租片店打工「精」驗

記得當時是租片店的全盛時期,我打工的那家租片店好大一間,我想可能有個小型超級市場那麼大,甚至還有餐飲區。通常店裡會有兩個員工,但是快打烊客人比較少時,我的同事小傑有時候會先溜走,因為他要去車站接他女友(他女友在外地工作),然後回家打炮。他是個性慾很強的色胚,有時穿很短或是露乳溝的客人走了之後,就會會叫我幫他顧一下,然後到休息室裏面偷偷看片打手槍,我其實都知道,只是我不想拆穿他而已。

店裡的各個角落其實都有監視攝影機,我想客人也不可能不知道,可是有時晚上只剩我一個人顧店的時候,偶爾就會發生一些令人無法置信的事情。

我們的店裡有個角落是18禁的電影,有異性也有同性,還有一些正版A片,而且那個角落相對是位置比較隱密,而且通常,我不知道為什麼,那一區很少單獨逛過去的,也就是說,大部分是情侶才會一起逛過去,而且就會在那邊上演害羞又想要的戲碼。我在想可能那是一種男生對女生的性暗示吧,通常也都親密到一個階段了(才會一起租片回家看),於是他們有時就會在那邊偷親來親去啊,摸來摸去啊之類的,看多了也就習慣了。

只不過有一次,那男的大概是剛下班,超帥的,穿窄版西裝,找得有點像趙又廷那型的,濃眉,單眼皮,眼睛炯炯有神,他也和他的女伴逛到那邊去,一開始也是笑笑鬧鬧,然後就手來腳來,一個不留神,我在把眼光轉回監視器畫面時,赫然發現那男的好像跟那女的身體貼得很近,而且兩個人規律的律動,就好像是………在打炮一樣。

我之所以不敢確定是因為他們兩個正面面對鏡頭,身體交疊在一起,男的在女的後面,臉看起來很陶醉,親吻女生的脖子,他們衣服看起來穿得好好的,女的穿的是裙子,我也不太能判斷那裙子後面到底有沒有被掀開(監視器畫面像素不夠高啊!)總之他們就那樣搖了幾分鐘,過程中女生也都閉著眼睛,直到他們分開,我才似乎看到那個男的好像有伸手去拉拉鏈的動作,不太確定。

我把這件事情告訴小傑,他看了錄影畫面之後說:「我下次也要叫女友來這邊玩…幹!也太刺激了吧!

「拜託不要。我們這邊又不是淫窟。」

「還真的咧!我也不想被你看吼!白癡。結果他們租啥?」

「就……我忘了…」我當然不能跟他講說我只顧著看小趙又廷,腦袋一片空白吧。

過了幾天晚上,快下班前,又剩我一個人在顧店(小傑又趕著去打炮了),然後小趙又廷出現了。他這次好像是自己來,臉有點臭的走向櫃檯。

「請問……有什麼事嗎?」

「你這片子不能看啊!」

「是喔。」我第一次遇到這種問題。

「還是喔,你新來的吧?!」

「抱歉抱歉……我是新來的……」

「店裡就你一個人在嗎??!」

「對,不好意思,他們都先下班了,不然…」

「你去幫我試這片!看我有沒有誣賴你!」

「抱歉…我馬上換一片給你好了……」

我把片名把打進系統一查,才發現那是最後一片。

「先生,抱歉,這片暫時沒有了…」

「什麼叫暫時沒有了!!!那要怎麼辦?!!我女朋友就要看這片啊!!!」

「那不然…我去員工休息室幫你播看看,是不是可以播…好嗎?」

「好吧。那你去弄弄看,我在這邊等你!」

我一邊走,眼角就一直不小心瞄到Eating Out幾個大字,一邊覺得匪夷所思,一邊又被他激動的態度弄得哭笑不得。看什麼Eating Out啊?看男友就好啦?而且小趙又廷陪著女友看這部嗎?不知道他到底知不知道這裡面在演啥呢?知道的話沒可能在那邊大呼小叫的吧?我把電視電源打開,把DVD放進去,咦,沒問題啊,明明就可以播,我覺得可能是小趙又廷太笨不會操作吧,我想乾脆去把他找過來教他弄好了……

