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亂秘史(五)~校園淫亂錄

陸婷婷在市第六中學高三一班上學。別看陸婷婷在家和母親陸華還有吳剛吳亮兄弟倆亂倫淫亂操穴,但在學校卻是品學兼優的三好學生,是高三一班的團支部書記,校學生會的文藝部長。

陸婷婷的同桌叫宋小易,是高三一班的班長。陸婷婷和宋小易由於工作關係,還是同桌,所以關係特別好。與陸婷婷和宋小易最好的還有高三一班的學習委員沈悅,體育委員趙健。四個人都是班幹部,所以平時總在一起。

高三一班的班主任叫江曉萍,今年二十八歲。人長得特別漂亮,個子又高,身材不胖不瘦,滾圓的臀部和豐滿的乳房讓人見了就起性。結婚兩年了,由於丈夫是現役軍官,兩人兩地分居,一年也聚不了幾天,所以江曉萍一直也沒懷孕。好在兩人思想還不保守,都覺得孩子晚幾年再要也行。

江曉萍的這種情況無疑成了男老師平時開玩笑吃豆腐的對像,江曉萍也不介意,一笑了之。江曉萍自己住著丈夫家結婚時給的一個一室一廳的公寓樓。平時因為就一個人,所以和同學們接觸的時間很多,也就和陸婷婷他們四個班幹部處的特別好。

自從陸婷婷被吳剛吳亮操過穴之後,雖然學習成績和工作都沒耽誤,但是心裡知道了操穴的樂趣,加上吳剛吳亮不時地去陸婷婷家和陸婷婷的母親陸華還有陸婷婷四人淫亂操穴,有時陸華不在,吳剛吳亮就倆人操陸婷婷一個,經常把陸婷婷操得欲仙欲死。

有時正上課,陸婷婷溜號想到被吳剛吳亮一個在下面用陰莖操穴,一個在後面用雞巴操屁眼,兩個大雞巴一起抽送,將陸婷婷緊緊夾在中間,媽媽陸華還在旁邊使勁揉搓自己的兩個乳房,真過癮呀!想著想著,陰道裡就分泌出不少淫水來,把小褲襪弄濕了。這時陸婷婷只能夾住兩腿,幹著急啦。

由於是高三了,所以學校開始上晚自習。五點到七點有老師給補課,七點到七點半休息,七點半到九點自己學習。

這天上晚自習,江曉萍老師正講英文,大約六點半時,突然停電了,教室裡一片漆黑。由於大家沒有準備蠟燭,所以江曉萍便讓大家先趴在桌子上休息一會,等來電再講。

陸婷婷和宋小易在最後一排靠角落裡。陸婷婷趴在桌子上,不禁又想到了操穴的事,想著想著,陰道裡就分泌出了淫水。

陸婷婷抬頭看了一下,見一片漆黑,便左手在桌子上用頭枕著,右手輕輕地從褲子外面伸進去,把手在自己的小嫩穴上揉搓起來。陸婷婷只摸了一會,穴裡就流出不少淫液,陸婷婷一不做二不休,伸出中指,將中指輕輕插進自己的小陰道裡,來回抽插起來。

捅著捅著,陸婷婷不禁呻吟了一聲,在旁邊的宋小易問道:「怎麼了?婷婷?」

陸婷婷忙輕聲道:「沒事,小易。」

宋小易也輕聲道:「沒事,妳的手在那忙啥呢?」說著把手伸過來,一摸,道:「咦,婷婷,妳肚子疼嗎?怎麼把手伸進衣服裡?」

陸婷婷輕笑道:「我肚子疼,你給我揉揉吧!」說著,用左手握住宋小易的右手,拉過來放進自己的懷裡。

宋小易一驚,輕聲道:「別這樣,婷婷,同學會發現的。」

陸婷婷也輕聲道:「漆黑一片,誰看見誰?小易,你就給我揉揉吧。」陸婷婷說著,把宋小易的手就放在了自己的肚子上。

宋小易摸著陸婷婷光滑柔軟的肚子,不禁也激動起來,見教室裡的確漆黑不見五指,便放心地在陸婷婷的肚子上揉了起來。宋小易沒揉幾下,手就向陸婷婷的胸部摸去,隔著乳罩抓住陸婷婷的一個乳房,就揉搓起來。

陸婷婷見宋小易摸玩自己的乳房,便也不閑著地拿中指捅自己的小嫩穴。

陸婷婷捅了一會,覺得不過癮,從自己的陰道裡抽出中指,【本文轉載自1000成人小說網(1000novel.com)】把濕漉漉粘滿自己淫液的中指在宋小易摸自己乳房的手上抹了幾下,抓住宋小易的手,放進自己的褲子裡。

宋小易哪見過這個陣勢,長這麼大,第一次摸到女人的肉體,還是有校花之稱的陸婷婷,並且還是陸婷婷主動。宋小易只覺臉紅脖子粗,氣也喘不勻了,把手放在陸婷婷的陰戶上,摸了幾下陸婷婷不密的陰毛,就迫不及待地撐開陸婷婷的兩片大陰唇,摳摸起陸婷婷的陰道來。陸婷婷則把兩腿叉的大大的,讓宋小易盡情地摳摸自己的陰戶。

宋小易又摳摸了一會,陸婷婷輕輕地將宋小易的手拔了出來,輕聲道:「別摸了,來電就不好辦了。等一會下課,咱倆出去玩,行嗎?」

宋小易把濕淋淋的手指在褲子上蹭了兩下,也悄聲道:「行,婷婷,咱倆下課再說。」

快到七點時來電了,江曉萍老師也講不了什麼了,就宣布下課了。

同學們有的帶飯了就在教室裡吃飯,有的沒帶飯就出去買點吃。陸婷婷帶飯了,但宋小易沒帶飯。

陸婷婷向宋小易一使眼色,宋小易會意地道:「婷婷,我找妳有點事,咱倆出去談。」

陸婷婷便將飯盒推給沈悅,笑道:「沈悅,妳就吃我的吧,小易找我有事,正好讓他請我吃飯。」

沈悅笑道:「婷婷,正好我沒帶飯,省了。」

宋小易就和陸婷婷出了教學樓。兩人見天色已黑,但教學樓內燈火通明,同學們三三倆倆,進進出出。

宋小易輕輕問陸婷婷:「婷婷,妳說話算數嗎?」

陸婷婷笑道:「怎麼?你還懷疑我?」

宋小易道:「不是,婷婷。只是妳平時那麼美麗高雅,怎麼突然對我這樣,我有點受寵若驚。陸婷婷笑道:「小易,咱們倆是最好的朋友,這樣莫非你不喜歡?」

宋小易把頭搖得跟撥浪鼓似的,臉脹得通紅道:「不是不是,婷婷,妳別理解錯了。我…」

陸婷婷裝成不高興的樣子道:「宋小易,你瞧不起我嗎?」

宋小易急得跟丟了什麼似的道:「婷婷,好婷婷,妳別這樣,我還沒說完妳就…要不找個沒人的地方我給妳跪下還不成嗎?」

陸婷婷笑道:「去什麼地方你給我跪下?」

宋小易點頭道:「一定一定。我看咱倆就去後樓吧,一會還得上晚自習。」

陸婷婷道:「後樓?那行嗎?」

宋小易道:「沒問題。」

陸婷婷一想後樓和圍牆中間只有兩三米的空,且沒人去那,早長了不少的草,的確是個好去處,便道:「好吧。」

兩人一前一後,瞧瞧沒人,一轉彎,就來到了樓後。

宋小易和陸婷婷找了一個草密的地方,宋小易一把抱住了陸婷婷,道:「好婷婷,快讓我摸摸妳的小奶頭和妳的小嫩穴。」

陸婷婷笑道:「你還沒跪下求我呢。」

宋小易笑著扑通一聲跪在地上,笑道:「好婷婷,這總行了吧。」說著,跪在地上摟著陸婷婷的小腰就將陸婷婷的腰帶解開,把陸婷婷的褲子和褲襪往下一拉,退到膝蓋上,露出陸婷婷白白的小陰戶。

