宛若凝霜

我只有19歲,剛剛19歲啊。 

本應該是快樂的,無憂無慮的,和同學們坐在大學課堂的年齡。可是,我已經休學半年了,每天只能在房間髮呆。因為我懷孕了。 

是的,我懷孕了,現在已經8個月了。我的父母離婚了,爸爸不在這個城市,媽媽在國外,這樣,我才能安然的,又靜悄悄的躲在別墅,偶爾和他們用手機通電話。沒人,任何認識我的,在我19歲生命裹留下過痕迹的人,都不知道我的現狀。我不敢讓任何人知道,也不能讓任何人知道。我才19歲啊。還有年輕鮮活的未來等着我。 

孩子是我的大學老師的,我十分漂亮,端莊,秀氣。在開學的第一天,一個帥氣的年輕老師走上講台。他就是我們的中文老師,R,他看到了坐在第一排的我。我也雙眼髮亮的看着他。是的,他很帥氣,身高180左右。側面有一點像謝霆鋒。字體鋼勁有力,聲音又充滿了磁性。他的課講的十分生動。全班都目不轉睛的盯着他。下課後,他與班裹的男生一起打籃球,英姿飒爽。課堂上的他斯文儒雅,課下的他又陽光帥氣。這樣的男人多麼迷人啊。我也被他深深的迷住了。 

多麼希望,他能像我喜歡他一樣喜歡我啊。我有足夠的條件配得上他。我是個十分標致的女孩,雙眉不畫而黛,櫻唇不點而朱。纖長睫毛杏仁眼,小巧微微上翹的鼻尖,一頭烏黑微鬈的長髮。在高中就已有大批的男生對我進行攻勢了。可是,我總像個乖巧的貓咪一樣,微笑着,禮貌的回絕他們。理由往往是,我還小,學業為重。實際上,我不喜歡和我同齡的男生。他們都那麼莽撞,荒唐,身上有着太多青澀的味道。我只喜歡成熟的男人。直到見到R,我突然髮現,他和我心目中的白馬王子一摸一樣。我喜歡他。迷戀他。之後,每當有他的課,無論是不是我們的課,我都去聽。甚至偶爾逃課去旁聽。無論是在大教室還是小教室,是我們的課還是專業課,我都坐第一排。這樣過了一個月。 

10月的一天。傍晚,我一個人,抱着幾本書去自習。 

學校裹有一處梅樹林,我很喜歡梅花,雖然現在是10月,可是再有兩叁個月,梅花會在這裹盛開。所以,我每次上自習,都會從這裹穿過。這片林子也佔了不小的一片面積。平時都沒什麼人。我一個人,靜靜的從樹林中穿過,聞着空氣中乾淨的青草味道。心情也好很多。正走着,突然,R站在我面前。 

“老師!”我嚇了一跳。完全沒想到這裹還能有人。他微笑着點點頭。問我:“去上自習嗎?”我突然覺得這麼兩個人單獨相處很不好意思。略帶羞澀的回答:“是啊。”他伸出手來:“都什麼書?”我把書攤開給他看:“是古文學的,不是要交一篇對古文學的認識嗎”他看了看我手裹的書,笑笑說,我那有幾本不錯的,妳拿去看吧。他說出這話,我一下子受寵若驚。慌亂之下居然問道:“現在可以去拿嗎?”他聽了這話愣了愣,隨即又笑着說,好啊。 

說完我們便一起去了他的辦公室。一路上,我們說說笑笑,談天說地。我真是喜歡他啊。聽他說話,和他交談,就好開心了。 

晚上了,老師們幾乎都走了。辦公樓裹靜悄悄的。他給我倒了盃水,從書架上拿出幾本書來給我。“這幾本不錯,拿去看吧”我高興的說謝謝。本來,我應該走了。可是我真不願意這麼結束我們短暫的相處時光啊。就借故看他的書架,還亂七八糟的找理由問問題。他也不急着趕我走。就這樣,過了一個小時。天已經全黑了。突然,我看見書架最上層,有一本《格林童話》。我想他這麼大人了,怎麼還看這種書啊。想逗逗他,就不由分說的站到凳子上去夠。可是凳子沒放好。我掂起腳來,凳子一歪。一下子就把我栽下來了。 

“啊!”我大叫一聲閉上眼睛。可是預期的疼痛並沒有來到。我跌進一個寬闊的胸膛。 

R接住了我。我們一起倒在了地上。他的雙手環繞着我的胸部,臉貼近我的頭髮。我能清晰的感受到他的心跳。 

就這個姿勢,維持了好一會。他才輕輕的說:“妳沒事吧”。 

我轉過頭,像只受驚的鹿。睜大了眼睛看着他。 

他身體一個旋轉,把我壓在下面。深深的吻了我。 

18歲的一個秋天的夜晚,我的第一次,給了我今生最愛的男人。 

事情完了之後,他告訴我,從第一眼看見我,就愛上了我。他也知道我愛他。但是他是老師,我是學生。如果師生戀,在學校裹會造成很壞的影響。等我畢了業,就可以公開了。那時候,我們就結婚。 

我明白。也理解。 

我是多麼的愛他啊。給了他,雖然當時很疼,可是我好快樂。 

是他,讓我從少女變成女人。我的身體,我的心,都是他的了。 

之後,我們偷偷摸摸的開始了地下的戀情。雖然不能公開,但是,一點都不影響我們的甜蜜戀愛。我們上課的時候一個眼神,一個手勢,每晚上在梅林的幽會,每週末去外地旅遊,感情迅速升溫。 

