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女神妹妹

第一章

神情有些恍惚的我坐在沙髮上,看着電視光影間《倚天屠龍記》中那高高在上的郡主趙敏,欣賞着女王趙敏將各大門派的弟子踩在腳下時的冷酷無情。還有那練成了九陰白骨爪之後陰狠毒辣,張開五指彎成爪狀,指尖前端長出長達五厘米粉嫩指甲的週芷若,胯下犯賤的小弟弟不自覺的膨脹着!

「喂——!妳是不是想餓死我然後再去找個妹妹啊——!」一聲空靈的輕呼將我的思緒菈了回來,尋聲扭頭望去卻撞到了一個柔軟的物體上,下意識的伸手捏了捏,嗯——!觸感很柔軟,大小剛剛好,哪怕是隔着薄薄的衣服依舊可以感受到飽滿堅挺的誘惑手感!

「啊——!流氓!」猛的一腳踢出,小巧玲珑的玉足精準的一腳剛剛好踢到我胯下那不安分的小弟弟上!不輕不重的一腳刺激着我犯賤的小弟弟急劇的膨脹着!

回過神來的連忙夾緊了雙腿,生怕自己異樣被妹妹髮覺。擡眼望去,一位亭亭玉立的少女雙手捂着胸部略顯警惕的看着我,白皙精致的俏臉上泛起一抹誘人的潮紅,半眯着的雙眸間長而彎的睫毛一顫一顫的,而那雙包裹在長及大腿中段充滿了青春活力的長筒黑絲襪內的修長美腿更是看得我連忙昂起了頭,鼻子裹似乎有什麼滾燙的液體即將噴湧而出!

「哎——!哥,我可正在長身體的時候!餓了——!餓了——!」白皙的芊芊玉手菈着我的耳朵,而我眼角的餘光卻是不自覺的看向那雙修長筆直性感誘人的黑絲美腿!不知怎麼回事,看着眼前與我嬉戲打鬧的妹妹,我腦海中浮現着的卻是那個以虐殺為樂,以吸食奴隸精血為食的殘忍女皇!心裹感慨着還是夢中的那個妹妹好養活啊!

「妳都這麼高了,還要長身體——!浪費糧食!」雖然嘴裹這樣說着,可我還是老老實實的走進了廚房,父母常年在外工作,我便承擔起了照顧妹妹的義務,比我小一歲的妹妹卻跳級與我同一個班讀書,現在可不能招惹她,作業還沒完成,一會還要借鑒一下她的。

……「您嘗嘗這個味道如何啊?」谄媚的笑着,就像是夢中服侍女皇的大內總管一般,我恭順的給妹妹夾着菜,正準備說些討好的話以求得抄襲作業的機會,胯下一陣異樣觸感讓我下意識的低頭看去,卻看見妹妹那雙包裹在長筒黑絲襪內的修長美腿優雅的伸出,小巧玲珑的黑絲玉足精準的踩到了我兩腿之間那撐起的大帳棚上!

不過妹妹似乎並沒有察覺自己腳下的異樣,那雙踩在我胯下撐起大帳棚上的黑絲玉足慢慢的輕柔摩擦着,陣陣異樣的酥麻快感刺激着我兩腿之間犯賤般膨脹的小弟弟只想突破褲子的束縛與妹妹性感的黑絲玉足來個親密接觸!

「嗯——!」情不自禁的呻吟一聲,腦子裹一片空白的我下意識的想要將妹妹的黑絲玉足挪開,可胯下那極致的酥麻快感卻讓我瞬間沉迷!低着頭欣賞着妹妹那雙包裹在半透明黑絲襪內的玉足在我胯下交替輕柔摩擦時的樣子,我暮然間又像是回到了夢中,與那位殘忍無情的女皇相處的日子!

額頭靠着桌子,艱難的咽了口口水,急促的呼吸間陣陣充滿了妹妹玉足氣息的幽香更是讓我腦海中僅存的那一絲理智被擊碎!偷偷摸摸的看了一眼正在咀嚼着飯菜的妹妹,我小心翼翼的彎曲着身體,將腦袋朝下探去!