陸婷婷笑道:「小易,你也別急,你把你的褲子也脫了,也好讓我也看看你的大雞巴。」

宋小易一聽笑道:「好,來而不往非理也。」說著站起身,把自己的褲子和褲襪也退到膝蓋上。

陸婷婷探手一摸,嚇了一跳,道:「小易,你多大了,怎麼你的玩意這麼粗大?」

宋小易自豪地道:「婷婷,不瞞妳說,我去浴池洗澡,很多人的都沒我的大。」

陸婷婷滿意地道:「太好了,小易,我就喜歡粗大的大雞巴。」說著,用手套住宋小易的陰莖就來回擼動起來。

宋小易的手也沒閑著,往陸婷婷的上衣裡一伸,從背後解開陸婷婷的乳罩帶,便將兩手一邊一個握住陸婷婷的兩個小乳房揉摸起來。

陸婷婷只在宋小易的雞巴上擼了幾下,宋小易的陰莖就完全粗大起來,陸婷婷心想:「這個大雞巴不比吳剛吳亮兄弟倆的細啊。」

這時宋小易卻一手摸著陸婷婷的乳房,一手向下摸去,在陸婷婷的陰戶停住,摳摸起來,找了半天,竟將中指插進陸婷婷的陰道裡抽插起來。

陸婷婷任宋小易摳摸了一會,伴著淫液的分泌,嘴裡不禁呻吟起來。

宋小易從來不知女人的陰戶是如此構造,正摳摸的過癮,卻見陸婷婷猛地蹲下身去,一口將宋小易的雞巴含進嘴裡,吸吮起來。宋小易哪經過這等陣仗,沒等陸婷婷的小嘴吸吮幾下,只覺得涼颼颼的快感從背後生起,猛然雞巴一硬,便不知自己身處何地,多年來積攢的濃精飛洪般瀉出,盡數射進陸婷婷的嘴裡。

陸婷婷早知道宋小易經不起自己的這般舞弄,更知道童子精的好處,嘴裡使勁地吮了幾下,見宋小易的雞巴一硬一挺,早準備好將宋小易的精液吞下。豈知宋小易的精液積攢多年,此時一瀉而出,又猛又稠又多,倒嗆得陸婷婷咳嗽了好幾聲。

宋小易哪知道其中道理,還道把陸婷婷嗆壞了,忙不將的將雞巴從陸婷婷的嘴裡抽出來,惴惴的道:「婷婷,妳怎麼了,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只是妳的嘴太緊了,我實在是忍不住了,婷婷,妳沒事吧?」

陸婷婷笑道:「傻子,你怕什麼,沒事。小易,你說我的嘴緊,你還沒試試我的小嫩穴呢,我的小嫩穴更緊呢。」

宋小易道:「婷婷,真過癮啊。我有生以來第一次感到這麼過癮。謝謝妳了婷婷。陸婷婷笑道:「小易,盡說些傻話,不過說真的,你的雞巴可真粗呀,把我的嘴撐的滿滿的。」

宋小易嘿嘿笑道:「那是天生的,我也沒轍,粗點還不好嗎?婷婷。」

陸婷婷笑著輕打了宋小易一下,道:「小易,你壞死了。你的大雞巴那麼粗,想把我的小嫩穴撐壞呀。」

宋小易也笑道:「我還沒操妳的小嫩穴呢,我也不知道能不能撐壞。哈哈。」

陸婷婷握起兩個小拳頭,在宋小易的胸口捶打著道:「你壞,你壞。」

宋小易笑著轉身就跑,陸婷婷在後面追。由於倆人的褲子還在膝蓋上,所以倆人跑起來一扭一扭的,甚是滑稽。尤其是陸婷婷,跑起來兩個小屁股一扭一扭的,看著就讓人起興。

跑著跑著,宋小易回身一把抱住陸婷婷,在陸婷婷的耳邊道:「婷婷,讓我操妳的小嫩穴行嗎?」

陸婷婷微微氣喘道:「你剛射完精,還能硬嗎?」

宋小易笑道:「婷婷,你摸摸我的雞巴。」

陸婷婷伸手一摸,嚇了一跳,道:「小易,怎麼剛射完就又硬了?」

宋小易笑道:「見著妳這麼個美人,想不硬都不行。」

陸婷婷此時也是春心激蕩,哼道:「小易,你想操就操吧,我把小嫩穴給你。」

宋小易也喘道:「婷婷,我從沒操過穴,妳得幫我。」

陸婷婷笑道:「占人家的便宜還讓人家幫你。」說著,轉過身去,將兩手扶在圍牆上,彎下腰,撅起屁股,道:「小易,就這麼站著操吧,省事。」

宋小易移了過去,站在陸婷婷的屁股後面,把早已粗大的雞巴從後面捅在陸婷婷的穴口上。

陸婷婷用一只手從跨下伸到後面,握住宋小易的大雞巴,在自己的穴口磨了幾磨,對宋小易道:「小易,使勁捅吧。」

宋小易摟著陸婷婷的小細腰,把屁股往前一拱,扑哧一聲,粗大的陰莖便滑進陸婷婷早已濕透的小嫩穴裡。

陸婷婷輕哼了一聲:「好粗呀。」

宋小易哎呀一聲:「好緊呀,好熱。」說著,便將陰莖在陸婷婷的穴裡一抽一插起來。

宋小易一邊抽插著一邊道:「哇,婷婷,原來操穴是這麼過癮的事,太好玩了,真舒服呀!」

陸婷婷扶在牆上,被宋小易操得一聳一聳的,也哼唧道:「小易,你的大雞巴真粗呀,操的我舒服極了。使勁操我的小嫩穴吧。」

雖然宋小易剛剛射精,但宋小易畢竟是第一次操穴,不能很好把握自己,剛剛操了一會,就哎呀一聲道:「婷婷,哎呀,我又要射精了,怎麼這麼快呀,我還沒過癮呢。不好,來了。」說著,抱著陸婷婷的小屁股,發瘋似的把雞巴在陸婷婷的穴裡捅著,把陸婷婷捅的前仰後合,哼哼唧唧,不住地呻吟。

宋小易又匯集了一次快感,再也忍不住,又是一股股的精液在邊抽插中邊射進陸婷婷的小嫩穴裡。半晌,宋小易才從快感中回過神來,嘆道:「婷婷,真好。」

陸婷婷還撅在那,問道:「小易,你說什麼真好?」

宋小易又嘆了一口氣道:「我說操穴真好,真過癮,婷婷,妳的小嫩穴把我的大雞巴夾得,唉,真是沒法說,就是過癮。」

陸婷婷笑道:「你過癮了就把雞巴抽出去,總不能讓我一直這麼撅著吧。」

宋小易笑著忙把陰莖從陸婷婷的穴裡抽出來,還道:「我還沒操夠呢,這麼快就讓我抽出來,妳真狠心。」

陸婷婷直起了腰,從兜裡掏出一卷紙,邊擦著自己的陰戶邊笑道:「饞貓,剛知道腥就不行了,以後的日子還長著呢。不過小易,說真的,以後咱倆要是還操穴,你可得帶避孕套,要不我懷孕就麻煩了。」