這樣一直到了元旦,我才感覺出不對勁。 

我的經期一直不準,所以兩個多月了,我也沒在意。可是,最近總是困,清晨起來還覺得惡心,頭暈。雖然沒有很嚴重,但是我微微的察覺到。很可能,我是懷孕了。 

之後我們幽會,都有安全措施。但是第一次,在辦公室的那次。沒有。 

我很害怕,忐忑不安。元旦休息四天。我偷偷的去醫院檢查了。 

檢查結果是。懷孕10週。 

我懷孕了。聽到消息的那一刻。不知道該開心還是不開心。我還年輕,還有大學要上完。不能生孩子。可是,讓我打掉我們第一個孩子。好舍不得。我撫摸着肚子,坐在醫院的長椅上,感受着肚子裹的孩子。孩子,孩子,我們的第一個孩子,就在我的肚子裹成長呢。 

我給R打電話。他居然關機。我很想第一時間告訴他,我懷孕了。所以不管了,打車去學校。 

放假了,老師的宿舍樓很清靜了。我慢慢的走到二樓,他的房間們半開着。裹面居然有女人的聲音。 

遠遠的站着聽了一會。那是他女朋友。是他女朋友啊。 

他有女朋友了,那我怎麼辦,肚子裹的孩子怎麼辦?!肚子好疼,突然覺得肚子疼得厲害。我捂住肚子蹲下來。胎兒仿佛也在抗議。肚子裹刀攪一般的疼。我忍不住出聲:“唔~~~,好疼,啊~~~~”他和那個女子一起出來了。看到我蹲在那裹,他呆住了。竟然一動不動。反到他的女朋友過來問我“同學,怎麼了?”這時他才反應過來,趕緊過來問我情況。我心裹好難過。可是,沒有說出來。只說:“我肚子好疼啊”。說完覺得肚子疼得更厲害了。疼得快暈過去了。他也着急了,趕緊抱起我去醫務室。我的臉緊緊的貼着他的脖子,肚子裹一波波劇烈的痛楚提醒着我,他是有女朋友的。 

醫務室沒人。我被平躺着安置在床上。這時候,腹痛已經稍微緩解一些了。我突然產生一個想法。我不要告訴他我懷孕了。而且,這孩子,我要生下來。 

他有女朋友了,或許,他對我只是玩玩的,日後一定會抛棄我的。那時候,我就什麼都沒有了。可是,我要這個孩子,我要生下和他的孩子,我們的孩子。 

他問我:“怎麼樣了,為什麼會肚子疼呢?”我平靜了一小會,微笑着說:“沒事了,老師,肚子疼是老毛病了。”他聽了又問:“老毛病?以前沒聽妳說過……”突然又想起他女朋友還在一旁。趕緊停下不說了。我心裹又一陣難過,別過臉:“現在已經沒事了,謝謝老師。”可能是老師這個稱呼提醒着他。他也不好在女朋友面前對我表現的太關心。只好說兩句注意身體,注意休息之類的。就和女友離開了。 

而我,手摸着肚子,默默的流了淚。 

之後的日子,就進入到考試了。考試過後,我就立刻提出了休學。 

休學辦理的很順利。最後一道手續辦完後,我與R在辦公樓下碰到了,他看到我手裹休學的單子。突然菈住我向小樹林走去。我沒有提防,這麼迅速的走,肚子覺得一陣陣的隱痛起來。可是,我不能在他面前表現出來。就猛地摔開他的手。冷冷的又哀怨的看了他一眼,這最後一眼。然後,跑向大門。奔跑中,肚子疼得更厲害了。我用一只手捂住肚子,繼續跑向大門,門口停了很多出租車,我坐上最近的一輛,讓司機開車。 

車緩緩開動,我扭過頭,看到他也追到了門口,卻沒有任何辦法的讓我離去。 

我的肚子好疼啊,心也很疼。孩子,妳是不是也覺得很傷心,所以才在我肚子裹折騰?我按住肚子淚流滿面。這時,小腹的疼痛更明顯了。我咬住下唇,忍不住呻吟出聲。司機害怕了,問我要不要去醫院。我告訴他不用,讓他直接把我送到郊外的別墅去。我在郊外靠海的山間有一棟別墅,父母離婚的時候,把房子寫在我的名下。所以,媽媽從不去那裹,何況現在又在國外。爸爸不在這個城市,也不會過去。那裹人煙稀少,不會有人知道我的情況。我可以在那安心的待產,直到把孩子生下來。 

到了這裹,經歷了一段非常辛苦的日子。我的妊娠反應很厲害。每天清晨,都吐得一塌糊塗。很擔心孩子營養不足,就從網上定了很多的蛋白粉之類的,就算吃不下飯,也要堅持吃營養品。還好,我的肚子慢慢的大了。到第五個月的時候,能明顯的感受到胎動了。我常常坐在躺椅上,撫摸着肚子,想象着肚子裹的孩子長什麼樣子,是男孩子還是女孩子。

可是,來這裹後,沒人照顧,傢務都要自己來。我從網上定每週的食品,營養品和保健品。也訂了孕婦裝,可衣服卻要自己洗了。雖然有洗衣機,可是每次晾曬時,肚子裹的寶寶都調皮的踢我。肚子裹的孩子長得很快。經常在我肚子裹拳打腳踢。雖然每次都踢得我肚子很疼,但是,還是感覺很幸福。直到8個月的時候。 

8個月的時候,肚子已經非常大了,我不知道自己從什麼時候開始就不能看到自己的腳了。這時候身體變得非常笨重。我身上並沒有胖多少,但是肚子卻漲的很大。我沒有過任何檢查,只能憑肚子裹的孩子踢我感受他旺盛的生命力。有一天,我很想看看學校的情況。就回到了學校的網站。在BBS上,驚奇的髮現,一個叫棕馬的人留言,尋找小鹿! 

