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樓頌

夕陽西下,天色漸漸地暗了下來,大梁國帝京的道路上卻依然不斷地有人流往來穿梭著顯出了一種宛如盛世的繁華。

而這些不斷往來穿梭的人群中,無數男人去的地方最多的無非是叁個地方,酒樓、賭場與青樓妓院,其中那懸掛著一串串大紅燈籠的妓院,更是最吸引那自李阙登基並頒布亂倫合法化後,民風越來越開放的大梁國男人的地方。

在這大梁國無數青樓妓院中,首屈一指便是由吳清影執掌,摒棄其他青樓的矯揉造作,以直接大膽還有角色扮演而聞名的追月樓,在裹面妳可以毫無顧忌的放開自己的內心。

即使妳想肏自己的親媽,女兒,朋友的老婆、孩子,或者宮裹的賓妃、皇後,只要妳花得起錢都會有人來進行扮演滿足妳任何幻想,甚至如果花得起大價錢那些扮演的人可以做到形神兼備。

不過,此時追月樓的一樓大廳中,眾多男人雖然在跟身邊的女人嬉戲、打鬧,有的甚至已經直接直接脫下褲子,將自己雞巴或長或短的雞巴肏入了面前的女人體內,卻依然將更多的注意力望向前面那兩側被紅绫纏繞著,下面也鋪著刺繡紅紗,直通二樓的朱紅樓梯。

甚至是追月樓外面,此刻都有著大量的男人圍再門口,一邊用那貪婪的目光打量著門口內外四個長相一般無二,穿衣風格截然不同的四胞胎,還有大廳中那淫糜放蕩的場景,聽著一聲聲男女淫亂的對話與呻吟,一邊在心中焦急的期盼、等待即將到來的幸運可以砸到自己的頭上。

而讓這麼多人等待的其實只是一個人,一個女人,一個在這追月樓內雖然不是花魁,卻比那位花魁更加讓人沈迷的女人。

沒有讓大傢等待太久,當外面升起點點繁星,一輪皎潔的圓月緩緩升起,一樓大廳中的紅燭也多了足足叁倍時,時間不過才堪堪暮時六點四十。

“踏……踏……踏……”

一陣清脆舒緩,又帶著某種特殊韻律的高跟鞋踏地聲驟然從二樓響起,聲音雖然不大卻仿佛將樓下的喧鬧都壓下去了,以至於樓下大部分人的動作都慢了下來,說話的聲音也不自覺的壓低了,一個個將目光投向了樓上。

而樓上的女人卻似乎完全不在意樓下這些人一般,伴隨著輕柔中仿佛若有若無的音樂,一邊探出右手讓那修長纖細的玉指,宛如隨意的在紅木欄杆上輕輕的敲打著,一邊邁著優雅的步子不緊不慢的向下走著。

於是,在樓下的人先是看到了那搭在纏繞著紅菱的朱紅欄杆上白皙柔嫩的纖纖素手,還有那半截宛如白玉雕琢的粉嫩藕臂。

然後便在欄杆與紅紗掩映中窺視到了,邁著最優雅步伐緩緩下樓的那一雙,包裹在半透明冰色絲襪中修長勻稱的筆直玉腿。

接著隨著樓梯一個轉折,一只纖細的玉臂掀開了那紅色刺繡半截薄紗,女人的倩影終於完全暴露在了眾人眼前。

那一雙包裹在在絲襪內,白嫩中又帶著緊致彈性的筆直修長玉腿,在足有十五公分的朱紅色細高跟係帶小涼鞋襯托下,顯出越髮誇張而性感的比例。

一件下擺堪堪漫過大腿根的淡紅色掛頸露背輕薄紗裙,看似遮住了那性感嬌軀最誘人的部位。

卻又在那宛如紅色薄霧的遮掩下,讓她暴露在外面白嫩的肌膚顯得越髮細膩瑩潤,也讓那被遮掩住的平滑小腹,還有那性感的紅邊黑色蕾絲內衣,也在這曚昽朦胧中顯出一種更深的旖旎誘惑。

一根帶著金色卡扣的紅色絲帶,束在了那微微豐腴卻並不會給人絲毫臃腫的腰肢上,讓她那有著驚人隆起與圓潤造型的翹臀勾勒出越髮完美的弧度。

而小腹上面一對同樣有著驚人比例的淚滴型豪乳,仿佛不滿那性感蕾絲胸罩的束縛,同時也撐開了外面那兩片紅色的薄紗,毫無顧忌的暴露出了一對豪乳之間擠壓出的深深溝壑,還有著誘人溝壑兩邊白皙細膩的豐挺。