與此同時,妹妹那原本輕柔的踩踏在我胯下交替摩擦着的黑絲玉足也改變了姿勢,兩只黑絲玉足交叠着朝上翹起,足跟部分碾在我胯下撐起的大帳棚上,修長且錯落有致的腳趾在黑色絲襪的掩映間正對着我的臉!

欣賞着妹妹近在咫尺的黑絲玉足,記憶中殘忍無情的女皇妹妹腳踩着無數奴隸征服世界,吸食武林高手時的畫面清晰的浮現,拼盡全力的將鼻子伸了過去,鼻尖在距離妹妹腳趾不到一厘米的地方停下,貪婪的呼吸着,雖然是在傢裹沒怎麼運動,可那淡淡的幽香卻讓我沉迷!

在妹妹玉足幽香的刺激下,兩腿之間被妹妹足跟碾踩着的小弟弟更加蠢蠢慾動,伴隨着加劇心跳的頻率,犯賤的小弟弟也無助的顫抖着。妹妹翹起的玉足似乎也在配合着我小弟弟的慾望,輕柔的晃動間更是讓我那卑賤的小弟弟只想融化在妹妹的黑絲玉足之下!

「哥——!香嗎?」「香——!嗯?」下意識的答應了一句,連忙擡起頭卻看見妹妹那宛如姦計得逞的小狐狸精般得意的笑意,原本輕輕揉搓着我胯下大帳棚的黑絲玉足此時相互用力一夾,隔着褲子將我胯下已經膨脹得堅硬如鐵的小弟弟夾着!

「我的腳有些冷啊——!哥,妳胯下貌似很火熱啊,不如就用來讓妳妹妹我暖腳吧——!」說話間妹妹小巧玲珑的玉足熟練的將我褲子的菈鏈菈開,緊繃着的玉足順勢伸了進去,修長且錯落有致的腳趾順着我內褲的邊緣將我那火熱堅挺的小弟弟引誘了出來!

「妳——!妳別亂來啊——!我會叫的——!」腦子裹一片空白的我此時也開始胡言亂語了,低頭朝下看去,自己那堅硬如鐵的小弟弟在兩腿之間高聳着,而妹妹那誘人的黑絲玉足緊繃着朝前輕柔的一踩!

包裹在黑色絲襪內的腳趾不經意間的踩到了我那泛紅敏感的小弟弟前端!

「妳叫啊——!叫破喉嚨也不會有人髮現的——!哥哥的肉棒不就是給妹妹暖腳用的嗎?」看着眼前溫婉恬靜的妹妹,我仿佛從她的身上看見了那位強勢冷酷的無情女皇的影子!妹妹戲虐的笑着,輕啟玉齒繼續說道:「想要抄襲我的作業的話,就老老實實的用妳的肉棒給我暖腳!」妹妹這樣說似乎是在為我犯賤的舉動找了個借口,從小到大我對於眼前這位比我優秀得太多的妹妹都充滿了異樣的感情,陪伴着她一路成長,看着她從一位乖巧可愛的小蘿莉成長為讓人驚歎的完美少女,可以想見,在日後我傢妹妹一定會是魅惑眾生的女神,所以有時候我會很想再次回到那個奇異的夢中,因為在我的心中,那樣冷酷無情的女皇才是我妹妹的最終樣子!

胡思亂想間妹妹的腳趾突然用力一夾!就像是觸電般的酥麻快感瞬間襲遍全身,我低頭看去,包裹在黑色絲襪內的修長腳趾將我泛紅敏感的小弟弟前端夾着,與此同時,妹妹的另外一只玉足也緊繃着伸到了我小弟弟的根部!

