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女姦禁

第一章 錄影帶

我是一個沒什麼特別長處的高職生,目前離家租屋在台中某高級公寓。

我平時沒什麼嗜好,除了上網之外就是看看成人錄影帶。我的父親是砯崎重工業的社長,所以我的生活一向過得相當豪奢,我住的公寓也是應有盡有。打算念完高職就到父親公司做事。

我並不缺女人,但,有一天租來的一塊錄影帶,卻改變了我的一生。

那天,我租來幾塊影帶,其中有一片很奇怪,叫做什麼『 NON HAIR 少女寫真』,更奇怪的是盒子上除了片名之外,什麼內容介紹,影片長度等都沒有。於是我就把片子丟到錄放影機中, 片子是用 v8 還是 V12 之類的東西拍攝的,似乎是地下工廠出版的。

一開始有一個女孩子,大概十七八歲吧!穿著水手服式的制服登場,這簡直令我想關機。

接著,她說了一些話,然後掀開裙子,露出一根體毛也沒有的下體,乾淨的陰部就和小孩子一樣可以清楚的見到肉縫。然後這女孩子就開始自慰,攝影機就一直對著她的下體做特寫,直到她到達高潮,抽出濕潤的手指。

極普通的劇情。

正當我搖搖頭準備關掉這部無法刺激我的片子時,螢幕一白,顯示出〝十六歲〞三個字,然後場景和劇情跟剛剛一樣,重複一次。只是這次的女孩年紀比剛剛小了一點,同樣穿著水手服,下體同樣乾乾淨淨沒有毛髮,嬌嫩的陰部比剛剛那女孩更美麗,散發著青春的氣息,那條乾淨的粉紅色小溪是整齊的一條縫,中央緩緩流出透明的汁液,沾濕了肉唇,會陰,大腿根…

一樣以自慰達高潮,一陣經孿,大口的喘著氣,白淨的床上到處可見蜜汁和失禁的尿水。

接著又換另一個女孩,這次是十四歲,穿著國中生的白肩線黑衣和黑百摺裙,乳房是那種青澀的椒乳,小而尖挺飽滿,鮮嫩的粉紅色乳頭微微顫動著。

我此時已經有點受不了了,喉頭乾的難過,呼吸重又熱。我竟然對這種剛發育完成(或許還沒)的女孩感興趣…

這個女孩似乎不太願意作出像前面那兩女孩的淫邪舉動,一直低頭扯著裙角,纖細如青蔥般的纖指揉著百折裙。我想像著那雙手搓著我的肉棒的美景… 想像著那小嘴吸著我的肉袋… 想像那對可愛的乳房任我吸啜玩弄…

這女孩似乎真的不想自慰… 。

忽然旁邊有男人的聲音在罵她,接著一個白弱的男子(看起來活像吸毒犯)拿著高爾夫球桿朝那女孩狠狠的打下去。

我在他揮出桿子的剎那間握緊了拳頭,這樣的女孩應該是屬於那種專門出生來給人疼愛,【本文轉載自1000成人小說網(1000novel.com)】捧在手心的那種,稍不注意就會像瓷器一般在你手中破成碎片。這傢夥居然這樣對待如此可愛的女孩!以我的個性,若我在場,下一個被高爾夫球桿打到腦汁流到褲檔的一定是他!

而那個拿攝影機拍攝的人卻似乎習以為常,平靜到連手也不會顫抖。

女孩哭了出來,倒在床上身體縮成一團,手揉按著被打的地方。眼見著男子又舉起球桿恫嚇她,她連忙伸出手護著頭,哭叫著說她會做,求他不要打了。

男子扯開她的衣服,脫掉她的裙子,白淨的身體上淨是瘀血、紅腫,還有像皮帶鞭打的痕跡。剛剛被打的地方尤其嚴重,像是隨時會滲出血珠來。

我以為那男子只是要給觀看者看看這女孩身上的傷痕,豈知他竟也脫掉衣服和褲子,扯開女孩的雙腿,狠狠的把陰莖塞入緋紅色的嫩肉中。

女孩發出的聲音我已經不會形容了,那是一種淒厲、撕心裂肺、絕體絕命的叫聲,眼淚和痛苦的表情與男人猙獰淫邪的笑容形成強烈對比。我覺得我正在目睹一樁驚心動魄的強姦案。

痛苦失禁噴射的尿水,因背德感而達到高潮激射而出的愛液。象徵男性快樂而至高無上的征服過程產生的戰利品,激烈的暴衝進入少女的子宮深處。當陽具軟縮離開陰戶,子宮無法承受而逆流的精液便由被插得扭曲暴張的陰門流出,伴著血,純潔的處女之血。