宋小易一聽忙道:「那沒問題,我回家偷點就行。哎喲,快上課了,咱倆走吧。」

兩人提上褲子,繫好腰帶,又一前一後,偷偷地拐到前樓,像沒事一樣,走進教室,開始上晚自習了。

從此以後,宋小易和陸婷婷便在學校各個偏僻的地方操穴。

一天放學後,宋小易和陸婷婷在教室裡都忍不住了,待同學們都走了之後,倆人就在課桌上操起穴來。

宋小易一邊把大雞巴在陸婷婷的小嫩穴裡捅著,一邊跟陸婷婷道:「婷婷,怎麼樣?我把妳操的舒服吧?」

陸婷婷媚眼如絲,把小屁股向前迎著宋小易的抽插,道:「小易,你好粗大呀,我舒服極了。」

宋小易道:「婷婷,總是咱倆操穴我覺得不太過癮,咱倆怎麼想招把趙健和沈悅也拉進來,咱們四人都是好朋友,應該在一起操穴才好。」

陸婷婷一偏小嘴道:「哼,怎麼,我的小嫩穴你操夠了,又想操沈悅的小嫩穴了?」

宋小易笑道:「什麼操夠了,讓我一天操十遍我也操不夠。我是說咱們四人是好朋友,應該有穴同操才對。」

陸婷婷笑道:「得了吧,小易,你就是想操沈悅,還裝模作樣的。」

宋小易一聽,將陰莖在陸婷婷的穴裡使勁地捅了幾下道:「我讓妳笑話我,看我不操死妳。」

陸婷婷被宋小易這幾下頂的舒服異常,哼道:「哎喲,小易,我服了,你樂意操沈悅就操吧,我給你把她拉進來。」

宋小易笑道:「這還差不多,那我就把趙健拉進來。」

兩人邊操著穴邊商量著怎麼將沈悅和趙健來進來,一會工夫,陸婷婷就被宋小易操的高潮迭起,宋小易也將精液射進陸婷婷的穴裡。

陸婷婷拿著宋小易退下來的避孕套,笑道:「小易,每回你都射這麼多,火力好猛呀!怪不得還想操沈悅呢。」

宋小易笑道:「妳別笑我,明天就讓妳領教領教趙健的雞巴。」

兩人說笑著穿好衣服,溜出了學校。

第二天一早,陸婷婷就見宋小易把趙健拉在一邊,兩人嘀嘀咕咕的,趙健猛然間將目光向陸婷婷電射過來,陸婷婷對趙健點頭微笑。

陸婷婷見趙健不停地將目光瞄過來,似乎眼睛都紅了,不禁暗暗笑道:「這個趙健也是個急色鬼。」

一會,宋小易回到座位上,偷偷笑著對陸婷婷道:「這個趙健,他媽的急得夠戧,還說讓他幹什麼都行,真逗。」

陸婷婷笑道:「你對趙健怎麼說的?」

宋小易笑道:「我就說趙健,咱倆是好哥們,我有件好事你幹不幹?趙健就問我是什麼事,我說趙健你想不想操陸婷婷的穴,趙健頓時就傻眼了,死活不信,妳就給他使眼色,他還真就急了。哈哈!」

陸婷婷笑道:「瞧你那死樣,我給趙健操了,把你樂成這樣!」

宋小易笑道:「咱倆不是要把他倆拉進來嗎,告訴妳婷婷,趙健的雞巴比我的還粗呢,妳就偷著樂吧。」

陸婷婷紅著臉道:「真的比你的還粗?」

宋小易笑道:「看看,看看,動心了吧,那還有假!」

陸婷婷驚道:「哎呀,那不把我給操死呀。」

上完兩堂課,到了間操的時間,同學們都出去做操去了。教室裡只剩下陸婷婷和宋小易倆,今天是他倆值日。

宋小易把趙健就給叫來,道:「趙健,趁著間操有半個小時,我在門口給你和陸婷婷放哨,你倆就在教室裡幹了吧。」

趙健一聽嚇了一跳,道:「別扯了小易,你想害死我呀?這間操時間萬一來人了,咱們就玩完了。」

宋小易笑道:「瞧你,想操穴還沒膽。我不是說給你們放哨嗎!」

陸婷婷在椅子上道:「趙健,不瞞你說,我和小易我倆在教室裡已經操過好幾次穴了。你要是不敢操我,咱們就此拉倒。」

趙健把臉憋得通紅,對陸婷婷道:「婷婷,我想操妳都想瘋了,我經常在手淫的時候想著妳呢。」

陸婷婷笑道:「那你還等什麼?說著站起身來,把裙子往上一翻,露出粉紅色的小褲襪,把小褲襪往下一退,退到膝蓋上,將陰戶向前挺著道:「趙健,你看我的小嫩穴好看嗎?」

趙健只覺眼前一白,見陸婷婷露出嫩嫩的小陰戶,陰毛還不太密,再也忍不住了,將手伸到陸婷婷的兩腿間,在陸婷婷的陰戶上摸了起來。

陸婷婷也將手伸到趙健的跨下,拉開趙健褲子的拉鎖,伸進去一握,果然如宋小易所說的真是又粗又長。

宋小易這時笑道:「你倆要幹的話就快點,一會間操就完了。去,到最後一排角落裡,我在門口給你倆放哨。」

陸婷婷和趙健倆人依言走到教室最後面的角落裡,陸婷婷把褲襪退了下來,揣進兜裡,一扭小屁股坐在課桌上,把裙子向上兜了兜,叉開兩腿笑道:「趙健,快點來吧。」

趙健此時早就冒火了,見陸婷婷擺好了姿勢,自己也急忙從褲子裡掏出了雞巴,一手挽著一條陸婷婷白嫩嫩的大腿,將自己的雞巴捅向陸婷婷那已經冒水的小嫩穴。

陸婷婷兩手支著課桌,抬起上身,見趙健的大雞巴向自己的小嫩穴捅來,不禁道:「趙健,你的大雞巴可真是又粗又長啊。」

趙健笑道:「婷婷,妳的小嫩穴可是又窄又緊啊。」

陸婷婷笑道:「你還沒操進來怎麼知道我的小嫩穴又窄又緊。」說話間,趙健的雞巴在陸婷婷的穴口轉了幾轉,撐開陸婷婷的兩片陰唇,把個粗大的陰莖就捅進陸婷婷的穴裡。

陸婷婷一趔嘴,哼道:「趙健,你的大雞巴太粗了,慢點操妹妹的穴。」

趙健將陰莖齊根插進陸婷婷的穴裡後,覺得陸婷婷的小嫩穴緊緊熱熱地把自己的雞巴包裹住,好不舒服,也道:「婷婷,妳的小嫩穴好緊呀。」說著抱起陸婷婷的大腿,前後使勁地抽插起來。

陸婷婷眼見趙健的雞巴在自己的穴裡來回抽插著,由於粗大,操的自己欲仙欲死,呻吟道:「好小健,操的爽死了,使勁操。」

趙健更不吱聲,只是把屁股聳得飛快,將雞巴在陸婷婷的穴裡使勁地進出著。

一會工夫,陸婷婷的穴裡就瀉出很多的淫水,趙健的每一次抽送都唧咕作響。

這時陸婷婷挺起上身,用手摟住趙健的脖子,把屁股使勁向上挺著,邊挺邊道:「小健,使勁操呀,好舒服。」

趙健見狀,忍不住將雞巴更加用力地抽插起來,把陸婷婷操的嗷嗷直叫。

宋小易在門口側過頭來笑道:「婷婷,妳小點聲行不行?」

陸婷婷摟著趙健的脖子側過頭對宋小易笑道:「小易,小健操的我爽死了。」

趙健也邊操著邊笑道:「婷婷,妳的小嫩穴真緊呀,我可要射精了。」說著抱起陸婷婷的小屁股,瘋了似的抽送起來,嘴裡哎呀哎呀地叫著。

陸婷婷被趙健幹的前仰後合,高潮來臨,也叫出聲來。只見趙健渾身一抖,陸婷婷感覺趙健的雞巴一挺,一股一股熱熱的精液射在了自己穴裡深處。趙健如虛脫般忽忽直喘,陸婷婷也軟倒在課桌上。

宋小易見狀忙道:「你倆別喘了,還不快收拾收拾。」

陸婷婷和趙健一聽忙起身,趙健把濕漉漉的雞巴從陸婷婷的小嫩穴抽出來,陸婷婷則忙拿衛生紙將趙健射出的精液擦乾淨,起身又穿上了小褲襪,放下裙子,捋了捋頭髮,問趙健道:「小健,看我沒什麼異樣吧?」