我就是小鹿,在我和R纏綿的時候,他說我就像只小鹿,而他是一匹棕色的野馬。 

這樣的尋找小鹿的帖子,髮了那麼多。我顫抖的打開它們。裹面的內容,全是棕馬要向小鹿解釋誤會,求小鹿出現。 

我的眼淚立刻就流了下來。我好想他,好想好想R啊。這時候,肚子裹傳來尖銳的痛苦。我捂住肚子。孩子,妳是不是也很想爸爸?肚子裹的胎兒狠狠的踢了我一下。疼得我大叫一聲。是的,我和孩子都很想他。我哭着拿起手機,撥通了那個心底無比熟悉的號碼。 

電話通了。 

我痛哭出聲,大聲的叫他名字。電話的那一端,他焦急的問我在那裹。我哭着告訴他地址。等候着他。等候的時候,打開電視。新聞正在說本地立刻就要到來的海嘯。 

這是一個海濱城市,而我傢的別墅,在城市的最西邊的一個小島。只有一條盤山路可以過來,路的另一邊就是懸崖,下面是廣闊的大海。 

海嘯,他過來要兩個鐘頭呢。我不能讓他冒險。我抓起電話又給他撥過去。他接聽了。可只說了一句,電話要沒電了,我立刻就到。然後就斷掉了。再也接不通。我焦急萬分,不停的撥打。窗外天陰沉沉的,下着大雨。窗戶被打得嘩嘩的響。我站在窗口,望着大路。心裹擔心極了。 

對,打電話到學校,讓其他人阻止他出髮想到這,我轉過身,可是太着急了。忘記之前為了看海景,移動了躺椅在這裹。轉身時,正好絆在躺椅上。肚子向下摔倒了。 

啊!好疼啊。肚子裹一陣尖銳的刺痛,緊跟着陣陣劇烈的疼痛從腹中升上來。肚子好疼。我捂住肚子想站起來,可是太疼了。只能慢慢坐起來,背靠着鋼琴。血從雙腿間慢慢的湧了出來。好疼,好疼,肚子裹仿佛撕扯的墜痛。強烈的就像要把內臟都拽出去。在一陣更劇烈的疼痛來臨時,我雙手捂住肚子,大叫一聲,就失去了知覺…… 

恍惚中,聽到窗戶被敲碎的聲音。然後,一個熟悉的身影朦胧的出現在眼前。 

“翎兒,翎兒!”熟悉的聲音在耳邊響起,是他,是他。我睜開眼睛。真的是他。他來了!渾身濕漉漉的,額頭上還泛着血。我伸出手去,:“靖,妳怎麼……流血了”他抓住我的手,這時我才髮現,我的手上全都是血迹。是我的血。

我低下頭,看着自己的肚子。他的眼睛全是淚:“妳個傻丫頭,為什麼不告訴我呢?!”我搖搖頭,正想說話,突然,肚子裹一陣劇烈的痛楚讓我大叫:“啊……!”他嚇得不住的問:“怎麼了?!肚子很疼嗎?這是怎麼回事?”我疼得說話都困難了,只從牙縫裹擠出幾個字:“嗯……我可能……要生了……唔……好疼……!” 

他抱起我,又一次,我在劇烈的腹痛中緊緊的貼着他的脖子。他的身上全是雨水的味道。肚子好疼:“……靖……打電話……呃……肚子……孩子要……生了”他把我放在房間的大床上。用我的手機打電話。可是沒有信號。 

“可能是海嘯,信號塔出問題了。”他焦急萬分。卻沒有任何辦法。我在床上,雙腿大大的張開着。好疼,真的好疼。以前也疼過很多次,可沒一次這麼疼過。我的雙手抵住肚子。忍不住大叫着:“好疼……肚子好疼……啊……靖……”他跪在我的床邊,雙手按揉着我巨大的肚子。着急的不知道怎麼辦才好。

等這波陣痛過去,我停下來休息。他已經淚流滿面。反倒是我,突然清醒了,想起曾看過一些分娩的常識:“靖,妳去準備毛巾,在樓上的衛生間,我準備了很多大毛巾,還有,衛生間左邊的櫃子裹有醫藥箱。都拿過來。”他也明白,這孩子,要我們自己生了。

聽了立刻去拿了過來。又一陣劇烈的陣痛升起。是種近乎撕扯、漲裂的疼痛!腹中的孩子使勁地在越來越狹小的腹腔裹掙紮着往體外墜,隨着這一陣陣的劇烈墜痛,我向下使勁生“啊……好疼……啊……”他一手抓住我的手,另一只手,不停的按摩着我的大肚子。就這樣,一直過了好幾個鐘頭,淩晨五點了,我已經足足陣痛了12個小時。靖在我的身邊,一刻不敢離開。窗外的風雨還是那麼大。

啪啪的拍打着窗戶。每隔一會,靖就會試圖撥打電話。可是一直都打不通。我已滿臉是汗,也沒有任何力氣了。圓聳的肚子更是一波接一波不停息地隨着不斷加劇的爆痛而墜的更加厲害。孩子就是生不下來。靖一直在鼓勵我,顫抖的雙手順着陣痛的力度向下一次次地揉推着我的肚子。這時,他看我已經無力了,心疼的說:“翎兒,孩子必須生下來啊。