男人擦拭著陰莖上沾滿的愛液、精液、處女血。女孩臉上都是水痕,是淚水和口角流出的唾液,瑟縮的捲曲身體哭著。強暴她的男人笑著穿起衣服。拿攝影機的這傢夥居然說:「搞處女很爽吧?」

那白弱的傢夥獰笑著:「夾得很緊呢!看不出感度這麼高… 」

接著畫面又變白了。

我以為應該沒有了,想不到螢幕上又打出〝十二歲〞的字樣。

天啊!不會吧…

這次登場的是一個穿著小學制服的女孩,綁著一根馬尾,上面還有一個大大的緞帶蝴蝶結,腳穿著短短倒折的白襪子,旁邊有一個男人在陪著他說話。

接著那男的解開制服釦子,白淨的身體上只有兩點可愛的粉紅,乳房只是稍稍隆起。這女孩好像很喜歡被男人撫摸,因為男人柔捏她的小乳頭時,她一直笑著說好癢,但是眼神和神態卻完全像是妓院中的妓女勾引男人的神情。

男人要女孩張開小嘴,伸出舌頭,接著就用自己的嘴去吸吮女孩的舌頭,發出『滋嚕滋嚕』的聲音,好像那是全世界最好吃的珍饈。女孩除了享受這種口腔帶來的快感,也伸出小手去撫摸男人內褲上的突出物,除了嘴裡發出『唔唔』的聲音,口角也不斷流出透明汁液。

接著男人除下女孩的裙子,很意外的,這女孩穿著一條內褲,背面有卡通圖案的那種,內褲上有一道黃黃的尿漬,尿漬中央濕了一小塊。男人把鼻子湊上去吸了幾下,對女孩說道:「看看妳,每次都不好好擦乾淨,會臭臭的喔。」

女孩道:「每次尿完要擦時,擦到那裡都好舒服,會擦個沒完,所以我都隨便擦一下而已。」

「會比我舔妳還舒服嗎?」

「當然是哥哥舔比較舒服囉!快給我舔舔嘛!」

於是男人除下女孩的內褲,肉唇已經濕潤無比,伸手摸上去就像吸住手指似的陷下去,隨即又恢復彈性,陰蒂小小的,如同珍珠般散出粉紅色的光暈。男人把女孩的腳彎到肩部,變成屁股朝向天花板的淫靡姿態,粉嫩嫩的小菊花一縮一縮的,男人就把舌頭由肛門向陰戶舔去,並把舌尖戳入肉縫中。女孩稚嫩的呻吟聲就是世上最淫邪的樂章。

男人兩手各伸出一隻食指,扳開陰唇,微張的溪流露出兩個肉洞,尿道口有點濕潤,陰道口的肉圈卻以極可愛的姿態緩緩收縮著,特寫鏡頭下可以看到紅豔的處女膜,這女孩的肉膜是屬於二孔型的,不知是天生的還是被男人手指刺破的。

女孩忽然嬌嗔起來:「哎呀,你把人家那裡剝的那麼開,會痛的!」

男人於是放開手指,改將其刺入肉洞中。

女孩『嗯』的一聲,手指抓住了被單。男人似乎不敢把手指伸入太深,只進去了一個指節,抽出來時拉出一絲透明黏液,整個指頭濕潤光亮。男人把手指送到女孩嘴邊,她就伸出小舌頭把自己的愛液舔食乾淨。