趙健一邊將雞巴塞進褲子裡,一邊見陸婷婷美麗的臉上盡是高潮過後的潮紅,便道:「婷婷,妳的臉紅了。」

陸婷婷笑道:「那是被你的大雞巴給操的。」

宋小易走過來問道:「怎麼樣?兩位還滿意嗎?」

陸婷婷呸了宋小易一口道:「怎麼,你也急了?」

趙健笑道:「真是過癮,還真的謝謝婷婷。」

陸婷婷笑道:「謝什麼,都是為了快樂嘛。宋小易也笑道:「好事還在後面呢。」

陸婷婷道:「間操快完了,咱們打掃打掃衛生吧。」三人便忙碌起來。

之後的幾天裡宋小易和趙健一直央求陸婷婷把沈悅給拉進來,並說要來個四人大戰。陸婷婷在宋小易和趙健左抱右親之下,笑著答應了。

這天中午,吃完飯後,陸婷婷一拉沈悅道:「走,出去散散步去。」

當倆人走在校園的林蔭小路上時,陸婷婷不禁嘆了口氣,道:「無風吹柳柳自搖,試問此生誰逍遙。」

沈悅笑著問道:「婷婷,妳是樂天派,怎麼也嘆起氣來啦,吟這種傷感的詩。」

陸婷婷笑道:「高三真煩人,還要考大學。成天學呀學的,一點快樂都沒有。」

沈悅一聽也道:「妳還說妳,我是學習委員,煩惱更多,壓力更大,我才是一點快樂都沒有呢。」

陸婷婷笑道:「我眼下倒有個快樂的法子。」

沈悅忙道:「是什麼?」

陸婷婷笑道:「妳看宋小易和趙健兩人哪個好?」

沈悅笑道:「都是好朋友,兩人都不錯。婷婷,妳問這個幹什麼?」

陸婷婷笑道:「緊張學習之餘,男女生輕鬆輕鬆也是好的。」

沈悅笑道:「婷婷,妳不是讓我和他倆之一搞對像吧?」

陸婷婷笑道:「就是搞對像我也得讓妳和他倆一起搞。」

沈悅笑著打了陸婷婷一下道:「狗嘴裡吐不出象牙,竟瞎說。」

陸婷婷笑著問沈悅道:「悅悅,咱倆是不是好朋友?」

沈悅笑道:「當然是了。」

陸婷婷突然嚴肅地對沈悅道:「悅悅,我想問妳一個問題,妳可要回答我。」

沈悅笑道:「哎喲,這麼嚴肅呀!妳問吧,我保証回答。」

陸婷婷問道:「悅悅,妳是處女嗎?」

沈悅一聽,臉色一變,陰冷了半天道:「婷婷,妳這是什麼意思?」

陸婷婷笑道:「悅悅,妳別急呀。我可告訴妳,我不是處女了,我早就被人操過了。」

沈悅一聽道:「婷婷,既然妳這麼說了,我剛才也答應妳了,我就告訴妳,我也早就不是處女了。」

陸婷婷一聽,便道:「好,悅悅,我就告訴妳實話。」

於是陸婷婷就把自己和宋小易趙健的事說了,並說大家都是好朋友,宋小易和趙健希望沈悅加入行列。

沈悅低頭在地上轉了半天不說話,急得陸婷婷直道:「悅悅,我可把我的心裡話都告訴妳了,妳看著辦吧。」

沈悅又轉了幾圈,突然笑道:「婷婷,看把妳急的這樣,咱們都是好朋友,好吧,我答應了,我也輕鬆輕鬆。」

陸婷婷喜道:「悅悅,這就對了,何苦苦了自己呢。」兩人笑著挽在一起走回教室。

陸婷婷在課間的時候把沈悅同意的事告訴了宋小易和趙健,把宋小易和趙健樂的直跳,就想馬上四人聯體大戰。

陸婷婷笑道:「別太得意忘形了,露了馬腳就不好了。」

宋小易和趙健才收斂了起來,讓陸婷婷告訴沈悅晚自習的時候大家溜出去在樓後見。

晚自習的時候,學生們可以隨便一些。有的不在學校學習可以回家,有的有事的話可以進進出出。所以陸婷婷和沈悅一看八點了,就相互一使眼色,起身出了教室。宋小易和趙健哪能落後,也相跟著出來了。

四人人不知鬼不覺地來到了樓後。宋小易道:「咱們順著圍牆走到最裡面吧。」

四人便不吱聲,只是手拉手地往裡走。

快走到最裡面的時候,陸婷婷咦了一聲,道:「那不是江老師的辦公室嗎?怎麼這麼晚了還亮著燈,江老師還沒回家嗎?」

趙健道:「走,咱們過去扒窗戶看看。」

宋小易陸婷婷等四人輕手輕腳地來到窗下,點起腳尖往一樓的江曉萍老師的辦公室裡一看。這不看則已,一看,四人不禁驚得目瞪口呆。

宋小易、陸婷婷、趙健、沈悅四個小腦瓜往江老師的辦公室裡一看,驚得目瞪口呆。

只見平時高雅溫柔美麗端莊的江曉萍老師此刻正坐在椅子上,兩手抱著一個男人光光的屁股,將那個男人的陰莖含在嘴裡,正使勁地吸吮著。

那男人站在地上,褲子退在膝蓋處,兩手叉著腰,把個大屁股使勁地前後聳動,將大雞巴往江老師的嘴裡捅。宋小易、陸婷婷等再一看那男人,不禁又是一呆,那男人不是別人,正是學校校長高志遠。

(高志遠是高潔、高芳的父親,他們的事在《淫亂秘史6之血緣關系》中有詳述)。

宋小易、陸婷婷等四人相互對視了一眼,不約而同地摒住呼吸,又向窗內看去。

只見江曉萍老師把高校長的雞巴在嘴裡又來回吸吮幾下,便把高校長的雞巴從嘴裡吐了出來,握在手裡一邊來回擼著一邊把一雙俏眼斜向上瞟著,臉上帶著迷人的微笑嘴裡說著什麼。

宋小易、陸婷婷、趙健、沈悅四人雖然聽不見江老師在說什麼,但看見高校長歲數這麼大了雞巴竟然還是如此粗大,料想他們可愛的江老師一定是在誇獎高校長的大雞巴。

這時只見高校長嘴裡說著什麼彎腰將退在膝蓋處的褲子和褲襪一起脫了下去,江老師也站起身來臉上笑著把上衣解開露出裡面的乳罩,又彎下腰解開褲帶,連褲子帶褲襪一起也脫了個精光。

高校長笑著在江老師雪白滾圓的大屁股上拍了兩下,江老師笑著以回應的方式在高校長的大雞巴上擼了幾下。只見高校長又說了幾句什麼江老師笑著親了高校長一下,便從椅子上拿了一個椅墊放在桌子上,江老師一抬屁股坐了上去把兩腿大大的叉開。

由於江老師坐的方向正好對著窗戶,隱秘的陰戶叫宋小易、陸婷婷等看了個清清楚楚。只見江老師的陰戶微微發紅,濃密的陰毛成倒三角狀,江老師為了逗高校長,微微使勁把兩片大陰唇弄得一開一合的好像嬰兒的小嘴一樣,隱隱見到裡面粉紅色的陰道。

高校長樂得一手挽起一條江老師的大腿,蹲下身去把嘴湊在江老師的陰戶上面伸出舌頭在江老師的陰戶上舔了起來。

江老師幸福地把頭高高揚起,披肩長發緞子般垂在辦公桌上,嘴裡哼哼唧唧地不時將屁股向上挺起好讓高校長的舌頭舔的更深一些,高校長一邊舔著一邊將中指插進江老師的陰道裡來回捅著。

不一會只見江老師想必興奮起來了,從辦公桌上坐起來抱住高校長的頭發瘋似的狂吻起來,高校長抬起頭回應著江老師的狂吻手卻不停反而更快地在江老師的穴裡捅起來。只見江老師把高校長捅在穴裡的手拔出來,握住高校長粗大的陰莖往自己的陰戶拉,高校長站起身來笑著把剛從江老師穴裡抽出來的手指在江老師的臉上抹了幾下,想必手指上全是江老師分泌的淫液。

於宋小易、陸婷婷、趙健、沈悅四人見了此狀,也不禁起興。宋小易一把把沈悅拽過來,輕聲道:「看咱們江老師都這樣了,咱們也快活快活吧。說著掀起沈悅的裙子,一把扯下沈悅的小褲襪,在沈悅的小嫩穴上摸了起來。

沈悅雖然答應了陸婷婷跟宋小易和趙健操穴,但終究還是不太好意思,剛才見了江老師和高校長這一番調情,不禁小嫩穴裡也流出些淫水來,宋小易這一摸,沈悅自然就靠在宋小易的身上,任憑宋小易在自己的陰戶上摳摸起來,同時自己的手也自然伸向宋小易的褲子,拉開宋小易褲子上的拉鏈,掏出宋小易的大雞巴擼了起來。