一轉身,我被身後的人影下了一大跳,「你怎麼進來了?」

他二話不說把手帕摀住我口鼻,那上面似乎有某種有機溶劑的味道,讓我一時頭昏腦脹,接著他好像用什麼封住我的嘴,我嗚嗚嗚的想要叫,但卻沒力氣,而且手腳也使不上力,於是手也被綑住,綑在椅子上……

濃眉男把店員固定好後,打電話叫他在外面的夥伴把門鎖上,進來。

「阿爾,你真的愈玩愈大欸。」另一個比較壯的墨鏡男進來後對他說。

「本來還想叫我馬子一起來,但我怕她惹麻煩想說算了。她一直想玩3P那個蕩婦。上次我在這裡上她,上得她爽歪歪的還不夠,賤。」

「不然下次我幫你?」

「你行嗎你?你不是一碰到女人就軟屌…」

「你娘咧,你插你馬子,我插你啊,一石二鳥,兩全其美~」

「幹,你去吃屎比較快。」

「你認識這店員嗎?」墨鏡指著被綁在椅子上的店員。

「不認識,哈,但他昨天一直在看我,一直看,就是想被我幹嘛!」

「這底迪,白白淨淨的還不錯嘛,你這樣毀人家名節好嗎?」

「不然你把膠帶撕開問他要不要?」

唰的一聲,黏在店員底迪嘴上的膠帶被撕開。

「拜託…不要……放…放了我…」店員底迪這會兒連話都說不清楚。

「拜託,不要,放了他,有沒有聽到?」

「哇靠。」墨鏡很稀奇的看了底迪。

「想不想被我們輪姦?」

「不要問廢話了,你不想姦他你就旁邊看,我屌都快爆炸了!」阿爾把硬屌從西裝褲裡掏出來,目測那大概有至少17公分長,直徑4公分粗,上彎屌。他把那個強迫店員底迪吞下去,底迪發出咕嗚咕嗚的聲音,嗆得眼淚直流,一直咳嗽。

「你溫柔點好嗎。一表人材卻那麼粗暴。」

「幹!女人就是喜歡我粗暴,懂?」他啪的一聲把大屌甩在店員底迪細皮嫩肉的臉上。

接著阿爾用力地把抵敵的店員制服扯開,啪啦一聲,有幾顆扣子都掉到下上,褲子和內褲也被扯下丟到一邊,換句話說,抵敵的上半身只穿著一件T恤,下半身什麼都沒穿,半軟不軟脫毛而出的肉棒,還有細細腿毛的腿就那樣敞開著。

阿爾使個眼色,要墨鏡把桌上那瓶東西拿去給抵敵聞。本來抵敵還有點反抗的意味,結果那東西一湊近抵敵的鼻尖,他的表情又瞬間渙散了,就像剛吹出口的煙圈才剛成形,卻又馬上消散。

「這東西怎麼那麼厲害啊。」墨鏡看著那起瓶東西嘖嘖稱奇。

「你上次被我幹的時候不就吸過了嗎。」

「對啊。本來很痛的,可是一吸之後,痛的馬上都變成爽的,身體好像輕飄飄的飄在雲端……想到我屌又硬了…」

「很爽吧。」阿爾持續地把大屌拍打在抵敵臉上。

墨鏡也把他的粗屌掏出來搓了幾下。直徑大概有5公分那麼粗,不過長度可能只有14公分吧,半包莖的直挺粗屌。

「他的嘴巴吃得下兩條嗎?」兩個人試著把屌塞進抵敵的口中,但兩個人加起來的直徑實在太粗了,抵敵的嘴並不大,實在實無法容納下兩隻屌,阿爾說,「算了,時間不多,

把他解開吧,我想直接從後面幹他,讓他吃你屌。」

阿爾解開抵敵讓他站起來趴在桌上,而墨鏡就在另一邊餵抵敵吃他粗又多汁的熱狗。阿爾戴完套,隨便抹了點口水就那樣硬插進抵敵的緊閉的菊花。抵敵嗚嗚嗚的叫出聲,應該很痛吧,所以墨鏡又拿了那瓶給抵敵聞,抵敵聞了之後還是嗚嗚嗚的叫,可是那應該是很爽的在叫,因為嗚的口氣完全不一樣。