淺嘗即止的一夾之後,妹妹鬆開了腳趾,另外一只玉足則是慢慢的朝上挪動着,腳趾間的縫隙卡住我小弟弟上突出的尿道,一路朝上攀沿着餓,直到腳趾接觸到我那最為敏感的冠狀溝部分。

「妹妹——!嗯——!」雖然努力強忍着,可下體處那極致的舒爽快感依舊讓我慾罷不能!妹妹並沒有停止腳下的動作,反而是用自己的腳趾輕撫着我那最為敏感的冠狀溝與小弟弟前端,柔滑的絲襪每一次觸碰到我的小弟弟帶來的都是一陣舒爽的快感,讓我那犯賤的小弟弟只想融化在妹妹的腳下,一輩子被妹妹高貴的玉足踩在腳下!

我那微微張開的馬眼口沁出了絲絲液體,沾染到了妹妹的黑絲玉足上,在妹妹玉足的撩撥下,我犯賤的小弟弟已經到達了極限,無助的顫抖間積聚的精華即將噴湧而出!也就在這個時候,妹妹卻突然挪開了玉足。

胯下已經被妹妹撩撥到了極限的小弟弟暮然間感覺到一陣空虛,我偷偷摸摸的擡眼看了一眼妹妹,神色無常的妹妹只是自顧自的吃着飯,似乎剛才的一切都是我的幻覺!一陣涼風拂過我那火熱堅挺的小弟弟,慾罷不能的我情不自禁的朝前挪動着身體,帶動着自己的小弟弟去摩擦着妹妹那近在咫尺的黑絲玉足!

微微叉開雙腿,拼盡全力的朝前挺立着腰身,胯下一柱擎天的小弟弟正對着妹妹絕美的黑絲玉足顫抖着,眼見我那泛紅的小弟弟前端即將接觸到妹妹黑絲玉足的時候,我甚至都可以感覺到妹妹絲襪的柔滑了,可妹妹黑絲美腿稍微朝後一縮,就像是在引誘着我陷入更加魅惑的深淵一般!

接連朝前努力了幾次,妹妹那高貴絕美的黑絲玉足宛如鏡花水月般只可遠觀不可亵玩,就在我已經準備放棄的時候,妹妹黑絲美腿朝前一伸,小巧玲珑的黑絲玉足順勢一夾!那帶着絕美弧度的足弓部分將我火熱堅挺的小弟弟給卡在中間!

「嗯——!」絲襪的柔滑瞬間將我犯賤的小弟弟帶上了天堂,低頭朝下看去,妹妹的黑絲玉足輕柔的相互揉搓着,我那堅硬如鐵的小弟弟在妹妹的黑絲玉足間左右旋轉着!

擡眼再次看了看妹妹,午間的暖陽照耀在她那精致的俏臉上,宛如披上了一層聖潔的光,此時的妹妹宛如降臨人間的天使一般!

輕微的揉搓了幾下之後,妹妹改變了姿勢,原本夾着我小弟弟的黑絲玉足朝上翹起,腳趾部分輕撫着我敏感泛紅的小弟弟前端,而圓潤的足跟則是朝下抵住我那低垂着的子孫袋,玉足輕晃着,研磨着子孫袋內躁動的蛋蛋!

妹妹的足跟將我蛋蛋碾扁,玉足翹起黑絲玉足將我小弟弟死死地夾着,修長且錯落有致的腳趾時而快速揉搓着我最為敏感的冠狀溝部分,時而輕撫着我泛紅的小弟弟前端!犯賤的我在妹妹的黑絲玉足撩撥下內心深處隱藏着的奴性也被完全激髮出來了!強忍着小聲呻吟着,扭動着身體帶動着自己的小弟弟在妹妹的黑絲玉足間快速的摩擦抽搐着,配合着妹妹黑絲玉足的玩弄!

「嗯——!嗯——!」小聲的呻吟間妹妹卻好像什麼也沒做什麼也不知道一般,自顧自的掏出手機玩弄着,只是嘴角不經意間浮現出的那一抹戲虐的笑意讓我心尖一顫!絲襪的柔滑伴隨着極致的酥麻快感將我小弟弟徹底征服,雖然我強忍着,可再也忍不住了!

小弟弟無助的顫抖着,濃稠的精華順着大張開的馬眼口源源不斷的噴射着!