那邊趙健也和陸婷婷相互摳摸起來,陸婷婷一邊擼著趙健的雞巴一邊吃吃地笑道:「阿健,想不到咱們江老師也這麼幹呀,平時咱們江老師可端莊的很。」

趙健也笑道:「操他媽的,越平時端莊骨子裡越騷,妳和沈悅平時不也挺端莊的嗎,操起穴來還不是和個小淫婦似的。」

陸婷婷笑著使勁地擼了兩下趙健的雞巴道:「死鬼,就算我是小淫婦,那沈悅你也沒操過,你怎麼知道沈悅就是小淫婦。」

趙健假裝哎喲兩聲,扭頭問宋小易:「小易,沈悅騷不騷?」

宋小易笑道:「騷,騷的很,你看我這手濕漉漉的,全是悅悅的淫水。」

沈悅笑著打了宋小易一下道:「你真壞,竟羞人家。」

趙健笑道:「是嗎?我摸摸。」

說著伸過手來,在沈悅的穴上摸了兩把,果然摸的濕漉漉的,趙健把手拿到陸婷婷的面前,笑道:「婷婷妳看。」陸婷婷笑道:「去你的吧,看什麼,快看咱們的江老師吧。」

四人便一邊相互摳摸著一邊又向屋裡瞧去。

於只見這時高校長正一手握著粗大的陰莖在江老師的穴口上磨著,一手用拇指和食指把江老師的兩片大陰唇分開。江老師則用兩個胳膊肘支著辦公桌,抬著頭看著高校長的大雞巴在自己的穴口磨著,嘴裡說著什麼,大概是讓高校長把雞巴快點操進穴裡去。

果然只見高校長一挺腰,那麼粗大的雞巴一下就齊根全都操進江老師的穴裡去了。江老師一咧嘴,高校長就晃起屁股,前後抽送起來。

江老師微微瞇著眼,把頭晃得跟撥浪鼓似的,不時伸出小舌頭舔著嘴唇,一副淫蕩的陶醉樣。這邊高校長兩手摟著江老師的小細腰,低頭看著兩人的交合部,把個大雞巴使勁地馳騁在江老師的肥穴裡。

兩人操了一會,高校長又解開江老師的乳罩,露出江老師兩個豐滿的大乳房,兩個乳頭因為刺激,呈紫紅色高高挺起。

高校長一手一個,握住江老師的乳房,捏摸著,下身卻絲毫不停地操著江老師的穴。又操了一會,高校長說了句什麼,將雞巴從江老師的穴裡抽出來,江老師從辦公桌上下來,一扭身,趴在辦公桌上,撅起大屁股,高校長又將陰莖從後面操進江老師的穴裡,幹了起來。

這般激斗把宋小易、陸婷婷四人看得春心激蕩,宋小易看著看著,將沈悅往牆上一推,站在沈悅的後面就把雞巴捅進沈悅的小嫩穴裡操了起來。

趙健也不示弱,也站在陸婷婷的身後,把陸婷婷的褲子褲襪退到腳脖,將雞巴操進陸婷婷的穴裡抽送起來。

宋小易一邊抽送一邊道:「哎喲,悅悅的小嫩穴好緊呀。」

沈悅哼唧道:「不是我的穴緊,是你的大雞巴太粗了,哎喲,操的妹妹好舒服,小易,使勁,操我,幹我。」

旁邊陸婷婷兩手扶著牆也道:「阿健,拿你的大雞巴使勁捅我的小嫩穴,使勁,婷婷的穴裡好爽。」

趙健抱著陸婷婷的細腰將雞巴在陸婷婷的穴裡使勁地抽插兩下道:「來,小易,你過來操一會婷婷,我操操悅悅的小嫩穴。」

宋小易一聽,將雞巴從沈悅的穴裡抽出來,挪了兩步,來到陸婷婷的身後,趙健也到了沈悅的身後,將全是沾滿陸婷婷淫液的雞巴很順利地就插進沈悅的陰道裡,操了起來。

宋小易也把濕漉漉的雞巴操進陸婷婷的穴裡,笑道:「這回好了,婷婷,妳的浪水和悅悅的浪水混到一起了。」

陸婷婷呻吟道:「我只要大雞巴,快操我,使勁地操,那才好呢。」

旁邊趙健一邊把大雞巴在沈悅的陰道裡抽出送進一邊道:「悅悅,妳的小嫩穴怎麼出了這麼多淫水,我這一操,唧咕唧咕的直響。」

沈悅呻吟道:「阿健,哎喲,舒服死了。我是個小蕩婦,都怪我平時裝的太正經,沒早和你們操穴,你和小易的大雞巴真好,操的我要上天了。快操呀,使勁操,把悅悅的小嫩穴操爛吧。」

宋小易在旁邊聽了沈悅的淫話,笑道:「婷婷,妳還別說,悅悅真是夠騷夠淫。」

陸婷婷在宋小易大雞巴猛捅猛操下,也是快感非常,哼唧道:「我挑的人准沒錯,哎喲,小易,你要是覺得悅悅還行,你就使勁操我吧,婷婷都要舒服死了。」

宋小易笑道:「我不操妳還能便宜妳嗎?」

四人便倆倆一伙繼續操起穴來。

四人又幹了一會,宋小易笑道:「來,阿健,咱倆讓她倆知道知道輪姦的滋味。」

說著,宋小易和趙健又相互調了位置,宋小易開始操沈悅的小嫩穴,趙健操起陸婷婷的小嫩穴了。

陸婷婷側頭問沈悅道:「悅悅,怎麼樣?同時被小易和阿健兩根大雞巴操,感覺如何?」

沈悅搖頭晃腦道:「哎喲,婷婷,怎麼這麼舒服呢,我以前被別人操可沒這麼舒服呀。太爽了,樂死了。」

陸婷婷笑道:「悅悅,妳以前被誰操過呀?」

沈悅哼哼唧唧道:「婷婷,這個我可不告訴妳。」

陸婷婷笑著扭頭對宋小易道:「小易,她不告訴咱們你就使勁的操她,操死她,看悅悅告訴不告訴咱們。」

正說笑間,忽聽宋小易道:「快看,江老師又換姿勢了,真浪呀。」

四人先停了抽送,探頭向窗內望去。

於只見屋裡的情況又發生了變化。高校長在地中央放了一把椅子,坐在上面,江老師笑著跨坐在高校長的腿上,一手握著高校長粗大的陰莖,對准自己的陰道口,緩緩地坐了下去,直到把高校長的大雞巴全都吞進自己的穴裡,還晃動著大屁股左右磨了兩下。接著把一張俏臉湊上去,伸出小舌頭,和高校長吻了起來。

只見江老師上面吻著,下面卻將大屁股上下挫動起來。宋小易、陸婷婷、趙健、沈悅看得清清楚楚,江老師往上一抬屁股,高校長粗大的雞巴便露出大半節,雞巴上被燈光一照,亮晶晶,濕淋淋的,江老師往下一坐,高校長那又粗又長的大雞巴整根就被江老師的肥穴給吞沒了。兩人就以這種姿勢操了起來。

不知是江老師興奮了還是累了,那張美麗的臉上紅紅的,眼睛也閉上了,兩手放在高校長的肩上,只顧將那白白的大屁股飛快地抬起坐下。高校長的兩手抱著江老師的屁股蛋子,配合著江老師的套動。

於就在這時,宋小易他們隱約聽到了電話鈴聲,而屋裡高校長和江老師卻猛地停止了操穴,相互望著。電話鈴持續了幾聲,只見江老師十分不情愿地抬起屁股,把高校長的大雞巴從穴裡放了出去,一抬腿,從高校長的身上下來,光著屁股倚在辦公桌旁,用手攏了攏頭發,嘴裡說著什麼。

高校長支著濕淋淋的大雞巴從椅子上站起來,從旁邊辦公桌自己的上衣裡掏出一部手提電話。電話接了沒講幾句,就見高校長臉色大變,昂然挺立的陰莖立馬就軟了下去。接著就見高校長急忙穿衣服,江老師在旁邊不情願地說著什麼,高校長強笑著拍拍江老師的屁股,又在江老師的陰戶上摸了兩把,親了江老師一下,就急急忙忙的走了。

於屋裡只剩下江老師一人在那發呆,想必操穴正操的快高潮了,卻突然人走了,內心感到萬分空虛。

只見江老師又呆了一會,可能是剛才操穴操的熱了,抬手在額頭擦了擦,便扭著屁股向窗戶這邊走來。宋小易等人見了急忙蹲下身子。頭頂上的窗戶嘩的一聲被江老師推開了,宋小易等聽見江老師在窗邊嘆了一口氣,又扭身回去了。