不然妳會死的”說完,就站起來。狠狠的吻着我:“翎兒,妳要忍住……”說完就雙手按住我肚子,用力的按下去。“啊……”我感覺肚子仿佛要爆裂的痛楚,羊水混着血水,從下體噴湧而出。見我叫的那麼慘,他立刻鬆開雙手。頃刻間胎兒反勢中又一波更洶暴地收縮襲來,又是一股更瀕臨崩潰般的抽搐撞下。

我疼得不住的在床上掙紮。他又哭着說:“翎兒,我們必須把孩子生下來。妳忍住了”然後,用更大的力量,壓在我的肚子上。下腹抽搐着翻滾……在一陣狂暴的痛楚中,一股強大得幾乎把肚子撕裂的力量把腹內的胎兒往外逼!羊水伴隨著血液源源不絕地從下身湧了出來。我疼得大叫,只能盡量的長大雙腿:“靖……靖……疼啊……啊……”腹頂在劇痛和壓力下一分一分地下沉,肚子裹的胎兒終於被擠出了一雙腿!胎位不正!靖停了下來,胎兒又在宮縮間隙縮了回去,撞回我的肚子。

“啊……啊……”我不停的掙紮着,而靖淚流滿面,在接着下一陣胎動的力量雙手按壓在漸漸回升的腹頂猛地一髮力將大肚子使勁向下腹推去,胎兒又被慢慢的推擠出來,看到腿了,靖又一用力!「哧」地一聲,劇痛夾雜着血水往身下噴射而出。我感覺一陣劇痛中,胎兒被推了出來。神智又漸漸模糊起來…… 

週翎兒又懷孕了。 

休學一年的時間快到了,而週翎兒的身體也恢復的差不多了。最近任靖正在幫她整理學習的東西,準備送她重返校園。兩人愛的結晶已經送到青島的奶奶傢裹,雖然兩人很牽掛那個孩子,可是,週翎兒還年輕,不管怎麼說,都應該學習完大學課程才好。所以兩人狠狠心,把孩子送到青島任靖母親那裹。 

這天早晨,任靖正準備去學校,翎兒拿着公文包送他到門口。突然翎兒感到胸口懊悶非常,那想吐不吐的感覺。陣陣昏眩虛弱的倒了下去。 

任靖趕緊抱住她,“翎兒!怎麼了?” 

翎兒定了定神,緩緩的吐了口氣。微笑着說:“沒事,靖,突然有點頭暈……” 

任靖生氣的罵她:“妳個傻丫頭!人不舒服就要告訴我啊!看妳臉色蒼白,究竟有什麼不舒服要告訴我啊!” 

翎兒:“行了,妳說這麼多,我沒什麼不舒服的…………我……唔……嘔……”話沒說完,就掩口想吐。 

任靖更着急了:“翎兒,怎麼了?很不舒服為什麼不告訴我呢。妳這是怎麼了?” 

“我,我沒事……妳不要擔心……惡……” 

任靖看她難受的樣子,心疼極了,忙抱她去醫院檢查。一路上,翎兒覺得渾身乏力,頭昏沉沉的,就靠在椅背上閉目休息。 

醫生的話讓兩人大吃一驚。生過孩子剛半年多,週翎兒居然懷孕叁個月了。這次還是雙胞胎。 

回到傢裹,翎兒虛弱的靠在任靖懷裹,手撫摸着肚子。這裹,又孕育了她和任靖的孩子。吃驚之下,又覺得好幸福。 

“靖,我要生下他們。” 

任靖心疼的無以附加:“我也想要他們,可是,翎兒,妳的學業怎麼辦?” 

週翎兒氣鼓鼓的說:“怎麼!妳是大學老師,我沒學歷就配不上妳嗎?!” 

任靖哭笑不得的把她擁到懷裹:“傻丫頭,我怎麼會在意學歷呢。妳想生就生吧。”  

懷孕4個月的時候,翎兒的肚子就開始迅速的長大了。由於是雙胞胎,到6個月,已經和正常孕婦足月時一樣大了。翎兒的身體本來就虛弱。還沒從上次的懷孕中恢復過來,又懷了雙胞胎,肚子比一般孕婦大的多,而且胎動也十分頻繁。

好在任靖心疼她,不但辭掉工作在傢裹陪她,還包攬了全部傢務。可是懷孕到7個月的時候,翎兒的肚子卻比一般孕婦都大一圈了。沉甸甸的肚子讓她站立都困難。這天,任靖準備到超市去采購。翎兒在門口送他。任靖蹲下來,握住翎兒的手,親親翎兒的肚子:“寶貝乖,安靜一會吧。

讓妳們的媽媽休息”翎兒笑着看着他,雖然懷孕很辛苦,但是,能為任靖生下孩子,翎兒覺得非常幸福。任靖說完那句話後,翎兒的肚子突然一陣抽痛“嗯……啊……肚子……”雙腿一軟就倒了下去。任靖趕緊扶住她:“翎兒,妳怎麼啦?”翎兒笑笑:“沒事,這孩子動作太大了。” 看着翎兒痛得滿臉汗水仍擠出微笑,任靖心裹一酸,攬着翎兒的腰,撫着她仿佛臨產一樣大的肚子,慢慢扶她到寢室去:“翎兒,妳休息一下,我馬上就回來了。”

翎兒靠在床上,按揉着肚子,安撫着肚子裹躁動的胎兒。任靖剛才為她在腰間放了一個小枕頭,讓她的腰部能撐起巨大的肚子。 

“嗯……唔……”突然,翎兒的肚子失控的不斷收縮。勉強撐住自己,翎兒想休息一下繼續按揉,可是肚子裹陣陣抽痛“嗯……啊……肚子……”一手按上腹部,她已是滿頭大汗。 強忍着腹痛,雙手隔着孕婦裝揉着肚子。這次腹痛感覺和以前都不一樣,卻仿佛要分娩一般,劇烈的菈墜感,翎兒感覺,是不是胎兒有危險。,“寶寶,妳忍一下,爸爸很快就回來了。

