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院原來是妓院

我在十六歲時就跟着大我兩歲的姊姊到台北來了,台南老家衹剩下媽媽和妹妹。現在十八歲了,礙於跟姊姊同住諸多不便,而自己搬到外面住,因爲工作而不小心壓斷了左臂骨,現在躺在病床上靜養,這幾天下來真是睡不好,怪也衹能怪這間醫院的護士妹妹太漂亮了,算一算時間也應該要來巡房了。

念頭還沒閃過,護士長帶着三名護士逐一查探病情,衹聽她們對對面兩床的病患說幾時可出院,一個下午,一個晚上。我心想:「那今晚就衹剩下我一個人了!」我早就在期待他們的出院,要不,想做什麽都沒法作。

最後一個人出院時,姊姊送晚餐過來,那人直盯着姊姊看,姊姊視以爲常的走到我身邊坐下,我則對那病人報以憤怒的眼光,直到他走出門口才作罷。

轉頭面向姊姊,正好這時姊姊換過翹着的腿,我的目光自然而然的移向紅色窄短裙的深處,隐約見到姊姊那被肉色絲襪包裹着的白内褲,我的肉棒自然的因眼前的春光而勃起,雖然衹一瞬間,在我感覺卻是好久好久。

我還陶醉在剛才的景像之中,姊姊打開便當,說:「趁熱吃吧。」我回過神來,用右手将飯一口一口的放入嘴裏。姊姊側坐在床沿,雙手扶住放在我肚上的便當,問我:「有需要什麽?我明天幫你帶過來。」我想了一下,說:「幫我帶幾本書來好了。」姊姊微笑着說:「我幫你帶幾本小說來好了。」我點了點頭,「嗯」的一聲算是答應。

姊姊等我吃完收起了便當,開了一罐果汁給我喝,和我聊到近十點才離開,望着姊姊姚窕的背影,又想起剛才的「春景」,肉棒又勃起,衹覺按捺不住,起身往浴廁走去,卻發現姊姊的皮包挂在椅背上,也不管那麽多了,走進浴廁将馬桶蓋蓋上,褲子退到膝蓋,右手握住漲大的肉棒套弄起來,腦海中一直想着姊姊的裙底風光,口中喃喃念道:「姊姊,姊姊┅┅」衹覺精門一鬆,一陣快意催逼着乳白色的精液狂射而出。

當我收拾好站起身來,衹覺門縫中人影一閃,才驚覺原來剛才急忙中門沒有關好,心中疑惑:「剛才是誰在門口?那剛才我做的事┅┅」一想到這裏就開始擔心。

我裝作若無其事的走出來,病房内空蕩蕩的沒有人,卻見椅背上的皮包不見了,心中猜想:「難道是姊姊?」又想:「如果是,她有沒有看到剛才的事?」心底深處莫名的念頭冒起,衹覺希望她沒有看見,可是又希望有看見。自己安慰自己:「不會是姊姊,衹是錯覺。」但是,椅背上的皮包呢?心中忐忑不安的睡覺。

睡到半夜,一陣尿意把我從睡夢中撐醒,衹好掙紮起床,也沒開燈,衹借着月光走到廁所解放,門衹随手推上,尿到一半,聽見有人開門走進病房,并聽見兩個女生細微的嬉笑聲,我好奇心起,躲在門縫偷看,衹見兩個護士親密的相擁接吻,一個短髮俏麗,一個長髮微卷。

短髮護士一直處於被動,半推半就,長髮護士一邊親吻着,一邊隔着衣服揉搓短髮護士的胸部,我不敢相信眼前所發生的事,心想:「幸好尿急起床,不然就錯過好戲了。」再看過去,衹見短髮護士推開長髮護士的手,四下望一望,細聲說:「還是不要在這裏吧。」長髮護士繼續動作細聲說:「你放心,這間病房的病人都出院了,沒人會來的。」躲在浴廁的我聽到這句話,心想:「那我算什麽?」再看下去,衹見長髮護士伸手解開了短髮護士的鈕扣,短髮護士不安的說:「玲姊,我總覺得有人再偷窺我們。」玲姊安慰着說:「萍妹放心,沒人的。剛才查過住院記錄了。」邊說邊将萍妹的護士服脫下來。因爲那個叫萍妹的背對着我,所以我衹能看見她的背部,曲線玲珑,白色絲襪裏纖合度的雙腿,和那被白色花邊内褲裹住的臀部是我注視的焦點。

對面的玲姊正對着我脫下身上的衣褲,裸體呈現的刹那令我口乾,雖然不是第一次看見女生的裸體,但玲姊高挑的身材,完美的曲線比姊姊要好,(曾偷看姊姊洗澡,這篇偷窺的故事将再另一篇文章中叙述,也是我搬出來的原因。)雖然略瘦,但是乳房卻不小,小腹下的黑森林也是茂密非常,昏暗的燈光下,有一種飄然若仙的姿态。等我回過神時,兩人已經全裸相擁熱吻在一起,萍妹也好像抛開顧慮迎合玲姊的挑逗。

四唇慢慢分開,玲姊将萍妹推倒在空病床上,萍妹自然的将雙腿大分踩在床沿。我藉着月光看到萍妹的陰部微微發光,大陰唇中包着小陰唇,小陰唇中包着陰蒂,朦朦胧胧地似乎很深遠,心中呐喊:「誰來開個燈吧。」第一次看見活生生的陰毛下部,不是看色情片就能夠滿足我現在的心态,心中的悸動是無可比拟的,我掏出我的肉棒輕輕套弄,看着玲姊就口去舔萍妹的陰蒂,萍妹口中發出愉悅的呻吟,我右手的速度不知不覺的加快節拍。

玲姊嘴巴沒停,左手中指卻往萍妹的洞口挑逗,慢慢的将身體移向床上,右腿跨過萍妹的身體成69姿,好讓萍妹也可以讓自己爽快。

萍妹用兩手扒開玲姊的陰唇,伸長舌頭往深處深入,這時玲姊衹感到異物進入自己的肉洞中翻攪,【本文轉載自1000成人小說網(1000novel.com)】使原本空虛難耐的感覺得以宣洩,心中一蕩,大量的淫水奔騰而出,衹濺的萍妹滿臉都是。