又與腰肢下面的翹臀彼此輝映著,為這個女人塑造出仿佛輕易間,便讓無數男人為之瘋狂的動人曲線。

越過那修長白皙的粉頸,繼續向上看,則可以看出,有如此成熟性感,微微豐腴中又帶著深深誘惑的嬌軀的女人赫然是一位年紀四十出頭的成熟女人。

不過這個女人雖然有著成熟女人的那種嫵媚誘人,那白皙細膩的雙頰,還有那似乎隨時可以將男人心神都沈溺的盈盈秋水,卻看不出歲月摧殘的風霜,縱然比之那些年輕少婦長女多了些許瑕疵,也只如歲月精心刻下的雕琢一般,更加激起男人的沖動慾望。

那曾經紮著兩條細長鞭子的青絲,此刻也隨意的披在了身後,讓她呈現出了一種與以往有著明顯不同,卻更加旖旎的嫵媚誘惑。

隨著女人漸漸走近,一種似乎帶著肉慾迷醉的芬芳似乎無形中瀰漫了整個大廳,甚至讓外面的人群都出現了明顯的騷動。

毫無疑問,在這個追月樓,甚至在整個大梁帝京無數青樓妓院中能夠引起如此騷動的只有一個人,那就是大梁國皇帝李阙還是四皇子時所救下並決心追隨,後來卻因為長期在妓院被各種人姦淫,而染上淫毒必須經常接受男人姦淫,以至於讓原本準備叫她做賓妃的李阙,不得不將她驅離皇宮繼續經營追月樓,同時負責情報暗探的吳清影。

這個曾經做過達艷國皇後,做過柔然王妻子,又被兒子殺死丈夫搶奪為妻子,更是被大梁國現任皇帝李阙多次玩弄的女人,她那艷壓群芳的長相,還有那豐富的經歷無不是她讓無數男人沈迷的資本。

只是,素來被無數男人爭搶的她,大多數也只有一些身藏巨資的人才能玩弄,而今天卻與眾不同。

為了紀念一年一度的滿月豐收節,吳清影承諾叁日內獻祭自身為眾生祈福,每晚不僅會服侍一樓大廳中的一些客人,還會隨機選出一些外面的平民無償侍奉,而今天就是第一天,也因此才會讓這麼多人為之興奮。

“大傢晚上好,清影知道在場各位不少是為清影而來,現在已經四十多的清影還能得到大傢青睐,清影實在是心中歡喜,故此為了感謝眾人厚愛,也為了讓大傢可以好好品嘗,今夜以及之後兩夜清影便是大傢的了。”

走到樓下吳清影輕啟朱唇緩緩地對眾人說道,聲音並不大卻引來無數男人狂熱的歡呼,令不少女人都忍不住心生嫉妒,不知道為什麼明明一個已經四十多的妓院老鸨,竟然會比她們還讓男人癡迷。

而吳清影卻是讓那纖薄的朱唇微微勾勒出幾許清淺誘人的弧度,一雙宛如蕩漾著情慾波瀾的美目環視週圍,好一陣後才示意大傢稍稍安靜,接著繼續說道,“不過今夜到明天早晨七點足足十二個多小時,大傢也也不用急於一時,雖說開放清影終歸只有一人,也為大傢說說這次的規矩,讓大傢玩的盡興。”

又是一陣歡呼後,吳清影伸手從自己那包裹住一對豐滿豪乳的蕾絲胸罩兩側各抽出了一疊卡片,然後合在一起這才又開口說道,“規則並不難,我手上這是一百張卡牌,我會分別給樓中五名姊妹,之後我會向樓中眾人敬酒,每敬一盃酒,便會有一位姊妹蒙著眼睛將手中的卡片隨即髮給外面的人。

五盃酒敬完後,所有的卡片髮完我會再拿出一張卡片,凡是手上卡片與我拿出的一樣的,便可以接受我的侍奉,至於其他的人,則可以與髮給妳們卡片的那位姊妹盡情歡好。

此外,我我會優先侍奉我敬酒的那五人,他們任何一位射精後則可以由樓中任意一位客人補上,直到五位客人全部射精,則樓內的客人與樓外選中的客人可以隨意髮揮,所要注意的便是,大傢出來是尋開心的不要爭吵打鬧,否則清影心中難免不安。”

“清影小姊說的是。”

“夫人說的在理。”

“夫人趕緊敬酒吧,大傢都等不及肏妳了。”

“哈,哈……,是啊,自從知道這個消息,我的雞巴已經飢渴了半月多了……”

“我要捏爆妳的賤奶子……”

“騷屄……”

…………

吳清影的規矩並不難理解,在她才一說完後,邊有人紛紛應和,當然更多的卻是一聲聲令無數女人面紅耳熱的淫詞浪語,不過吳清影卻絲毫沒有半分反感,反而臉上的表情越髮嬌媚,一對美目中水波流轉間再次環視了一眼週圍,仿佛隨意的端起了一只精致的酒壺。

然後吳清影絲毫沒有要拿酒盃的意思,只是將雙腳的高跟鞋蹬掉,便那麼讓包裹在絲襪中的性感玲珑玉足,踏著紅毯鋪著的地面優雅的向前走了幾步來到大廳正中,接著纖細的玉臂一揚,身子就那麼妖娆的舞動了起來。

“此舞名為盃酒敬君王,乃是南方某國青樓女子有意從良後為幫自己贖身的男人所舞,一舞之後便將身體完全托付男人,再不接客,清影借此舞蹈敬酒當然沒有從良之意,只是告訴大傢,女人天生便是被各種男人姦淫玩弄的,這種舞蹈研究出來就該用於取悅更多的男人,大傢覺得我說的可對?”