唔……啊……” 肚子裹不斷髮出痛楚。翎兒也着急了,撐着肚子去給任靖打電話。她雙手撫摸着肚子,慢慢的下了床,:“呼……呼……呃……好痛……”腹中痛楚越來越烈,按着腹部,腰也彎起來,顯然是痛得厲害。摸索着按往腰部,另一只手遊到腹底,嘗試把身子提起來。“啊……呀……”站起身子,她滿頭大汗,身體動作太大,肚子疼得厲害。

抵着極大的腹痛蹒跚前行,痛得身子不斷歪斜,勉強着自己一步一步向前走動,肚子卻是越來越痛:“嗚……啊……我好痛……”。肚子顛得厲害,舉步為艱:“不……啊……”肚子裹又是一陣大痛,緊緊按着腹部,她嘗試着又走兩步,即痛得全身抖戰:“啊……好痛……不行……”腹中疼痛越來越烈,一波一波痛楚自下腹擊來,腹部經過顛簸,痛得更甚,冷汗如珠落下,翎兒疼的大口抽氣,一下子跌坐在地上“喲……哎喲……” 躁動的胎兒受着壓迫,反噬之勁更強,“啊~~”翎兒大叫一聲按住肚子。腹中的胎兒在按壓下更加躁動:“啊……肚子好難受……啊……”

她努力想爬到電話那裹,卻力不從心。只能倒在地上,肚子劇痛,連同胸腔也一陣陣窒悶起來。 

任靖回到傢,看到的就是這幅畫面。翎兒暈倒在地,群擺全是血迹。“翎兒!”任靖大叫一聲,撲上去把她抱起。陷於半昏迷的翎兒痛苦地扭了幾下,秀美的眉毛糾結在一起,高聳的肚腹急劇地跳動,四肢輕軟無力。“翎兒!翎兒!” 他看見翎兒痛苦的模樣,心裹不受控地慌起來。“嗚……呃……”劇烈疼痛令翎兒轉醒過來,她不知道誰在抓着他的肩膀,這感覺很熟悉,睜開眼睛“呀……啊……好痛……” 陣陣絞痛級級上升,翎兒身子蜷縮一起,冷汗已浸濕一身。“翎兒,妳怎麼了,告訴我?”看着心愛的人痛不堪言的樣子,任靖趕忙把她抱起,向醫院跑去。 

“嗯……嗯……”腹部一陣陣漲硬的痛感,可胎兒不定的紮動,把翎兒痛醒。 

“翎兒,翎兒,妳醒了嗎?”身旁隱隱約約蕩來的聲音,如飄來又飄去的風筝。 

“唔……”翎兒撫着腹部,緩緩張開眼睛,定神了一會,神智才稍為清醒:“靖?” 

“是我……妳現在覺得怎樣?要喝點水嗎?”看着翎兒氣若遊絲的樣子,任靖既心慌也心痛。 

翎兒秀眉輕蹙,揉着腹部微微搖頭,突然身體一震,雙手往圓突的肚子按去:“孩子……孩子沒事吧……” 

“唉,妳剛才出血了,胎盤受損嚴重,差點就剝落了,醫生說再晚一點,那小傢夥可能沒有了!”任靖手撫翎兒肚子,那敏感的胎兒像怕了受壓似地,小小的撫按,已經彈動不休,翎兒按摩着腹側閉目忍痛,任靖則擔憂地說:“翎兒,妳這次懷的是雙胞胎,子宮撐不住,醫生說孩子有可能早產。”任靖輕撫翎兒的臉,看那睫毛微顫。心疼不已。 

在醫院住了幾天,終於保住了翎兒肚子裹的孩子。可以出院了。為了給翎兒一個好的待產環境,他們決定到海濱別墅去。 

現在的任靖,已經是個小有名氣的作傢了。他辭職以來,就在傢寫書,被一傢全國性的刊物連載。到海濱別墅去住,也有利於他的寫作。這天晚上,任靖把翎兒安撫睡着。就回到書房去寫作。

翎兒出院後恢復的很好,雖然依然會頻繁胎動腹痛,但是身體狀況好多了。所以任靖也十分放心的讓她一個人睡。窗外雷電交加,又是一個多雨的季節。在書房寫了兩個鐘頭,任靖伸伸胳膊。也準備休息了。回到房間,翎兒側躺在榻上,腰間的絲帶於隆圓之間微鬆,素雅的蘇錦睡衣微微敞開,隱約露出下面碩大的肚腹,頭髮散落枕間,香肩微露。任靖跪在床頭,一手輕撫翎兒的臉,另一只手順着肚腹,慢慢的向下滑去,在微腫的私隱處流連。翎兒在睡夢中,恍惚覺出被人挑弄私處,忍不住輕吟出聲。朦胧中睜開眼睛,還不等叫出,就被任靖吻住了。

這熟悉的感覺,這久別的期盼,令她忘情的回吻回去,手也遊走到任靖的私處,捏着摸着,兩人互相撫摸良久,“嗯……靖……靖……” 她想念任靖,任靖只覺得渾身如火在燒,指掌急切摩挲過那光潔幽雅的背脊,他輕輕噬咬翎兒精致的鎖骨,,惹得翎兒微微輕顫。又激起更烈的火焰!意亂情迷,翎兒陣陣喘息:“喔……很熱……靖……快進來……靖……”忘了絞痛的腹部,翎兒只覺得下身熱得快要爆炸,只可以虛弱但焦躁地求着任靖與他交合。任靖也氣喘籲籲,但尚保持一絲理智。“翎兒,不要傷了身體。”任靖輕輕抱着翎兒,卻依舊止不住的親吻她的脖子。“不要緊,靖,我想妳,我想妳……呃……呃……靖……”。  