玲姊衹顧着享受,卻忘了繼續服務萍妹,衹見萍妹臀部上擡,四處尋找玲姊的手指,我見這淫靡的畫面狂性大發,忘了正在偷窺别人的隐私,右手的速度更加快了,直到将要射精的時刻,全身一軟往牆上靠去,卻靠到門上,衹聽「碰」的一聲,病房中的三人同時停止了動作。

我握住肉棒,些許精液從馬眼慢慢流出,不敢移動身體,卻不知道她們兩個有沒有聽見,靜聽門外的動靜,聽不到任何聲音,衹聽見自己的心跳聲。大着膽子,慢慢的移動到馬桶邊,心中默禱:「希望她們聽見聲音,已經被吓走了。」小心翼翼的抽出一張面紙,正要擦掉龜頭上的精液時,「碰」的一聲,浴廁門被打開,同時燈亮了起來,玲姐的聲音在背後輕聲叫:「不要動。」

二、浴室中三人交歡

我緩慢的回過頭去,衹見玲姊一絲不挂的站在門口,原本美麗高傲的臉上露出詭異又得意的笑容,我卻像做錯事的小孩一樣楞在當地,不敢有絲毫舉動。

萍妹像是害怕什麽一樣的躲在玲姊身後,眼睛睜的大大的,這時我才看清楚兩人的面貌年紀,玲姊大概有二十五、六,萍妹則十七八、九和我差不多。

玲姊從萍妹手中拿過一團白色的東西走到我身後,從後面繞過我的身體将我的右手反在背後,接着我衹感覺到一條柔滑的繩子套在我的手上,被打了幾個結後拉向牆上的毛巾架,我的身體衹得轉了過來,看見綁在手上的繩子原來是一條白色絲襪,看着玲姊把我的右手固定在毛巾架上,我奇怪的問:「你┅┅」還沒說完,玲姊迅速的拿一雙白色褲襪塞入我的口中,又抓住我被打上石膏的左手拿另一隻絲襪綁住,固定在洗手台上的水龍頭上,我這時才想到要反抗,卻來不及了,暗罵自己失了先機,索性坐在馬桶上,暗道:「我看你們要搞什麽鬼。」可是想到肉棒暴露,而龜頭上的精液還在,就覺得不好意思。

把心一橫:「反正都被你們看光了,我也瞧你們夠本了,再跟你們要點利息吧。」心一寬,眼睛往她們的裸體上看去,軟垂的肉棒又再度勃起,衹見萍妹大大的眼睛直盯着我的肉棒看,好像從未見過一般,玲姊則是裝作沒什麽的樣子,繼續将我的雙腳用毛巾綁在一起,卻又一直偷瞄。

玲姊将我的腳綁好以後站起身來,把蓮蓬頭拿在手上調和冷熱水,把萍妹拉進浴室,兩人就在我面前洗澡,萍妹顯得不好意思,一直望向我。

我見到眼前的春光,肉棒已經漲到極限,衹見玲姊雙手在萍妹身上塗抹,分别将自己及萍妹的下體沖洗乾淨,望着我,臉上露出微笑,朝我走了過來,蹲跪在我面前,貪婪的眼神直盯着我的肉棒。接着伸出舌頭,舔了一點我龜頭上的精液,在嘴裏品嘗着味道「啧,啧」作響,同時看了我一眼後,将我整個龜頭含在嘴裏吸允,将我龜頭及尿道中的精液,盡數吸進口中含着,嘴巴離開我的龜頭,擡頭望向萍妹招了招手,萍妹會意走了過來,蹲在玲姊身邊。

接着她們的動作讓我興奮到極點,簡直不敢相信我會親眼見到,玲姊竟将托着我精液的舌頭放入萍妹的口中,萍妹也不抗拒的含着,并将舌頭上的精液托出交纏玲姊的舌頭,我的精液和着她們的口水在她們口中傳來傳去,直到兩隻舌頭分開時,我的精液在她們的舌頭間拉開一條細絲,此時我原本已沸騰的心,好像要從嘴裏跳了出來,心中呐喊:「啊,讓我死了吧!」兩人分别将精液吞入肚内,玲姊看着我笑着問:「想要我們嗎?」我一時還會不過意,玲姊又對我說:「便宜你了。」說完,站起身來轉身背對着我微蹲,右手向後扶助我的肉棒,左手扒開自己的肉穴作勢要坐,這時我才看清楚肉穴的模樣,雖然角度不好看不到全貌,卻使我心中激蕩,連帶着肉棒陣陣抖動,才想到玲姊要跟我做愛,衹聽她自言自語:「這麽大,不知道會不會痛。」遲疑了一下,朝着我的肉棒緩緩坐下。

我衹覺得我的龜頭被濕滑柔軟的肉穴慢慢吞食,過了一陣緊繃感,有一種豁然暢通的感覺,聽見玲姊口中輕輕「噢」的一聲,有點痛苦的感覺,暫停了她屁股往下的動作,深深吸了一口氣,又繼續慢慢坐下,身體開始有點彎曲,痛苦說道:「你的┅┅真是太粗了,好┅┅難┅┅難進┅┅」我的肉棒被肉穴一點一點的吞入,那種緊繃的感覺充斥整隻肉棒,我全身的細胞也跟着緊繃了起來,直到整跟沒入,龜頭頂着子宮肉門,有一種壓迫感。

玲姊又深吸一口氣,屁股在我胯下緩緩的上下移動,身體一下右歪、一下左歪,口中還發出痛苦的氣音:「噢,啊┅┅噢┅┅」玲姊的肉穴随着臀部的移動,刺激了陰道壁,衹覺肉洞中越來越濕滑,臀部也就越動越快,原本的疼痛感漸漸轉爲舒暢,肉洞中轉圜的空間也慢慢變大,口中發出愉悅的呻吟:「哈┅┅好┅┅嗯┅┅嗯┅┅嗯┅┅」心情激蕩之際,動作也越來越狂野,覺得還要,而且要更多,呻吟的聲音也随着身體的起伏轉變爲浪叫。

玲姊更爲了滿足自己的需求,兩腳八字大分踩在我的大腿上,雙手向後撐在我的胸部上身體後仰,整個肉洞貼着我的肉棒根處磨動,好讓我的肉棒頂着她的花心來回摩擦,我衹覺得陣陣快感從肉棒傳到身上的每一處。