伴著輕柔淫糜卻又幾不可聞的音樂,已經將手中卡牌分別遞給了五名衣衫暴露的妓女的吳清影,一邊妖娆舞動一邊緩緩說著。

然後在一眾男人附和中,蓦然一個旋身身子半跪在了一位身材有些臃腫的男人面前。

迎著男人激動的心情,吳清影提著酒壺的右臂輕輕一揚,便有一汪泛著甘凜清香的酒液傾倒在了攏著的左掌心中,“請貴賓飲下第一盃。”

“好,好……”

這個男人立刻神情激動地用自己雙手,在吳清影那纖細如同白藕的玉臂上撫摸,同時貪婪的低頭將吳清影那白嫩素手中的酒液吮吸進自己口中,還不忘用自己的舌頭在吳清影的掌心舔舐。

“咯、咯、咯……”

不知道是故意,還是真的不堪忍受這種騷癢,吳清影口中髮出一聲輕笑,身子再次妖娆一旋間,右手中的酒壺隨手便放到了旁邊的桌子上。

然後隨著玉臂輕舞,上身那掛頸的淡紅色薄紗被解開,自然地在那帶著緊致力量感的柳腰間垂著。

接著上身只有那勉強托住一對豐挺肥膩豪乳,卻又讓這對豪乳大部分白皙與性感暴露在外面的黑色紅邊蕾絲胸罩的吳清影已經斜斜的後仰,讓自己那嫩滑的香肩抵在了身後一個身穿著華服的年輕公子肩上。

“請貴賓飲下第二盃。”

吳清影朱唇輕啟間,右臂再次揚起,那甘凜的酒液已經劃過了一道優雅的弧線落在了自己右側那帶著性感隆起的鎖骨形成的凹陷處。

“唔……阿姨的酒好香。”

年輕公子一口飲盡,臉上還帶著陶醉的神情,吳清影已經再次放下酒壺翩然而去。

身子再次起舞,這一次只是過了不到一分鐘,吳清影便來到了一名皮膚蠟黃的年輕人面前,修長筆直的玉腿猛的向上一擡,吳清影在徹底暴露出那被黑色蕾絲內褲遮掩住的下身騷屄時,上身已經整個後仰恰到好處的叼住這個年輕男人手上的酒盃。

接著身子再次旋轉間,吳清影將盃中酒一飲而盡,然後在男人還沒回過神來時,右手將酒盃放到了桌上,那纖薄的紅唇便印在了男人的唇上。

“貴賓的唇舌真的令清影心慌。”

足足兩分鐘,將口中的酒完全渡進了面前男人口中,並與他激情熱吻的吳清影身子妖娆扭動間,擺脫了那才攀上她豐挺豪乳的粗糙大手,語氣中帶著幾分情慾喘息的說著。

那誘人的嬌軀,已經在男人一個個激動甚至狂熱的目光中,再次翩然而去。

素手宛如隨意的一揚,那帶著紅邊的黑色蕾絲胸罩便宛如翩跹舞動的蝴蝶朝著遠處飛去。

足足十幾個男人紛紛爭搶,而上身全裸的吳清影則是再次拿過身邊的酒壺,接著酒壺傾斜,一汪清澈的酒液便那麼自然地沿著修長的粉頸向下流淌,蜿蜒間流入一對豐挺肥膩宛如軟雪堆砌的豪乳之間那深深的溝壑中。

“貴賓,莫非嫌棄清影不成?”

微微後仰著的吳清影,那蕩漾著情慾的美眸,帶著幾分刻意的幽怨對著身邊被這驚喜弄得呆住的中年客人低吟了一聲。

“怎麼會,我的美人,妳可想死我了。”

中年人猛的回過神來,趕緊手忙腳亂的抱住了吳清影那白嫩嬌柔的身體,然後將那週圍帶著胡茬的嘴胡亂的在吳清影的胸乳上亂拱亂舔,一只手還在吳清影那包裹在絲襪中的修長緊致美腿上粗魯的撫摸揉捏著。

任誰都知道這個人絕不是在喝酒,但是這時候卻沒有誰鄙視他,反而一個個嫉妒的幾慾髮狂。

“嗯……嗯……嗯……”

一陣陣纏綿婉轉的呻吟後,吳清影身子再次靈活的一扭便掙脫了中年人的懷抱,接著就在無數男人狂熱的呼喊與目光注視下,豪放的在自己腰上的紅紗裙上一扯,然後將撤下的薄紗宛如隨意的綁在自己的眼上,讓自己眼前的一切瞬間變得十分模糊。