墨鏡也輕輕喘息著。因為半包莖的關係,他的龜頭其實很敏感,尤其是包皮整個褪到後面的時候,而且男根的味道也因此特別重。

「你別太快射啊。」阿爾一面肏幹著抵敵,一面提醒著墨鏡。

「呼…我又不像你是種馬…他的小嘴不知道怎麼吸力特別夠…」

「他不就是一個愛偷看別人做愛,欲求不滿的傢伙!」啪的一聲,阿爾重重的揮了抵敵屁屁一掌,然後抵敵嗚嗚的大叫。

「幹你娘好爽!」墨鏡也不由得爽叫。

阿爾其實不喜歡在做愛的時候發出聲音,他喜歡狠狠地幹,沈默地幹,聽肉體啪啪啪的擊聲,還有肉棒與肉穴交纏的噗滋聲,佐以忽然拍打屁屁的巴掌聲。如果抵敵的嘴沒有被塞住的話,他會用手去摀住抵敵的嘴,然後把手指伸進抵敵的嘴裡,猛幹,甚至面對鏡子,讓抵敵看看自己被幹有多麼的淫蕩。

「來,換你!」

墨鏡把粗屌慢慢地放進抵敵的一張一闔溢出白汁的肉穴中,抵敵緊閉雙眼,皺緊眉頭,雙手雖被纏住卻緊貼著桌面,對他來說這直徑再怎麼說都太粗了吧,雖然已經經過阿爾上翹巨棒的洗禮,還是非常吃力。

這個時候,阿爾又拿起桌上的那瓶去給抵敵聞,完了之後竟然彎身去吻抵敵的唇,然後用舌頭去舔拭抵敵的嘴唇,鑽進他口中,而抵敵也終於願意回應,伸出舌頭,兩人的舌就在那裡交纏,蠕動,像兩條小蛇在跳交配的舞蹈。墨鏡則趁機一鼓作氣的把肉棒直直地插入,唔,抵敵的炙熱的肉壁緊緊包圍著他的粗屌,以一種令人窒息的緊度,墨鏡的肉棒非常敏感,所以即使是沒有抽插,對他來說快感也很強烈,這也是他之所以不喜歡當1的原因,因為他沒辦法幹人幹太久,可是不幹人他可以爽很久。

「啊……」

這不只是抵敵的呻吟,而是抵敵和墨鏡同時呻吟。因為不知道什麼時候,阿爾已經繞到兩人後面,一股腦挺進墨鏡多毛的屁眼裡。阿爾拿起剛剛沾了那溶劑的手帕摀住墨鏡的口鼻,然後猛肏了幾下。不得不說,阿爾的狗公腰真的非常強大,無論是腰臀的完美曲線,還是幹人的力道都沒話說,「種馬」這個稱號他是當之無愧。

吸入那溶劑之後本來有可能會讓屌軟掉,可是因為墨鏡是憨屌,再加上屌很敏感,又被抵敵溫暖潮溼的小穴緊緊包覆著,令他可以持續充滿著抵敵的肉穴,而抵敵也因為這樣不會太硬的粗棒插在裡面,剛好抵著前列腺而更舒服。

「你…不要給我…太快射…」緊抓著墨鏡的腰,一下,一下猛烈撞擊著肉穴,阿爾還不忘在他耳邊用猥褻的語氣提醒著。

可是一邊被阿爾的上彎肉棒給粗暴的教訓著,一邊又被抵敵未經開發的肉穴緊緊地吸著,每次阿爾頂到他G點的時候,就像強烈的電擊通過墨鏡的前列腺傳遍全身,讓他酥麻得快要死掉,逼得他只得調整呼吸,讓全身的肌肉盡量放鬆,不要讓快感這麼快就達到巔峰。

沒什麼做愛經驗的抵敵,第一次體會到前列腺被這樣溫柔的力道頂著的時候,是有多麼的舒爽,那就好像是有一把火從他的下腹一直延燒到腦袋,有幾度他的腦袋是一片空白的,身體的每一個孔隙全都被快感給佔據,那簡直像是要吞噬掉他一樣的襲來,連叫都叫不出聲的快感。

