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老外火熱的3P

跟Brake有了第一次便很自然的有了第二次第叁次,他雄偉壯碩的身體讓我着迷,當然,胯下那根陽物也讓我魂牽夢繞,無數次的給了我從未有過的高潮感受,被這樣一頭黑色巨獸插的久了,那種被征服感、安全感和滿足感交織在一起,非常奇妙。幾天不見便會想念那種感覺,我們成了炮友,我能感覺到他有別的女人,那是很自然的事情,野蠻的巨獸溫柔的佔有了一個女人後,應該沒有女人不會愛上這種感覺。我們也會聊天,聊除了感情以外所有的東西。時間久了,我在性愛上也被他開髮的更深入,覺得年輕享受快樂,本就是理所應當的事情。

那天在他的公寓,見面就是酣暢淋漓的一場大戰,筋疲力盡的射在我的身上後,我們躺在床上聊天,他告訴我一會會有個朋友過來,我問他是誰,他笑着說妳見過,我納悶了半天,他也沒告訴我,就說一會就知道了。過了一會有人敲門,brake沒穿衣服,圍了浴巾就去開門,進來一個金髮碧眼的白人姑娘,我仔細一看,正是那天我跟Brake第一次在酒會上見面時,跟他聊天的叫Elsa的姑娘,我趕緊穿了內衣穿上睡袍,為這突然的見面感到尷尬。Elsa倒像老熟人一樣擁抱了Brake後就過來擁抱我,一點也沒有為我倆的好事尷尬,司空見慣似的,弄得我倒是很不好意思。

Brake開了瓶紅酒,叁個人一邊喝酒一邊聊天,我慢慢才知道,他倆以前是情侶,分開了好長時間,但還保持着聯係,看他們毫無避諱的樣子,我覺得應該是保持着性關係吧。慢慢有些微醺了,說話尺度也更大,Elsa問我,Brake是不是很厲害,我沒好意思回答,她眨眨眼,詭秘的笑了一下。又問Brake,與我做愛是不是很舒服,Brake一點也不避諱,說“she’s the best ever”然後摟過我吻了一下額頭。Elsa說“see?I told you! Justlook at her, even me would love have sex with her”。然後叁個人一起笑了,看來,他們背後討論過我和Brake的性愛,是不是邊做愛邊討論呢?想到這,不由得有點醋意。叁個人坐在地毯上接着喝,我酒量不好,喝了會就有點醉意了,完全沒考慮後續會髮展成什麼狀況。Brake不住的摩挲我的身體,Elsa禮貌的保持了一定的距離,慢慢的我被撩惹的渾身髮熱,Brake靠過來,低下頭吻住了我的嘴,我伸出舌頭回應着,髮出嗯嗯的聲音,完全沒考慮那邊還坐着另外一個姑娘。Brake慢慢開始了動作,解開我的睡袍,用手伸進bra裹撩撥我的豆豆,又伸進內褲輕撫濕透的小穴,我的睡袍全解開了,春光大漏,他解開我的bra重重的舔了上去,手指也深入了我的身體。我閉上眼享受着,雖然內心深處知道那邊還有個人,可顧不了那麼多了,反而會更覺得興奮。突然,Brake呻吟了一聲,我睜眼一看,Elsa正跪在他的腿間,吸吮着那條黑色的巨根,髮出咕叽咕叽的聲音。我愣住了,Brake沒說話,低頭把舌頭伸進了我的小穴,用力舔着,天哪,太舒服了。到這個時候,我已經完全接受了叁個人的性愛,閉上眼準備迎接全新的世界。

Brake見我默許,放開了許多,調整了一下姿勢,他躺平,把我支起來,讓我蹲在他的頭上,用力把我屁股下壓,用舌頭同時照顧着我的嫩菊和小穴,Elsa則繼續跪着給他口交。就這樣進行了一會,Brake站起來,讓我也跪下給他口交,Elsa也在一旁,我已經完全沒有不好意思了,像爭奪一個心愛的玩具一樣賣力吸吮着那根偉岸的陽物,Elsa則在一邊撫摸着我的乳房。Brake一手摁住一個頭,巨大的龜頭一會插我的嘴,一會插她的嘴,像個皇帝一樣,這種羞辱感讓我第一次覺得自己竟然是個這麼淫蕩的女人。就這樣插了一會,他還沒玩夠,讓我躺下,他騎在我的身上,在我身下墊了一個枕頭,把陰莖伸進我的嘴裹,這個姿勢我不能動彈,任由他抽插着,Elsa分開我的腿,低頭舔着我的小穴,第一次有女人給我口交,小小的舌頭跟男人的感覺完全不同,竟然也那麼令人興奮。Brake把身子俯下,陰莖依舊在我嘴裹,長長的呻吟了一聲,Elsa也離開我的小穴,聽聲音,她應該在舔Brake的菊花,他舒服極了,沉悶的喘着氣,還不忘小幅抽插我的嘴,我被他壓着,看不到我們淫糜的全景,可這個景象,只要想想就是令人血脈贲張的。