隨後,嬌軀舞動間將自己那黑色蕾絲內褲也褪了下來,纖纖素手再次揚起,吳清影那已經帶了少許濕潤的黑色蕾絲內褲便又朝著遠處飄零而去,輕易地又引起了一眾男人的搶奪。

而吳清影則是一陣咯咯嬌小間,猛的一旋身直接躺在了不遠處的一張方桌上,雙腿向上揚起以至於那雙玲珑精致的玉足都貼在了自己兩邊的鬓髮上,然後吳清影便捧著酒壺,將著最後一盃酒導入了自己那已經濕潤粘膩的騷屄內。

“哪位貴賓不嫌棄,來飲清影這最後一盃酒。”

看著那還在爭搶著自己的黑色內褲的人群那模糊的影子,飛快完成這一切的吳清影淫聲笑道。

“我……”

“我來……”

“是我的……”

聽到吳清影的話,一眾人群立刻反應了過來,瞬間便有七八個人圍了上來。

吳清影那彎到了自己頭兩邊的一對秀美玉足突然向前一探,然後便鈎住了一個自己都看不真切的男人的脖子,接著隨意的一菈便將這個男人的頭菈到了自己的兩腿間,“貴賓請飲酒。”

“唔……”

被勾住的男人臉上立刻露出了驚喜的神情,趕緊將自己的那張嘴貼在了吳清影那不知道被多少人姦淫,卻保養的依然粉嫩緊致的光潔騷屄上。

接著便大口的吸吮著裹面那早已經混合了淫水的酒液,那寬厚的舌頭還不時頂開吳清影守護著騷屄口的兩片粉嫩陰唇,貪婪的在吳清影騷屄內舔舐刮擦。

“嗯……呃……客官您的舌頭好厲害……啊……好爽……”

吳清影那包裹在絲襪中的性感美腿,宛如靈蛇般鎖住了這個男人的脖子,白皙誘人的嬌軀不斷地扭動迎合間,髮出了一聲聲纏綿的呻吟。

本來就騷動的人群在聽到了這一聲聲纏綿的呻吟聲後,更是不斷地聚攏到了吳清影週圍。

索性吳清影在這些常來這裹的嫖客面前還是挺有面子的,之前又說了遊戲規則。

因此雖然有幾個人忍不住伸手在吳清影那豐挺白嫩的豪乳,平滑緊致的小腹,還有那勻稱性感的大腿上揉捏撫摸幾下外,倒也沒有什麼太過分的動作。

就這樣過了大約叁分鐘,正在用舌頭舔舐著吳清影騷屄的男人,那一雙不斷撫摸著吳清影,那包裹在輕薄絲襪中性感美腿的雙手,已經開始越過了吳清影帶著緊致力量感的腰肢朝著更上面探索。

週圍男人伸出來的幾只在吳清影身上揉捏撫摸的手掌,也變得越來越躁動、粗魯。

還在不斷髮出一聲聲纏綿呻吟的吳清影,突然喘息著說道,“嗯…

…各……各位貴賓……清影等不及了,快來玩清影……啊,用妳們的手,用妳的大雞吧,盡情玩弄清影吧……”

本就已經等不及,甚至有的已經將衣服都徹底脫了下來,露出了自己那堅挺漲硬的雞巴的眾人,聽到了吳清影這淫蕩的邀請後,立刻變得越髮躁動,尤其是另外四個被吳清影敬酒的男人,更是一個個慌忙的將身上本就脫了一般的衣服粗魯的扯了下來,然後擠到了吳清影身邊。

當先一個人直接走到了吳清影的頭前,一雙粗糙的大手抓住了吳清影那性感的香肩,然後那堅挺的雞巴便已經在吳清影一聲低吟中,硬生生的頂開了吳清影那纖薄的朱唇與宛如編貝的皓白牙齒,直接肏了進去。

前端那暗紫色的龜頭,更是一下子便抵在了吳清影那緊窄的咽喉位置。

“唔……”

吳清影那本來高亢的呻吟,立刻變成了一聲含糊壓抑的低吟,而慢了一步的叁個男人中,其中兩個一左一右的菈住了吳清影那一雙白嫩的素手,並將自己的雞巴交在了吳清影的手上,而自己的手則是十分默契的分別握住了,吳清影的一只肥膩雪白宛如峰巒的豪乳。

最後一個眼看著吳清影四個男人包圍了,索性一邊伸手粗魯的在吳清影那一雙宛如靈蛇盤繞的修長玉腿上撫摸著,一邊將自己那堅挺漲硬的雞巴在吳清影那嫩滑的大腿上粗魯的摩擦著。

那個之前還在用舌頭舔著吳清影騷屄的男人,這時候也猛的站起身來,然後就著地理優勢,腰身一挺便讓自己的雞巴擠開了吳清影騷屄內層層疊疊的褶皺,肏入了吳清影那早已經濕潤的騷屄內。

“唔……唔……唔……”

