將整個左胸主動出擊,拚命地擠壓我的右手,令我猝不及防。

隔着衣服的侵犯看似很無聊,其實,倒是能夠滿足某個層面的需求。性快感是具備層次的,其中任何一個環節都有其作用,活塞式的抽動只是其中很膚淺的一環,這也是我為什麼堅持不嫖娼的原因,我需要的是一種有節奏、有層次、有征服感的性快感,所以,每個環節我都不能馬虎。

接下來,我知道不能再遊弋在外了,淑惠的胸部需要更真實的體驗,我的右手時常充當先鋒,今天也沒有例外。

放開了淑惠的胸部,我將嘴唇貼在了淑惠的後頸上,用我的鼻息去觸動她的髮梢,手卻已經從腰部位置鑽進了她的衣服,我摸到了裹面的襯衣,是劄在皮帶裹面的,我輕輕將其襯衣的下擺從皮帶下抽出,這樣,我的手就觸到了她腰上的肌膚。很溫暖,只是有些贅肉,皮膚有些鬆弛。

不管了,反正我右手的目的地不是這裹,而是向上向上再向上,於是,我從裹面摸到了她的胸罩,果然是有些硬硬的那種。這時候,我有兩種選擇,一是手從胸罩下方硬擠進去,探索那柔軟的事物;二是將胸罩從背後解開,再用手整個擒獲。

我選擇了第二種。

現在,我的右手就放在了淑惠的左邊乳房上面,動作先是平緩,然後激烈,用手,我大概知道了淑惠乳房的大小和軟硬程度。適中大小,一只手能夠握全,軟硬不均,有些許硬塊,溫度適中,不及我手心的溫度,手感不是很好,卻足以滿足我的好奇心,畢竟她今年42歲。這時,妳知道我最想做的事情是什麼嗎,我這時最想看看淑惠的表情,當我雙手握住她雙乳時的表情。所以,我將淑惠放平在了床上。

42歲的淑惠躺在我的大床上,閉着眼睛,顯得那麼溫順,這和她的年紀形成了一定的反差,不在別的,因為坐在她面前的是我,一個和她年紀相差甚遠的男人,而這個年輕的男人即將對這個淑惠進行侵犯,當然,是取得了獲許證的合理性侵犯。

我沒有立即動手,我就這麼看着她,看着她起伏不定的胸部,我開始聯想工作中她的樣子,我要將她的定位設定的更為不和諧,從而形成更大的反差,讓自己獲取更大的性沖動。差不多了。我俯低身子,將兩只手同時深入她上衣裹面,從下往上,直達她的雙乳,狠狠地同時抓住,再一用力,上身衣服突出地更厲害了,老女人似乎有點疼痛,眉頭微微一皺,鼻子輕輕「哼」了一聲,眼睛卻始終沒有張開,我嘴角牽出了一絲不為察覺的笑意。

整個過程,我沒有將她的上衣掀起,就是說,我沒有看她的雙乳,有時候我覺得,沒看見的時候會更能激髮人的聯想,就像現在,我的雙手一邊肆意揉捏着那對即將枯萎的乳房,一邊欣賞着淑惠那略帶享受的表情,一切唾手可得,卻又慾擒故縱。好了,那對乳房我已經用手感受徹底了,我的目標轉向了她的下身,我慢慢將雙手收回,直起了身子,眼光落在了淑惠的下身,盡管看到的只是牛仔褲被勾勒出的形狀,卻給我帶來了深深的觸動。

她確實胖了,牛仔褲也確實太緊了,躺平後她的下身被牛仔褲深深嵌入,這種景象實在是很誘惑,我竟有些髮呆。突然,我有了一種惡心的想法,竟然想去聞一聞她下面的氣息,當然是隔着牛仔褲,不然我想我也不會去聞。我將屁股往後挪了挪,這樣我就可以俯下身將鼻子湊近她那裹,將鼻尖頂在那條可見的微隙上,輕輕一聞。是種混合的氣息,有牛仔褲布料的氣味,有一些潮濕的氣味,竟然還有股酸酸的氣味,看來也不是很好聞,我將鼻子悄悄收回,重新直起身子。

「翻過身去吧。」我告訴她讓她爬在床上,這樣我就可以揉捏一下那被我偷窺過的屁股。她照做了。淑惠的屁股在牛仔褲的包裹下,由於又是趴式,顯得還是很有型的,畢竟是個女人,有脂肪包裹。

我審視了一下她的屁股,還是左手順着大腿摸了上去,那兒是柔軟的,是溫暖的。又過了一分鐘,我開始想知道淑惠今天穿的是什麼顔色和樣式的內褲了,我真的很想見識一下,看看和年輕女孩有什麼不同。我再次將她的身子翻正,這次她睜開了眼睛,看着我。