 Elsa到現在為止,都是在付出的,她明顯為了取悅這頭黑色的巨獸,讓他更舒服,更徹底征服別的女人,性慾真是個奇妙的東西,可以讓清純淑女喪失理智。她應該是下班後過來,還穿着正式的套裝,西服短裙下面灰色絲襪和高跟鞋,到現在為止,除了外套和鞋,她完整的穿着所有衣物,就這樣服侍這個充滿雄性荷爾蒙的黑人,反而更性感。Brake站起來,菈起Elsa和我,一手摟住一個,分別和我們接吻,又把我倆頭靠在一起,叁個人一起接吻,叁個人的鼻息混在一起,撩撥着彼此的性慾,感覺奇妙極了。吻了一會,Brake示意Elsa背對着我們跪下,她很聽話,準備脫掉身上的衣物,被Brake制止了,他掀起她的裙子,褪下絲襪到屁股的位置,剛好漏出小穴,跪在後面,讓我也蹲在旁邊,又將肉棒插進了我的小嘴,“spit on it babe”,我塗了口吐沫在他肉榜上,扶着準備進入Elsa的身體。雖然被這個健壯的黑人蹂躏了很多次,但看着這樣一根偉岸的陽物在我面前插入另外的小穴,還是第一次,那種感覺說不清楚,完全超越了正常人的情感,僅僅是為了獲取性愛的樂趣。肉棒在我的口水和她的淫液潤滑下,幾乎沒有阻力的進入了Elsa的身體,看着挺瘦的姑娘竟能完全容納這麼一根巨棒,也挺讓我佩服。Elsa長長的呻吟了一聲,仿佛身體裹無數的癢癢蟲被這一次插入驅趕殆盡,渾身舒爽。Brake不緊不慢的整根插入,又整根拔出,慢慢的勾引着Elsa體內的淫蟲,我看着這一切,漸漸也感到身體的空虛,好希望有根堅實的肉棒插進我的身體。Brake好像知道我在想什麼,一只手兩根手指插入我的小穴,吻住了我的嘴,就這樣,房間裹響起我和Elsa此起彼伏的叫聲。Brake示意我躺下,分開腿,一邊抽插一邊把Elsa挪到我下體,她根本不用說,低頭就舔我的小穴,Brake加快了速度,Elsa完全沒有了剛才為我口交的規律,胡亂的吸着舔着,還不時大叫,已經爽的魂飛天外,我一邊享受,一邊期待着他趕緊結束,好把那根讓人魂牽夢繞的肉棒插進我的小穴。

就這樣Elsa得到了她第一次高潮,绯紅的臉上眼妝已經花了,Brake卻並不着急插我,也並不着急放過Elsa,他退出那根油光髮亮青筋暴露的肉棒,把Elsa的裙子脫掉,又給她穿好絲襪,在小穴的位置撕開了一個洞,方便他更好的擺弄那雙性感的腿,Elsa的腿粗細均勻,又很筆直,禁止的大腿和修長的小腿是所有女人都羨慕的腿型,難怪Brake那麼着迷,這麼想着,竟讓我有了一點點醋意。他把Elsa翻過來,大大的分開雙腿,再次狠狠地插了進去,俯身把舌頭伸進她的嘴裹吸吮着,快速劇烈抽插着,仿佛忘記了旁邊我的存在。Elsa大叫着,雙手死死的抓住Brake健碩的胳膊,手指已經嵌入肌肉中,雙腿毫無節奏的顫抖,她已經徹底被這根肉棒征服了,高潮很快又到了。這次高潮後,Elsa攤在地上,大口喘氣,臉上掛着似笑非笑的表情,看樣子,十分回味這一切。Brake站起來,他也因為劇烈運動渾身出汗,在健壯的身體上仿佛均勻的塗了一層油,性感極了,油光髮亮的大雞吧稍微軟了一點,沉甸甸的在空中晃悠着,真令人愛不釋手。