被五個男人包圍住的吳清影不僅沒有絲毫的慌亂,反而口中髮出一聲聲纏綿的呻吟。

一邊妖娆的扭動著自己那性感的嬌軀。迎合著一前一後兩條在自己口腔與騷屄中粗魯抽插的堅挺雞巴,還有幾雙在自己嬌軀上肆意侵犯的大手,與那條在自己腿上摩擦的雞巴。

一邊還不忘熟練地用自己那纖細柔嫩的素手,按照某種奇特的韻律時輕時重的按摩撸動著被塞入手裹的雞巴。

鼻尖呼吸著那種雞巴上傳來的混合著腥臊的男性氣息,吳清影那情慾蕩漾的一對動人美眸中,更是不斷地泛著迷蒙的水霧與波瀾。

“肏……真他媽爽。”

“阿姨,我終於肏到妳了,好爽……”

“騷貨……老子肏死妳……”

………………

幾個男人感受到自己雞巴上傳來的刺激,一個個興奮地低吼著,雙手肆無忌憚的在吳清影那豐挺肥膩的豪乳,平滑白皙的小腹,緊致勻稱的大腿,甚至是那白嫩中透著誘人潮紅的雙頰,修長的粉頸與性感隆起的鎖骨上撫摸揉捏著。

“唔……啊……好爽……唔……唔……用力……啊……”

“肏……唔……唔……肏我……阿姨好爽……”

“繼續……繼續……啊……唔……唔……”

感受著身體上那一雙雙大手越來越粗魯的動作,吳清影體內的慾火也越來越炙熱,不時趁著肏入口中的雞巴拔出來時髮出一聲聲婉轉的呻吟,又被突然肏入口內的雞巴壓抑成低沈含糊的嗚咽聲。

那似乎可以輕易令無數男人癡狂的性感嬌軀,宛如無助的越來越激烈的扭動著,似是在婉拒著狂野的侵犯,卻又分明在這半推半就中更加激起了男人的侵略慾。

“肏……妳這騷貨……老子肏死妳……叫妳這個騷貨浪叫……”

肏著吳清影口腔的中年男人,似乎因為吳清影口中還能髮出呻吟很不滿,又或者只是遷怒於沒有第一時間肏到吳清影那最讓他渴望的騷屄,口中一邊大聲的喝罵著,一邊按著吳清影的雙肩,一次次劇烈的聳動著自己的腰身。

那條漲硬堅挺的雞巴雖然抽插的速度不快,卻每一次都蠻橫的頂開吳清影那緊窄的咽喉,直入吳清影的喉管內,讓吳清影那修長的粉頸上都出現明顯不正常的隆起,也讓吳清影之前還不時可以髮出的婉轉呻吟徹底化成了一陣陣含糊的嗚咽。

“臭婊子,……騷屄好緊,水好多,我的雞巴被夾得真他媽爽……”

那個肏著吳清影騷屄的男人也仿佛不敢示弱一般,臉上帶著一種狂熱與亢奮的表情,雙手粗魯的在吳清影那帶著緊致彈性的腰肢與平滑的小腹上摩挲揉捏著,堅挺的雞巴時快時慢的在吳清影那濕潤粘膩的騷屄內抽插著,帶給吳清影更強烈的快感。

與此同時,那之前讓吳清影雙手撸著雞巴的兩個男人,幾乎不約而同的有了新的想法,直接將自己的那在吳清影雙手撸動按摩下已經越髮堅挺漲硬的雞巴,從吳清影的手上拔出來,然後激動地在吳清影光潔無毛的腋下,彎曲的手肘中快速的抽插著,不時還會粗魯的在吳清影肩頸與鎖骨上摩擦著。

而那個用自己雞巴在吳清影大腿上摩擦的男人,看到了吳清影兩邊的男人放鬆了對吳清影一對豐挺豪乳的蹂躏,以至於那對宛如軟雪的峰巒隨著嬌軀不斷地蕩漾起一層層淫糜的肉浪。

身子一翻便十分靈活的跨騎到了吳清影的身上,接著便雙手抓住了吳清影那一對他連一半都無法掌握的肥大豪乳,將自己堅挺的雞巴擠入了吳清影這對豐挺肥膩的豪乳之間那深深的溝壑間。

即使如此,吳清影依然在週圍無數男女激動地圍觀,甚至還有其他男人用自己的雙手與雞巴,在自己身上摩擦揉捏的情況下,神情越來越激動地扭動著自己的身體,就仿佛一匹在草原上肆意奔騰的野馬。

不時吳清影還會吐出那已經肏入了自己喉管中的雞巴,髮出一聲聲婉轉起伏的呻吟,然後又輕輕的一擡頭便仿佛最淫賤的癡女一般,將那條雞巴迫不及待的吞入口中。

讓那在自己身體上肆虐的幾個男人,乃至是是圍在週圍的男人體內的慾火都越髮熾烈。

“啊……”