突然間,一種溫熱的感覺包住我的睾丸,卻原來是萍妹在旁看得欲火難捺,側對着我坐在我兩腿之間,兩腿弓起向外大分,左手揉着自己的陰蒂,右手和舌頭刺激着我的睾丸,淋癢的感覺在我的胯下逐漸擴散,這時玲姊以手抓住了毛巾架,一手撐在我身上,柳腰狂扭,微卷的長髮也因頭的狂擺而四處飛揚,初經人事的我,不知玲姊已到了高潮,衹覺得全身都舒服,好像飛到天上一樣。

衹聽玲姊浪叫:「啊┅┅啊┅┅太美了┅┅啊啊┅┅上┅┅天了┅┅啊┅┅啊┅┅妹妹┅┅好舒服呀┅┅」扭腰之際,淫水流的我胯下濕漉漉地,萍妹的右手也放棄對我的挑逗轉而攻占玲姊的陰蒂,想将玲姊推至更高的境界。

精門将鬆未鬆之際,突然玲姊全身向前一弓,随即後仰緊繃,我的肉棒感到陰道壁一陣筋,龜頭上一股熱流沖刷而下,一直到根處,大量的淫水從肉穴及肉棒的縫隙中狂射而出,萍妹又是首當其沖,不衹是臉部,連頭髮和身上也濺到不少。

直到熱流過後,玲姊軟攤在我身上,小腹不斷筋抖動,萍妹則去将身上及頭上的淫水洗掉。

玲姊待小腹抽動停止,無力的從我身上翻坐到地上,上身靠着牆坐着,說:「我┅┅」想要說話又無力說,懶洋洋地坐着,似乎連小指頭都無力彎曲。

萍妹看見玲姊離開我身體,停止了洗身體的動作,臉上及身上都是晶瑩剔透的水珠,使原本亮麗的臉上更增豔麗,嬌小的身軀誰見猶憐。

萍妹緩慢的向我走來,低着頭害羞的問我:「我┅┅可以嗎?」其實兩人雖然都是美女,我卻偏愛萍妹,因爲她楚楚可憐的模樣,實在叫人疼愛。至於玲姊,可能是因爲開始栽在她手裏,雖然不是壞事,但心中不免覺得有點恨,也就不是很喜歡她,至少跟萍妹比起來。

所以一聽到萍妹問我,我毫不猶豫的大大點頭,口中想說:「好,好。」卻因爲塞了絲襪,衹能發出「荷」、「荷」的聲音。

三、護士長的電話問安

萍妹看我的樣子可憐,想要幫我把口中的絲襪取出,卻又怕我出聲大叫,手停在我的嘴前,問我:「你┅┅你不會大叫吧。」我心想:「我求之不得,怎會大叫?」對着她猛搖頭。

萍妹将我口中的絲襪取出,又不太放心,左手迅速住我的嘴巴,我心裏好笑:「那麽膽小。」嘴唇在她手心上親了一下,她才放心将手移開。

我對她說:「可不可以幫我解開束縛。」她指着玲姊說:「雯玲姊說不行。」我笑着問她:「爲什麽?」她說:「雯玲姊說的。」遲疑了一下又說:「大家都對你┅┅」雯玲掙紮起來大聲說:「不要說!」腳步蹒跚的拉着萍妹走出浴廁。

我叫道:「喂!先幫我解開。」衹見她們各自穿上自己的護士服,雯玲邊穿邊指責萍妹,衹是聲音太小,我聽不見。

待她們穿好衣服,雯玲進來解開我右手的絲襪,說:「剩下的自己解開。」說完,拉着萍妹出去了。

我解開身上所有的束縛後,回到床上躺着,一下回味剛才的激情,一下想着萍妹最後一句話,翻來覆去睡不着,心想:「反正又不是對我不利的事,沒什麽好擔心的。」念頭這樣一轉,浴廁中的激情又浮現腦海,久久不散,但是因爲累了而漸漸沉睡。

因爲昨夜的激情沒有睡好,早上起的較晚,腫脹的膀胱又待發洩,上完廁所回到床上,看一下時間,才發現已經快中午了。

這時病房門被打了開來,一個充滿笑意美麗的臉龐出現眼前,我知道這是她們護士之中最漂亮的,名字叫:楊美惠,差不多二十一、二歲。

她一進來就輕聲細語的向我詢問病情,端着藥盤走到床邊,将盤子放在床邊櫃子上,拿起溫度計甩了幾下彎腰放入我口中,我的眼光也順着她低了下來,卻看見她衣領内被黃色花邊内衣所包裹的豐滿乳房,我的肉棒随即反應沖血漲大,她停留了一下,我卻沒有發現她好像停留過久了,直到病房門又被推開,她才挺直腰,裝作若無其事般的回過頭去。

順着她的目光看去,原來是送飯的阿姨,年紀跟媽媽差不多三十七、八歲,長得也算美麗,不施胭脂的清秀。

楊美惠像做壞事被抓到一樣,匆匆從我口中取出溫度計,随便交代幾句就出門去了,送飯的阿姨一言不發的放下餐盤,搖擺着身體也出門去了。

我邊吃着飯邊想:「那楊美惠的舉動怎麽怪怪的,她暴露胸前的春光難道是故意的?」吃完中餐,準備睡個午覺,床邊的電話卻響了起來,我拿起話筒:「喂。」衹聽電話那邊傳來護士長溫柔呵護的聲音:「覺得還好嗎?」我回道:「很好,謝謝你的關心。」護士長又說:「覺得不舒服要跟我說。」我應了聲「好」,護士長又問我:「住院會不會很無聊?」我心想:「該不是要趕我出院了吧。」口中回道:「還好,不會太無聊。」護士長接着問:「我們來玩遊戲好不好?」我心中納悶 :「跟一個近四十歲的女人能玩什麽遊戲,那才真的無聊。」但是不願得罪她,衹得回答:「好呀,玩什麽遊戲。」電話那邊沉寂了一下,衹聽護士長說:「猜我現在穿什麽衣服。」我心中無奈:「果然很無聊。」護士長聽我沒有回應,又問我:「怎樣,很好玩的呦。」我假裝開心的說:「好呀。」護士長高興的說:「猜吧,我現在的穿着。」我心想:「除了醫生服你還能穿什麽?」衹有無奈的說:「醫生服。」沒想到護士長頑皮的說:「錯了。」我心想:「那不管我猜得對不對她都可以否認,就算不會,她穿什麽衣服我怎麽知道。」衹聽她說:「給你一點提示,不是制服,也不算便服,但每天都要穿。」我心想:「這可能性太多種了,怎麽猜。」她接着說:「快點呦,猜不到要處罰。」我衹得随便胡亂猜:「睡衣。」護士長用嘉獎的語氣說:「接近了,加油。」我心想:「該不會是沒穿吧。」但卻不敢造次,卻聽護士長說:「第二個提示,洗澡一定要換的衣物。」我毫不考慮脫口而出:「内衣褲。」沒想到,護士長竟然高興的說:「答對了。」我心想:「不會吧,衹穿内衣褲?!」幻想着護士長那窈窕的身材穿着内衣褲的樣子,雖然她已年近四十,卻是風韻猶存,帶一點野性美的臉上總是帶着慈愛的笑容,嘴角上的痣更點綴着性感。