終於,暫時停了下來。阿爾暫時不動的趴在墨鏡的背上,「你躺在地上,讓他騎在你身上吧。」

阿爾下了指令後,墨鏡就躺在地上,當然地上並沒有多乾淨,但也管不了那麼多了,衣服髒了,回去再洗就好,現在最重要的是,好想高潮啊,他的粗屌拔出抵敵的屁眼,上面全沾滿了白色泡沫狀的黏液,那都是他流的淫水,再擠壓之後變成白色泡沫。底迪的屁眼被肏的紅紅的,整個洞比一開始的時候更開了不少,上面也是全沾滿了墨鏡的淫液。墨鏡真的很會流汁,這也是為什麼阿爾喜歡跟墨鏡做愛的原因,常常摸摸抱抱之後,墨鏡的內褲就會溼透得不像話,阿爾喜歡隔著內褲,用舌頭品嘗那外溢的前列腺液,那不是女人能夠滿足他的。

當抵迪扶著墨鏡的腹部慢慢坐下的時候,他的臉又揪成一團,坐到一半的時候,他失去了力氣,墨鏡的粗屌就這樣猛然整個插入底迪的體內,他啊啊啊的亂叫了一陣,那感覺似乎又比剛剛那些更為強烈,更直指G點中心。阿爾推著底迪的頭讓他趴下去跟墨鏡舌頭交纏,而他自己則是慢慢的,輕輕的撫摸著底迪光滑的背,然後用嘴唇親吻他的臀部,用力啪的一聲掌摑他的屁屁後,用手指沾了口水粗魯的伸進抵迪已經插了一根粗屌的肛門,底迪一邊和墨鏡接吻,卻不斷發出嗚嗚嗚的尖叫,接著阿爾用手扶著他的大龜頭,把它狠狠的塞進那個開花的小穴裡面。

這真的是在挑戰人體極限,真正的雙「龍」入洞,底迪一開始痛得簡直要暈了過去,而墨鏡則是感覺到屌被強烈的箍緊,而且那根肉棒還在肉穴裡面跟他的屌互相摩擦。等到底迪捱過那個痛之後沒多久,他就被快感給淹沒了,一直嗯嗯啊啊的浪叫著,阿爾一邊幹他還一邊抓著他的胸揉捏,不時還用指頭逗弄他的乳頭,嘴也沒有停下來,親吻他的脖子跟耳朵,還把濕熱的舌鑽進他的耳朵裡。

店員底迪畢竟是個未經人事的處男,很快的他就不敵那些感官轟炸,倒抽了好幾口氣,白濁色的液體就那樣像榨汁機那樣被榨出馬眼,一開始用流的,「哦…」他總算又再叫出聲,「啊啊…啊…啊…」隨著他每次淫叫,精液便像噴泉般一道道噴出,但阿爾並每有因此而停下來,反而更用力的擺動他的狗公腰,一下,一下的幹進最深處,底迪最後是爽得倒臥在沾滿精液的墨鏡身上,繼續被幹著,他感覺他的身體快要崩壞了。

而墨鏡的狀況也沒好到哪去,底迪射精的時候不斷收縮著括約肌,使得粗屌在裡面更是被吸得更緊,爽到極點,再加上阿爾巨根不斷來回摩擦刺激著,他終於再也守不住的那樣一瀉千里,全都射進了店員底迪的體內,隨著阿爾的肏幹,白濁的汁液溢出了底迪的肉穴。

「幹你娘…他媽有夠緊的…肏…幹…艮…更…」阿爾拔出了他17公分長,4公分粗的上彎巨屌,瞬間把套子給撕爛,走到前面,抓著底迪的頭髮就狂瀉在他的臉上。

那真是沒完沒了的激烈射精,噴發力道之強勁,射到底迪臉上的還會反彈噴濺,精量也是前所未有的多,平常人射個五、六道就嫌多了,阿爾持續設了七、八,甚至九、十道,每次噴射的量也是多到嚇人,讓底迪的臉上都是他的精華,有些還順著臉頰滑落。

沒想到這個時候,閉著眼睛的店員底迪竟微張小嘴,伸出舌頭去舔舐那些滑落的鹹腥,阿爾看到了這一幕,忍不住去舔舐底迪的嘴唇,和他接吻,於是他也嚐到了自己的精液,那裡面有著強烈男人荷爾蒙征服欲望濃厚的刺激性氣味。

阿爾和店員底迪用舌頭交纏著,珍惜地享受在回到現實之前的這滿足的一刻。

前一篇文章孕婦淑珍
下一篇文章兩個女友換著玩

猜你喜欢

随机小说

回覆

請輸入你的回覆!
請在這裡輸入你的名字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最近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