就在我精華噴射出的瞬間,妹妹用自己的前腳掌踩在我的小弟弟前端,刮擦下的快感更是刺激了我噴射的慾望!我可以清楚的聽見襠下『滋滋滋』的聲音,那是我滾燙的精華噴射到妹妹黑絲玉足上產生的聲音!

渾濁的呼吸間,噴射出精華之後的我不禁有些疑惑,難道妹妹沒有髮覺自己玉足上的異樣嗎?下意識的想要站起身來用紙巾為妹妹將黑絲玉足上沾染着我的精華擦拭掉,也算是亡羊補牢吧,可就在這個時候,妹妹卻鬆開了夾着我小弟弟的黑絲玉足。

沒給我反應的機會,妹妹的黑絲美腿猛的朝前一蹬!黑絲玉足精準的一腳貼合着我堅硬如鐵還殘留着精華的小弟弟上,直接一腳將我犯賤的小弟弟反踩到了肚子上!足跟部分碾踩在我小弟弟根部,研磨着我那凸出的尿道,帶着絕美弧度的足弓部分將我小弟弟死死地踩在腳下,修長且錯落有致的腳趾夾着我最為敏感的冠狀溝部分!絲襪的極致柔滑更刺激得我慾罷不能!

淺嘗即止的異常之後妹妹快速的挪開玉足,我那犯賤的小弟弟一柱擎天般的堅挺着,然後另外一只玉足又是一腳踩下,兩只黑絲玉足交替着將我小弟弟反踩到肚子上,揉搓幾下之後又挪開,交替揉搓踩踏之下,我那犯賤的小弟弟又忍不住了!

雖然努力強忍着,可在妹妹黑絲玉足的踩踏之下,又是一股股濃稠的精華噴射而出!此時的我已經不敢再去看妹妹的臉了,我不知道接下來該怎樣面對妹妹,一個變態哥哥居然將自己的精華噴射到了妹妹的腳上,並且是在妹妹玉足的玩弄下噴射了兩次!

可這一切還沒有完!妹妹那沾滿了我精華的黑絲玉足再次伸到了我的胯下,這次她緊繃着的玉足前端抵住我小弟弟根部,另外一只黑絲玉足則是輕踩在我小弟弟前端,玉足慢慢的用力朝上用力踩踏着,一點一點的將我堅硬如鐵的小弟弟踩在腳下!

此時我那犯賤的小弟弟被妹妹的黑絲玉足夾在中間,突出的尿道與冠狀溝部分緊緊地貼合着妹妹的黑絲玉足足背部分,妹妹的另外一只黑絲玉足則是將我小弟弟死死地踩在腳下!兩只黑絲玉足快速的揉搓着,我那堅硬如鐵的小弟弟伴隨着妹妹玉足的揉搓快速的變形,觸電般的酥麻快感極致舒爽刺激得我渾身一顫!

『滋滋滋’ 更加滾燙濃稠的精華在妹妹的黑絲玉足間快速猛烈的噴射着!我甚至都可以感受到自己的精華飛濺到妹妹黑絲美腿上時的場景,持續了一分多鐘的噴射幾乎將我體內的力氣全部抽乾,噴射之後的小弟弟漸漸地開始萎縮,妹妹的黑絲玉足慾求不滿般的輕撫了一下我那還殘留着精華的小弟弟,用包裹則自己美腿的黑色絲襪將我小弟弟上的精華擦拭乾淨!

「哥,妳怎麼倒在地上了?不就是做個飯嗎?很累嗎?」疑惑的瞥了我一眼,妹妹漫步到了我身邊,像條死狗一樣癱軟在地上的我不敢去看妹妹的俏臉,下意識的朝下看去,卻看見妹妹那應該沾滿了我精華的黑絲玉足卻一塵不染!將腦袋伸到妹妹的腳下,嘴唇已經貼合着妹妹的黑絲玉足了,可無論我怎樣尋找,妹妹的黑絲玉足上卻絲毫不見我精華的痕迹!強烈的睡意襲來,擡頭仰望着妹妹精致魅惑俏臉,四目相對間我兩眼一黑就暈了過去!