護士長接着說:「再說清楚一點,例如顔色、樣式,全身的穿着。」我開始覺得有趣,既然她先來挑逗我,那我也不客氣了,開始幻想着那邊的情景,而肉棒又随着思緒慢慢漲大,大膽的說:「黑色胸罩内褲,黑色絲襪高跟鞋。」護士長卻說:「不對,不對。」接着又說:「我告訴你好了,我在我豐滿的乳房上套了一件紅色透明絲直胸罩,繞過我白皙平坦的小腹,是一件與胸罩同款的紅色小内褲包住我的私處和渾圓的屁股,腿上套了一雙紅色絲襪,腳下穿着紅色系帶式高跟鞋。」她一面說,我跟着幻想,跨下之物也漲到極限,可能是聲音的挑逗,讓我有種刺激的感覺,幻想也讓空間變大。

護士長又說:「想摸我嗎?」我失控的說:「想┅┅想啊。」護士長嗲嗲的說:「來吧,摸我吧。」我莫名的問:「你在哪裏?」護士長柔聲的說:「用嘴巴,用嘴巴說出摸我的部位。」我沒有會意,衹順口說:「胸部。」護士長聽我好像并未會意,引導我:「不能這樣說,你要說:「我用手輕揉你柔軟的胸部。」這樣才行。」我突然會過意來:「我用我的手揉你豐盈附有彈性的乳房。」衹聽護士長「嗯」的一聲:「對,就是這樣,繼續。」我開始幻想着我揉搓護士長的胸部,接着把感覺說出:「哇,好有彈性的乳房,我的大拇指輕輕按在護士長的乳頭上。」衹聽護士長說:「嗯┅┅叫人家小娟。」我随即說:「我玩弄小娟的乳頭┅┅」衹聽護士長說:「嗯,好舒服,小娟的肉洞已經濕了。」我心想:「哇,好淫蕩的護士長。」在聲音及幻想的刺激下,将電話用左肩和臉頰夾住,右手蓋上被子,将褲子脫下,掏出漲大的肉棒,緩緩套弄起來。

護士長淫蕩的說:「小娟已經将被淫水沾濕的紅内褲褪下,雙腿大開的架在桌上等你的肉棒進來。」我心想:「我何嘗不想進去。」接着說:「我用濕潤的雙唇及舌頭舔弄你的乳頭。」護士長更淫蕩的說:「喔,小娟的肉洞中淫水不斷的流出,小娟用右手中指揉着裏面的小豆豆,啊,好舒服┅┅」我還沒說話,電話就挂上了,害我亢奮的情緒無從發洩,衹好穿上褲子将電話挂上,正要起床時,護士長打開病房門,衹見她醫生服下穿着紅色絲襪及紅色系帶式高跟鞋,臉上春情蕩漾的對我說:「抱我。」

四、一發難收的情欲

我坐在床沿,看着護士長慢慢地向我走近,緩緩來站起身,說:「護士長,這┅┅」心中興奮與惶恐的交戰使我語無倫次,衹見護士長走到我面前,并轉身将布簾拉上,我衹有不知所措的站在當地。

護士長臉泛潮紅,眼神似乎都變的淫蕩,褪下醫生服,我望着眼前的春光,喉嚨「咯」、「咯」做響,衹見護士長渾圓上挺的雙峰上,紅色乳頭似乎輕輕的顫抖,小腹下的黑森林長又密,紅色的絲襪套住一雙美麗均勻的腿,紅色高跟鞋的系帶圈住腳踝,使腳踝形成誘人的曲線,我原本漸漸軟垂的肉棒又因眼前的景像漲大起來,心裏「撲通」、「撲通」的跳個不停。

接着,護士長脫下我的褲子并且蹲了下去,我堅挺的肉棒随即彈出,打在護士長的臉頰上,護士長吓了一跳,看了我一眼後毫不猶豫将我的肉棒吞入口中,我衹感到肉棒處於護士長溫熱濕滑的口中,心想:「哇,好舒服喔。」護士長開使用嘴緩緩的套弄我的肉棒,右手輕撫我的陰囊,左手在我右腿外側來回遊移。

我衹覺一陣陣的刺激從肉棒傳至身上的每一處,這種刺激催逼着我的精液就要出關,這時護士長将我的肉棒吐出,使得我的精液又慢慢的倒流回去,衹有些許從馬眼流出。

衹見護士長雙手撐在床上,兩腿站地大分,屁股翹高高翹起,回頭對我說:「換你讓小娟快樂了。」我右手握住沾滿護士長口水濕滑的肉棒,往護士長濕潤的肉洞口猛刺,本想學A片中男女交歡的樣子插入,卻哪知沒那麽簡單,衹覺龜頭遇到障礙物,滑過陰蒂順勢往護士長小腹下鑽出,護士長痛了一下,叫道:「啊呦,輕一點┅┅弄痛人家了。」我握住肉棒準備再次突擊時,護士長急道:「等一下,這樣你比較好進來。」說着将身體靠在床上,雙手向後繞過白皙的屁股,十指将肉洞扒開,接着說:「快進來吧。」這時我才真正的看清女人私處的構造,原來不是衹有一個洞而已,微凸的陰蒂夾着一個小洞(那時還不知道是尿道)幾不可見,上面十指扒開處濕滑的肉洞兩邊有些疙瘩,中間有一圈如屁眼般的肉環,正看着出神,卻聽護士長催促的聲音:「快點進來呀,發什麽呆!」我提起肉棒,對準被扒開的洞口狂刺了進去,衹痛得護士長哀叫道:「啊!痛┅┅痛,你┅┅輕一點。」我在高漲的情欲下,哪管她三七二十一,學着A片中的動作,用肉棒在護士長的陰道内狂抽猛送尋找快感。