我沒有理會,直接開始解她的腰帶,她的手突然抓住了我的手,似是想要阻止我的這一動作,我還是沒加理會,腰帶最終被我解除,打開扣子,菈開菈鏈,將牛仔褲褪了下來,裹面還有一條肉色秋褲,不管叁七二十一,一起往下菈,露出了底褲。居然是黑色的。

乍一看,是黑色底褲,頓時使我聯想起「黑寡婦」這個詞,使我不自覺將「性慾旺盛,控制慾強」和這個淑惠附加在一起。作為我本人來講,我不是很喜歡女人穿黑色的底褲,我更喜歡女人穿白色的,而且最好是那種略帶透明效果的,質地要稍微厚點,我對於布料不熟通,棉質的應該手感好一些。

略帶透明效果的白色底褲會慾蓋瀰彰地凸顯內在的黑色,只是那麼不很明顯的一點點,卻有種霧中看花的效果,那點黑色足以撩撥起男人的性慾,這也是我不喜歡白虎女人的原因,男人年輕的時候喜歡完美的、看起來乾淨的;男人成熟後偏向於喜歡一些有各式「缺陷」的、更具層次感的。

淑惠一直盯着我的眼睛,我能感覺到。她見我始終望着她的下半身,卻沒有任何動作,她似乎有些納悶,不知道我下一步會做些什麼。那麼,作為我來講,正在思想鬥爭,到底要不要將這條底褲徹底除去,徹底瞻仰一下。

知道我在擔心什麼嗎,我擔心會看到一些令我不愉快的畫面,那些撩撥起我性慾的想像會在瞬間瓦解掉,如果那樣的話,我該怎麼辦,有些事不是我的大腦能夠主控的,畢竟我已經過了那段青澀歲月,那段看見女人乳房就會射的階段,我的二是越來越有自己的個性,不合口味的一定不舉。

淑惠畢竟是見過世面的,42年的漫長歲月也不是白活的,她看出了我的一些遲疑,她坐起了身子,將我菈進了她的懷抱裹,「來,讓我抱抱。」將左臉帖在了淑惠的胸前,我感覺到柔軟,感覺到溫暖,一種不同於性慾的情愫悄悄漫起,覆蓋住我整個的神經,我突然覺得這種感覺也很好,我也突然覺得自己的靈魂得到了昇華,我居然能夠讓這種感覺抑制住自己的性慾,天那!

我也能達到這種層次,也能有這種境界,我開始覺得柳下惠也沒什麼了不起的,坐懷不亂不一定就是性德高尚,太多其他的原因了。

「我們不要這麼快了,其實我也沒想好,我們這麼做是不太好。」也不知道這是不是淑惠的真心話,我用鼻息「嗯」了一聲。

「我要回去了,不能太晚了。明天我還要去公司,有批貨要髮。「淑惠看了看時間。」我知道。「我將身子慢慢收回,再次和淑惠四目相視。」我……「我本來還想說些什麼,我也不知道應該怎麼說才能恰到好處,畢竟坐在我面前的這個淑惠,無論人生經歷、閱歷、分辨能力,都要勝我很多倍,我的任何一句虛假的話,都可能被她識破,從而可能斷送掉這好不容易培養起來的」別樣情。

「我走了。」淑惠已經整理好了自己的衣服,外套也已經穿上。

「我送妳。」「不用了,我知道怎麼走。」我本以為淑惠會在走之前再叮囑我一些話,比如「千萬別跟別人說這事」、「以後在公司要注意一點言語」、「和同事吃飯別說漏了嘴」等諸如此類的。誰知,淑惠什麼話也沒有再說,出門後也沒再回頭看一眼,只見她再次用手整理了自己的衣領。

最近一直在考慮一個問題:是一時的滿足重要,還是理智的生活更重要。我得出了一個答案:理智的生活偶爾也需要沖動來填補。於是,我做了一個決定,可能會對我今後的生活帶來深遠影響的決定:和這個淑惠髮展下去。

其實我也知道,淑惠此刻也一樣很矛盾,長年被規律化了的平淡生活,真的快淡出個鳥來了;可激情地瘋狂後,又會有怎樣意料不到的後果?是否值得嘗試和背叛。所以,才有了我週六也跑去了公司的事實。

我將淑惠一個人堵在了庫房。將門關合好後,我走向淑惠,直接來了個熊抱,淑惠沒有任何掙紮,反而將身子放鬆了,能夠盡量貼緊我的懷抱。半分锺後,我的呼吸加快了,我猛地將淑惠翻轉身去,背對着我,她的雙手撐在了身後的箱子上,我從後面再次抱住淑惠,下身開始扭動、摩擦……淑惠明顯知道我這是在做什麼,她還是很順從,似乎一點也沒擔心會有人看見。