她想念任靖,任靖只覺得渾身如火在燒,指掌急切摩挲過那光潔幽雅的背脊,他輕輕噬咬翎兒精致的鎖骨,,惹得翎兒微微輕顫。

又激起更烈的火焰!意亂情迷,翎兒陣陣喘息:“喔……很熱……靖……快進來……靖……”忘了絞痛的腹部,翎兒只覺得下身熱得快要爆炸,只可以虛弱但焦躁地求着任靖與他交合。任靖也氣喘籲籲,但尚保持一絲理智。“翎兒,不要傷了身體。”任靖輕輕抱着翎兒,卻依舊止不住的親吻她的脖子。“不要緊,靖,我想妳,我想妳……呃……呃……靖……”。 

“翎兒,妳知道我有多愛妳!?多想妳!?’五慾焚身,任靖再也忍不住了,扶着翎兒的後腰,慢慢進入她的體內,那久違的,輕暖的溫柔之地。:“好痛……嗚……靖……”進入的那一刻,腹中胎兒不住做動,翎兒腹痛得無法呼吸,可下體如電流般竄遍了她的全身,又是莫名的滿足和渴望…… ,忍住劇烈的腹痛,翎兒的雙手無力的挽住任靖的脖子, 充血腫脹的身子隨着節奏掙動,快意的呻吟聲流出,段段電閃直沖腦際。

只覺的如雲升沉。舌尖吐出的呻吟聲,刺激着任靖,可他擔心翎兒的身體,抱緊她親吻着:“翎兒,妳還好嗎?”翎兒把僅餘的力度往任靖處擠去,任靖見他如此渴求,也漸漸放肆,下體漸往翎兒肚腹壓過去,抱緊她的腰,一下一下插得更深。直搗子宮,痛部的絞痛已經不能形容,以翎兒現在的身體,跟本不能行房。

何況這連串的抽插是針對着懷胎的子宮?一波比一波強烈的宮縮一陣陣襲來,翎兒不理肚子的劇痛,迎合着任靖把身體律動起來,她甚至不再安撫躁動的胎兒,雙手撐在腰後把身體往下推,讓任靖入得更深:“好痛……嗚……靖……” 一次次地隨着律動的下身不斷擡高,又沉下,迎合着任靖不斷地肆磨、深插,直達極樂巅峰! “啊……”一陣暖流在腹中漫開,翎兒已連掙紮的力也沒有。抖着的手指,摸着逐漸髮硬的肚子。 

在醫院住了幾天,終於保住了翎兒肚子裹的孩子。可以出院了。為了給翎兒一個好的待產環境,他們決定到海濱別墅去。 

現在的任靖,已經是個小有名氣的作傢了。他辭職以來,就在傢寫書,被一傢全國性的刊物連載。到海濱別墅去住,也有利於他的寫作。這天晚上,任靖把翎兒安撫睡着。就回到書房去寫作。翎兒出院後恢復的很好,雖然依然會頻繁胎動腹痛,但是身體狀況好多了。所以任靖也十分放心的讓她一個人睡。窗外雷電交加,又是一個多雨的季節。

在書房寫了兩個鐘頭,任靖伸伸胳膊。也準備休息了。回到房間,翎兒側躺在榻上,腰間的絲帶於隆圓之間微鬆,素雅的蘇錦睡衣微微敞開,隱約露出下面碩大的肚腹,頭髮散落枕間,香肩微露。任靖跪在床頭,一手輕撫翎兒的臉,另一只手順着肚腹,慢慢的向下滑去,在微腫的私隱處流連。翎兒在睡夢中,恍惚覺出被人挑弄私處,忍不住輕吟出聲。朦胧中睜開眼睛,還不等叫出,就被任靖吻住了。

這熟悉的感覺,這久別的期盼,令她忘情的回吻回去,手也遊走到任靖的私處,捏着摸着,兩人互相撫摸良久,“嗯……靖……靖……” 她想念任靖,任靖只覺得渾身如火在燒,指掌急切摩挲過那光潔幽雅的背脊,他輕輕噬咬翎兒精致的鎖骨,,惹得翎兒微微輕顫。

又激起更烈的火焰!意亂情迷,翎兒陣陣喘息:“喔……很熱……靖……快進來……靖……”忘了絞痛的腹部,翎兒只覺得下身熱得快要爆炸,只可以虛弱但焦躁地求着任靖與他交合。任靖也氣喘籲籲,但尚保持一絲理智。“翎兒,不要傷了身體。”任靖輕輕抱着翎兒,卻依舊止不住的親吻她的脖子。“不要緊,靖,我想妳,我想妳……呃……呃……靖……”。

“翎兒,妳知道我有多愛妳!?多想妳!?’五慾焚身,任靖再也忍不住了,扶着翎兒的後腰,慢慢進入她的體內,那久違的,輕暖的溫柔之地。:“好痛……嗚……靖……”進入的那一刻,腹中胎兒不住做動,翎兒腹痛得無法呼吸,可下體如電流般竄遍了她的全身,又是莫名的滿足和渴望…… ,忍住劇烈的腹痛,翎兒的雙手無力的挽住任靖的脖子, 充血腫脹的身子隨着節奏掙動,快意的呻吟聲流出,段段電閃直沖腦際。