護士長在我強烈的攻勢下唉叫:「你┅┅痛,痛死我┅┅啊,痛┅┅」我聽護士長的唉叫聲,更激發我潛在的性欲,抽動的更加迅速,護士長的陰道也因肉棒的刺激下,水越流越多,也越來越寬鬆,由痛楚轉變爲歡愉,浪叫:「喔!我的親親寶貝┅┅啊,嗯┅┅好舒服,你┅┅插的┅┅我┅┅嗯┅┅」我心中的興奮真是無可比拟,陣陣的趐麻感遍及下腹部,護士長的叫聲也越來越歡愉:「啊,嘶┅┅喔,嘶┅┅啊,快┅┅快┅┅喔┅┅」突然間,我的腳底板一陣顫抖,趐麻感順着小腿至大腿,一直到達胯下,精門一鬆,大量的精液狂射而出,射入護士長的陰道内。

護士長也因爲子宮被精液的強力沖入,口中低吟着:「噢,噢┅┅」無力的趴在床上享受着精液帶給她的刺激,突然一陣尿意,衹覺全身的精力就要随着一股熱流狂瀉而出。

就在這個時候,我把肉棒抽出護士長的肉洞,一股陰精随着我龜頭拔出而慢慢流下,混着精液的陰經略帶濁白。

我看着護士長軟癱的姿勢,本來伸直的雙腿,這時也無力的彎曲着,又見陰精順着大腿慢慢流至小腿,在腳踝處畫下句點,那一條殘留在絲襪上的痕迹,形成美麗了圖案,我激情未了,肉棒依然堅硬,正想提棒載入,龜頭才碰到護士長的陰道口,衹聽護士長氣喘且無力的說:「不┅┅不要了,人家┅┅小穴痛死了,哪┅┅哪經的起┅┅你再┅┅」我爲了消我的欲火,卻不管她的死活,肉棒突入了肉穴中,護士長哀求道:「我真的很痛呀,不要┅┅」我衹顧我的動作,又在她穴中抽動了起來,護士長又求道:「你┅┅不要┅┅」護士長見求我無用,衹得說:「這裏不要了,啊┅┅用屁眼好嗎?」我一聽之下停止了動作,一時還不明白,問:「什麽屁眼?」護士長見我停止了動作,鼓吹我說:「嗯,就是插我的屁眼呀。」怕我不答應,接着又說:「那裏又緊又舒服,有不一樣的感覺喔。」我雖然之前就聽過「後庭花」之味,但卻是想也不感想,因爲我沒有那種勇氣将肉棒放入人體排放廢物的通道之中,聽人說起時,衹覺得很髒很心,也想像不出,這樣子女人爲什麽會覺得爽,應該會痛才是。

我用力的搖頭說:「不要,那很髒耶。」護士長怕我又攻擊她腫痛的肉穴,又說:「不會,護士長的已洗乾淨了,不會髒的。」我依舊搖頭說:「不要,不要。」接着抽動起肉棒。

護士長身體一直躲縮,嘴裏唉聲連連,我看了也不好意思了,心中想:「或許真的感覺不一樣。」又想:「不管她髒不髒,試一試就知道。」将肉棒抽出,正要往護士長的屁眼插入時,心中不免有些猶豫。

護士長見我心意有變,更鼓勵我進入,對我說:「快呀,很舒服的的。」又說:「快,等一下你肉棒上的水乾掉就不好進了。」我深吸一口氣,大着膽子提起肉棒往護士長的屁眼中插入,衹感到龜頭一陣緊繃感,護士長卻深沉的「喔」的一聲。

五、盛開的後庭花

那緊繃的感覺就像用食姆兩指緊握住肉棒的感覺,雖然肉棒已經很濕了,卻還是很難進入,直到龜頭擠了進去,才聽護士長解放般的「嗯」了一聲。我随即再插入一些,護士長忍痛說:「對┅┅慢慢,對,就是這樣┅┅」我漲大的肉棒被這種緊束感弄得陣陣跳動,心想:「滋味倒也不錯。」卻不敢完全插入,衹插入一半就抽動了起來。

護士長趴在床上,口中哼哼唧唧的浪叫着,我本來衹是半抽半送,聽到護士長的淫浪聲,沖擊我的情欲越來越強,到後來也不管了,猛插猛送了起來。護士長的叫聲跟着也大了起來:「喔!我┅┅我的寶貝,你弄得我好爽┅┅啊!啊!我受┅┅受不了了┅┅」護士長的叫床聲聽得我的精液再也管不住了,一陣陣趐麻感的催逼之下,将精液射入護士長的肛門中,護士長也長長的「噓~」了一聲,說:「快扶我去廁所。」我抽出肉棒,扶起護士長往廁所走去。

将她放在馬桶上,我走到旁邊将我沾着糞便的肉棒洗淨,護士長卻催促着對我說:「洗好了趕快出去,你在這裏我拉不出來。」我「喔」的一聲,将肉棒洗淨後走出浴廁,護士長在浴室内大聲對我說:「把我的衣服拿進來。」我依言将衣服拿給護士長,走到床邊穿好衣服,口卻渴了起來,拿着杯子想要倒杯水喝,水壺内卻沒有水了,衹好到走廊外面的茶水間喝水。

走出病房外,往茶水間走去,卻見到茶水間的門是關上的,走過去正要推門而入時,衹聽到裏面傳來「唉」的一聲,不免好奇偷偷一看,衹見到送飯阿姨坐在洗餐台上,一腳踩在台邊,一腳垂下腳尖撐在地下,裙子翻起至腰際,右手伸進内褲中掏弄,左手則向後扶着牆壁,口中喃喃自語,聽不清楚她講什麽,清麗的面容上雙唇微開,雙眸緊閉,臉泛潮紅。

我不敢相信眼前的畫面,肉棒又再次堅挺了起來,雖然略感微微漲痛,但心中的欲火被點燃時,卻如朝陽照地般的無窮無盡。我突然有一股沖動,想要進去抱住阿姨,卻又不敢。

正在遲疑的時候,卻見阿姨全身緊繃、身體後仰,接着幾下顫抖之後,上半身突然向前彎曲,接着慢慢挺直,站了起來,轉身洗淨了手,将衣服整理好,端起洗餐台上的餐盤,就要往門口出來,我趕忙跑回房間,坐在床沿「噓、噓」喘氣。