手指進進出出沒多久,女孩尖叫一聲,接著咬緊牙關,身子猛烈的顫抖了一下,陰戶『滋』一聲溢出大量汁液,尿道口不久後也暴射出金色的噴泉,然後全身就軟了下來,胸口起伏,不停喘氣,身體泛出淡淡的紅潮。身子未放平,蜜汁和尿水流到腹部胸口,畫出一道道亮亮的水痕。

女孩張口喘氣時,男人脫下自己內褲,那根比女孩手腕略粗的大陰莖就彈到肚子。

小女孩似乎很高興,伸出雙手握住套弄著,小小的舌頭靈巧地在龜頭上畫畫般的舔著。

忽然男人腰一挺,大陽具就塞入了女孩的小嘴中,女孩眼睛瞪大,嘴巴像是要被撐破一樣的鼓著。男人劇烈的抽送著,完全把女孩的嘴當作陰部,女孩口角不斷冒出白沫,那是唾液激烈攪拌的結果。接著男人虎吼一聲,喘著氣把陰莖抽離女孩的嘴,女孩喉嚨像是在吞精液,不斷鼓動著並發出飲水聲,由於量太多有些由嘴邊流出,或是陰莖離開時滴在胸口,女孩都用手指沾起來,像吃糖般的吃的乾乾淨淨。

接著畫面又變白了。

我想應該是〝不會〞還有了吧…

想不到,畫面上打出了怵目驚心的兩字:〝十歲〞

我的神經已經面臨崩潰邊緣。

這次出場的女孩全裸,身體完全是尚未發育的,柔弱無骨,綁著兩跟小辮子,可愛至極。乳頭突起,顏色是相當稀少珍貴的螢光粉紅色。

一個大約十六七歲的男孩從背後抱著她,玩弄著她的乳頭和軟嫩的陰部。女孩呻吟著,那聲音是有點害怕,卻又由極度恐懼中得到快感而顫抖的聲音。

那男孩不斷的在她耳邊說著淫邪的話如「你最怕羞的地方都濕了喲」、「想要插入哥哥的雞雞嗎?」、「被男人摸這裡很舒服吧?」這類的話。舌尖有時也舔著她的耳朵。

女孩下體開始濕潤。男孩拼命的挖弄著陰部,把液體沾在手上吃下去。

忽然那個像吸毒犯的男人又出現了,遞給男孩一根吸管,一個連著橡皮管和軟膠管頭的大注射器,一瓶像柳橙汁的東西,然後坐在一旁的地上。

男孩拿起吸管對女孩說:「多少有點痛,但妳要忍耐。」

女孩忽然大哭大叫掙扎著:「不要!我不要啊!嗚嗚… 媽媽… 」

男人站起身,用拳頭狠狠的往女孩腹部打去,女孩『啊!』的一聲,吐出不少水啦、食物啦,最後猛烈的嗆咳,居然咳出血來!臉頰和嘴角都是嘔吐物、胃液、淚水、腹腔的血。

男孩看女孩失去抵抗力,就把她的腰抬起來,放在自己腿上,然後手撥開嫩唇,捏起小小的陰核,露出尿道口,接著把吸管插入尿道口中,一寸一寸慢慢刺入深處。

『哇啊… 』女孩哭嚎的程度比被強暴的初中生更甚。

吸管進去三分之二之後(大約十二公分,可能已經浸在膀胱中了。),男孩快速抽動吸管,接著露在外面的管口開始噴出透明的尿水,這是一種極為粗陋的導尿法。

男人道:「美奈的尿水每次看都很漂亮,透明的沒有臭味。」

男孩伸手用力壓迫女孩的下腹部,水柱噴射的更快,把吸管給沖了出來。女孩喘著氣,還嚶嚶的哭啼著。男孩卻在動手把果汁似的液體吸入注射器中。

女孩以極微弱的聲音哀求道:「求求你,放過我吧….. 好痛喔….. 嗚… 。」

注射器注滿(我看到刻度是三百 ml ),男孩把女孩的腳拉開,粗暴的撥開尿道口,把軟膠管頭塞入。女孩咬了咬牙,拼命忍耐著。男孩接著把橡皮管慢慢擠入。女孩似乎真的很痛苦,拼命的抓著床單,腰部也不停扭動著。