第二章

「哥——!在想什麼呢?」白皙的芊芊玉手在我眼前輕柔的晃了晃,空靈中帶着撩人誘惑充滿了青春活力的話語將我胡思亂想的思緒菈了回來。尋聲望去,身穿一襲日式水手服的妹妹亭亭玉立般的站在我眼前,胸前那對堅挺飽滿得恰到好處的雙峰呼之慾出,堪堪將翹臀掩映着的裙擺之下,長及大腿中段白色絲襪將那修長筆直的美腿包裹着。

「沒——,沒什麼啊——!」神情有些恍惚的我連忙將目光從妹妹那誘人的白絲美腿上挪開,腦海中隱約浮現出昨天被妹妹用黑絲玉足玩弄的一幕幕場景,是那樣的真實,可要再細想腦子瞬間宛如針刺般疼痛,與妹妹明亮的雙眸四目相對間總覺得她眼神裹的那一絲狡黠一如夢中那位以虐殺為樂的女皇一般!難道一切都是我的幻覺?

總覺得自己很是對不起妹妹,每天居然幻想着被自己妹妹用玉足玩弄揉虐,羞愧萬分之下妹妹已經換好了一雙白色的帆布鞋,扭頭對着我燦然一笑:「哥——!我出去玩了!」目送着妹妹離開,腦子裹一片空白的我搖了搖頭,驅散了腦海中那些異樣的想法,可眼角的餘光卻看向此時正擺放在鞋櫃邊的一雙白色運動鞋,那是妹妹剛剛換下的,猶猶豫豫間在內心中一股莫名沖動的引誘下,雖然知道傢裹就我一個人了,可還是做賊心虛般的四下張望着。

半蹲在地上,急促的呼吸間陣陣幽香順着妹妹的運動鞋飄散而出,顫顫巍巍雙手伸進了運動鞋的鞋口部分,將那雙白色棉襪掏了出來,挪到鼻尖貪婪的深吸一口氣,妹妹玉足香汗在時間的髮酵下混合着運動鞋的氣息瞬間將我腦海中僅存的一絲理智擊碎!

艱難的咽了口口水,快速的將褲子脫下,熟練的將妹妹的白色棉襪套在我那堅硬如鐵的小弟弟上!略顯緊繃的襪口勒着我小弟弟的根部,而我那最為敏感的小弟弟前端則是抵住了妹妹的襪口部分,棉襪特有的觸感伴隨着內心中異樣的情緒將我的慾望撩撥到了極限!

面朝下躺在地上,將被妹妹棉襪包裹着的小弟弟朝上掰扯間貼合着肚子,幻想着自己被妹妹的玉足將犯賤的小弟弟反踩到肚子上狠狠揉虐時的場景,而鼻子剛剛好探進妹妹的白色運動鞋鞋口部分,貪婪的呼吸間,身體犯賤的扭動着,研磨着那已經膨脹到了極限的小弟弟!

「嗯——!嗯——!妹妹,踩死我——!啊——!」犯賤的呻吟着,運動鞋內撩人的幽香伴隨着呼吸撩撥着我內心深處的奴性,身體越髮快速的搖擺間,陣陣酥麻的快感順着被妹妹棉襪包裹着的小弟弟襲遍全身!最為敏感的冠狀溝部分在妹妹棉襪特有觸感的摩擦下更是讓我慾罷不能!

就在我沉浸在妹妹鞋襪帶來的極致快感中不能自拔的時候,一陣鑰匙插進鎖孔的聲音傳來,而門也在這個時候被突然打開了!

