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林佩瑤的一夜情

前幾天晚上,我的一個己離職的舊女同事,她名叫林佩瑤,她是公司的秘書,芳齡20,擁有一雙風情萬種的一雙大眼睛,充滿誘惑的小嘴,她身高大約165,皮膚白裡透紅,擁有34D豐滿的上圍及下圍,我尤其喜歡她那渾圓翹起的屁股,有著完美的曲線身型,她是我喜愛的類型,但在公司裡她比我高級,加上對我的態度不太好。於是我很多時都幻想把她壓在胯下征服她的情形,簡直是我的飛機女神。

有一天,她打電話給我說電腦壞了不能上網,希望我可以上她家維修,於是我便上去她的家,到了她家後,我發現只有她自己一個人住,她當天穿著小背心及超短裙,看到一雙白皙的美腿,哇!真的很正,我問她有沒有汽水,她說沒有汽水只有啤酒,我說不要了,於是她自己一個人喝。

接著,我便開始修理電腦,她就坐在我的旁邊,她把頭靠過來看,她呼出的空氣一直吹在我臉上,不知是否酒精的關係,她突然把手放到我的大腿內側,而且一直向上摸,直至摸到我的肉棒和蛋蛋。本來她坐在我身邊時我己經扯了一半旗,被她玉手一抓之下,雖然隔住條褲子,但好快就扯硬旗了!

她說我的肉棒很粗大,能不能拿出來給她看看,於是我便隨口說:「你幫我口交,我就給你看!」

想不到她居然答應了,於是我馬上把肉棒拿了出來,我的龜頭己硬到發紫,我肉棒雖然不是很長,但是都算粗,她看到我的肉棒都很驚訝!

我坐到她的床邊,她就跪下來幫我吹喇叭,首先是我蛋蛋,然後是肉棒和龜頭。接著,我把肉棒放到她的櫻桃小嘴裡面。我看著她的乳溝及撫著她的秀髪,問她我的肉棒粗還是男友的肉棒粗,她說我粗些,我看到她欣賞的眼光真是很興奮。可能她經常和男友口交的關係,她口技非常好,搞到我很爽,我也是第一次被女孩子口交。

大約十分鐘後,我想忍但是實在是忍不住,在快要射精的時候,我抱緊她的頭幾秒,我想有八成的精液都射進她的嘴裡,看她想把精液吐出來的樣子我很不安,我求她不要吐出來,求了很久後來她才答應把精液都吞了。

雖然我剛射了,但是我己經有三個月沒碰過女人,所以我的慾火還未消退。心想今天大好機會,一定要上了她。接著,她起身想離開的時候,我馬上抱著她,我說「繼續吧,我想要跟你做愛。」

她用手推開我不斷掙扎,但她怎夠我大力,抱住她軟若無骨的身體加上聞到她的女兒香,我怎會放手。

我緊緊捉著她不放,她不斷說:「不要,不要,不要…」

但我不理她的叫喊,反而瘋狂地吻她,由她的肩一直吻上去,直至吻到她的耳朵後,她全身一震,身體開始放軟了,我似乎找到她一個敏感的地方,她開始不反抗而改為抱著我了。

我把她的小背心及胸罩都給脫了,她的乳頭是粉紅色的很可愛,胸部尺寸剛好一隻手可以掌握。接著,我邊吸吮她的乳頭邊撫弄她白滑的雙乳,她發出了輕輕的呻吟聲,她乳頭好快就硬了。其間我肉棒一直摩擦她的下身,大約5分鐘後,我想撫弄她的下體,但她雙腿夾得緊緊,我無法得逞。

我把她抱到床上繼續愛撫她。她說要把第一次留給老公,口交及乳交都沒問題,但是我就不可以碰她的下面。她說連男朋友都不准進入她的身體。我想不到她竟然還是處女,我今天更決定要把她破處,奪去她的貞操,給她一個成人禮。

於是,我便騙她說只是想看看你的下面,我不會亂來的,在苦苦哀求加上我的愛撫下,她終於肯鬆開雙腿,我最後成功把她的內褲也給脫了,她終於全裸出現在我的面前(可恨沒有相機拍照留念)