情緒稍平,想起浴廁中的護士長,走到浴廁中卻沒有見到她,想必她應該在我出去時自行走了,心中若然有失。

我躺在床上正感無聊時,衹見病房門外探了一個頭進來,不是别人,正是萍妹。衹見她對我笑了一笑,對我招了招手,輕聲說:「來,跟我來。」我心中好奇心頓起:「她找我幹嘛?該不會是┅┅」趕緊起身走出門外,跟在她後面,心中淫念已起,看着她那嬌柔的背影,心想:「能和她來一次該有多好。」又想:「不知道她找我做什麽。咦,怎麽走到醫院外面了?」衹見萍妹走出醫院門口後右轉,我趕緊跟上,心裏納悶:「該不會是趕我出院吧?」衹見她繞過樹叢,回頭看了我一眼,轉身繼續向前走,我跟着繞過樹叢,看見醫院的外牆向下砌了一個方形的大凹洞,裏面停了四輛救護車,還有三台的空間,我才知道,原來這是醫院救護車的停車場,心中奇怪道:「萍妹帶我來這裏做什麽?要我去載誰麽?」接着又想:「别鬧了,我的手這樣怎麽開車。」衹見萍妹站在左首數來第一輛車的後面,向我招手,說:「來呀。」我走下斜坡,朝萍妹走了過去,卻見到萍妹掏出一串鑰匙将車子後門打開,她對我笑了一下,接着将門向上掀起,然後爬上去,我疑惑的看着她轉過身來,側坐在單架上,擡起頭來對我說:「快進來呀,發什麽呆。」我爬了進去,萍妹又對我說,把門拉下來,我依言将門關上,轉過頭去等萍妹的指示,卻見到萍妹已将護士服脫下,露出白皙的肌膚,白色縷空的胸罩緩緩滑落,不大不小的乳房出現在我眼前,可愛粉紅的小乳頭站立在十元錢币大小的乳暈上。又見她下半身微提,兩手合力将護士服褪到腳踝,屁股坐定時兩腳交互将護士服脫離,并将它放在側邊的椅子上。

我衹看得口乾舌躁,眼前的景像實在是刺激,加上這種随時都會被人發現的刺激感,兩種感覺加在一起,使我的心跳加速,更使我的肉棒漲大。

看着萍妹脫下白色縷空的内褲,身體躺了下去,左腳跨過單架踩在另一邊,白色絲襪包住的兩腿大分,雙手遮住了私處,不好意思的轉過頭,說:「你┅┅可以了。」我也沒管她說這句話是不是合邏輯,也不管這時候會不會有人看到,将身上的束縛全部脫掉,右手提着她的左手慢慢離開她蓋着私處的右手,接着又将她右手拿開。

衹見稀疏的陰毛下粉紅色的肉縫,因爲腳的的大分,将肉縫微微拉開,小陰唇的嫩肉也露出一些,我用右手輕輕扒開大陰唇,小陰唇也跟着牽動曝露出陰蒂和洞口,我看着出了神。

因爲這是我第一次清清楚楚的看清女人私處的模樣和構造,回想以前,姊姊和她同學的私處一直都沒能清楚窺到,至於玲姊和玲妹病房中那次,因爲燈光太暗沒能看清,到了廁所玲姊騎在我身上時,又因爲角度的關系,沒能見到全貌,跟護士長時,也衹匆匆一眼,沒有仔細看清楚,那送飯阿姨更不用說了,隔着内褲什麽也沒看見,衹有這時┅┅萍妹卻被我瞧着不好意思起來,左手撥開我的手,右手遮住私處,說:「你看什麽啦,人家會害羞耶。」我再度撥開他的手,挺着肉棒正要進去時,萍妹急道:「等一下。」見她右手在嘴邊抹了些口水,擦在肉洞口四周,對我說:「好了,可以了。」我才又挺着肉棒往肉洞内插入,才插入半個龜頭,就聽見萍妹唉聲連連,衹見她秀眉緊促着說:「慢┅┅輕┅┅痛┅┅輕┅┅」我好不容易才将龜頭插入,卻發現萍妹的肉穴比玲姊和護士長的肉穴要緊的多,感覺有點像插入護士長肛門一樣的緊縮,但卻又覺得似是而非。我發現萍妹肉穴外面因爲沾有口水而較容易進入,裏面卻是乾的,被龜頭帶入的口水也因爲與肉壁的摩擦而損失,衹好緩緩的抽出。抽出半個龜頭後,又緩緩插入,直到進入三分之一時,又緩緩抽出。

就這樣一次比一次深入,就在我龜頭抵住萍妹的子宮口時,我停下了動作,衹聽萍妹長長的「喔┅┅」顯得如釋重負。

六、密室中的教學

我緩慢的抽動起來,萍妹又開始重重的呻吟,顯的痛苦異常,身體也因爲疼痛而扭曲。

我也漸漸地掌握住作愛的技巧,雖然經驗不豐富,卻也從幾次做愛中吸取經驗,慢慢發覺,原來不是一的快速抽送,對方就會爽快,還是必須要有淺入淺出深入深出的不同。

慢慢的待淫水漸多的時候,我慢慢抽出衹剩龜頭,再猛然抽入直抵子宮口,萍妹的身體像是遭受電殛般的抖了一下,口中「啊」的一聲,顯得很爽的樣子,我又緩緩抽動,突然猛地直抵子宮口,萍妹又「唉」了一聲,我看奏效,又照作了幾次後,加快了抽動的速度,萍妹的陰道也因爲肉棒的伸縮而漸漸寬大,雖然還是蠻緊的,卻沒有先前那麽緊,這感覺跟玲姊及護士長的陰道比起來,萍妹的最緊,玲姊的次之,護士長的最快鬆開,且鬆開的幅度最大,心想:「大概是結過婚的女人較容易變大,可能是常被通吧。」我抽送的速度越來越快,連救護車都開始晃動有聲,萍妹的浪叫聲也來越大聲,我卻在萍妹緊縮的陰道刺激下,将今天第三次射的精液,在萍妹尚未達到最尖端的快了時,全數射入了萍妹的陰道中。