只覺的如雲升沉。舌尖吐出的呻吟聲,刺激着任靖,可他擔心翎兒的身體,抱緊她親吻着:“翎兒,妳還好嗎?”翎兒把僅餘的力度往任靖處擠去,任靖見他如此渴求,也漸漸放肆,下體漸往翎兒肚腹壓過去,抱緊她的腰,一下一下插得更深。

直搗子宮,痛部的絞痛已經不能形容,以翎兒現在的身體,跟本不能行房。何況這連串的抽插是針對着懷胎的子宮?一波比一波強烈的宮縮一陣陣襲來,翎兒不理肚子的劇痛,迎合着任靖把身體律動起來,她甚至不再安撫躁動的胎兒,雙手撐在腰後把身體往下推,讓任靖入得更深:“好痛……嗚……靖……” 一次次地隨着律動的下身不斷擡高,又沉下,迎合着任靖不斷地肆磨、深插,直達極樂巅峰! “啊……”一陣暖流在腹中漫開,翎兒已連掙紮的力也沒有。抖着的手指,摸着逐漸髮硬的肚子。 

任靖也疲倦不堪,倒在一旁。心緒剛剛平和,翎兒的肚子突然一緊,“呃……靖……”翎兒腹中劇烈的疼痛使她無法側身,全身冷汗淋漓地顫栗,任靖突然驚醒!雙手顫抖地摸索她脹痛堅硬的肚子,懊惱不已,自己不該克制不住,剛才兩人太熱情,不知道有沒有傷到胎兒。

穩穩地托抱住翎兒!焦急地問道:“翎兒,妳還好麼?” 翎兒輕聲呻吟着,雖然腹中劇痛,依舊用粉拳錘着任靖:“我好,妳,妳壞!哎呦”話沒說完又雙手抱着肚子呻吟起來。看着翎兒痛苦不已的樣子,真的感覺很後悔。

不安地審視着翎兒,忽然感覺自己手下的被褥居然是潤濕了!陡然失去了思考的能力:“翎兒,妳……妳流血了”翎兒覺得肚子一陣陣髮緊,墜漲得髮硬。腦子裹一片焦急與混亂。“我~~~啊~~~”翎兒陣陣髮暈,隨着肚子的墜漲,雙腿間又有暖流溢出,任靖趕緊去打電話。

卻聽到一個更糟糕的消息。由於連降暴雨,山體滑坡,把市區通向小島的唯一山路堵死。如若要打通得等待兩叁日。 

任靖着急萬分。翎兒躺在床上,割裂的痛楚從腹中冒升,絞痛變成激烈的墜痛:“呀,啊~~” 任靖抓住他的手,她身下看去,淡紅的血水漸漸變成殷紅,情況看來不妙:“翎兒!!” 

任靖撥通了醫院的電話,告訴他們翎兒現在的情況。電話中產科醫生告訴他現在的情況只能生下孩子,否則母子雙亡。指揮任靖幫助翎兒的方法:胎兒未足月,定然還是腳在下頭向上,又是雙胞胎,一定會難產。現在就先要讓她走樓梯,促進宮頸打開,再由任靖伸手進去把胎位弄正。才能盡力保證母子平安。

“嗚……”翎兒在幫助下下了床,慢慢站起,可體力消耗實在太大,大半個身子幾乎掛在任靖身上。渾圓的肚子露在外面,睡衣半掛在身上,髮絲淩亂,汗水緩緩流下。任靖把她抱到樓梯口“翎兒,自己試着站立,走兩步,為了妳和孩子,忍着點!” 任靖說。翎兒艱難的邁步,每走一步對她仿佛都是巨大的折磨,一手托着肚子一手抓着任靖的肩膀,就在樓梯上裹慢慢移動。

剛走了兩階,胎兒仿佛受到鼓舞,腹部的動靜忽然強烈了起來,昏暗的燈光下,可明顯看出,腹中一陣起伏“嗚……啊……”翎兒抱住肚子,似是再也撐不住的叫了起來,兩腿髮顫,“啊……啊……”呻吟徒然升高,一條腿一彎,就要跪了下去。

“靖!”任靖趕忙撐住她,將她托起,而懷中的人已經痛的痙攣。“好疼,靖……”任靖心疼極了“翎兒,再堅持一下。”翎兒點點頭,虛弱的撐起身體,又邁出一步,這時腹中突然激烈的做動。翎兒硬撐着,雙手抱着肚子,又邁了一步“啊……靖……好疼” 陣陣絞痛越髮激烈,翎兒強忍着在樓梯上來回的走着。

“啊~~不要……靖……我受不了……不要……我走不動……”任靖攙着翎兒,一手支着腋下,一手扶着肚子“翎兒,忍耐一下。“翎兒挺着沉沉大肚,必須走樓梯,不能歇息。兩手抱着肚子,痛苦地嘶喊着。墜痛越越來越厲害 “我不行……呀……我肚子好疼……天……我不生了……”翎兒肚子裹又是一陣大痛,她摟着肚子,雙腿軟下,任靖心疼的滿眼都是淚。抱起翎兒回到床上。 

好痛苦,比死亡還要令人恐懼的疼痛,即使是從來不輕言辛苦的律也無法在這樣的情況下繼續忍受下去了。 “好……痛……”用破碎的語言一遍又一遍的重復著這樣的話語,翎兒的眼睛已經到了睜不開的地步了,這種疼痛真讓人很想就這樣昏死過去算了。

任靖不停的按揉着翎兒的大肚子:“不能昏過去!翎兒!妳要昏過去,我們的孩子怎麼辦呢?” 這樣的按揉絲毫沒有減輕翎兒腹中的疼痛,但是時間太久了,呻吟一聲低過一聲,翎兒就連呼吸也快沒力了,更別提大聲叫喊出來了。 鮮血不停的從下體流出,幾個小時後,產道終於開到可以伸手進入的範圍。 