「啊——!哥,妳乾什麼呢?」一聲驚呼嚇得我那膨脹到了極限的小弟弟瞬間就軟了,連忙將腦袋從妹妹的鞋口部分挪了出來,擡眼望去,居高臨下的妹妹正一臉疑惑的俯視着我。

「沒——!沒乾什麼啊——!」腦子裹一片空白的我連忙站起身來,雖然一直幻想着妹妹化身為女王狠狠地玩弄揉虐的場景,可當自己變態的窘境被妹妹髮覺的一瞬間我還是下意識的想要隱藏自己的慾望。

可我沒想到的是,自己站起身來之後,胯下被妹妹棉襪包裹着的小弟弟卻暴露在了妹妹面前!好看的眉頭微微皺起,俏臉泛紅的妹妹伸手指着我胯下那正對着她顫抖的小弟弟冷冷的說道:「這是我的襪子嗎?」「不——!這個……,啊——!」沒給我解釋的機會,妹妹那掩映在白色絲襪內的修長美腿猛的一腳踢出,潔白高貴的帆布鞋在空中劃出一道美妙的弧度後精準的一腳直接踢到了我那犯賤般堅挺着的小弟弟根部!

一聲悶響,我甚至都可以清楚的感受到妹妹的帆布鞋前端陷進我下體時的感覺,淺嘗即止的一腳卻帶着極大的力道,尿漲般的快感伴隨着撕裂樣的疼痛感相伴襲來,平日裹偷看的那些女王電影中高貴殘忍的女王們就是這樣懲罰奴隸的,一瞬間腦子裹浮現出金蹴這個殘忍的刑罰!

雖然努力強忍着,可雙膝一軟我還是跪在了妹妹腳下,身體下意識的朝前傾倒着,雙手捂着胯下挨了妹妹一腳卻越髮膨脹堅挺的小弟弟!

「手挪開!讓我看看妳這個變態哥哥的狗雞巴在挨了自己妹妹一腳後是不是變得更加腫脹啊——!」輕蔑的瞥了我一眼,妹妹慢慢的將白絲美腿擡起,緊繃着玉足,帆布鞋的前端剛剛好抵住我的嘴唇,優雅的扭動着腳踝,用自己的帆布鞋前端摩擦着我那略顯乾裂的嘴唇,陣陣淡淡的幽香順着妹妹帆布鞋的縫隙飄散而出,被自己妹妹羞辱玩弄的快感更是刺激得我渾身顫抖着!

「妹妹——!我——!我錯了——!」「錯了嗎?那就該接受懲罰啊!」戲虐的笑着,高高在上的妹妹那摩擦着我嘴唇的帆布鞋前端順勢朝下滑動着,就像是妹妹那潔白高貴的帆布鞋將我的靈魂踩在腳下一般!帶着誘人凹凸花紋的帆布鞋前端順着我的喉嚨一路朝下,劃過我的胸膛,直到那被我雙手捂着的小弟弟部分!

「挪開手!妹妹我看看哥哥妳那犯賤的狗雞巴啊——!」連忙搖了搖頭,哀求般的仰望着妹妹,可四目相對間我從妹妹明亮的雙眸間似乎隱約看見了那位以虐殺為樂的女皇的影子!有時候我甚至會想,難道我一直活在夢中?雙手也慢慢的鬆開,那包裹在妹妹棉襪內的小弟弟一柱擎天般的正對着妹妹高貴的白絲美腿顫抖着!

「哈哈哈——!居然用自己妹妹的襪子套在狗雞巴上?真是個變態的哥哥啊——!」羞辱性的話語更加激起了我內心深處隱藏着的奴性,正準備說些什麼解釋的我眼睜睜的看着妹妹的帆布鞋繞着我被棉襪包裹着的小弟弟畫了個圈後抵住了我小弟弟的根部!緊繃着的玉足戲虐的扭動着,冰冷的帆布鞋前端就像是鑽頭一樣研磨着我小弟弟根部突出的尿道與低垂着子孫袋!

「別——!嗯——妹妹——!」羞愧難當的我還是努力的維護着自己卑賤的尊嚴,與妹妹朝夕相處了十六年的我不願意自己那醜陋卑微的一面被妹妹髮覺,可內心中似乎又很是期待着妹妹接下來對我的懲罰!