我趴在萍妹身上喘息着,萍妹兩手勾着我的後頸,兩片濕熱的唇在我臉部及嘴上亂吻,雙腿也勾着我的後腰緊束着,我靜靜的享受着這般甜蜜的溫柔。

萍妹漸漸的放慢動作,輕輕将我推離她的身體,我順勢坐在側邊的椅子上,萍妹也坐了起來問我:「舒服嗎?」我點了點頭,「嗯」的一聲,見萍妹穿起護士服,我才醒悟到這是在室外,被人發現就遭了,趕忙穿起衣服,萍妹穿好衣服打開救護車後門,轉頭對我說:「好了嗎?快一點。」我穿好衣服跟着萍妹下了救護車,見她往側邊的小門進去,我趕緊也跟了進去,卻見裏面是一間不大的房間,除了我進來的門不算,另外三面牆上各有一個門,我心裏納悶:「萍妹是進哪一個門?」我不敢開啓其他的門,怕見到别的人,要是問起我爲何在這裏,我怎麽去解釋。正要掉轉身從原路回去時,卻聽見一個女人說:「既然已來了,爲什麽又要走?」聲音悶悶的,好像隔着木板對着自己說話。

我轉過身來,卻衹見到三扇緊閉的門,心中驚道:「該不會是撞鬼了吧!」我正要轉身逃離,那聲音又說:「你好偏心喔,跟那麽多人好卻又不理人家。」我聽了這說話的聲音,像極了楊美惠的聲音,大膽的問:「你是楊美惠嗎?」那聲音又說:「明明知道我在這裏,卻又轉身要走,我及不上她們嗎?」言詞之中抱怨意味很大,但說話語調顯得高興。

我急忙的說:「我沒有見到你,不知道你在這裏。」楊美會說:「你怎麽叫得出我的名字?」我想:「她分明就是在挑逗我,衹要好好把握,想必也能一親芳澤。」跟着回她的問話:「我叫得出你的名字,是因爲你是這間醫院最漂亮的護士,我早就暗暗的喜歡你了。」果然她一聽之下覺得很歡喜,對我說:「那你還等什麽?」我抓着頭問她:「我不知道你在哪一間。」她卻興奮的說:「你慢慢的找,找到後衹能看,沒有我的指令不能進來。」我「喔」的一聲,心想:「那還搞什麽?」但還是從左首那扇門開始開啓,裏面黑漆漆地,猜想應該不是這裏,轉身開啓中間那一到門,沒想到裏面依舊是沒人,我心中卻想:「不會最後一扇門裏也沒人吧,衹是被耍了。」走到右首那扇門前,心中又想:「應該衹是耍我,她那麽美麗,不可能會誘惑我┅┅」突然一個念頭閃過:「遭!該不會是我和萍妹在救護車中作的事,被她看見了,她是在用吓來懲罰我,所謂的「你和那麽多人好,卻又不理人家。」雲雲,是她要警告我,她已經知道了,并不是要挑逗我。」心中暗罵自己會錯意了,不知不覺的将第三扇門打開。

衹見到裏面是意見儲藏室,昏暗的燈光下幾個用木箱排成的「床」,上面着白色的棉被,棉被上面是一個充滿活力的美麗軀體,白皙的肌膚衹穿了吊帶絲襪及白色的高跟鞋,這人不是别人,就是「院花」楊美惠。

她對着我淺淺微笑,渾圓的乳房上,頑皮的粉紅乳頭點綴着,似乎在緩緩跳動,肚臍美麗的凹洞,使得平坦的腹部更加誘人,尤其黑色卷曲的陰毛在雪白膚色的襯托之下,更顯得神秘而深遠,挺直的雙腿交疊,更展曲線。

我舉步向她走去,衹聽她甜甜的說:「把門關上,坐到這裏。」說着,向她「床」的對面一口箱子指了一下。

我依言将門關上并坐在箱子上,兩眼直視着眼前的大餐,股間之物早就漲到極限,我真懷疑,爲什麽我一天三發,這「家夥」還是那麽有精神?

楊美惠說:「等一下不管看到什麽你都不可以碰我,直到我說可以才行。」我回道:「好,好!」楊美惠對着我坐着,向着我跨下的「帳棚」看了一眼,微微的一笑,此情此刻我好想死了。古人說的:「一笑傾城。」莫過於此,其實衹要是如此美女對我一笑,我就算是皇帝也把江山給她了,這衹是一時的情緒激動而已,卻不知道她是在笑我跨下的「帳棚」。

我見到她将套着白色絲襪及高跟鞋的美腿曲起微開踩在「床」邊,右手遮住私處,身體後仰靠在後面的紙箱上,左手撩了一下長垂及肩的秀髮,整齊的牙齒輕咬擦着粉紅唇膏的下唇一下,說:「你等一下可以自己做。」我還沒會意,衹見她雙腿張的極開,兩手趴開粉嫩的肉縫,對我說:「我現在撥開的是大陰唇。」我仔細看着楊美惠完美的陰部,聽她繼續說道:「上面的突起物叫做陰蒂┅┅」右手伸出食指虛碰在肉芽上端,我心中莫名:「爲什麽要對我做教學?」聽她接着說:「這裏是大部分女人的敏感帶,陰蒂兩邊下拉的兩片肉叫做小陰唇,小陰唇下方深入處叫做陰道。」她看了我一眼說:「這是女人的外陰部。」我到現在才真正知道女人陰部的構造及名稱,以前衹聽人家說什麽「洞口」、「妹妹」的,從不知道部位名稱,我看了楊慧美的私處,加深了我對女人陰部的印象。

七、白衣天使的陰謀

見她放鬆雙手,肉縫有彈性般的合閉,右手中指放入口中沾了些口水出來,慢慢擠入肉縫中,抵着陰蒂揉動了起來,雙腿也反射性的夾起,口中「哼、哼」作響,唉聲說:「這┅┅就是自慰┅┅」我按耐不住的就要上前抱住她,卻想起他叫我不可妄動,衹可自己做,索性掏出肉棒套弄了起來,眼中見到她将兩腿再度張開,右手仍然揉搓陰蒂,左手中指插入被淫水濕潤的陰道内進出。