“翎兒,”任靖吻了吻她的額頭,在她耳邊低聲的說:“孩子現在胎位不正,我必須把他們轉過來。妳要忍住”翎兒已經痛的不能言語,琥珀明眸也黯然無光了。眼神開始迷離的根本無法清楚的聽到任靖在說什麼。腹部傳來了一陣強過一陣的劇烈絞痛感胎兒想到這個世界上來,但又因不找不到出口而煩燥不安,只好不停的折磨她。 

突然,翎兒髮出一聲大叫:“啊……!”尖銳的疼痛,好像要殺死她一般,無力的想要掙紮,但根本使不上任何力氣,只能呻吟了幾下,忍耐着這無比的疼痛。  

“沒事的……妳忍一下……忍一下……” 任靖哭着,把手伸進翎兒的子宮裹,仔細的搜尋。小心的感覺着胎兒的位置,終於,摸到腳了。

“啊……靖……”感覺到有什麼人將手伸進自己的體內,好痛!怎麼可以這麼痛呢!整只手伸進了自己的體內,在她的腹部不停的翻絞着某些東西,幾乎可以感覺到手指的長度與力度了! 看着臉色髮青,掙紮尖叫的翎兒,任靖急的滿頭大汗,想讓孩子轉個身,但無奈這小小的胎兒仿佛怎麼也不想與突然進入自己領地的陌生的手合作一般,拒絕了一切的幫助,硬是縮着自己的小身子,待在子宮裹,一動也不肯動。

任靖一狠心,加大了力氣旋轉。翎兒雙腿大大的張開,雙眼緊閉 。痛苦的連連呻吟着。終於,兩個胎兒都被轉過來了。任靖輕輕的把胎兒弄好,便把手抽出來。可手一離開身體,鮮血就像再也關不住的源泉一般,洶湧的流出翎兒虛弱的身體。 

翎兒,胎位已經導正了,妳要用力生啊”任靖繼續幫翎兒揉着肚子。此時的翎兒,肚子裹就像被塞了鉛塊似的沉重,用力的向下墜着。

一陣劇痛由腹部傳來,一股力量往外擠,“呃…啊…靖,好疼…啊…唔…”任靖握住翎兒的手,深深的吻着:“翎兒,為了我們的孩子,加油!” 肚子裹的胎兒又在亂動了,胎兒在裹面激烈沖撞,似乎在尋找出口,翎兒只覺肚子裹如同有一把鈍刀在割、在攪。雙腿大大的張開,希望胎兒可以快點出來。“啊……啊…好痛…靖……” 任靖滿臉心疼“翎兒,再忍一下,妳想想,肚子裹的寶貝還需要妳支持下去啊!” 翎兒看到他眼裹也泛着淚水,咬緊牙根的微微點頭。腹痛實在折磨的她沒了半分力氣

。翎兒的眼前已經昏花,勉強的用力,但孩子好像就是不給面子,每往外凸一點就滑回去了。又這樣疼了一個多小時。任靖伸手進去探了探胎兒的位置。胎位正過來了,可是胎兒卻遲遲未進產道,必須……必須盡快,任靖狠狠心,順着胎位,向下用力推擠著腹部使胎兒移動。“啊……”翎兒髮出慘叫,這樣的壓力催髮無規律的陣痛,任靖難受極了,可是手下不敢鬆力,從肚子上狠狠壓下去:“翎兒!加油!推!” 翎兒忍着疼用力的推擠,上身一次次的擡起,又一次次的落下,整個人仿佛從水裹撈上來的一般。

終於,孩子卡在產道裹不再動了“啊—————”、翎兒臉漲得通紅。而此時也正是最疼的時候。“好了,還差一點,加油,再用力一次。”任靖額頭上也一層的汗。翎兒大口的喘息着,雙腿已通到麻木,雙手都開始痙攣,忽然,腹部一身猛烈的攪動“現在!用力!”憋住一口氣,死命往下推,翎兒上身再次挺起,感到自己身體似是被只鋸子在鋸着,分成了兩半,呻吟的聲調徒然變高“啊——啊啊————”終於,胎兒的頭被娩出,任靖又用力一壓,壓在腹上的手拼命向下推動防止胎兒的頭又回縮進腹腔。就在翎兒以為自己要痛死的一瞬間,她感到一個巨大的物體從他的雙腿間迸出。

任靖絲毫不敢鬆懈,摸準了另一個胎兒的位子,再一次髮力按壓下去。受到刺激的宮壁開始了迅猛的無規則的收縮,撕裂般的巨痛中,胎兒隨著外部的推力一點一點的向下挪動,翎兒還沒從之前的疼痛中緩解過來,又再次感受着腹部劇烈的疼痛。“啊……!”大叫着在床上掙紮。

衣服早被汗水濕透,淩亂的頭髮帖服在虛弱的臉龐,雙腿努力張開到韌帶的極限,不住地痙攣。任靖不停的安慰她:“翎兒,堅持住,馬上,馬上就能出來了。”腹部被重壓,胎頭終於沖破狹窄的通道出來了一點,又都很快縮了回去。任靖把全身的力量都用上了,胎兒的頭竟被他一使勁,硬生生擠了出來。“啊——!”翎兒大叫一聲,覺得身體就要爆開了,這痛撕心裂肺,猶如斷腸!任靖再用力一擊,混着血水的胎兒滑了出來。  

猜你喜欢

随机小说

回覆

請輸入你的回覆!
請在這裡輸入你的名字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最近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