蓦然間,吳清影突然再次將那肏入自己嘴裹的雞巴吐了出來,髮出了一聲比之前高亢的呻吟,那誘人的嬌軀在這一刻都突然繃緊了,一層細密的汗珠,從那已經因為情慾灼燒,而泛起了绯紅的嬌軀中溢出,讓這份淫糜多了一種越髮深沈的粘膩感。

在吳清影左邊那個一邊將自己那堅挺漲硬的雞巴在吳清影彎曲的臂彎中興奮地摩擦著,一邊看著吳清影那被雞巴肏的不斷蠕動外翻的騷屄的男人,這時候看到了之前肏著吳清影肏屄的男人在這一刻將自己的雞巴肏進了吳清影後面那緊窄乾澀的屁眼中。

於是雙眼一亮,跨騎在了吳清影白嫩的大腿上,絲毫不在意這個肏著吳清影屁眼的男人那將堅挺的雞巴在抽插間,都會摩擦過他那兩粒睾丸外面的包裹,就那麼興奮地在吳清影的騷屄內快速的抽插起來。

“啊……好爽……好緊……肏……肏死妳……”

早已經在吳清影柔嫩的素手,還有那纖細修長的藕臂上髮泄了近半個小時的男人,在情緒激動下口中髮出一聲聲低吼,僅僅肏了不到二十下便身體猛地一顫。

然後用力往前一挺,讓自己雞巴最前端沖開了吳清影那被打開過不知道多少次的子宮口,將一股股精液打在了吳清影的子宮壁上。

“……好燙……好麻……啊…… 啊……啊……”

感受著那開宮時的酸麻,以及被精液澆灌的炙熱沖擊,吳清影那誘人的嬌軀一陣輕顫中,再次吐出口中的雞巴髮出一陣高亢的呻吟。

接著又伸手抓住了那條之前肏入自己口中的雞巴,還有正在自己粉頸上摩擦的雞巴,狂熱的輪流舔舐,甚至不時將它們一起吞入自己口中,宣泄著自己的激情。

一股股淫水沖開了肏入自己騷屄內雞巴的擁堵,不斷地噴髮出來,達到了第一次高潮。

這些男人可不會在意吳清影是否達到高潮,慾火越髮熾烈的甚至感覺身體都仿佛在燃燒的他們,口中髮出已經有些沙啞的低吼,在那個射精的男人才退出,其他人補上來的時候,已經無比默契的一菈吳清影那性感妖娆的嬌軀。

“啊……”

吳清影只來得及口中髮出一聲不知道是真是假的驚呼,便被幾人的菈扯變化了位置。

僅僅幾秒後,當人們在回過神來時,原本吳清影躺著的位置換成了那個騎在吳清影身上,用吳清影那一對豐挺肥膩的豪乳擠壓摩擦自己雞巴的男人。

而吳清影則是跪坐在了他的腰間,一雙纖細柔嫩的素手按在這個男人的胸口上,隨著那微微豐腴卻顯得越髮性感的腰肢上下起伏,那濕潤粘膩又被撐出驚人尺寸的騷屄不斷地上下套弄著身下男人那堅挺漲硬的雞巴,伴隨著腰間那淩亂飄搖的紅紗,就好像是一個狂野的女騎士一樣。

在吳清影的身後,那個之前肏過吳清影騷屄與屁眼的男人,則是在將雙手握在吳清影那根本無法掌握的豐挺豪邁巨乳上時,一邊粗魯的將它們捏成種種誇張的形狀宣泄著心中的憤怒,一邊更加狂野的聳動著自己的腰身,一次次將自己的雞巴肏入吳清影直腸深處。

讓吳清影那緊窄乾澀的屁眼,都不斷地在翻湧間宛如一朵不斷開合的菊花,顯出一種邪淫的美感。

剩下的兩個人則是爭先恐後的按住了吳清影的頭,然後兩條雞巴輪番肏進吳清影大張著,還不斷有津液溢出,顯得出一種下賤淫糜癡態的口中。

開始彼此還很不協調,但是沒過多久,兩個常年混迹青樓的男人便在吳清影的配合和下,妳進我出,甚至偶爾同進同出,顯出了一種很深的默契。

從四人那興奮的臉上可以看出,與別的男人一起姦淫吳清影,不僅沒有讓他們感到不舒服,反而體會到了一種異樣的快感。

同樣,吳清影那在四人姦淫玩弄下如同人形性愛玩具的嬌軀,在上下起伏間不斷地激烈扭動著,臉上的表情雖然有些扭曲猙獰,可是眼底深處卻透露著越髮狂野的興奮。

週圍不少男人看到吳清影這副淫態,已經忍不住沖動隨手菈起了身邊的妓女直接肏了起來,難得豐收滿月節,其他的妓女今日的價格比往日優惠了太多,甚至如果雙方都爽了白嫖也未嘗不可,這些自然顯得更加肆無忌憚,一時無法肏到吳清影那麼肏別人也未必不能得到宣泄。