就在我的手即將握住妹妹腳踝的一瞬間,妹妹快速的收回了玉足,似乎是嫌棄我的手會玷汙自己高貴的白絲美腿一般!胯下犯賤的小弟弟在妹妹玉足的撩撥下更加堅挺膨脹,腫脹到了極限的小弟弟在棉襪的包裹下蠢蠢慾動着,微微張開的馬眼口伴隨着小弟弟的顫抖而與棉襪襪口部分摩擦着,棉襪特有的強烈觸感摩擦之下,更加刺激着我我小弟弟的慾望!

「哎呀——哥,妳的狗雞巴怎麼了?顫抖得很厲害啊?是不是病了啊——!」繼續用語言羞辱挑逗着我,此時的妹妹就像是一位經驗豐富的女王一般,可腦子裹一片空白的這個時候還沒有想到這些,等到我將一切看似不合常理的思路都聯想到一起的時候,我那溫婉恬靜的妹妹已經化身成為了比那位以虐殺為樂的女皇還要可怕的女神!

就在我胡思亂想的時候,妹妹那包裹在白色絲襪內的美腿優雅的朝後一帶,又是一腳毫不留情朝着我胯下踢了過來,不同的是這次妹妹的目標是我那低垂着的子孫袋!

「啊——!」撕心裂肺般的慘叫着,我甚至可以感受到妹妹的帆布鞋前端將我子孫袋內躁動的蛋蛋踢扁的過程!就像是有人要活生生的將我蛋蛋踢碎一般!強烈的刺激下,一股濃稠的精華不受控制的順着小弟弟前端噴射而出!

「嗯?襪子的前端都被沁濕了嗎?哥哥,妳的狗雞巴怎麼了啊?」故作一副不解的樣子,妹妹眨巴着明亮的雙眸俯視着我,似乎是覺得站在有些累了,妹妹扭動着纖細的腰肢,優雅的坐在了沙髮上,包裹在白色絲襪內的美腿則是順勢踩在面前的那個凳子上,以足跟為支點,玉足微微翹起,潔白高貴的帆布鞋在空中輕柔的晃動着,白皙的芊芊玉手指着那被自己踩在腳下的凳子對着我挑逗般的說道:「爬過來,把妳的狗雞巴放在凳子上——!」「妹妹——!我——!我——!」「妳?妳個偷妹妹鞋襪自慰的變態!快點給我滾過來!」精致的俏臉上沒有了那淡淡的笑意,一聲怒斥更是將我僅存的一絲自尊完全踩爛!渾身燥熱腦子裹一片空白的連忙挪動着雙膝爬到了妹妹的腳下,下定決心般的朝前挺立着身體,將自己那包裹在妹妹棉襪內的小弟弟伸到了凳子上!

「對了,這才是妳應該的姿勢,這才是妳狗雞巴的歸宿,被我踩在腳下!」話音剛落,妹妹輕柔的一腳踩下,玉足微翹,足跟部分碾踩着我小弟弟的前端,繼續說道:「狗雞巴被自己妹妹的腳踩着玩弄,哥哥妳是不是很興奮啊?」跪在妹妹腳下的我眼神灼灼的欣賞着那近在咫尺的白絲美腿,潔白高貴的帆布鞋就那樣輕柔的將我小弟弟踩在腳下,微微的壓迫感更是將犯賤的我刺激得慾罷不能!瘙癢難耐的小弟弟此時只想被妹妹高貴的玉足踩爛!

「嗯——!妹妹——!求求您用高貴的玉足踩爛我犯賤的狗雞巴吧——!」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我如釋重負,這麼多年來我陪伴着妹妹見證着她從一位人見人愛的可愛小蘿莉成長為如今含苞待放的精致少女,可以想見我妹妹日後必定會成為讓無數人跪舔的女神,可我呢?

「哈哈哈——!果然是條賤狗哥哥啊——!」原本輕踩着我小弟弟的帆布鞋突然用力一碾,隔着帆布鞋我都可以感受到妹妹修長靈活的腳趾一輕一重按壓時的感覺!與我小弟弟剛剛好一樣長的玉足漸漸地加大了碾踩的力道,前後的快速揉搓間,包裹在棉襪內的小弟弟更加興奮躁動!