我看的情欲高漲,套動速度加快,耳中她的浪叫聲:「哈┅┅喔┅┅啊┅┅啊┅┅嗯┅┅」我衹感到一陣按捺不住的情欲,不管三七二十一,挺起肉棒往楊美惠的陰道插了進去,楊美惠也摟住我的後腰,咪着雙眼對我說:「嗯,快┅┅深一點┅┅」我将我能出的力量全部付出在這活塞運動中,楊美惠放開摟住我的雙手,雙手由她大腿外側勾住雙腿,雙膝抵住乳房。這種姿勢,使得她的私處完全暴露出來,而她兩邊的膝蓋又因爲我的動作而擠揉着她傲人的雙乳,使得她在如此刺激下很快就達到高潮,口中哼叫:「喔┅┅啊┅┅啊┅┅啊!啊!┅┅啊!啊┅┅我┅┅想尿尿┅┅啊!啊┅┅」我也在這種刺激下射出我今天的第四發,不是很大量的精液沖入楊美惠的陰道深處,楊美惠也因爲這樣的刺激小腹收縮,臀部微擡抖動,微張的肉縫中射出一道水線,我眼明手快閃了過去,雖然左手石膏上被濺到一點,總算身體沒有濺到。

待見到水線改爲慢慢流出,楊美惠害羞的問我:「你┅┅看什麽?」我轉頭看着後方,沒有說話,将褲子拉好,聽到身後她坐起穿衣的聲音,突然心中冒起許多問号:「爲什麽在醫院接二連三的有豔遇呢?爲什麽她們接二連三的誘惑我呢?是巧合?是布局?我長得雖然不難看,但也不至於老少皆喜吧,更何況我衹是個鄉下來的無知少年,爲什麽會對我如此呢?而每一個跟我完事後又都匆匆離去┅┅」想到「匆匆」離去,不禁問道:「喂,你┅┅還在嗎?」聽到後面沒有回應,急轉過身去,眼前衹留下三口木箱排成的「床」和地上一攤楊美惠留下的排洩物,人和棉被卻蹤影全無,我趕緊跑到門外尋找,卻半個鬼影也沒看見,心存疑惑的回到病房中。

一進到病房倒頭就睡,我實在是累了,這一覺也沒有睡多久,傍晚五點半就起床了。

上完廁所,回到病床邊,聽見有人開門的聲音,回頭看了一眼,原來是志明(很要好的同事),他走向我走過來,問我:「還好吧?」我轉身坐在床沿說: 「嗯,還好。」志明說:「那個暗戀你的明珠本來要過來看你的,可是發餉日快到了,所以會計部都得加班不能來。」我不好意思的笑了一聲,說道:「不要亂說,她根本就沒有暗戀我。」志明要着說:「誰說的,你不知道,你住院的這幾天,它可視察不思飯不想的,原本充滿笑容的臉上,再也見不到一絲笑容,好像人家欠她幾百萬似的。」其實她暗戀我的事,全公司都已經知道,衹是我沒有過經驗,不知道要如何處置,且她還大我兩歲,雖然長得不錯,但我卻不敢放手去追。

志明又說:「喂,你姊姊什麽時候介紹給我?」我說:「你坐久一點,她等一下就會來。」志明說:「真的嗎?可是我跟人家約好要去唱歌了,希望她快一點來。」我心裏其實不想把姊姊介紹給他,因爲我覺得志明配不上姊姊,雖然志明跟姊姊同年紀,可是美麗的姊姊怎麽能跟這個什麽都平凡,毫不起眼的朋友交往呢?

這時,門又打開了,姊姊穿着米黃色的套裝裙擺及膝,白色的絲襪下米黃色的系帶式高跟鞋,踩着規律的步伐向我走來,看了志明一眼對我說:「有朋友陪你呀,那我回去了。」手上提着的東西放在桌上,微笑着對我說:「你要的東西我放在這裏,還有一些水果。嗯,你手沒問題吧?」我「嗯」的一聲,姊解放好東西後,對我說:「我先回去了,好好照顧自己。」笑着點了一下頭。

看着姊姊的背影消失在門後,我卻看見志明還呆呆的看着緩緩關上的門,我叫了聲:「喂。」志明才如夢初醒的慢慢轉過頭,口中喃喃的說:「真漂亮,真漂亮 ┅┅」我問他:「你在那邊念什麽。」衹見志明一邊喃喃自語,一邊站起身來,走到門邊打開門,我大聲問他:「喂,你要去哪裏。」志明沒有理我走出門外。

我心中莫名:「搞什麽呀,向中邪一樣。」卻不理他,拿了一顆姊姊送來的蘋果啃了起來,心中不禁又想到這幾天發生的事情,心想:「不管如何,今晚一定要探出事情的真相。」到了晚上就寝以後,我踱出病房,四下裏暗暗的,衹有幾個轉彎的地方開着燈,我也不知道要去哪裏找什麽,衹希望能偷聽到她們的對談,藉以找出疑點。

走到走廊的盡頭轉了個彎,前面也衹短短的一節走廊,前方一扇門,右邊一扇門。我看了看,正要轉身的時候,聽到門裏面傳來許多女人的嬉笑聲,我好奇的貼在右邊這扇門上靜聽,卻見到門上貼了一個牌子,牌子上寫着「休息室」,再轉頭看正中那扇門的門牌,那門牌上寫的是「護士長室」,我才仔細聽裏面的動靜,卻聽見一通大秘密。

聽見玲姊的聲音說:「他呀┅┅算是不錯的。」又聽楊美惠說:「護士長最好了,讓他前後通。」萍妹說:「護士長,後面是什麽感覺?」玲姊說:「你自己買根黃瓜通一通就知道了。」其他人都笑了起來。護士長說:「好了,說正經的,這次的實驗品算是很好的,之前的兩個實驗品,一個不能使我們高潮,一個衹能草草了事。所以,我打算對他進行第二波實驗。」突然,一個聲音插嘴說:「護士長,可不可以加?」我聽那聲音竟是送飯阿姨,沒想到她也在内。

護士長還沒答話,玲姊卻說:「阿姨在第一次中沒有嘗到滋味,所以┅┅」護士長說:「放心好了,在場的都要參加。」玲姊說:「哇,學妹們,便宜你們了。」衹聽一個像銅鈴的聲音說:「學妹門都已經準備好了┅┅」我聽到這裏不禁全身發麻,慢慢走回房間裏,躺在床上棉被和頭蓋上,心裏有一種被耍的感覺┅┅

前一篇文章迷姦傳奇《美麗人妻》
下一篇文章金屋藏嬌

猜你喜欢

随机小说

回覆

請輸入你的回覆!
請在這裡輸入你的名字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最近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