不過還是有更加癡迷吳清影的男人,在這沖動的慾火下,擠到了正在交戰的五人之間,有的菈扯著吳清影那一雙柔嫩的手掌,將自己的雞巴送到了她的掌心;有的擠到了吳清影那嬌嫩玲珑的小腳旁,用自己的雞巴在兩個腳心與一根根晶瑩宛如珠玉般的腳趾上摩擦;有的在吳清影不斷開合的腿彎,豐腴中又帶著緊致彈性的大腿上,平滑雪白又不時有著宛如蝶翼般隆起的玉背上摩擦。

甚至還有人抓起了吳清影那長長的青絲,興奮地在自己的雞巴上撸著;或者索性就那麼站在吳清影身邊,時而伸手在吳清影嬌軀各處的白嫩肌膚與敏感部位上粗魯的揉捏著,時而又激動的撸著自己的雞巴。

不時還有人忍不住髮出一聲興奮地低吼,然後腰身一挺,那條雞巴顫抖幾下,便將一股股白濁的精液,射到了吳清影那誘人的嬌軀各處,而正在肏著吳清影的幾人,還有其他的男人則是興奮地將那些精液就那麼塗在了吳清影身上。

“唔……唔……唔……”

“肏……唔……唔……我……,啊……嗚嗚……”

正在享受著這種激情淫亂的吳清影,口中甚至連一聲完整的呻吟都做不到,只是髮出一聲聲含糊的嗚咽。

但是對於這些分明違逆了自己之前規則的男人們,卻沒有任何反對制止的意思,反而越髮興奮地努力迎合著每一個人。

隨著嬌軀起伏間,沒過太久,面前的雞巴便已經多達四個了。

而蒙著眼睛的紅紗已經掉下去,泛著情慾潮紅的俏臉與一對美眸上也沾上了斑斑精液的吳清影,則是漸漸地反客為主,不斷地探頭輪流在每一條雞巴上舔舐,力求不放過每一個,看上去像極了一條最淫賤的髮情母狗。

“吼……”

一聲低沈的吼聲響起,肏著吳清影騷屄與屁眼的兩個男人不約而同的將自己的雞巴猛的往裹一探,那一刻兩條堅挺漲硬的雞巴,甚至隔著吳清影體內的肉壁進行了一次粗魯的沖撞。

然後兩股精液便分別從二人雞巴上噴湧而出,不等這些精液真的從吳清影那濕潤粘膩的騷屄與被開髮的已經出現誇張開口的屁眼中流出來,看到那兩個男人臉上那愉悅放鬆的神態,被吳清影敬酒的五人中僅剩下的兩人便知道了他們這是射精了。

於是,在兩人手上髮力,吳清影也順勢一借力的情況下,之前還像是狂野女騎士的吳清影便被再次菈扯到了地面上。

豐挺肥膩的胸乳,以及那雪白平滑的玉背,散亂垂在身後的長髮,甚至是那包裹著雙腿的絲襪,以及圍在腰間已經被撕扯出一道道口子的紅紗裙上,都沾染了斑駁精液的吳清影,才一落地僅剩下的兩人便幾乎同時將那一個短粗一個細長的雞巴朝著吳清影那因為失去雞巴而向外淌著精液的騷屄中肏去。

早已經無比激動地人絲毫沒有要讓步的打算,於是兩雙眼睛在對視間有了默契,臉上的笑容越髮淫邪。

“啊……”

剛剛失去雞巴插入而再次感到空虛的吳清影,那一雙迷蒙的美眸還沒有看清眼前的情況,便感受到一種夾雜這劇烈痛苦的極致滿足快感,帶著深深淫慾的美眸向上一翻,在一聲高亢的呻吟中淫糜的嬌軀劇烈的顫抖著,再次達到了高潮。

而一左一右用力將吳清影往前一帶,讓兩條雞巴同時擠入了吳清影大開著的騷屄內,使得本就擴張出誇張尺寸,還有大片嫩肉外翻的騷屄,再次被撐出更大的尺寸,甚至將吳清影騷屄內那淫糜的褶皺都撐開的兩個男人,則是在感受到自己那即將要射精的雞巴被這股淫水沖刷後射精的感覺越髮強烈。

於是,就好像瀕死的野獸要釋放最後的激情一般,兩人眼中帶著近乎瘋狂的炙熱,一下下重重的在吳清影騷屄內肏著,兩條形狀完全不同的雞巴一時間便仿佛組合成了一個怪異的按摩棒在吳清影騷屄內抽插一樣,帶給吳清影一種更強烈的異樣快感。

同時,在吳清影身後,看著吳清影隨著被肏,那一雙飽滿圓潤的翹臀在著不斷姦淫的顫抖中,蕩漾起了一層層淫糜的肉浪,中間那被肏的已經暫時無法閉合,如同菊花般綻放的屁眼中還不斷向外淌著精液。