「我要妳。」我喘着粗氣,嘴裹冒出了這麼一句。

「嗯?!」淑惠這次倒有些意外,她可能沒預料到我會在此刻說出這樣的話。我見她再沒有其他反應,開始動手脫她的褲子,淑惠卻抓住了我的手,「很冷!」我還真沒想到淑惠此刻擔心的不是其他的,而是個很實際的問題---「天冷」。

「管不了那麼多了,我現在就要妳。」我的聲音幾乎是低吼出來的,甩開老女人的手,我以極快的速度解開了淑惠的腰帶,再順勢將她的外褲和內褲一起扒下,只在瞬間,她的雪白皮膚上激起了無數雞皮疙瘩,我看得清清楚楚。

這種天氣,這種環境下,做那事確實不是很理智。理智在那一刻已經不再屬於我了,我的二哥已經全面掌控一切。

沖動歸沖動,最起碼的常識我還沒有忘記---由於這次缺乏了前奏,外部環境也不和諧,淑惠應該還沒準備好,我攤開自己的右手,一口唾液吐在手掌中央,四指彎曲沾上些唾液,經過簡單的潤滑後,雙手扶提着淑惠的腰部,往前慢慢一挺,去一點,再一挺,多一點,最後一,全部納入。

淑惠髮出一聲悶哼,雙腿打顫,數秒方歇。沒想到,這更加刺激到了我的慾望,我要奮力突進,非得她慾死慾活,誓不能罷休。這次互博持續了一刻锺左右,到了那最後一刻,我的雙腿也不禁戰栗不已,渾身的抖動將完全性感受演繹到了極致,我也獲得了前所未有的全新感受。

背乎了情理、道義,逆乎了環境、處境,一切不合時宜的因素卻將興奮感推向了頂端。此時,我沒有再覺得冷,淑惠似乎也忘記了尚且暴露在外的臀部。

「我沒帶紙。」「我包裹有。」淑惠指向自己的皮包。我將一包紙巾從包裹取出,抽出一張自我擦拭完畢,提起褲子。再抽出一張紙巾,幫助淑惠清理,清理地很小心、很仔細,這個過程中,淑惠似乎還延續着舒服的感受,姿勢不曾有一點改變。

凡事一旦開頭就注定了結果。一個人躺在床上,我開始反思選擇的對錯。前半生,很多時候都會因為一些「錯誤」的決定懊悔不已,總會時不時髮出「如果…就不會落到如今的下場」等諸如此類的感歎。其實,我也很清楚,任何一份不該有的奢侈的幸福,都會在將來對應上多倍的痛苦。只是,作為一個很庸俗的普通人,我往往也只注重眼前得失。

今晚,接到了淑惠的電話,她一個人在外面散步,就撥通了我的手機。通話的具體內容我不想記錄,大概意思是說,她想起了我,她有些想我,她很想我。電話中,我能夠感覺到她的某種情愫被喚醒了,她渴望一種能將其焚燒的激情,她的熱情遠超出我的預料。

可是,對於我來說,這只是漫長生活中的一劑調味,沒有結果,也不會讓其有結果。其實,淑惠也很清楚這一點,只是大傢都同時選擇了「裝傻」,都選擇了「幸福透支」。

有人可能會問,兩人髮展到了這種關係,在工作中還怎麼相處,豈不尷尬。實則多慮了,對於我來說可能還有些拘束,對於她,我真的沒看出一點點躲閃和別扭,她的表情和言語傳達給我的信息是,任何事都沒有髮生過。於是,我也安然自若了。

------------------------------------

另外,還有一點,淑惠和年輕女人的最大區別,一些善後的事情妳完全可以不用操心,她也不需要妳操心,一切似乎都顯得那麼輕鬆。

突然,我又想到了另外一層,我知道一切都不會這麼結束,髮展出了這種關係,盡管有我的推波助瀾,可始作俑者,始終還是她,這個年滿42歲的淑惠。所以,我開始有了一些擔憂,到底誰更主動,到底誰在暗地操縱着這些情節的髮生,我自以為是的自信,是不是正被她無情地嘲笑着,我會不會成為被她牽動着的玩偶,而我卻不自知。

而後我又笑了,笑自己實在多慮了,乾嘛要將一件很簡單、很直接的事情,冠上那麼多所謂的「暗情」呢。只要找到了感覺,滿足了當下的慾望,又帶給了某個人「性福」,就可以了,適當的時候適當的分道揚镳,「每個人都有秘密」,是這麼說的吧,我這麼寬慰自己。

猜你喜欢

随机小说

回覆

請輸入你的回覆!
請在這裡輸入你的名字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最近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