。跟我想像一樣,她下面早己濕了,她陰毛都算濃密,看到她的陰唇一字型夾得緊緊,陰蒂還很嫩,應該是未被人插過。於是我伸手去撫弄她的陰戶,我說:「我只是摸幾下,不會插進去的。」

她身體也很合作把雙腿M字型張開,我繼續撫弄她的陰戶,把一根手指輕輕伸進她的陰道,一根手指摸她的陰蒂。她裡面己經很濕,我很小心,如果手指不小心戳穿那片膜了就糟了。

她閉起眼睛很享受的樣子,她說:「請你不要再摸了,我…」

她的洞口也張開了,而且有淫水流出,我認為是時候了,趁她不留意時插她,但洞口太窄進不去,卡住了龜頭,她說:「你這個壞蛋,你快點拔出來…不要…嗚嗚嗚…好痛…」

她知道我想奪去她保存了20年的處女貞操。她奮力掙扎,於是她用雙手用力推我的上身,嘴裡低聲叫著:「你放開我,不要了,不要……」。

在她的聲音裡,我聽到了恐懼和怯懦。這種少女的驚恐,更加令我興奮。我看她哭出來了,我沒有理會她的哭泣及叫罵,我的嘴貼到她柔軟的雙唇上,強行把她的舌頭含在嘴裡,在這種情況下,她只能發出「嗚嗚」的聲音。

由於我的身體及手都完全壓住她,她用力扭動下身想擺脫我的侵犯,但是反而幫助我進一步的插入。我感到龜頭己順利插入洞口及刺破了她的處女膜。這一刻我很興奮,因為我終於達成了願望和她做愛,比她男友更早一步奪取了她的貞操而成為她生命中第一個男人,這是無法改變的。

雖然我好像在強姦她,但我的良知很快被慾火蓋過了。我知道我不能心軟,因為這是征服她的關鍵時刻。

接著,我屁股用力向前一挺,在她沒有任何心理準備的情況下,順利將根肉棒插了一半進去。

處女的陰道就是不一樣,我插進去感覺非常緊,也就在我穿破這一層阻礙的同時,她忍不住叫出聲來:「啊!痛……」

破處的痛苦使她像瘋了一樣,瘋狂的扭動著身體,怎奈身體被我的雙手扣得死死的,沒有半點活動的餘地。無奈之下,她只有挺直身體,忍受著我在她身體上的第一次開發。最後我的肉棒都順利全根沒入。

她已經放棄了抵抗,我的動作就放開了。我的肉棒已經齊根插入了,處女的陰道緊緊的摩擦著我的肉棒,龜頭上的褶皺也在她陰道的內壁上來回摩擦,帶來一浪又一浪的快感。在我來回的活塞運動中,我感到抽插越來越順暢,她下面的小穴就像一張小嘴,越來越燙,越來越濕滑,時不時還收縮幾下,像是在吮吸我。

我繼續快速狠狠地抽插,她口中也發出呻吟的聲音,應該也開始爽了。而我慢了抽插的速度,大約插了幾分鐘之後,我把她反了過來,今次用狗仔式從後面進入,把她的屁股抬高,一手按住腰一手抓著她的奶,大力的抽插發出啪啪啪的聲音。

一陣抽插後我感到她呼吸急促,雙頰通紅,而陰道傳來一陣陣的抽搐,我想她應該高潮了,其實我也差不多了。到當我感到龜頭有想射的反應時,故意沒有抽出來,於是我濃濃的精液全部都射進她的子宮,趁著肉棒還硬的時後又插多幾下。

我找不到衛生紙,隨手拿了她的內褲來擦拭我那沾滿精液和她愛液跟處女血的龜頭(我拿走了她這條內褲作為我的紀念品)。

當晚我沒有離開,我幫她穿回衣服,抱著她一起睡,一直到天亮我才離去。

猜你喜欢

随机小说

回覆

請輸入你的回覆!
請在這裡輸入你的名字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最近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