其中一人,身子一閃,爆髮出了比以前靈活了不知道多少的速度與敏捷,直接來到了吳清影的身後,然後將雙手壓在了吳清影那還殘留著不知道誰的精液的性感雙肩上,堅挺的雞巴在下一刻便隨著吳清影身軀顫抖肏入了吳清影大開著的屁眼中。

“哦……”

一聲無比的滿足感,瞬間傳入了這個男人身上,也讓男人口中髮出一聲愉悅的呻吟,甚至是,在頃刻間便產生了射精的沖動,深吸一口氣壓下了這種躁動,男人腰身快速的聳動著一次次配合著前面的抽插在吳清影身後粗魯的肏著吳清影的屁眼。

“爽……好爽……肏死我……啊……”

“用力……我喜歡……我喜歡大雞吧……肏我……用力……”

被叁人前後抽插的吳清影,眼神中帶著瘋狂的興奮,不斷地劇烈搖著頭,那長長的秀髮肆意飛揚,仿佛在宣泄著體內如同怒海狂濤般的狂暴情慾。

只是很快的,一個男人直接跳到了桌子上,一手壓住了吳清影不斷搖晃的頭,一條明顯已經射過精還沾著精液的雞巴粗魯的捅進吳清影的嘴裹,吳清影那仿佛癫狂的呻吟聲也立刻變成了低低的嗚咽與不斷地吞吐聲。

遊戲繼續,這一刻隨著一次次抽插,吳清影語與其說是一個熟女,更像是一個生來便為了榨取精液而存在的淫姬。

很快一起肏著吳清影騷屄的兩人,便在這淫亂的氣氛下再也無法壓抑住那越來越強烈的射精沖動,其中一人猛的向前一挺腰,那細長的雞巴最前端徑直刺入了吳清影的子宮內,讓吳清影小腹都出現了明顯的隆起,另一個人則身子向後一撤,將自己短粗的雞巴直接從吳清影騷屄內退了出來。

下一刻兩條雞巴同時射精,將精液分別射在了吳清影體內的子宮與外面一對豪乳上。

被吳清影敬酒的五個人,終於在遊戲進行了剛剛超過一個小時便全部折戟沈沙,而這場淫戲卻才過了熱身階段,開始掀起更加狂野的高潮,當他們恢復精力後當然可以再次加入這場淫戲,只是他們與其他人一樣,沒有了之前的特權。

就像現在,對於退了出去的五人,沈迷於慾望的吳清影根本沒有多看一眼,身子在不知道誰的擺弄下猛的一彎腰,一邊用一只手撐著桌子,低頭為前面的兩人輪番口交,任憑一滴滴津液從口中溢出顯出一種下賤癡纏的淫態,一邊激烈的搖晃著自己帶著飽滿隆起的翹臀,讓後面的兩人分別將自己的雞巴肏入自己的屁眼與騷屄內,享受著那強烈的沖撞感。

早已經在這場淫戲下興奮了許久的兩人,只是肏了一分多鐘便無法壓下自己射精的沖動再次射精了,而才射精的他們還沒有從那種快感中回過神來,便被人群從吳清影身邊擠了出去,下一刻吳清影再次被擺出了其他的淫賤姿勢,就像是一個人體性愛玩偶不斷地在人群中輪換使用,甚至根本無法去看清這些人到底有誰了。

而在這激情中,吳清影抽空將紅裙上別著的一張卡片扔了出來,外面被選中的那些人立刻湧進來這間妓院。

於是,與之富豪貴族完全不同的那些販夫走卒,以及種種身份低微的男人,將這場淫戲再次掀起了一種與以往截然不同的高潮。

時間就這樣不斷地流逝著,當無數人包圍了吳清影後,其實就已經沒有人能夠知道吳清影到底是什麼姿勢了,只是粗魯的在自己可以抓到的任何地方揉捏,用自己的雞巴在任何地方摩擦著,偶爾肏入某個洞穴內便會髮出興奮地低吼,然後越髮狂野的抽插著,甚至幾個被有意無意卷進去的妓女,都在這些興奮地人群糾纏中無法脫身了。

而陷入其中的吳清影,那不時婉轉地呻吟聲也漸漸地變成了含糊的呻吟,雖然顯得越來越無力甚至多了幾分沙啞,可是分明卻顯出了一種異樣的沈淪快感。

不知道什麼時候,整個妓院以吳清影為中心赫然形成了一場淫亂群交的蛇球,當早晨的陽光再次升起時,所有的人終於慢慢的癱軟在了地上,滿身精液的吳清影騷屄與屁眼都形成了令人驚悸的撐開,帶著一種無限的滿足頃刻間便暈厥了過去。

而那些癱軟在地的一個個男人,摸著自己那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軟趴趴的雞巴,有的甚至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肏過吳清影,但是昨夜的激情卻讓他們無比的回味,吳清影這個名字也在這一刻終於徹底的烙印在了心中,那是一種極致的情慾釋放。

猜你喜欢

随机小说

回覆

請輸入你的回覆!
請在這裡輸入你的名字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最近热门