管子好像碰到膀胱最深處而再也進不去了,男孩就開始推著活塞把果汁注入女孩體內。

「唔啊啊… 我會死掉的… 好痛苦啊… 」女孩哭道。

「不要緊,隆子也做過的。」男人道。

隨著果汁注入的量,女孩的下腹部也開始稍稍鼓起,表示膀胱內已經充滿果汁。

整個完成後,男孩又取出一隻調酒或攪拌飲料的玻璃棒,前端有一個玻璃球,那球比尿道口大上兩倍。男孩旋轉著玻璃棒如同旋入螺絲釘般勉強把玻璃棒插入,然後用力抽插。

女孩哭叫了許久喊道:「尿出來了,要尿出來了啊… 」

男孩立刻把玻棒抽出,旁邊的男人立刻把嘴湊上去,女孩的尿眼噴出黃色的橙汁,男人張口全數喝下去。噴射的汁液漸漸變少,男人乾脆用嘴貼著女孩的尿道口用力的吸食尿道中殘餘的果汁。女孩已經全身都軟倒了,放任那男人吸吮自己的尿眼。當男人的嘴離開時,白晰的小肉唇上居然泛起紅印,可見吸啜的力道有多大。

畫面變白,接著是一些字,說這些女孩都可以出售,貨物種類齊全,各國都有,年齡八歲到十七歲,價格面議。

整捲帶子到這裡完結,停止轉動。

我心狂跳,全身火熱,有一種快要爆炸的感覺,那不是憤怒,而是一種奇妙的感覺。

我人生觀在這一刻完全改變,我想要一個小女孩,當作隨我玩弄姦淫的小性奴隸。我已經不想去看其他片子了,現在想到普通女孩下體那團黑亮捲曲的陰毛我就想嘔吐。雖然我以前曾經瘋狂的品嚐它們,但我現在想要的卻是一個乾淨純潔,光滑幼嫩的陰部。它使我瘋狂的手淫著,精液噴出的同時,我幻想著有個綁著辮子的小女孩高興的舔著。

租期三天,這三天我天天不斷的欣賞著這塊帶子,不停的幻想著。激烈的渴望如同野獸的利爪快要把我撕碎,我甚至在路上看到小女孩都想抓來享受那幾乎可以夾斷陰莖的窄小陰道。

我終於決定詢問錄影帶出租店的老闆帶子從哪裡來,這樣就可以知道這些人在哪裡,接著我就可以跟他們買一個小孩子來培養成性奴隸供我玩弄了。

我如果再不滿足我這種生理及心理上的需求,我一定會崩潰,再不然就是因為強姦未成年幼童被叛死刑,像沖繩的美軍一樣。

想不到老闆居然告訴我一件令我震驚的事。

第二章 幼女 天國

我決定不論付出多少代價都要買到一個小女孩。

從小,父親就每個月都給我鉅額的零用錢。但是一個小孩子能花掉多少?所以我只好把它們存起來,這些錢再加上我打工所得,大概也有六七百萬(日幣)。

當我還錄影帶,準備問老闆帶子來源的時候,他居然主動問我:「孝之,看過之後感覺如何啊?是不是想要買個小女孩呢?」

我驚訝的張大了嘴,老闆(安重)又繼續說道:「看過這捲帶子的客人每一個都有跟錄這些帶子的人接洽過,買了女孩回家調教,當然那是指有錢人而言。」

「錢不是問題。不過我正在考慮,因為我還在念書,買女孩養的話可能沒空照顧。」

「你們學校應該再過不久就放暑假了吧?」

「嗯。」

「這樣吧,你就在放暑假前到我這裡來一趟,由我帶你去。」

「但是… 」

「嗯?」

「不,沒什麼… 只是,我認為我沒信心可以把小女孩養好。」

「放心!他們會教你如何飼養,最多只要凶狠的打罵,女孩就會乖乖聽話了。」

老闆說到這裡,我又想到那個十四歲的女孩被毒打的情景。

我又借了幾塊帶子回住處看,確如他們所說的,各種人種都有,有東南亞的,歐洲的和美國的,其中女孩子只要稍不聽話,就會被嚴厲打罵。

我至此已經習以為常,漸漸不再感到她們很可憐。

*** *** *** *** ***

終於暑假到了。

老闆某天深夜打烊以後,帶我到銀座附近一棟超高級的公寓,據說這公寓十樓以上是以兩百坪為一個單位出售,而販賣女孩的集團在八樓有接洽處。拍錄影帶、調教女孩的場地則在十一樓。居然以超高級的兩百坪公寓做場地,這集團實在太有錢了。