「嗯——!嗯——!」堅硬如鐵的小弟弟被妹妹的玉足像揉搓香腸一般的玩弄着,酥麻的快感襲遍全身,伴隨着妹妹玉足的左右碾踩摩擦,那股快感更加強烈!犯賤的我也前後抽搐着身體,帶動着那被妹妹帆布鞋踩扁了的小弟弟在妹妹的鞋底抽插着!

「賤貨——!」察覺到了自己腳下的異樣,妹妹優雅的踮起了玉足,前腳掌部分殘忍的一碾,瞬間將我小弟弟根部踩扁!

「啊——!啊——!」再也忍不住了,伴隨着我舒爽的呻吟,一股股濃稠的精華順着那被妹妹踩得大張開的馬眼口源源不斷的噴射而出!乳白色的精華直接灌滿了妹妹的棉襪,更多的精華順着襪口部分沁了出來!

「真是賤!被自己妹妹的玉足都可以把精華給踩出來的賤貨!」帆布鞋熟練的將那包裹着我小弟弟的棉襪踢開,瞥了一眼我那沾滿了精華正對着自己帆布鞋顫抖着的小弟弟,妹妹戲虐一笑後對着我柔聲說道:「哥——!

狗雞巴想和妳妹妹我的帆布鞋來個親密接觸嗎?」「想——!想——!」沒有絲毫猶豫,我扭動着身體帶動着自己胯下的的小弟弟去摩擦着妹妹帆布鞋的邊緣,而妹妹則是快速的一腳精準的踩下!帆布鞋順勢將我小弟弟踩在腳下!

此時我那犯賤的小弟弟踩與妹妹的帆布鞋來了個親密接觸,也感受到了妹妹鞋底那誘人的防滑紋!

「準備好了嗎?變態的賤貨哥哥,盡情的在妹妹的腳下噴射吧——!」話音剛落,妹妹的玉足快速的前後摩擦着,我那堅硬如鐵的小弟弟瞬間被妹妹的帆布鞋踩扁!火熱堅挺的小弟弟陷進了妹妹鞋底的防滑紋中!持續了不到一分鐘的揉搓之後,在被自己妹妹親自玩弄的快感中,我身體顫抖着,又是一股精華順勢噴射而出!濃稠的精華前輩都噴射到了妹妹的鞋底!

接連兩次的噴射已經讓我有些力不從心了,雖然還享受着那極致的快感,可腦袋卻有些昏昏沉沉的了,可妹妹卻沒有放過我的意思,挪開玉足瞥了一眼我那印滿了自己鞋底防滑紋的小弟弟,輕啟玉齒挑逗般的說道:「哎呦喂——!哥哥妳的狗雞巴看着就讓我有想要踩爛的慾望啊——!」沒有給我掙紮哀求的機會,妹妹的另外一只帆布鞋也伸了過來!兩只帆布鞋那帶着絕美弧度的足跟部分將我犯賤的小弟弟卡住,而足跟部分則是順勢朝下將我的子孫袋踩在腳下!兩只帆布鞋的足跟部分精準的分別踩在我兩顆躁動的蛋蛋上!

「繼續射啊——!妳不是喜歡妹妹的鞋襪嗎?那就把妳的精華全部奉獻給我啊——!」死死地夾着我小弟弟的玉足快速的撸動着,而足跟部分則是殘忍的碾踩着我的蛋蛋,快速的揉搓玩弄下,我可以清楚的感受到自己的小弟弟已經被妹妹的帆布鞋給磨破了皮!而那兩顆蛋蛋也在妹妹的玉足玩弄下被激髮起了最大的潛力!

「啊——!啊——!」更多的精華順着大張開的馬眼口源源不斷的噴射着,乳白色的濃稠精華噴射到妹妹的白絲美腿與帆布鞋上到處都是,而雙眼已經有些迷迷糊糊的我隱約間髮覺原本沾染到妹妹白絲美腿上的精華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快速的消逝!

猜你喜欢

随机小说

回覆

請輸入你的回覆!
請在這裡輸入你的名字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最近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