宋小易等又悄悄地抬起頭向屋裡瞧去,只見江老師坐在自己的椅子上,一支手支著辦公桌,一支手竟然伸向自己的陰戶,摳摸起來,嘴裡還自言自語的道:「這個死鬼,媽了個穴的,把我弄得半死不活的就走了,讓我怎麼辦吶。」

說著叉開兩腿,把食指和中指兩根手指一起插進陰道裡捅了起來。把宋小易、陸婷婷等四人看得目瞪口呆,想不到平時的江老師和現在的江老師怎麼這樣截然不同。

江老師自己用手指捅了一會穴,覺得還不過癮,突然好象想起了什麼,彎腰從自己的辦公桌下拿出一個方便袋放在辦公桌上,從裡面倒出一堆蔬菜,正是江老師晚上準備回家做菜用的。

只見江老師左挑右揀,選中一根大茄子,足有三十公分長,粗細比高校長勃起的大雞巴還粗。江老師滿意地點點頭,起身到門口的洗手盆去洗茄子去了。

宋小易、陸婷婷、趙健、沈悅相互對望了一眼,吐了吐舌頭,又向屋裡看去。

由於江老師一直沒穿褲子,只穿了上衣還是敞著懷,在門口彎腰洗茄子的時候,雪白的大屁股就撅起來正對著宋小易他們,宋小易他們見江老師的大屁股一扭一扭的,不時還能露出屁眼,整個屁股溝裡都是濕淋淋的,全是剛才和高校長操穴時流出的淫水。

一會,江老師把大茄子洗了個乾淨,就在門口,背對著窗戶,微微曲起兩腿,迫不及待將大茄子捅在陰道口上。

只見江老師一手握住大茄子,一手撐開自己的陰唇,嘴裡嘶嘶哈哈地吸著氣,把大茄子一點一點地往自己的陰道裡捅了進去。左磨右轉,那麼粗大的茄子竟然被江老師送進去大半截。然後江老師直起腰,順手拉過來一把椅子,抬起右腳踏在椅子上,低頭看著陰戶,將那根大茄子慢慢地在自己的陰道裡抽插起來,一邊抽插一邊嘴裡哎喲哎喲地叫著。

宋小易、陸婷婷、趙健、沈悅哪見過這等陣勢,宋小易一拍趙健輕聲道:「不行,咱們得去安慰安慰江老師。」

趙健也輕聲道:「得了吧,小易,我可不敢。」

陸婷婷也道:「行了,小易,你有多大的膽子。」

沈悅道:「不行,小易,你要操穴就操我吧,可別去操江老師。」

宋小易笑道:「你們看江老師都這樣了,拿個大茄子在捅穴,咱們不去操她誰操她?現在正是機會,錯過了就沒戲了。萬一將來咱們操穴叫江老師發現,還不如現在就把江老師拿下,大家在一起操穴心裡也有底呀。」

陸婷婷等一聽也有道理,趙健就問:「那麼小易,咱們怎麼幹?」

宋小易笑道:「窗戶不是開著嘛,咱們趁著江老師背對著咱們,咱們跳進去,嚇唬嚇唬江老師。」

說著,宋小易將雞巴從沈悅的陰道裡抽出來,提上褲子,趙健也把雞巴從陸婷婷的陰道裡拔出來。

宋小易道:「阿健,咱倆先進去。」

趙健繫好褲帶點點頭,宋小易便和趙健悄悄地從窗戶爬了進去。

也許是江曉萍太專心地投入到大茄子在陰道裡抽插所帶來的快感,也許是宋小易和趙健進來的動靜輕了些,反正當宋小易和趙健站在江曉萍身後的時候,江曉萍一點也沒有發現,還在拿茄子捅著自己的穴,並且哼哼唧唧地道:「哎喲,舒服,舒服。」

宋小易見狀,實在忍不住了,上前一把抱住了江曉萍,道:「老師,你幹什麼呢?」江曉萍正在體驗著大茄子在陰道裡抽插所帶來的快感,而且穴裡的淫水分泌的越來越多,猛然間被人抱住,驚嚇的感覺可想而知。

江曉萍只覺得渾身僵硬,臉色煞白,腦袋裡只想著:「完了,完了。」江曉萍顧不得把大茄子從陰道裡抽出,扭頭一看,只見自己的兩個學生宋小易和趙健一個抱著自己、一個在一邊直勾勾的看著自己,江曉萍的臉頓時紅了起來,『哎喲』一聲,突然昏了過去。

宋小易忙把江曉萍抱了起來,對趙健笑道:「看,把江老師給嚇昏了。」

趙健卻不知怎麼辦才好,急急的對宋小易道:「那怎麼辦呀?」

宋小易笑道:「你個膽小鬼,真沒用。」說著抱起江曉萍,走到辦公桌邊,將江曉萍輕輕地放在辦公桌上,扭頭對趙健道:「你把婷婷和沈悅拉進來。」趙健便走到窗前,把陸婷婷和沈悅從窗外給拽了進來。

四人圍在辦公桌邊,看著江老師微皺著眉頭,依然人事不知。只見密密的陰毛下面,由于興奮充血而顯得微微紅腫的陰戶上,那麼大的茄子竟然完全插進陰道裡,只留個小頭在外面,也是濕淋淋的。

宋小易笑道:「看咱們江老師,都騷成這樣了,連茄子都用上了。」

陸婷婷和沈悅都吃吃地笑了,陸婷婷走上前去,分開江曉萍的兩條雪白的大腿,捏住茄子的頭,把茄子從江曉萍的穴裡抽出了大半截,帶著江曉萍的兩片大陰唇都翻了出來,陸婷婷嘖嘖地笑道:「看看,整個茄子全濕了,咱們江老師真夠浪的。」

宋小易這時把陸婷婷推到一邊,笑道:「看著江老師的騷穴,我忍不住了,反正也是這麼回事,我他媽的先操操江老師的穴再說。」說著解開褲子,連褲衩一起退了下去,那根粗大的雞巴早已挺的和大炮一樣。

沈悅笑道:「小易真不要臉,剛操完我和婷婷的穴,就要操江老師的穴。」

宋小易笑道:「你倆的穴是小嫩穴,我還沒操過大騷穴,所以就要操一操了。」說著,挽起江曉萍的兩條大腿,往辦公桌邊挪了挪,順手把插在江曉萍穴裡的茄子啵的一聲拔了出去,站在辦公桌邊,雞巴正好頂在江曉萍的穴口上。由于江曉萍剛才分泌的淫水太多,宋小易的大雞巴毫不費力的就捅進江曉萍的穴裡。

宋小易『嗷』了一聲道:「哎喲,咱們江老師的穴也是緊緊的,好熱呀!」邊說邊晃動起屁股,在江曉萍的穴裡操了起來。

江曉萍就在昏迷中讓學生給姦污了。

宋小易挽著江老師的大腿,起勁地把大雞巴在江曉萍的穴裡插進抽出,邊操嘴裡還邊道:「過癮,過癮啊!」

宋小易的下腹和江曉萍的陰戶相擊,『啪啪』作響,看得陸婷婷笑道:「小易,慢點操,別閃了腰,不就是江老師的穴嘛,操也操了,急什麼!」

旁邊趙健看著宋小易操江老師的穴,自己的雞巴也硬了,一把把沈悅拉過來,道:「悅悅,我也起興了,來,咱倆也操操穴吧!」

沈悅笑道:「阿健,你不說我的小嫩穴也濕了,快來,操我的小嫩穴吧!」說著,把裙子掀了起來,把裡面的小褲衩脫了,這邊趙健也把下身脫光了。沈悅一擰身坐在了江曉萍旁邊的辦公桌上,叉開兩腿,道:「快來,阿健。」

趙健忙走過去,一手摟住沈悅的小腰,一手拿著自己的雞巴,對著沈悅的陰道口,磨了兩磨,見沈悅的穴口濕淋淋的全是淫水,便一挺腰,『扑哧』一聲,大雞巴就齊根插進沈悅的陰道裡,接著兩手環抱著沈悅的小腰,將大雞巴在沈悅的陰道裡抽插起來。沈悅挺著上身,兩手抱著趙健的脖子,哼哼唧唧的道:「阿健,使勁操,使勁捅,哎喲,好舒服呀!」