到了八樓的接洽處,老闆按了七次電鈴,接著取出一張卡片從門上的一道恰好能放入卡片的小縫塞入。過了不久,對講機的紅燈亮了,(這對講機很奇怪,是室內機和室外機相反的安裝),老闆拿起話筒小聲說:「我是奴隸的主人」,接著卡片從縫隙中退了回來,門後響起解開門鍊的聲音,出來的是一個中年人,老闆要我跟著他走。中年人領著我和老闆搭電梯到十一樓,然後中年人在 C 座門口打了一通大哥大,C座的大門才緩緩開啟,我被眼前的景象完完全全震攝住。

裡面有許多各種年齡的小女孩,有些正在拍攝我看過的那種自慰影帶,有些在幫男人口交,有些同時被兩個男人插入陰戶和肛門進行性交,沒有在做這些事的則被關在一個大鐵籠中,手腳都有手銬銬住,身上只穿一件內褲。旁邊還有幾個大書櫃,放著錄影帶,寫真集,以及一些性虐待專用的道具。

根據那些人說的價格是:十二歲以下兩百萬,十四歲以上一百八十萬,東南亞和熱帶國家的減五十萬,歐美人種加五十萬(均為日幣),未調教過的再加五十萬。

接著可以當場選,或是看目錄由分部送到家裡。

我在現場挑了一個十一歲的,長髮及腰,長髮中還綁著兩條小辮子的可愛女孩,用刷卡和現金付了兩百五十萬。

那小女孩在我們要帶離現場時被注射鎮靜劑,沉沉睡去,如果不這樣做,怕會洩露這裡的祕密,因為她可能會逃跑,或是大喊大叫。

我和老闆道別之後,把女孩抱進我的公寓裡。

我把女孩丟到床上,脫掉她的衣服,光潔細嫩的肌膚透著牛奶的香氣,伸手摸去淨是軟膩的觸感,私處乾淨整齊。這就是我為何選沒有接受調教過的女孩的原因。

女孩身子動了一下,『唔』的一聲由沉睡狀態中醒來,看到自己一絲不掛,嚇得尖叫起來,抓了身旁的棉被遮住身體。

「你… 你是誰?」她的聲音顫抖得很厲害。

我二話不說,扯開棉被,把她攔腰抱住,放在腿上,小小的屁股摩挲著我的腿,使我股間的肉棒狠狠的挺了起來。

這時她一直在掙扎想要掙脫我的懷抱,還踢我打我咬我。

盛怒之下,我的手抓著她的脖子後根,將她整個人提起來往衣櫥丟去,我在學校是柔道校隊,單手握力達到九十七公斤。女孩的身體撞上衣櫥發出轟然巨響,肩胛骨好像脫臼一樣發出『卡』的一聲,她痛得拼命哭喊,全身好像軟掉站不起來。

我隨手拿起一條皮帶對折,狠狠的往她身上抽去,那聲音清脆無比,是一種黑暗的快樂的代表。雪白的肌膚上漸漸的泛出一條血紅,然後滲出血珠,接著肌肉變黑。

紅黑兩色可怖的景象伴著女孩的哭叫以及痛到無法忍受和極度驚嚇而失禁潑灑出的金黃尿水將我的血液煮沸!女孩蜷曲顫抖的身體和哀求的表情使我心中的統禦性格完全爆發。肉和皮帶互觸的聲響絲毫沒有停歇的響著,紛飛的血粉漸漸的灑在我的手上、身上、臉上…

女孩終於休克昏死過去,還好還有呼吸。

我確定她沒有死亡之後手掌漸漸鬆開, 皮帶掉落到地面的瞬間我瘋狂的吼叫…我拼命的用血黏黏的手扯著自己的頭髮,直到我痛得從野獸變回人….