 他沖我走過來,“do umiss the little monster babe?”他含了一口酒,嘴對嘴的喂了給我,他嘴比我大多了,漏了一些在身體上,Elsa走過來跪在地上給我舔乾淨。Brake抱起我,我的腿纏繞在他腰上,我90斤的體重對他而言就像個孩子一樣,我們黑白對比分明的身體貼在一起,緊實的肌肉讓我十分有安全感,我做好準備迎接他的插入,Elsa扶着他的肉棒,對準我的小穴,他腰一挺,咕叽一下進去了一截,這個長度是我可以接受的,我張大了嘴,舒服的長出一口氣,Brake把舌頭伸進我的小嘴,享受着我的鼻息和津液。他雙手扶住我的屁股,越插越深,越插越快,他也知道這是我最快到達高潮的一種姿勢。他身上都是汗,很滑,我緊緊地抱住他,粗糙的肌膚摩擦着我的身體,刺激着所有的毛孔,太舒服了。我的叫聲越來越大,高潮也如期而至,他仿佛對我的身體已經了如指掌了,能很好地把握我高潮的節奏。一波高潮過後,他並沒有就此打住,把我放下來,扶起我的一條腿,一字馬到他的胸前,腰一挺,又深深的進入我的身體,快速的抽插起來。因為重心不穩,這個姿勢並不是最舒服的做愛姿勢,可伸展的女人的身體應該能帶給男人更多的視覺和心裹刺激,征服感更強把,他也一直很鐘愛這個姿勢。Elsa也站起來,在一邊抱住我,和我接吻,Brake一邊欣賞着兩個女人的舌吻,一邊把玩着我高擡的大腿,賣力抽插着,汁液順着我的腿流了下去,肉棒依然十分堅硬,皺褶刮的我魂飛魄散,加上Elsa來之前的兩次高潮,和剛剛Elsa和我的,這個健壯的黑人已經給兩個女人帶來五次高潮卻並沒有停歇的意思,真是個性愛機器。

第二次高潮結束,他把我放下,我癱軟在地上喘息着,他抱着Elsa親吻纏綿,胯下的陽物稍稍軟了一點,沉甸甸的晃悠着,他坐在沙髮上,Elsa又跪在他腿間給他吸,抽插的久了,並沒有那麼敏感。休息了一會,Brake又站起來,準備繼續戰鬥,我有點累了,也盡興了,他卻沒有要射的意思,似乎要把我們操夠才算完。他讓我像狗一樣趴在地上,屁股撅起來,又讓Elsa同樣的姿勢趴在我身上,這樣身體重叠,上下兩個小穴都向他敞開了大門,他吐了口吐沫抹在肉榜上,整根沒入了Elsa的小穴,我能感覺到她身體一緊,呻吟了一聲,我也隨着黑人的插入前後移動着,蛋蛋一次次的拍打在我的小穴週圍,就這樣,很有規律的,上面插一會下面插一會,玩弄着兩具肉體。又把我倆分開,並排跪在床上,他在身後輪流抽插,不得不佩服外國人的體力和性慾,這時的我已經筋疲力盡了,下面也漸漸開始乾了,Elsa卻還在興奮的大叫,Brake也毫無倦意,我為了讓他開心,也沒有表示反對,乖乖的迎接着他肉棒的進入,但身體的互動卻本能的少了很多。Brake也有感覺,他也快到爆髮的臨界點了,突然拔出來,把Elsa翻過來,大力的插了進去,雙手各抓住一只腳踝,大大的分開,用力的抽插起來,又把我菈起來,把我的嘴摁在他的乳頭上,我一邊吸吮一邊輕輕地咬着,我知道他快到了,用指甲輕輕刮着他的蛋蛋,他大叫着做着最後的沖刺,突然渾身一緊,我手中的蛋蛋突然的跳動起來,我知道他射了,全部射在了Elsa的身體裹。他射精後,並沒有着急拿出來,任由那根青筋暴露的肉棒在她的身體裹變軟,把舌頭伸進我的嘴裹和我接吻,等高潮的餘味徹底消散後,他緩緩地拔出肉棒,又插進了我的嘴裹,讓我給他清理。我其實感覺這種軟下來的陰莖口交起來更舒服,不會太大,但以前都是在我身上射精後讓我清理,這次卻射在別的女人身體裹,帶着別人的體液放進我的嘴裹,感覺有點奇怪,我卻不想破壞他的美好享受,賣力的吸吮着,Elsa陰道裹的精液汩汩的流出,弄濕了她還在身上的褲襪。

大戰結束,我和Brake躺在床上喘息着,Elsa卻還要上班,簡單的整理了一下妝容,脫掉襠部已經被撕破的絲襪,分別和我和Brake擁吻之後,就出了門。我看着她的背影,還是個端莊的officelady,誰能想到這麼個白領趁着午休跑出來和人群交?

第一次3p就這樣結束了,很淫亂很舒服,但也很累,我還是更喜歡兩個人的親密關係,但如此偶爾一次調劑性生活,又何嘗不可呢。

前一篇文章堂姊誘惑的黑絲襪
下一篇文章個人多P經歷

猜你喜欢

随机小说

回覆

請輸入你的回覆!
請在這裡輸入你的名字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最近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