這邊宋小易正操著操著,忽聽江曉萍呻吟了一聲,嘴裡哼哼唧唧起來,蒼白的臉也漸漸紅潤起來,呼吸也跟著急促起來了。陸婷婷在一邊見狀,走了過來,把江曉萍的上衣分開,把裡面的乳罩翻了上去,露出兩個滾圓雪白的大乳房。陸婷婷一手一個握住江曉萍的兩個乳房,揉搓起來,并對宋小易笑道:「看你,把江老師給操醒了吧。江老師的乳房真是不小呀!」

宋小易也笑道:「咱們江老師真騷,昏迷這麼半天,我這一操穴,穴裡還往外淌淫水呢!」

這時就聽江曉萍哼了兩聲,嘴裡喃喃的道:「哎喲,好爽,使勁操,爽死我了!」

宋小易和陸婷婷不由得相視一笑,陸婷婷笑道:「小易,你再使點勁,看能不能把江老師操醒。」

宋小易便把大雞巴從江曉萍的陰道裡抽出來,笑道:「看我的。」說罷,在大雞巴離江曉萍的穴口挺遠的地方使勁向前一捅,『扑哧』一聲,竟然整根大雞巴都捅進江曉萍的穴裡,把江曉萍捅的一聳,嘴裡『哎喲』一聲。

宋小易又這樣操了幾次,江曉萍哼唧著慢慢睜開了眼睛。首先看到了陸婷婷一張笑嘻嘻的臉離自己很近,接著又看見宋小易抱著自己的兩條大腿,在自己的胯間聳動著,隨後感覺到自己的穴裡正被一根粗大、火熱的雞巴來回抽插著。一扭頭,又看見趙健摟著沈悅在緊挨著自己的旁邊正在氣喘吁吁地操著穴。江曉萍不禁呆了,又由得宋小易抽插了半天,才道:「你們,你們在幹什麼?」

宋小易笑道:「江老師,這還用問嗎,當然在操穴了。」

江曉萍一邊被宋小易頂的一聳一聳地一邊氣喘吁吁的道:「不行,宋小易,你趕快把那個抽出去。」

宋小易笑嘻嘻的道:「江老師,你讓我把什麼抽出去呀?」說著猛地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只聽得『啪啪』一陣急響,江曉萍實在忍不住了,大聲呻吟起來:「哎喲……哎……宋小易,你頂死我了……哎喲!」

陸婷婷這時也使勁地揉搓著江曉萍的乳房,并把嘴也湊了上去,吻住了江曉萍的嘴。宋小易一不做二不休,以目不暇接的速度把大雞巴在江曉萍的陰道裡飛速地抽插著。江曉萍一時意亂情迷,加上宋小易操的實在太過猛烈,陸婷婷又把自己的乳房揉的像兩個面團似的,江曉萍再也忍不住了,只覺得穴裡越來越熱,快感越來越強烈,不禁一陣頭暈目眩,兩手一把將陸婷婷死死摟住,下身迎著宋小易的抽插,沒命地向前死頂,躲過陸婷婷伸進自己嘴裡的小舌頭,張嘴叫道:「哎呀,不行了,操死我了,完了,我死了……啊……啊……使勁操呀……使勁操老師的大騷穴,操……操!」

喊著喊著,屁股向上一挺,『啊』的一聲,人又昏了過去。宋小易覺得江曉萍的穴裡有節奏的一緊一緊,接著死死的一緊,宋小易就感到龜頭一熱,『噗』的一下,在雞巴的來回抽插中,江曉萍的淫精順著兩人的陰部滴答滴答的滴在了地板上。

宋小易減緩了抽插的速度,氣喘吁吁的笑道:「哈哈,又把江老師給操昏了。」

那邊趙健和沈悅一邊操穴一邊看著這邊的情形,趙健見宋小易把江老師又給操昏了,并且看到江老師剛才高潮時的淫蕩樣,便從沈悅的陰道裡抽出雞巴,對沈悅道:「悅悅,你先等一會,我去再把江老師給操醒。」說著拍拍宋小易道:「來,小易,讓我也過過癮。」

宋小易便從江曉萍的陰道裡抽出濕淋淋的雞巴,一邊甩著一邊笑道:「操他媽的,江老師的水可真多呀!」

趙健湊了上去,見江曉萍的陰道裡還地向外淌著淫水,便笑道:「看江老師的騷水,都能把雞巴洗一洗了。」幾個人一聽都笑了起來。

趙健把雞巴對準江曉萍的穴口,一點也不費力地就將雞巴插進江曉萍的穴裡抽插起來。趙健一邊抽插一邊笑道:「江老師的穴裡也太滑了,一點摩擦阻力也沒有,他媽的,這樣操一個晚上也射不了精呀!小易,是不是你把江老師的穴給操鬆了?」

宋小易哈哈笑道:「我哪有那麼粗的雞巴!那是江老師高潮過後陰道放鬆的結果。阿健,你別急,再操一會,江老師的穴就緊了,穴養的江老師的大騷穴不次于婷婷和悅悅的小嫩穴呢!」

趙健一聽,便不緊不慢的操起江曉萍的穴來。抽送了沒幾十下,趙健笑道:「果然緊了,哎喲,還挺緊呢,好像有點往裡吸呢!」說著抱起江曉萍的大腿猛力地抽送起來。

在趙健的大力抽送下,江曉萍悠然醒了過來,但并沒有睜開眼睛,卻暗暗地體味剛才高潮的快感。但趙健畢竟是大力抽插,粗大的雞巴下下都頂在江曉萍子宮口處,操的江曉萍不禁又興奮起來,嘴裡不自覺地又哼哼起來。江曉萍悄悄的把眼睛睜開一條縫,才發現操自己穴的不是宋小易了,而是趙健了,不禁暗暗想道:「唉,怎麼就這樣叫自己的兩個學生給輪姦了呢?不過這兩個學生的雞巴還真是粗大,操起穴來真是過癮,我這可怎麼辦呢?既然他倆把我給操了,我也就真捨不得他倆了呢!江曉萍呀江曉萍,你真是這麼淫蕩嗎?你平時的高雅端庄都哪裡去了呢?」

江曉萍這邊正在暗暗自責的時候,那邊趙健卻又加快了抽送的速度,使得本已舒服的江曉萍更加舒服起來,已經忍不住大聲的呻吟起來了:「哦……哦……舒服,真舒服,哎呀……爽死了……」

宋小易、趙健、陸婷婷、沈悅相視一笑,趙健邊操邊問道:「江老師,你哪裡舒服?告訴我!」江曉萍一聽,臉不禁紅了起來,使勁地忍著不發出聲音。

趙健見狀,暗自一笑,發力抽送起來,邊使勁地捅著江曉萍的穴邊道:「江老師,你的穴已經叫我們給操了,我們也看見你和高校長操穴了,也看見你用大茄子捅自己的穴了,你還有什麼不好意思的呢?我也告訴你,小易、婷婷、悅悅我們四個人總在一起操穴玩。」

宋小易在一邊也笑道:「江老師,我們是看見你用大茄子解癢,心疼你,才用我們的大雞巴給你解癢的,我們是愛江老師的。今天大家碰到一塊,那是天意呀,真的希望江老師以後能和我們一塊操穴取樂,那該多好啊!」

陸婷婷和沈悅在一邊也點頭道:「是呀,江老師,今天的事只有我們五個人知道,江老師平時也對我們四個最好了,今天我們就和江老師更好了,是不是?」

江曉萍被四個小甜嘴說得也無話可說,心裡想:「反正也是這麼回事了,只要他們四個不說,誰也不知道,還能和宋小易、趙健兩個大雞巴取樂,就這麼著吧。」想到這裡,便紅著臉慢慢睜開了眼睛。

宋小易、趙健、陸婷婷、沈悅見江老師睜開了眼睛,滿臉紅潤的瞄著大家,美麗的臉上有幾粒小小的汗珠,披肩長髮被剛才操穴操的有些凌亂,躺在辦公桌上,一副嬌柔甜美的模樣,不禁都呆了。