我懦弱了,我撫著渾身是血的她哭著,哭著道歉… 哭著認錯… 。向誰呢?我也不知道。

等我再度恢復意識,懷中的女孩身體已經冰冷,再也沒有呼吸了,牛奶的香氣變成腥臭的腐血味,原本柔軟的身體僵硬得像是一塊鐵。

忽然,我覺得她好重好重。手一放,她的身體就無聲無息的滾落…..

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

殺殺殺殺殺殺殺殺殺殺殺殺

了了了了了了了了了了了了

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

!!!!!!!!!!!!

*** *** *** *** ***

「天啊!你怎麼… 把她搞成這樣。」

我把屍體裝入盛滿乾冰的厚紙箱中帶去給老闆看,老闆驚訝的幾乎說不出話。我只是在一旁不斷的抹著臉,抹著頭髮,指甲中仍有清不掉的血塊,烏黑的斑點像是寄宿在我身上的怨靈。

「我就說吧,像你這麼沒耐性的人,不應該買未調教的嘛… 哇啊!」

我扯著老闆的衣服把他按在錄影帶的架子上,「囉唆!人是我殺的,請你體諒我的心情!現在怎麼辦呢?啊?」

「先… 先放手… 我… 不能說話啊… 」

我鬆開手,「對… 對不起,最近有點失去理智… 」

「沒辦法,只好交給總公司處理了。」老闆整整衣領,「像你這種情況也不是沒有過,總公司會有辦法處理的。」

然後老闆打了一通電話。過了不久,一些穿黑西裝的人開著加長型的黑凱迪拉克轎車停在門前走入店中。老闆讓他們看女孩的屍身,然後跟他們說了一些話,大概是責怪他們沒有教導我如何飼養之類的… 後來這些人用行動電話打了很多通好像是給〝總公司〞交涉是不是要向我收處理善後的費用。最後,有一個人向我說因為他們也有疏忽,所以這次就只收三百萬,下次再這樣就照舊收費(八百萬)了。

車子載著裝女孩屍身的紙箱開走了,遠遠的我看見車牌居然是某國外交部的車牌!

「偽造的啦!怕載屍體去處理的同時遇到警察臨檢嘛。」老闆淡淡的說。

之後我也沒心情逗留下去,走出錄影帶店,四處閒逛。

幾天後的下午,老闆帶了一些雜誌到我的住處來,要我多少看看,因為我這幾天跟他說我還是沒有放棄飼養小女孩調教成性奴隸,於是他就帶了一些戀童者同盟的雜誌來給我參考。

雜誌內容的確很豐富,我漸漸發覺這些人都是用和自己熟絡的小孩來調教,這些小孩對這些〝哥哥叔叔〞根本沒有戒心,很容易得逞。如此一來,和我所進行的相較之下,他們就顯的比較沒有挑戰性。不過雜誌中所提到的部份調教手法倒是相當適用。

又過了幾天,安重應我所求,再次帶我到〝幼世紀〞去,這次我細心挑選,選了一個看起來相當伶俐可愛的長髮女孩,根據店員的說法,這小孩叫木沅綾,十歲,稍微調教過,還是處女。我付了兩百萬,綾在被注射鎮靜劑之後由店員抬到我們的車上。

回程之中,我聽取安重的建議,買了一座相當大的木製狗屋、皮項圈,和狗碗狗鍊。這女孩絕對不能再失敗,所以我決定按部就班慢慢調教。

回到公寓,我把綾用繩子學雜誌上的 SM 綁法把她綁好,雙手手腕和踝關節一起綁在背部,然後把她懸吊在單槓健身器上,接著再把大腿調整成性器完全露出到可以看見處女膜的程度,然後加兩道繩索綁在健身器的兩條垂直鐵柱上。