江曉萍衝著四個平時心愛的學生微微一笑道:「你們四個小壞蛋,差點把老師嚇死,以後可不許這樣呀!」

宋小易、趙健、陸婷婷、沈悅一聽,『嗷』地一聲從地上跳起來,高興地喊道:「老師和我們在一起嘍,萬歲!」

江曉萍微笑道:「小點聲,讓別人聽見。」

宋小易四人頑皮地吐了一下舌頭。

趙健忙又將大雞巴捅進江曉萍的陰道裡,使勁地操了起來,道:「我讓老師舒服舒服。」

江曉萍被趙健一頓操,哼唧起來:「趙健你的雞巴真粗呀,好舒服呀,使勁捅。」

宋小易在一邊摸著江曉萍的乳房笑問:「老師,你哪舒服呀?」

江曉萍用手打了一下宋小易呻吟道:「哎喲,是穴裡舒服嘛,你真壞,人家不好意思說,你總逼著老師說。」

宋小易哈哈笑了起來道:「阿健,來,讓我操操老師的穴。」

江曉萍笑道:「你的大雞巴我早就領教過了。」說話間,趙健從江曉萍的陰道裡抽出雞巴,宋小易挪過去,把大雞巴『扑哧』一聲就操進江曉萍的穴裡去了。江曉萍『哎喲』一聲道:「輕點操,你想把老師操死呀!」

宋小易一邊聳動著屁股一邊笑道:「我可捨不得操死這麼美麗的老師。」宋小易就這樣抽插起來。

一會的工夫,只見江曉萍從辦公桌上直起了上身,甩了甩臉上的長髮,兩手支在辦公桌上,低頭看著宋小易的大雞巴在自己的穴裡進進出出,嘴裡氣喘道:「操,操,操,小易,快使勁操老師的大騷穴,老師的穴裡現在癢得很,哎喲,小易,老師的大騷穴怎麼樣?夾得你的大雞巴爽不爽?」

宋小易放下江曉萍的大腿,摟住江曉萍的腰,使勁地晃動著屁股,也是氣喘著道:「老師的大騷穴真緊,夾得小易的大雞巴好舒服。老師,你的穴怎麼這麼緊呢?」

這時江曉萍突然喘的更厲害了,叫道:「小易,快點操老師的穴,老師又要高潮了,太舒服了,簡直要死了。」說著兩手一下抱住了宋小易的脖子,將屁股抬離了辦公桌面,嘴裡『啊啊』的叫著,接著又一屁股坐了下去,只剩下急促的氣喘聲。

宋小易也啊了一聲,道:「老師又泄精了,好燙呀。」

江曉萍氣喘了一會道:「不行了,老師太累了,太舒服了,小易,把雞巴從老師的穴裡拔出去吧,讓老師歇一會。順便讓老師看看你們四個操穴。」

宋小易聽了,便從江曉萍的陰道裡抽出濕淋淋的雞巴,扭頭對陸婷婷他們三個道:「老師讓咱們四個操穴,咱們就操給老師看看,怎麼樣?」

陸婷婷笑道:「那能怎麼樣?就是操穴唄,正好我的小嫩穴也癢了。」

江曉萍笑道:「哎喲,平時婷婷可不是這樣呀!」

陸婷婷也笑道:「平時老師不也不是這樣嗎?」說著伸手在江曉萍的陰戶上摸了一把,叫道:「看看,我的手上都是淫水呀!」

江曉萍笑著打了陸婷婷一下,笑道:「死小鬼。」說著從辦公桌上下來,一扭屁股坐在椅子上,從隨身帶的坤包裡摸出一打手紙,在自己的陰戶上擦了起來。

這邊沈悅走到窗前把窗戶關上了,趙健伸手把燈給閉了。宋小易道:「阿健,怎麼閉燈呀?」

趙健笑道:「外面的路燈就夠亮了,咱們能到這樓後面來,那別人就不能來嗎?好容易和美麗的江老師在一起,不能讓別人發現吶,是不是,小易?」

江曉萍在一邊笑道:「趙健真是個小甜嘴。」

趙健假裝生氣道:「我嘴再甜也不如小易讓江老師來了兩次高潮呀!」

江曉萍笑道:「哎喲,趙健還嫉妒上了,好,好,等一會老師讓你把精液射在老師的穴裡還不行嗎?」

宋小易笑道:「那讓阿健把精液射在老師的穴裡,小易的精液呢?」

江曉萍笑道:「好,好,都射在老師的穴裡還不行嗎?」

說笑了一陣,大家的眼睛已經適應了并不算暗的屋裡,宋小易道:「婷婷、悅悅,咱們大家把衣服全脫了吧。」

陸婷婷和沈悅笑道:「脫就脫。」說著,宋小易四人就把衣服脫得光光的。

沈悅道:「江老師,你也把上衣脫了吧。」

江曉萍笑道:「哎喲,還帶上我了。」

趙健笑道:「當然帶了,等一會我還要在老師的穴裡射精呢!」

江曉萍笑道:「好,脫就脫吧。」

宋小易笑道:「阿健,你先操誰?」

趙健笑道:「操誰都行。」說著趙健順手一摟,就把陸婷婷摟在懷裡,道:「就先操操婷婷的小嫩穴吧!」便將陸婷婷扭轉身去,讓陸婷婷把手支在辦公桌上,撅起屁股,道:「婷婷,讓我從後面操你的小嫩穴吧!」

陸婷婷撅起屁股,扭頭對趙健道:「阿健,快把雞巴操到婷婷的穴裡去吧。」

趙健便用一支手摳摸著陸婷婷的穴口,另一支手握著自己的雞巴,從陸婷婷的屁股下面將雞巴頂在陸婷婷的穴口上。陸婷婷看了半天的操穴,穴裡早就淫水直流了,趙健輕易地就把雞巴插進陸婷婷的穴裡抽送起來。

那邊宋小易把沈悅抱到桌子上,分開沈悅的兩條大腿,也是站在地上,將大雞巴操進沈悅的穴裡抽插起來。

江曉萍在旁邊歇了一會,也緩過勁來,便走到趙健和陸婷婷這邊,在趙健的屁股上使勁地推了兩下,把陸婷婷頂得叫了起來。又走到宋小易和沈悅這邊,伸手在沈悅的小乳房上摸了起來。一會工夫,陸婷婷和沈悅都各自呻吟起來,嘴裡不斷的說些什麼『快操』呀,『舒服』呀,『使勁捅』呀之類的淫話。

正當江曉萍來回走動,兩邊助興的時候,趙健『哎喲』一聲道:「來了,啊,我要射精了……」說著,摟過江曉萍,把江曉萍按在桌子上,從後面飛快地將雞巴插進江曉萍的陰道裡,使勁地抽插著。江曉萍就覺得趙健的雞巴更粗更大了,接著就覺得趙健的雞巴一挺一挺地,一股股熱流射進自己的陰道深處,江曉萍也跟著呻吟起來。

趙健好像覺得還不過癮,射完精後,趁著雞巴沒軟,還在江曉萍的陰道裡盡情的抽送了幾十下,才忽的吐出一口長氣,伏在江曉萍的背上,氣喘起來。

那邊又聽宋小易也『啊』地一聲,從沈悅的陰道裡抽出雞巴,趙健忙挪開身子,宋小易過來也是一下就從江曉萍的屁股下面將雞巴操進江曉萍的穴裡,抽插起來。又是一股股濃濃的精液射進江曉萍的陰道深處。

當五個人打掃好了身子,各自把衣服穿好的時候,江曉萍打開了燈,坐在自己的辦公桌旁,微笑著看著自己的這四個心愛的學生,笑道:「還真得謝謝你們,我丈夫成年不在家,使我真的對操穴有種需求。女人嘛,現在也不用忌諱什麼了。所以當初高校長和我操穴的時候,我的感覺真是好極了,但今天和小易、趙健這麼一操穴,就覺得高校長的雞巴到底是老了,沒有小易和趙健這麼持久。」

沈悅在一邊紅著臉道:「老師,高校長的大雞巴也是不錯的呀!」

江曉萍奇道:「悅悅,你怎麼知道高校長的雞巴好呢?」

沈悅扭捏的道:「高校長也操過我的穴呢!」

宋小易等一聽都大吃一驚:「什麼?高校長操過你的穴?」

沈悅道:「高校長是我大舅,他早就操過我的穴啦!那麼大歲數,他的雞巴還真是不比小易和阿健的差。」

宋小易等急問怎麼回事,沈悅搖了搖頭道:「你們急什麼,《淫亂秘史6》裡面不是寫的很清楚嘛!」

猜你喜欢

随机小说

回覆

請輸入你的回覆!
請在這裡輸入你的名字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最近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