因為懸空,重力加大的緣故,綾身上的繩索陷入肌肉非常深,敞開的性器散發出眩目的粉紅,陰唇和洞口的肉圈微微的抽搐收縮著,陰蒂只是小小的一粒嫩肉,不仔細點幾乎看不到。

此時綾悠悠的轉醒,見到自己被緊緊的懸空綁起來,臉色蒼白的說不出話。

「怎麼了?小美人?」我說道。

「你… 你是誰?」

「我從今天開始是妳的新主人,只要妳乖乖聽話,我保證妳每天都能享受生理上的歡愉。但是如果妳敢反抗… 」我朝她臉上打了一巴掌。

她輕叱一聲,白淨的臉頰瞬間泛紅,淚水也快速的滑落。

「比這還要痛的事情多的是,希望妳不要逼我… 」

接著我摸摸她紅腫的臉頰,「其實我很喜歡妳呢,綾… 」

她這時已經開始抽泣,小小的雙肩抖動著。

我伸出舌頭舔食她的陰部,水嫩嫩的肉裂帶著微酸的尿味,那是我最喜愛的味道,一般女性相當注重衛生,陰部都擦拭的很乾淨。小孩子大概還不懂得怎麼清潔陰部,總是帶點尿水味,尤其受到驚嚇時,尿眼滲出的新鮮尿水,更是被戀童者當作聖水飲用。要保持排出的尿液不帶臭味,唯一方法就是多讓她喝水

肉唇緊縮著,似乎在排拒我的舌頭。

忽然我發現綾的小屁眼皺摺很少,也許是雙腿被拉開的緣故吧,肛門口變成一圈鮮紅的肉膜,伸手一摸就十分敏感的收縮著。

綾大叫:「不要… 不要摸那個地方啊… 啊啊… 」

「最羞恥的地方都被看見了呢….. 」,我舔舔食指,把它舔濕潤後塞進綾的小屁眼。

『哇啊… 啊啊… 』綾哭叫了起來。

因為我插的很用力,食指瞬間就進去半截,肛門口滲出一些血,大概是承受不了手指的插入吧。直腸壁狠狠的夾著手指,洞口的肌肉一直往內收縮,劇烈的疼痛使得綾尖聲哭叫。我不管她的哭喊繼續深入體內,直到整根食指沒入,直腸壁上有黏黏的腸液,和半固體的新便。

我把新便挖出來,手指伸到綾眼前,「看!這是妳體內的大便呢… 」,然後我捏住她的雙頰,把她嘴巴捏開,將那些褐色的軟便抹在她舌上。

『嗚… 嗚啊… 』

「吃下去!」

綾開始咳嗽,然後是劇烈的嘔吐,當然是吐不出什麼,因為她整天都還未進食。小小的舌頭掛著長長的唾液伸在嘴外,腹部強烈收縮著,臉上佈滿汗水和淚,肛門紅腫了起來。

而綾已經幾乎快要哭到沒有力氣了。

我看她喘著氣,嘴張的老大,於是拉開拉鍊,把老二塞入她口中,「不喜歡吃大便就喝尿吧!」然後把尿水尿在她嘴裡。

她想吐出來,但是我的陽具塞滿了她的嘴,她沒有辦法吐出來,只好盡數喝下。喉嚨鼓動著,發出咕嚕咕嚕的聲音。

當我的陰莖離開她的口腔時,她吞不下的尿水也一下子吐出來。

我拉好拉鍊時,聽到她小聲的求著我:「對… 對不起… 可以把我放下來嗎? 」

「做什麼?」

「我… 我想要上廁所… 請你讓我去… 」

「想都別想!妳必須在這裡吊上一整天!」

「那我想上廁所的時候怎麼辦?」

我拿來一個水桶,放在她身體下方,對準排洩物可能排出的地方,「就這樣解決吧!」

「我不要… 拜託你… 拜託….. 」

她的聲音越來越急,我則是冷冷的看著她。

終於,緊縮的尿道口一下子擴張開來,強勁的水柱怒射而出,叮叮咚咚的打在塑膠水桶裡。

水勢漸弱,綾也把頭轉過去,暗自哭泣著……

前一篇文章倫鳳嬋
下一篇文章淫樂親情

猜你喜欢

随机小说

回覆

請輸入你的回覆!
請在這裡輸入你的名字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最近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